站内搜索

彝学研究 Yi Study

当前位置: 首页 > 彝学研究 > 彝学资料与文献

曲木铁西:《佐木莫》序

作者:曲木铁西 发布时间:2022-11-14 原出处:彝族人网 点赞+(
2001年,正是互联网兴起的年代,彝-人-网团队便确立了构建彝族文化数据库的宏远目标,初心不改,坚持走下去。

峨边,是我的故乡,是我人生魂牵梦绕的地方。多少年前我为彝族著名乐队彝人制造写过一首歌词,歌名叫《老家来人》,这首歌实际是我为故乡而作的,我认为故乡是我心中的母亲,是我人生的出发地,走过多少山山水水,经过多少流年岁月、红尘烟火,时刻眷念的还是自己的故土,时刻思念的永远是自己的母亲。
5L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image.png5L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018年秋天,我应四川省古籍办的邀请,参加了在故乡召开的四川省“十三五”少数民族古籍出版规划重点项目,由峨边主持的《诺苏佐木莫》的评审会议。在评审会上,原四川省委常委史志义同志提议,由我来写《诺苏佐木莫》的序,我也提议由史志义同志来写合适,因为他,一是四川省的老领导,二是曾任过峨边县的县长,由他来写意义更大。到2021年彝族年前夕,我接到峨边项目组的电话,说《诺苏佐木莫》即将出版,史志义同志认为还是由你来写本书的序为好。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以为此事已过去。这里我要感谢史老对我的信任;同时,我也觉得这是史老和家乡对自己的一种重托;对自己而言,为家乡、为彝族文化的建设,更是一份责任和担当。5L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族是世居我国西南地区的主要民族之一,西南地区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为彝族先民的长期生息与发展提供了优越的条件,也为人类各种文明的创造奠定了雄厚的物质基础,1000万年前腊玛古猿曾在这里栖息,170万年前的元谋猿人也曾生活在这里,这里拥有旧、中、新三个石器时代丰富的文化遗存和原始社会晚期的文化遗存,这里也是古代众多氏族部落的发祥地。数千年来,勤劳智慧、勇敢善良的彝族先民就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生生不息,不仅在此建立过古滇国、罗甸国、夜郎国、南诏国等诸多政权,而且创造了青铜器、漆器、天文历法、毕摩文化等古代文明,较早地创造了记录本民族语言的符号系统——彝文,并用彝文对彝族社会历史、天文历法、宗教礼俗、哲学思想、教育科技、文学艺术等方面做了宏富的著述,为我们的子孙万代留下了浩如烟海卷帙浩繁的文化典籍,成为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5L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族先民给我们留下了这么多的文明成果,然而我们对彝族文明及其贡献的整理和研究则远远不够。近年来在党和国家以及许多有识之士的重视关怀和支持下,对彝族及其他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建设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我认为即将出版的《佐木莫》就是这些成就中不可多得的一项重要成果。《佐木莫》是一部气势磅礴的彝族历史史诗,其内容涵盖彝族社会历史、政治、经济、哲学、天文、宗教、谱系等各个方面,它以民间口头和书面共同传承的方式在彝族婚俗文化中存续了数千年,可谓是彝族文化百科式的一部宝典。它的出版面世是对中华传统优秀文化建设的重要贡献,同时也是为彝族地区后脱贫时代乡村振兴提供传统文化的活态经验,创造和输送乡村文化新鲜血液提供保障。5L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佐木莫”,不仅是一部文献典籍,也是至今还在大小凉山彝族民间嫁、娶婚俗中传承的一种诗、歌、舞三位一体的艺术形式,它是彝族民间具有集体性、混溶性的艺术创造活动和群体审美活动。 5L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彝族民间文学范畴内,“木莫”可概括为凉山彝族民间对不同演述场合下,用以演述的韵文体口头文本的总称。根据彝族民间文学的传播方式,彝族民间文学可归为讲述与吟唱,即散文体和韵文体两大类,“佐木莫”属于韵文体。彝族民间韵文体,包括民间歌谣、创世史诗、英雄史诗、抒情长诗、叙事长诗、谚语、谜语等。《佐木莫》这部编译文本中所见彝族民间文学韵文体“木莫”的内容可分为两类,一类是以论辩体诗歌“克智”为代表的彝族口头文学文本;另一类是以创世史诗“勒俄”、述源诗“博帕”和谱系诗“布茨”为代表的,与口头文本相关联的书面文学文本。如果根据李力编《彝族文学史》的观点,彝族民间文学,按体裁分为神话、传说、故事、童话、寓言、笑话、歌谣、创世史诗、英雄史诗、抒情长诗、叙事长诗、叙事长诗、谚语、谜语、说唱、戏剧。那么,“佐木莫”属于民间文学说唱体裁。彝族民间文学在传播方式上又可分为单纯讲述、单纯吟唱和且歌且舞三种,前两种最为普遍,“佐木莫”恰巧属于更特别的且歌且舞型。5L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佐木莫”这种混溶性的艺术形式是彝族古代“歌场制度”在当代彝族婚俗中的活态传承。《佐木莫》编译本的出版,有助于人们重新思考人类古老的艺术形式,诗、歌、舞等艺术门类的发生与婚礼(人类的情爱、繁衍、再生)之间的关系。《佐木莫》编译本的问世,也有益于人们重新理解彝族口头文学与经籍文学之间,相互影响、相互制约、相互规范的共生关系。《佐木莫》编译本的发行,还有助于人们揭示流传在峨边、马边、美姑、雷波、乐山等小凉山彝区 “佐木莫”与流传在其它彝区“佐木莫”之间的异同,从而凸显小凉山彝区“佐木莫”艺术的地方性特征。5L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当然,《佐木莫》编译本亟待人们从民间文学研究的角度,去深入探究其文本内涵、语言风格、诗体类型、诗律法则、传承形式、演述群体、传播方式、接受过程、诗教功能、翻译方法等。另外,《佐木莫》编译文本所延伸出来的诸如“佐木莫”艺术的起源,音乐调式,舞蹈形式等问题,也都要求人们从民俗学、音乐学、舞蹈学、艺术人类学等跨学科的理论视域对其进行烛照。5L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在这里要感谢峨边彝族自治县的领导,他们为峨边的脱贫攻坚、乡村振兴建设拼命工作,积极挖掘建设创新峨边的本土文化,物质到精神相得益彰,巨变前所未有。这是峨边之幸!5L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为序。5L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曲木铁西 

2021年秋于北京
2001年,正是互联网兴起的年代,彝-人-网团队便确立了构建彝族文化数据库的宏远目标,初心不改,坚持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