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诗集档案

巴莫沙沙诗集《羞涩的果子》出版

作者:阿苏越尔 发布时间:2016-11-19 原出处:千里凉山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巴莫沙沙诗集《羞涩的果子》出版



序言

——阿苏越尔


野果子,生长在无人问津的山野之中,大可不必羞涩。既然成为羞涩的野果子,就意味着对自然境遇的认可和随从,兴许还有一丝抑制不住的愉悦。孔子曰:“芷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穷困而改节”,巴莫沙沙的诗歌情怀大概如此。


诗歌是人类精神产品中的精华所在。一个让诗人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时代,永远耻于自称为文明繁荣和进步,也不配接受后世的顶礼膜拜。诗歌和诗人的命运总是牵连时代风骨,所以汉代的《毛诗序》就指出:“正得失,动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诗”。


我时常感受到,文化的所有浸润中,诗歌的浸润历久弥新。《诗经》、《离骚》、《唐诗三百首》,还有我们彝族的《妈妈的女儿》、《勒俄特依》,哪部诗歌不是被我们常谈常新?哪一部诗歌不是以优于那个时代物质形态的方式被我们深深怀念? 


我们生活在一个无成本传播的时代,报纸、电视、刊物,博客、微博,微信……这时候,诗歌的精短特性给自己制造了灾难,讲究便捷的现代人就像进快餐店消费一样消费着诗歌。一切事物都浸透了急功近利的色彩。没有人能耐心研读那些关于诗歌的言说:诗主情,诗言志,情为诗根。文化快餐时代的诗歌和诗人像电视娱乐节目一样泛滥,造就了无数个精致的诗歌的利己主义者。尼采说,“极度的痛苦才是精神的最后解放者,惟有此种痛苦,才强迫我们大彻大悟”,浮华场上的诗人们不能自拔,已背弃生命粗野的芬芳。而离开了生命疼痛与苦难的激发砥砺,大量上台表演的抒情都只能是以浅薄的、虚假的、做作的方式来自欺欺人。


不幸的是,放眼望去,一方面,诗歌的抒情天性正在被消解、被蹂躏,另一方面,伪抒情的高大上正在占领着诗歌的主体市场。那些诗人伸长脖子眺望远方,不是为了了解世界,而是为了被世界所了解。他们对诗歌的世界性和人类性夸夸其谈,却对自己脚下的土地和亲人冷若冰霜,并且对一切新生力量充满陌生的戒备和古老的敌意。


请相信我,只有纯真的抒情、纯粹的思考、纯美的诗意才能最终超越时空的掣肘,占领永恒的诗歌高地。只有真情,才值得被反复阅读并珍藏。


在我大量的阅读范围内,巴莫沙沙的这本诗集,就值得反复阅读并珍藏。





巴莫沙沙诗歌选辑

巴莫沙沙,男,彝族,一九六七年冬出生于凉山州越西县阳糯雪山脚下一个叫做鹿鹿角巴的村庄。一九八九年开始诗歌写作,作品发表于《星星诗刊》《中国诗歌》《独立》《抵达》《凉山文学》等。现在地方电视台从事基层新闻工作。 


 

我想把你带走

 

我想把你带走

这样的想法一直在我心中萌动

像山上的蕨芨草

今年割掉了  明年还会更加疯狂地生长

 

山的后面还有多少座山

路的前面还有多少条路

从鹿鹿觉把出发  我还要翻过多少个黑夜

路过多少个白天

才能抵达你生活的那座城市

 

但我还是想把你带走  从压抑你呼吸的城市带走

把你还给大山

把你还给口弦  把你还给朵洛荷

把你还给大山里身上散发着麝香味的男人

 

把荞麦的芳香还给你

把索玛的颜色还给你

把群山一样起伏的线条还给你

我会像山风一样自由地呼唤你

让袅袅炊烟飘荡在大山的深处

让我枕着你多情的双乳

写下诗歌  或者让你生下鹰的儿子

大山的儿子

2012-7-16

 

 

谁用了几坨银子

娶走了她的美丽

她的忧伤

她光滑如玉的身体

 

谁在多年以后

想起那条叫尔赛的河流

想起山坡上的那片蕨芨草

一天中午   在阳光下

一个青年   面对害羞

面对躺着的美丽

不知从何下手

 

她没有喊叫

有一朵山花在她的体内悄然开放

他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清香

有一列火车正经过河边上的那个小站

 

谁又在多年以后的今天

再次想起她的美丽

她的花香

她激动时晶莹剔透的泪水

 

