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学 Yi Study

当前位置: 首页 > 彝学 > 彝学资料与文献

《绿树挂银珠》——一篇涵蕴丰富的彝族诗体历史爱情小说

作者:司同阿基 发布时间:2002-11-27 原出处:

  载于彝文古籍《物始纪略》(第一集)中的《绿树挂银珠》,是一篇涵蕴丰富的彝族诗体历史爱情小说。

  说它是一篇“诗体”小说,其“诗体”的外形是显而易见的。目前我国范围内整理出版的彝丈古籍图书,除极少部分外,绝大多数都是诗歌体,是在彝族方籍中常用的五言诗。五言诗体是彝族古代作家广泛采用的一种文体,它不但用来写作历史、哲学方面 的著作,如《西南彝志》、《宇宙人文论》等,也用来写作文艺理论和文学作品,如《彝族诗文论》、《洪水纪》、《彝族方歌》等等。《物始纪略》是集历史、哲学、天文、地理、政治、宗教、文艺为一炉的一部集成式彝文古籍,全部用五言诗体写成,《绿树挂银珠》也不例外。它是一篇比较标准的五言诗体小说。这是其一。其二,《绿树挂银珠》使用的诗体语言,无论是对历史背景、空间环境、人物描写、心理、动作行为的刻画诸方面都 比较简炼、含蓄却又富于想象力,这是其“诗体”的一个重要特征。

  究其实质而言,《绿树挂银珠》是一篇“小说”,它具备了小说应具备的三个要素:人物、故事情节、环境。《绿树挂银珠》中的人物有两组:一组是笃勒策汝和撮艾阿颖,一组是“男”和“女”。这一组“男”和“女”严格说应该是青年男子和青年女子,更确切说应该是少男少女。因而《绿树挂银珠》讲的是少男少女的故事。《绿树挂银珠》的故事情节看似简单,其实细致分析也是错综复杂的,它讲了笃勒策汝与撮艾阿颖相遇相交后,看到“绿树成荫,结着银珠”。笃勒策汝不明究里,想知道其原委,于是向撮艾阿颖求教“绿树挂银珠”,是怎样一回事。撮艾阿颖给笃勒策汝讲述了一个故事:在那远方时代,天上女地上男在高山原野“心愿”相交,“边玩相边野合”,这是因为那时是一个“任性的时代”。后来苍天清明了,就不玩了,女的变成绿树,男的化作银珠。这个故事有开端、有发展、有高潮、有结局,情节比较完整。关于小说的“环境”(包括时间背景和空间背景等),它的时间背景即历史背景是“远方时代”的两个人讲述“在那远方时”的一对少男少女的故事。大历史背景套着小历史背景。就它的空间环境而言,是在那“绿树成荫”的“高山之间”,而主体部分"绿树挂银珠"的空间环境是“在高山原野”。

  《绿树挂银珠》作为一篇“历史”小说,其“历史”的特点也比较突出。其一,它写的是历史题材,历史事件,是写“远方的时代”一个叫撮艾阿颖的作家作了一篇叫“绿树挂银珠”的故事。其二,它的内容写远方时代的作家撮艾阿颖写作“在那远方时”发生的历史故事,站在远方看更远的远方,写更远的远方的故事,很有一种历史层次感、纵皇深感、时序递擅、历史循环发展、沧海桑田的滋味,油然而生,它把远方原始社会人类还处于群婚制时期那种“心愿就交婿,边玩边野合”的情景展现在人们的眼前,使后来人了解到人类发展在初级阶段上的生活切面上的“突出的片断”,认识到人类从群婚制发展到偶婚制的历史轨迹。其三,它还是一篇“寻根”文学。它通过笃勒策汝与撮艾阿颖对“绿树成荫、结着银珠”,“天人和地人,全都来嫡和”的现象进行探索,最后得出一个方已有之,从来如此的答案。

  《绿树挂银珠》的“爱情”小说的特点,通过上面的分析也体现出来了,它描写了少年男女远方时因“心愿”而相交,由“玩”而结合,后来“明白”以后不再玩,化作绿树挂银珠的过程,不过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绿树挂银珠》写的是两组爱情故事,撮艾阿颖所描述的少男少女的爱情故事是一组;而撮艾阿颖与笃勒策汝之间也是一个爱情故事。为什么这佯说呢?爱情是发生在男女之间的。那么笃勒策汝和撮艾阿颖哪个是男哪个是女呢?显然,撮艾阿颖是女性。因为“阿颖”与“阿衣”同音,彝语意为“姑娘”,以“阿衣”为姑娘之名在彝族文化中比比皆是,如“珠尼阿衣”(彝族叙事长诗中的主人公),“巴莫阿衣”(彝族第一个女博士)等。如果将“撮艾阿颖”这个人名翻译直解成汉语,应译为“醉人的姑娘”。由此可见,撮艾阿颖的确应该是女性无疑。相反地,笃勒策汝则是男性。笃勒策汝之“汝”,彝语是“男子”之意,笃勒策汝就是“笃策勒之子” 的意思。以“汝”为男子之名,在彝族文化中也是常见的,如“布珠笃汝”、“撒俄迷麦汝”等。所以,《绿树挂银珠》除少男少女一对的爱情故事外,还有“笃策勒之子”与“醉人的姑娘”这一对的爱情故事,他们因为探讨爱情史而创作出了有趣的故事。

