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诗集档案

诗歌的荣耀——吉狄马加《火焰上的辩词:吉狄马加诗文集》新书首发暨分享会

作者:吉狄马加 朱迪斯 发布时间:2022-01-24 原出处:纯粹Pura

sed1.jpg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活动主题:

活动嘉宾:

1. 诗人:吉狄马加  芒克  西川  欧阳江河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 评论家:唐晓渡  郭文景 张清华  邱华栋 敬文东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3. 作家:格非 李洱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4. 汉学家&翻译家:高明(Mikaël Hautchamp米卡埃尔·豪特坎普,法国) 孔嘉(斯洛文尼亚汉学家、诗人) 高兴  树才  董强  刘文飞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5.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汤文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总编辑)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学术主持:张清华(上半场)  高兴(下半场)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活动日期:2022年1月15日15:00-17:00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活动地点:北京SKP RENDEZ-VOUS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活动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大望桥,北京SKP 4F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活动费用:免费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活动内容:诗歌是什么?诗歌对于我们的生活会带来哪些影响?无论是面对浩瀚的苍穹,还是面对深邃的内心,诗歌作为一个词,其实就进入到了光明和黑暗所构成的无限,这是著名诗人吉狄马加在《马鞍的赞词》中表达的诗歌观念。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吉狄马加来自四川大凉山,作为中国当代最具有代表性的民族诗人,近年来先后获得诸多国际荣誉:南非2014姆基瓦人道主义奖,波兰雅尼茨基文学奖,厄瓜多尔瓜亚基尔2020国际诗歌奖,委内瑞拉“弗朗西斯科·米兰达”一级勋章等。他的诗作已经被翻译成近40种文字,在几十个国家出版了100余种版本的翻译诗文集,曾创办青海湖国际诗歌节、泸州国际诗酒大会、凉山西昌邛海国际诗歌周以及成都国际诗歌周等。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火焰上的辩词:吉狄马加诗文集

作者: 吉狄马加 著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出版时间: 2021-11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火焰上的辨词:吉狄马加诗文集》是中国杰出诗人吉狄马加的主要诗歌作品合集,同时收录了吉狄马加在全球文化领域发表的致敬感言和文化宣言。作为作者的代表性文本,本书为其国际译介外推范本。全书分为两部分。第一辑是诗歌,精选了作者近200首各个时期的优秀诗歌作品,充分展现了其诗歌创作的全貌,诗人多以故乡彝族的人、物、风俗等为主题,意蕴深刻,奔放自由,独具表现力和感染力。第二辑是诗人在国际诗歌活动中的文学演讲与随笔精华,展现了中国当代具有强烈辨识度的诗人——吉狄马加所具有的诗歌高度、国际视野、精神意识和文化底蕴。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俄国著名诗人叶夫图申科在本书序里写道:“马加的诗歌是一幅由世界上许多优秀诗人的创作构成的镶嵌画,这里有匈牙利的自由歌手尤诺夫,有俄国未来派首领马雅可夫斯基,有西班牙反法西斯主义者洛尔迦,有土耳其诗人希克梅特,有智利人聂鲁达,有被苏联时期的刽子手活埋的格鲁吉亚诗人塔比泽。马加是由所有这些诗人构成的。”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诗人欧阳江河在读了吉狄马加的诗歌,则盛赞道:“我一直说吉狄马加是一个文明意义上的诗人,他不只是修辞意义上的诗人,不只是一个小情绪、小感动的诗人。他也不是所谓的宣传诗人,都不是,他是文明意义上的、种族意义上的诗人,聂鲁达这种游吟诗人。只不过他的诗歌里面比聂鲁达还多出了一种时代感是什么呢?就是聂鲁达是旧美洲这个意义上的诗人,那个时候现代性对美洲的影响还没有那么严重,机器文明、网络文明,更没有吉狄马加后来经历的这些,在某种意义上讲他发展了、延续了聂鲁达的那种传统以后,加入了新的时代元素。有一些什么呢?现代性的语境里面一些话题进入到他的写作背景当中,被他纳入了游吟传统。”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sed22.jpg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月15日下午15:00,纯粹读书会第146期将邀请《火焰上的辨词:吉狄马加诗文集》作者吉狄马加与唐晓渡、郭文景、张清华、高兴、芒克、西川、欧阳江河、格非、邱华栋、李洱、敬文东、刘文飞、树才、董强、高明、孔嘉等著名诗人、诗歌评论家、翻译家等,共同做客北京SKP 4F SKP RENDEZ-VOUS,以对谈的方式,让诗歌充分发挥沟通人类心灵的功用,并且通过诗歌这一窗口,让中国倾听世界的声音,也让世界阅读中国的诗作,看见诗歌的荣耀。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image.png