在山与山之间(之一)           

 

在山与山之间

不用手我却能触摸到你优美的曲线

不用耳朵我却能听到你此刻激动的心跳

不用拥抱我却能感觉到你的温柔以及你骨子里的那份忧伤

而我正躺在故乡的山脉之间  山风正在抚摸我的身体

我闻到了蕨芨草的清香还有你略带情欲的呼吸

 

在山与山之间

每个男人都是栖息的鹰

每个女人都是盛开的索玛花

每个思念都长出了翅膀

我梦见了你高耸的乳房 平坦的小腹 涓涓的流水

你一定是那只跳跃的母麂子 

你一定是我上辈子失散在山林中的小情人 

2012-6-5

 

鹰(之一)

 

我看见鹰在山的上空飞翔

它自由

这时的天空只属于它

这时我的思想也被它占领

 

天上的白云也显得那么地安逸、悠闲

而此时

我正在烈日下

在尘土飞扬的公路边上

焦急地等车

鹰啊

如果我有你一样高的自由

我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忧伤

 

在山上

 

从鹿鹿觉把到木帕俄嘎

一条在梦中反复出现的山路

在你我之间无限延伸

 

从乌拖尔库到甲古甘洛

一条永不枯竭的河流

在你我之间日夜流淌

 

而你是一只漂亮的母麂子

时常在我必经的森林中时隐时现

让我在如梦如幻的山峦与迷雾之间不知疲倦地奔跑 狩猎

大声地呼唤

在大山的回音里

我仿佛看见了你清晰的足迹

把我引向更深的更远的山里

 2014-10-19

 

血脉

 

一定有一次太阳和月亮的相遇

一定有一次神鹰和朴嫫妮依的相遇

在蓝天和大山之间  一定有一次我和你的相遇

 

带着太阳的光芒而来  乘着鹰的翅膀而来

冲破遥远的黑暗而来  从巴莫 克期 阿丛 吉扭

阿尔  什尔 尔拉 勒勒 阿牛 衣帝  木嘎 什达 

尔勒  车哈  到沙沙 从雪山之上  沿着山脉的走向而来

我的血脉连接着你的山脉

我的忧伤来源于对你深深的爱

2016-1-15

 

 

最后我们将返回那里

在积雪的山脉上  寻找最初的血缘和亲情

在雄鹰飞翔的大山里

与亲人们一起放牧  狩猎或饮酒作乐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最后我相信   我会在一场雪中死去

我会消失在大雪之后静静的清晨

仿佛我根本就没有来到过这个世上

但我相信   最初的爱来自一朵雪花

她纯洁的内心

2015-9-22

 

鹰(之二)

 

       传说我们是鹰落下的一滴血

                            ——题记

 

如果你只是一个传说

为什么我的内心总是感到躁动不安

为什么我的梦里总有一对翅膀在飞翔

为什么我总想成为蓝天和白云的主人

 

如果你只是一个传说

面对延绵的群山

为什么我时常感到孤独和寂寞

面向远去的河流

为什么我是那样地失落和莫名的伤感

 

如果你只是一个传说

为什么我的一生会有那么多的思念

为什么我始终放不下手中忧伤的诗歌

2012-03-19

 

雪花

 

开在骨子里的花朵

仿佛是我上辈子上失散的妹妹

你的纯美  灼伤我的双目

在甲古甘洛的某一个山寨

与你不期而遇   你迎头扑入怀里的那一刻

我只有喜极而泣

 

八月

 

在九月之前

在秋风之前

在我的右手边

八月  像一枚苦涩的野山梨

相遇在故乡的山岗上

 

走过多少弯弯曲曲的山路  翻过多少起起伏伏山脉

八月  从把你揣入怀中的那一刻

就注定了我的一生将受尽思念的煎熬

2015-8-18

 

八月以后

 

八月以后  天高云淡

妹妹  如果我还没有下山

请不要等我  就让忧伤留在羊群的身边

 

八月以后  山高路远

妹妹  如果我去了远方

请不要寻找我   不要在秋天说出你的思念

 

八月以后  天空消灭一切

远方带走一切

2015-8-30

 

进入九月

 

进入九月

该结果的是否都有了结果  该结束的是否都已经结束

鹿鹿觉坝  如果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请放下吧

让我轻松而愉悦地拥抱你  就像拥抱心爱的女子和诗歌

 

进入九月

如果有一匹马能把我运往远方  经过你亲手播种的荞麦地

那会是多么幸福的事

2015-9-5

 