  《绿树挂银珠》在艺术上也有一定的成功之处,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结构上的双重递归形式,对表达其内容起到了良好的作用,使故事有层次,圆满 而又完整,形成了奇妙的回环。如果说《绿树挂银珠》本文是一个“大圆”,那么撮艾阿颖创作出来向笃策勒汝作解答的绿树挂银珠的故事则是包涵于这个大圆中的“小圆”,小圆递属于大圆,而小圆的故事是大圆中的人物创作的,这两个故事又是相似的,对于撮艾阿颖和笃策勒汝来说,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爱情故事是方已有之的。因此,在这篇小说中就出现了奇妙的递归现象:“远方的时代”笃勒策汝与撮艾阿颖的爱情故事递归于“在那远古时,天上女、地上男一对”时的爱情故事,而这个故事又是“远方的时代”的撮艾阿颖创作出来解释她与笃勒策汝之间的爱情故事,这就出现了两个故事互为归属的奇妙现象,形成了奇诡的回环,二者之间相互交织、相互映衬、相互说明,这一个故事的 结束正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另一个故事的结束同样是这一个故事的开端,作品构筑了 一个美妙的怪圈。法国作家纪德的小说《伪市制造者》中的主人公贝尔纳也在写一部叫《伪币制造者》的小说,这与《绿树挂银珠》中的主人公撮艾阿颖写了一篇叫《绿树挂银 珠》的故事,两者在结构形式上有一点类似之处。不过纪德的《伪币制造者》却没有彝 族佚名作家的《绿树挂银珠》这种递归式的循环结构。

  2.《绿树挂银珠》的人物塑造也基本上称得上成功,所写入物基本上立得起来,大 致具备了“圆型人物”的雏型——性格是发展的,“务必给人以新奇感,必须令人信服”。“天上女,地上男”一对从“心愿”就“交嫡”的“玩”到后来明白以后发展为不玩了,这是一个发展,最后又化作绿树挂银珠,完成了整个形象的塑造。尤其撮艾阿颖的形象塑造是颇为生动的,她是个有胆有识有才气、敢作敢为敢辩理的女性,在“天人不下地”、“地人不出外”的社会环境下,她勇敢地闯出去与笃策勒汝相爱相交。当笃策勒汝对他们的行为提出疑问时,她理直气壮地运用自己的学识,描述出去代男欢女爱的“绿树挂银珠”的故事为自己的行为辩护,真算得上是一位女闯将了。其中对撮艾阿颖的形象没有只言片语的评说,但是她的形象已跃然纸上,可说是得“不著一字,尽得风流”之妙。撮艾阿颖这个形象的塑造充实,丰富了彝族文学的人物画廊,成为彝族文学中的一个典型。“昏沉沉”、“恍惚惚”等颇具有“意识流”特色的心理意识描写,体现了人物描写手法的丰富多样。

  3.《绿树挂银珠》的环境描写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具有一定的典型性。恩格斯曾 经提出“要真实地再现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的著名论断,他虽然是针对现实主义文学作品提出来的,但对于其它叙事性文学作品同样地也适合这一要求,什么叫“典型环境呢?”一部作品,凡是小说、戏剧和叙事性的诗歌,都有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作为人物活动的空间和时间,诸如时间(年月日时、季节、早晚等),地点、场合、人物及其所形成的事件等,都可以叫做环境。“典型环境,则要显现时代的特色和带有社会本质的一个侧面特色。”《绿树挂银珠》的环境描写之所以是典型的,这是因为:第一,它的时间环 境即历史背景是“远方的时代”,“在那远方时”,这一交待是很重要的,因为各个历史时代各有其重大的、特殊的历史事件,离开这一历史背景就不可能有这佯的历史事件发生,因此把历史背景交待清楚,就是为人物和因人物发生的事件作好铺垫和渲染的准备。只有在远方的原始社会时期才会有“天人和地人,全部来嫡和”的群婚制的历史事件,而《绿树挂银珠》正是对人类原始“群婚制”这一“历史上突出片断的记录”(玲伯赞语)。第二,它的空间环境是在“高山之间”,“在高山原野”,提示了人物活动的空间环境还是那“穴居野处”的特殊时代或其遗俗,人类还没“住房”这样的空间居住场所概念。第三,它的社会环境是“天人不下地”、“地人不出外”的一种情形,可以说对爱情故事的发生是不利的,是恶劣的。但正是在这种恶劣的社会环境中才出现了撮艾阿颖这佯敢于斗争,敢于不顾社会的压力而追求自由、爱情和幸福的奇女子。正是在这样的“典型环 境”之中产出了这样的“典型人物”,才现了不同于常人的“一个‘这个’”(黑格尔语)。《绿树挂银珠》还揭示了生活与创作的关系,没有“凡高山之间,绿树成荫,挂着银珠”的生活现实,没有笃策勒汝与撮艾阿颖的爱情生活,撮艾阿颖显然创作不出“绿树挂银珠”的故事来。是现实生活给了她创作的源泉,是现实生活给了她创作的题材,也是现实生活激发出她创作的灵感。

  作为一篇涵蕴丰富的彝族诗体历史爱情小说,《绿树挂银珠》向我们展示了原始社会时期人类“穴居野处”的生活场面和“群婚制”的生活图景,在结构艺术、环境描写和 人物塑造方面取得了一些成功。当然,它还是一篇短小的作品,而且采用了“诗体”形 式,这就不能过多地在艺术手法上展开来铺叙、描写,这也是它受到形式限制的缺陷。 

编辑:尼扎尼薇 发布: beley工作室 标签: 绿树挂银珠 一篇 涵蕴 丰富 彝族 诗体 历史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