著名诗人吉狄马加在加西亚·洛尔迦故居

吉狄马加的天空

[阿根廷] 胡安·赫尔曼

声音倚靠在三块岩石上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将话语抛向火,为了让火继续燃烧。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堵墙的心脏在颤抖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月亮和太阳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将光明和阴影洒在寒冷的山梁。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当语言将祖先歌唱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酒的节日在牦牛的角上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去了何方?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们来自雪域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出现的轮回从未中断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因为他在往火里抛掷语言。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多少人在忍受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时间的酷刑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缺席并沉默的爱抚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天的口上留下了伤痛。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于是最古老的土地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复活在一个蓝色语汇的皱褶里。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恐惧的栏杆巍然屹立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什么也不会在死亡中死去。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吉狄马加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生活在赤裸的语言之家里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为了让燃烧继续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每每将话语向火中抛去。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赵振江 译)


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用诗歌打开希望之门

[葡萄牙] 努诺·朱迪斯

吉狄马加1961年出生于四川一个古老的彝族家庭,这一出身至关重要,当我们阅读他的诗歌,总会听到来自彝族古老民间传统的回声,他是在这些传统中耳濡目染长大的。尽管他后来完成了大学学业,同时从世界其他诗人那里汲取了营养,但是他从来没有摒弃这一神秘的源头,这在他少年时便筑建了他的想象空间,也构成他诗歌创作的基石,我们可以称之为史诗的基石,这一点与聂鲁达的《漫歌集》有相似之处。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吉狄马加寻找以其民族的古老信仰为根基的叙说,并将它纳入一种全球化的视野之中,这一视野让他把当今世界发生的事件与历史对接。在某种意义上,历史总会提供最新的参照,让看起来正在遭受天谴的全球人类进行反思,在过往的某个阶段,人类曾相信历史的终结,因为瘟疫曾经像现在一样肆虐地球。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诗歌,如果说不是一种治疗的话,那么可以替代为一种姑息疗法,在古代它等同于宗教。如同在他写给父亲的挽歌中,我们看到诗人在另一个世界旅行,寻觅一种可以对等荷马或者维吉尔的诗歌所蕴含的内核,与其说这是一种在神圣的程式中业已衰微的仪式,不如说是一次与家族的幽魂重新相聚。这些幽魂收留了绝望的生者,给他们以忠告和庇护。诗人所呈现的并不是一种非理性的信仰,而是从一个失去自信的世界开始,给我们指出一条心灵之路,最终抵达光芒,从而打开一个从可以解释走向不可解释的世界。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永不熄灭的火焰:吉狄马加诗歌评传