翻过那座山

 

翻过那座山你就能看见她们

就能看见成群的绵羊  金黄的荞麦

阳光在燕麦的尖上流连忘返

 

翻过那座山你就能听见她们多情的口弦

她们会把白云织成披毡   会把岁月酿成美酒

这个谷物饱满的季节从她们平坦的小腹上滑过

 

在那里抚摸你的幸福

赶在秋天来临之前   你将忘记忧伤的部分

2015-8-6

 

妹妹(之一)

 

妹妹  昨夜我又梦见了你

梦见了你的百褶裙

梦见了绵绵群山  梦见了一望无际的荞麦

梦见了你的歌谣化成了我的一滴泪水

 

妹妹  你到底离我有多远

如此熟悉而又如此的遥远

此时此刻  你又在哪一座山上

你的口弦  你的柔情会隐藏在哪一片暮色中呢

那些晚归的羊群里有没有你的消息

 

八月在提前到来的秋风中摇曳

从阿依  阿呷到阿芝

哪位才是我前世约定的妹妹呢

哪年、哪月、哪天才能在哪座山上再次与你相遇

2014-9-6

 

猎人

 

背上一张弓  带上一把箭

走向大山

大山是猎人的第一故乡

 

十个猎人  九个英雄

九个英雄  八个情种

大凉山的女子是另一种尤物

 

大凉山上多情的猎人

九十九座山上的獐子让你狩

九十九个山寨的女子让你爱

如果你在鹿鹿觉把遇上了巴莫乌芝嫫

九十九头牛拉不回你深深地爱上

 

大山在召唤  猎物在召唤

自由的神灵在召唤 2001年,正是互联网兴起的年代,彝-人-网团队便确立了构建彝族文化数据库的宏远目标,初心不改,坚持走下去。

这一生  我将在大凉山

以山为梦  以猎为生 

成为自由的夷

 

想你的时候

 

想你的时候

我在冬天的火塘边饮酒

对面的山上正在飘雪   积雪掩藏了山上的羊肠小道

 

此时此刻   除了想你   除了忽灭忽燃的火焰

我一无所有

2015-2-1

 

秋天是一匹疾驰的马

 

秋天是一匹疾驰的马

像一阵风

穿过树林和空旷原野

 

秋天是一匹疾驰的马

打马走过天空的诗人

像一支箭

穿过暗红的心脏和血色的黄昏

一闪而过

不留一点的蛛丝马迹

2014-11-9

 

火塘

 

冬天还在路上

听说古洪木地早已下雪了

我想知道   我的父老乡亲们是否还围着火塘取暖和饮酒

他们手中的转转酒是否依然斟满着快乐和悲伤

柴火的烟子是否依然熏得他们眼泪直流   他们的身上是否还有着熟悉的烟子味

火和酒是否还在他们的血液中燃烧

说起英雄、猎人和美女他们的心中是否还在蠢蠢欲动

 

天刚蒙蒙亮   她们每天起来做的第一件事

是否依然是来到火塘边  温柔地扒开木灰  像取出腹中的婴儿

取出永远如新的火种点燃新的一天   把他们血脉中的火继续繁衍生息

 

火塘啊    我爱你   就像爱我短暂的爱情和漫长的忧伤

2014-11-9

 

 空山

 

一声鸟鸣

带走我的身体

留下虚无缥缈的雾

和一座空山

分手后的轻松

纷纷落在这个秋日的黄昏

悄无声息

却有点刺骨

2014-11-7

 

在山与山之间(之二)

 

有多少青春荒芜在山头

有多少爱情沉没在山底

有多少思念被远方的距离消灭

 

布谷鸟来了又走 索玛花开了又落

而忧伤是一条悠长的河流

久久地在你心头隐隐作痛

 

在山与山之间

有多少雄鹰在盘旋

有多少山歌在飘荡

有多少火把在燃烧

而我只能记住蓝天 白云 羊群

太阳以及岩石的沉默

 

那么 就让我永远留在山与山之间吧

让我拥抱岁月的痕迹 就像拥抱纵横交错的山脉和我的爱

2014-11-2

 

在山与山之间(之三)

 

如果没有獐子的诱惑

就没有猎人的追逐

如果没有蓝天的深邃

就没有雄鹰的飞翔

如果没有你的出现

我也就没有那么多的思念

 

在山与山之间

日子久了

我忘记了自己是风是雨还是雾

是人是鬼还是兽

 

但我的血液依然涌动如潮

我的脚步依然奔流不息

我对你的爱从来没有停止过

2014-11-5

 

如果春天真的来临

 

爱你 胜过我自身的黑暗

多少次的欲言又止

多少次的擦肩而过

仿佛每一天我们都在结合

每一天我们都在分离

 

每一次 与你相爱

都在黑暗中舞蹈  饮火  吐血

 

我的爱啊

如果春天真的来临

如果索玛花真的开放

我愿在布谷鸟的第一声啼鸣中

结束自己

就像结束一首诗

2014-10-19

 

九月


在十二位姊妹中

为什么我却偏偏喜欢上你呢

乳房丰满的九月  谷粒满仓的九月

 

你是惊艳的情人 你是性感的嘴唇

你是刻骨铭心的疼痛

 

九月 我将放弃丰收的喜悦

九月 我将拥抱相思的煎熬

九月 我将饮下血和逐渐逼近的凉

九月 我将骑上一匹纯洁的白马在辽远的天空中自由奔驰

2014-9-8

 

妹妹(之二)

 

妹妹  请面朝西南

徒步走向大山  走近我的身体

靠近我的心脏  倾听雄鹰飞翔的声音

 

妹妹  如果回山的路上没有火把

那就摸索着跳动的血脉回来吧

我已为你点燃了篝火

 

妹妹  在迁徙中失散的妹妹 

妹妹  在诗歌中相聚的妹妹

 

在西南  在大凉山  在鹿鹿觉把

仿佛我等你已经等了千年

仿佛你是鹰的另一滴血

我的一根肋骨   我与生俱来的忧伤和思念 

从未曾离开过

却从未曾见过面

2015-4-20

 

 

流淌在血液中的银

比雪山上的雪还要纯

比一场恋爱的结束还要安静

 

生长在血液中的银

与马匹一道在我的血管里饮水

山高路远  银是心灵的守望

你不一定看得见她的美丽

但你一定听得见她的歌唱

那一生我在山上狩猎  放牧

或以银为梦

2014-8-18

 

有风从七月吹过

 

有风从七月吹过

吹散热  吹散劳动的汗水

风和绿  在田野上嬉戏

夏天的日子也有了一点点的轻松

 

有风从七月吹过

我看见

前面的一座山是绿色的   以及山上白色的羊群

后面的一座山是蓝色的

再后面的那座山是模糊的  多年前的一些事物是否就躲藏那山后面

谁又有那么好的眼力能把它看得清楚呢

 

我还想什么呢

只要有风从七月吹过

只要有你对我说:生活是美好的,好好珍惜!

 2014-8-17

 

气息

 

她从山里来

带着山泉的气息

带着荞麦花和青春成熟气息

她从我和六月二十二日之间走过

我被带进更深的山里

带进纯野而清香的气息

2014-6-22

 

今夜

 

走过的路有那么多还能记得的有多少

翻过的山有那么多还能想起的有多少

喝过的酒有那么多还能回味的有多少

爱过的人有那么多还在思念的有多少

四十七个春天被布谷鸟背去了阿布洛喊

四十七匹马运走了青春  热血和埋在骨子里的银

 

谁在今夜把黑暗擦得如此铮亮  把孤独磨得如此锋利

翻过今夜的十二点  我将一无所有  两手空空

留在今夜的只有大山一样的沉默  河流一样的忧伤

以及旧得不能再提起的部分

2014-6-3

 

五月

 

欲言又止的五月 多情的嘴唇被鸟儿带入森林

我相信  沉默寡言的人一定还留在山上

他的孤独来自天空中的一只鹰

 

忧郁成疾的五月  诗歌被流放在山上

放目远眺   山峦涌动

思念的潮水一浪高过一浪地袭来

打在我的心上  有点潮湿  有点生疼

 2014-5-19

 

七月或牧羊的妹妹

 

(当你把羊群赶往了更高的山上去放牧时,七月也去了山上)

 ——题记

 

在七月的山上能否遇见你  牧羊的妹妹

问你去俄木哦嘎的路  问你牧羊的少年和风的去向

 

牧羊的妹妹  如果不能遇见你

那么就让我遇见你的羊群吧  在七月的山上

就像遇见久别重逢的亲人  让我们相拥而泣

 

在七月   不需要有太多的奢望

一座山   一朵白云  一只云雀就够了

当然还有你的羊群  一只   两只

最后数到的那只就是我

2015-7-17

 

野火

群山之上   风起云涌

我用最后一滴血为自己生起一堆野火

今夜   我用火洗澡

用火洗过的身子干净如初

 