[波] 大流士·托马斯·莱比奥达 著  张振辉 译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出版时间: 2021-04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吉狄马加试图以诗歌为集体代言,他置身于其诗歌辽阔的空间之中,但并没有重拾旧有的诗歌模式,而是自然地吸收了让惠特曼或《使命》的作者佩索阿成为他们那个年代的预言家的语言。他没有描画乌托邦的场景,在这个世纪,人们曾盲目地相信崭新世界的到来,但这一诺言已难以实现,而人类还没有找到出路,或许最好不要急于找到,因为我们知道美好的意图常常事与愿违,最终酿成杀戮和灾难。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诗人的笔下,我们的星球已被撕裂,因此他描绘了一种负面的力量,它把人类引向了猜疑和绝望的境地,因此他呼吁以美来抵消负面的力量,诗歌创作本身自有其美,同时也蕴含着明亮的指向,它总会让生命化为战胜死亡这关键一步的动力,但人类只有携手并肩方可迈出这一步。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吉狄马加是当今中国最有代表性的诗人之一,他以特有的方式向我们打开了他的诗歌之门,从而让我们听到这种声音所具有的创造性和独特性。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020年11月)(姚风 译)
(以上诗文选自《火焰上的辩词:吉狄马加诗文集》代跋一、代跋二,吉狄马加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纯粹,2021年11月)

吉狄马加与阿多尼斯


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延伸阅读: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鹰的诞生和死亡

吉狄马加


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的诞生和死亡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都同样伟大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孵的标志

在最高的地方,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是悬崖迎接曙色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唯一国度,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什么也看不见,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只是一个蛋,不会旋转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无数针孔的门。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没有从前,都是开始,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悬浮的空气和记忆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转世前已经遗忘。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块圆滑的石头,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柔软的水的核心,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是真正胎腹的混沌,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里是另一个大海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时间涌动着渴望的水,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直到那四肢成形,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心脏的拳头敲击着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未来虔诚的胸膛。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哦,是的,那是你的宇宙,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它的外面是宇宙的宇宙。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穹顶飘落鹅黄色的光,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无法用嘴说出一种意义。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能看见无色无味的瀑布,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尽管没有声音,自上而下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弥漫在思想的周围。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的呼吸不在内部,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太阳的光纤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进入了蓝色的静脉。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抽象的一,或者七,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才是你伟大的父亲,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因为最终孕育的脐带,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都被它们始终握住。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二、天空之心

向太阳致敬,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向天空和无限的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牵引之力致敬,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你用金属的嘴角,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以诞生和反抗的名义,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用光的铁锤,敲打着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倒立在顶部的砧板。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当你的天体破裂的时刻,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光明见证了你的诞生: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没有风暴的迹象,但白昼的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雷电却在天际隐约地闪现。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没有出现的时候,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父子连名的古老传统,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就已经为你的到来命名。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当你瞩望浩瀚的星空,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陨石的坠落,就像梦境里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嬉戏的星星那样无常。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或许你还并不了解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生命虚无的全部意义,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但你的出现,却给天空的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心脏,装上了轮子和羽翼。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因为你,天空的高度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才成为其中一种高度,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否则,没有那个黑色的句号,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分为三的白色只是白色。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时刻与万物保持着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隐秘的对话和情感,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站立在黎明的巢中,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对于你清澈反光的镜子,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些影像和柔软的思绪,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已经从第三方听到了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的心跳黑洞的节奏。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对于草原和群山而言,你或许是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匹马,一种速度,一段久唱不衰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的民歌,然而对于天空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的存在要大于数字的总和。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三、退隐时间

伟大的高度,才会有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绝对的孤寂,迎着观念的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空无,语言被思想杀死。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一百种姿势供你选择,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但只有一种姿势是你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盘旋在粒子之上的威仪: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就是浮动于暂停的时间,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没有前没有后,没有左和右,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没有上没有下,失去了存在。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没有重量循环的影子,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仅仅是飞翔的一种形式。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涡流的气体,划过内部的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薄片,巨大无形的力量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比受益的睡眠还轻。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翅膀上羽毛的镀铜闪亮,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承载着落日血红的余晖。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能再高,往上是球体的空白,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往下巡视,比线还细的江河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冒着虚拟水晶的白烟。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绿色的森林,不是混合色块,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除了居住在星球外的果实,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的目光都能捕捉到踪迹。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片叶子、一只昆虫、迁徙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的蚂蚁,被另类抚摸过的石头,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瞳孔里的映像,被放大了千倍。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目睹过生物间的杀戮,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是自然法则又非法则,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所有的生命都参与其中,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唯有人类的罪孽尤为深重。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人迹罕至的崖顶,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每一次出发和归来,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哦,流动的谜一样的灵物,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只留下了空无的气息。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四、守护圆圈