众鸟之上   阳光普照

我在鹰的翅膀里安睡如婴 在阳光中沐浴

被阳光沐浴过的灵魂纯洁如初

2014-5-9

 

冬天能给我带来什么样的启示

 

除了远处的积雪

除了持久的空旷

除了帽儿山上电视转播塔孤独的看守人

冬天能给我带来什么样的启示

 

除了几只麻雀站在电线上张望

除了漏网的风 感冒和咳嗽

除了日渐堆积的脂肪

冬天能给我带来什么样的启示

 

除了几杯白酒

除了冬天微弱的脉搏在酒精中蠢蠢欲动

除了突然想和你说上几句话

冬天还能给我带来什么样的启示呢

2014-1-19

 

在你我之间

 

在你我之间

风还在杉树的枝叶中沉睡

火已经在我的怀里苏醒

 

在雄鹰飞翔的天空下

阿依  你是我上辈子放牧的那只小羊羔吗

在故乡蜿蜒的山路上 化着一片雪花落在我的肩上

 

在你我之间

一开始 我就知道会有那么多的山  会有那么多的河

会有那么多的思念

 

那些沉默的群山  被我翻过之后开始起伏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那些冰封的河流  被我渡过之后开始汹涌

我相信每一座山脉  每一条河流  都连着我的每一根血脉

而我的每一根血脉都因你而跳动  每一滴血液都因你而燃烧

 

而你隐藏在连绵的群山之中

而我将在第一缕阳光中

寻找到你荞麦花一样清香的气息

羞涩的果子

2014-1-14

 

守住

 

你要守住漫长的岁月和苦涩的日子

守住绵绵的群山 弯曲的山路

守住多情的村庄 温暖的火塘

以及内心的喜悦

 

你要守住我留下的血脉 埋下的火种 写下的诗歌

和每一个黄昏里对你的思念

以及还没有说出口的爱

2013-12-3

 

热爱秋天

 

我热爱秋天里的蓝天和白云

也热爱每一片落叶  每一只南飞的雁

就像热爱我手中正在消失的时光

热爱和我擦肩而过的每一个人

 

热爱秋天   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就像我热爱秋天里有红叶的山岗

也热爱有秋雨的日子   和忍不住的思念

 

热爱秋天

不去说收获了多少

不去说失去了多少

哪怕有那么多忍不住的泪水

 

但我只想说   秋天

我热爱

 

 2013-9-29

 

另一只鹰

 

鹰一直存在

存在于另一片隐义的天空

天空是蓝色的  飞翔也是蓝色的

 

鹰一直在飞翔

带着梦幻的故乡和漂泊的灵魂

带着比山还高  比天还蓝的血液在飞翔

 

而飞翔是翅膀的意义

在抖落一切尘埃之后

鹰啊 请带我去另一片天空继续飞翔

2013-9-23

 

月亮

 

你是遥远的光

你是沉默的银

你是埋在心头的思念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地发芽

 

你是梳妆的女儿

你是寂寞的井水

你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亮

你是这辈子永远无法兑现的诺言

2013-8-6

 

无题

 

打开一座山

把我深埋吧

就当这个春天没有来过

就当山上的索玛花不曾开过

 

就当我是你的陌生人

搭上一朵云

把我带走

让鹰带走我的诗歌

干净的天空啊

我将永远栖息在那里

2013-5-7

 

黑(之二)

 

把她领回家

让她在你的怀里开花

 

把她献给黑夜

让她成为一颗星星

然后 用你多情的嘴唇

吻她吧  给我力量

让种子飞翔

2013-4-16

 

在天地之间

 

山这么近

水那么亲

白云是童年的羊群

在天地之间

天空让我仰望 大地令我感动

 

阳光   雨露和花朵

在春天的血脉之中  万物蠢动

让我亲吻道路   爱上远方

让我在有生之年不停地翻山越岭

不停地和风一道流浪   与雨一起忧伤

 

在天地之间

闪电使我激动  雷鸣叫我兴奋

夏天会怀上谁家的孩子

谁在秋天怀抱诗歌和丰收

谁还在冬天热泪盈眶   盼望雪花飞舞

 

在天地之间

我是沉默的铁   燃烧的火  飞翔的鹰

我是你此生剪不断的情

我是你这辈子砍不掉爱

2013-2-26

 

雪山

 

还没来得及准备过冬的披毡

就开始积雪了

不是季节提前了

而是你的高度提前进入了冬天

 