如同守护疆域,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没有丢失过一次阵地,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作为一个物种,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捍卫了自由和生命的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权利……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尽管思想的长矛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被插入了椎骨的肚脐,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但词语构筑的星星和月亮,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仍然站立在肩头。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祖先留下的那副盾牌,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迎击了一次次风暴。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承接过宇宙的巨石,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吮吸传统的谚语,将受伤的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木碗,运往安全的地方。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是秘密的护身符,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它将从魔鬼和天使的中间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容不迫地滑翔而过。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将大地和天空的语言,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抒写在果实内脏的部位,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如果失去另一半自我,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无疑就已经临近死亡。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紧紧握住磁铁的一端,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否则,将会在失血时倾倒。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颅骨到坚硬的脚趾,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神枝插满了未知的天幕,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没有名字的星座,部族的祭司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梦里预言了你最后的死期。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世界的裂隙穿过诗人的心脏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五、葬礼

知道那个时辰已经来临,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它比咒语的速度更要迅捷。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的眼睛,蓄满黑色之盐,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祖先的绳结套住了脊柱。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是一件献给不朽未来的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最后的礼物,也是一次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向生命的致敬和道歉。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无须将活着的意义告诫万物,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它们知道的或许还要更多。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哦,天空的道路,已经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呈现出白色的路线,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是通往死亡的圣殿。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送魂的经文将被重复吟诵,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死亡的仪式在今天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已经超过了诞生的隆重,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而这一切都将独自完成。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朝着落日的位置瞩望,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里的风速正在改变着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永恒的方向,在更高的地方,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紫色的云朵静止如玻璃。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哦,快看!是你正朝着太阳的位置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迅速地拔高,像一道耀眼的光芒,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羽毛发出咝咝的声音,划破的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空气溅射出疼痛无色的血浆。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还在拔高,像失控箭矢,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耗尽最后的力量,力争达到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个毁灭与虚无的顶点。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的,你达到了:一声沉闷的爆炸,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刺眼的光环中,完成了你的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祖辈们都完成过的一件事情。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此时,辽阔的天空一片沉寂,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只有零碎的羽毛还在飘落。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吉狄马加:

中国当代代表性的诗人之一,同时也是一位具有广泛国际性影响的诗人。其诗歌已被翻译成近四十种文字,在世界几十个国家出版近百种版本的翻译诗文集。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主要作品:诗集《初恋的歌》《鹰翅与太阳》《身份》《火焰与词语》《我,雪豹……》《从雪豹到马雅可夫斯基》《献给妈妈的二十首十四行诗》《吉狄马加的诗》《大河》(多语种长诗)《火焰上的辩词:吉狄马加诗文集》等。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曾获中国第三届新诗(诗集)奖、郭沫若文学奖荣誉奖、庄重文文学奖、肖洛霍夫文学纪念奖、柔刚诗歌荣誉奖、国际华人诗人笔会中国诗魂奖、南非姆基瓦人道主义奖、欧洲诗歌与艺术荷马奖、罗马尼亚《当代人》杂志卓越诗歌奖、布加勒斯特城市诗歌奖、波兰雅尼茨基文学奖、英国剑桥大学国王学院银柳叶诗歌终身成就奖、波兰塔德乌什·米钦斯基表现主义凤凰奖、齐格蒙特·克拉辛斯基奖章、瓜亚基尔国际诗歌奖、委内瑞拉“弗朗西斯科·米兰达”一级勋章等奖项及荣誉。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曾创办青海湖国际诗歌节、青海国际诗人帐篷圆桌会议、泸州国际诗酒大会、凉山西昌邛海国际诗歌周以及成都国际诗歌周等。KZ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本文内容节选自《火焰上的辩词:吉狄马加诗文集》,吉狄马加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纯粹,2021年11月)

所属专题:

吉狄马加及其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