还没来得及储备足够的盐和粮食

羊群、马匹和所有的鸟儿

都已回到了鹿鹿觉坝

只有雪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所有的日子将袒露在你的脚下

而在你的脚下

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再往上 是你的锋芒

划出纵横交错的山脉

 

在这里

无论走进哪条山脉 飄向哪缕炊烟

淌入哪条河流都是我们的梦乡

2012-9-18

 

否 定

 

我否定我写下的那些文字

说过的那些话

我否定我白天看见的那些事物

晚上干过的那些事情

我否定我报道的那些新闻

讲过的那些故事

我还可以否定风花和雪夜

婚姻和爱情

但我不能否定青春的消亡和秋天的来临

2012-9-8

 


越过冬天的栅栏

翻过对面的那座山

在热闹的集市上

是否能遇上你

 

那年在盘山的山路上

谁的擦尔瓦不小心碰到了你的披毡

谁的手指无意中触到了你的指尖

谁的春天深陷在你回眸的深渊里

谁曾为你写下滚烫的诗篇

 

山上的索玛花早已开过了

山中的布谷鸟早已叫过了

鹰的翅膀早已飞过了阳糯雪山

 

风儿吹在树的枝上

雨点打在我的身上

从山那边飄来的云

带来了雨  没有带来我盼望的消息

 2012-03-14

 

冬 天

 

这是一个人的冬天

外面的雪是一个人的故事

来自大山以外的大山

来自你的风筝不能想象的天空

 

这是一个人的冬天

我不能放心地告诉你

对于一片雪的消失

我相信你会哭上一些日子

你哭过的那些日子

这边的感受不再是雨天的风景

 

这个冬天太阳来过

那时你的眼睛在门背面取暖

这个冬天洁白的音符铺天盖地

你的知了却无法在这里试音

 

这是一个真正的冬天

随便一场雪

随便一种更为粗犷的音质

都能使你远离冬天的房子

 

 

你朝我迎面走来

又从我的身边擦肩而过

你经过水面的痕迹

片刻之后又归于平静

你就像是我在夜里虚构的一场梦

 

村头的桃花知道你来过

村上的炊烟知道你来过

 

你从南方带来的只言片语

早已绿树成荫

你从北方捎来的甜言蜜语

早已萧萧落木

 

我无从打听你的消息

你是否去了我并不知道的远方

你是否也有着我一样的忧伤

是否也时常在夜里

坐在火塘边黯然落泪

2012-2-3

 

诗歌

 

是冬天把我的尸骨笼罩  泪水被雪花堵塞

语言冻死的深谷  死亡的内心  大雪封山

我看见雪是多么洁白地飘来

让我享受关怀的温暖

 

是雪的光芒  诗歌的光芒

照耀黑暗的中心

积雪融化  尸骨融化

雪水雪亮地深入远方

一束曲折而幸福的光芒

洞穿冬天的外壳

 

是冬天一只白色的鸟

婉啭入髓  死亡的颜色

雪白无比的光羽  大面积地吞噬残剩的诗稿和爱情

 

是冬天  运走我寒冷和诗歌的一生

 

口弦

 

别在表妹胸襟上的月亮

正好十五

 

表妹的口弦哟

是平坦的小腹  是饱满的乳房

用刚满十七岁手指

去挑逗另一个春天欲望

2016/5/8

 

山里的夜晚

 

围着火

喝着酒

谈女人

谈山里的女人

也谈城里的女人

火光照耀着他们略带情欲的脸膛

 

酒精和荷尔蒙

燃烧着山里的夜晚

七十多岁的沙马摩苏讲

他年轻的时  把女人按倒的那一刻

即使有一把斧头砍来

他也顾不了那么多

2016、5、17

 

与海上一起喝酒

 

我说的是喝酒

而不是饮酒

饮这个字有点文绉绉的

我不喜欢

 

我说的是白酒

从越西包谷酒到江小白

从阳光山脉到和平彝寨

忘记了半路杀入的美女  忘记了谈论的诗歌

也忘记了中途去过的那家烧烤店

一口一两  

海哥  海量 干

喝得天昏地暗

喝得风起云涌

那一天  错把自己当成了凉山好汉一条

2016、5/17

 

远 处

 

说起远处

就要忽略掉中间的一些山头

一些河流  一些陈词滥调

和一些多余季节才能抵达

 

说起远处

当然就会想到了你

想到了你手中的彝绣

那一针一线中索玛花开了

布谷鸟叫了

春天就来了

仿佛就坐在身边

轻轻一抱  就融化在我的怀里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