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学 Yi Study

当前位置: 首页 > 彝学 > 彝学资料与文献

奥吉戈卡著书:汉对散文版《彝族源流》序

作者:​王继超 发布时间:2020-04-11 原出处:彝族人网

 aaa.jpg

(《彝族源流》封面,毕节地区行署专员黄家培题写书名。北京,民族出版社,2005年8月出版,30万字。本书获得毕节地区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


《彝族源流》是一部以谱牒为脉络而叙史的彝文古文献。作为全国少数民族古籍整理重点项目,原本的搜集整理翻译从1986年初开始,到1996年12月31日束,历时十年多的功夫,中间跨越了七、八、九三个五年计划。作为古乌撒彝区流传的一部有着重要影响的彝文文献,《彝族源流》有多个传抄本,除毕节地区彝文翻译组副译审王子国先生的家传抄本外,还有毕节地区彝文翻译组248号藏书,264号藏书(第六、八、九卷),730号藏书(十五、十六卷),913号、390号藏书(二十卷),660号、249号藏书(二十三卷、二十五卷),126号藏书(二十六、二十七卷),《六祖纪略》,《六祖富贵根》等文献,在整理翻译时作了参考,甚至补充。

《彝族源流》一书,以父子连名谱为线索,记录哎哺、尼能、什勺、慕靡、(武僰)、举偶(亦作格俄或根英)、六祖等六个时期的彝族历史,认为彝族起源于哎哺,由哎哺分支并先后占据彝族社会历史舞台的尼能、什勺、慕靡连接六祖、武僰四大系统是彝族的族源主体,举偶(亦称额索)是彝族文字文化的代表与象征。据《阿默尼·磨弥谱》、《水西世系》等文献载:彝族历史,“在笃慕(慕靡最后一代王)之前,有三百八十六代”,在笃慕之后“传七十八代”或“传八十四代”,就到了公元1664年。从《彝族源流》所记载的内容上可以看出,彝族与古老的昆明、蜀、嶲、叟、濮、哀牢、卢等族群有直接联系,在进入阶级社会后,又同古巴蜀国、古滇国、古夜郎国、古牂牁国、古朱提国的建立有关,至于建立罗殿国、罗施鬼国、南诏国、自杞国及以百“什数”的君长制政权,更是不言而喻的。

《彝族源流》原译本为五言诗体,这个译本出版发行后,出于不同的任务要求,已有三种版本发行,一是《彝史精编》(彝文版),二是《中国彝史文献通考》(彝文版)第一集。现由王明贵、王显合作编译的汉译散文读本属第四种出版本。第一种版本,即原译本属于权威的供专家研究用型,严格按原文、国际音标、直译、意译、注释五行体,亦称“四行体译法”或“五行体译法”,讲究“信、达、雅"。这种译法因排版上受字数所限制,在做到“信、达”之后,增添字数的余地小,在“雅”上必定要打折扣。这种译法属《爨文丛刻》、《作斋献药供牲经》式译法,亦可称作“丁(文江)马(学良)译法”。“五行体译法”的优势在于,可供文字学、语言学、语音学、训诂学、文献学等专门学科作研究,有着时空上的意义:从空间上,注上了国际音标,使彝文文献的跨国研究成为可能;在时间上,由于得到语音记录技术上的支持,它可以使古老的彝文字到了将来不致于象契丹文、西夏文那样,成为天书式的死文字。为使翻译做到“等质”、或“信、达、雅”、或作到“形似与神似”的兼备,以求达到突破原翻译模式,达到创新,20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又出现了多种译法,有原文、国际音标、直译加散文式译法,如《宇宙人文论》、《彝文金石图录》一、二辑;有原文、音标、意译对照三行体译法,如《物始纪略》、《曲谷走谷选》、《苏巨黎咪》等;有整体对译法,如《赛特阿育》等;有彝汉文分排译法,如《云南少数民族古籍译丛》、《彝族诗文论》等。有些模式称之新译法不一定准确,充其量不过是彝汉两种文字在对译后编排方式的不同罢了

思考问题,目的在于解决问题。明贵、王显兄弟所思考的问题是,如何将卷帙浩繁、博大精深的彝文文献保留、传承,而宏扬光大,以利于中华文化宝库的发掘利用。在这一前提下,思考用什么手段、办法解决存在的问题。他们两位,一位从大学中文系汉语文专业毕业后,为致力于彝学的深入研究,在行政工作的空隙,废寝忘食、起早贪黑抽挤时间刻苦攻关,而有所作为,成果可谓不凡,已有《彝族三段诗研究》等5种著述公开出版,多项成果获社科、文艺等奖项,着实令人钦佩;另一位从民语系彝语文专业毕业后,尽管在行政部门工作,依旧不敢荒废专业,亦是利用业余时间,付出了艰辛劳动。二位都站在彝族干部群众迫切需要了解彝族历史文化的角度思考,以娴熟的汉语文功底,发挥驾驭汉语文的技巧,使《彝族源流》新译本通俗化、大众化,达到大众易读、易懂、易掌握了解的目的。而实现这种目的意义又在于,在普及的基础上使彝文文献这一人类共同的记忆文化遗产能够以新的途径传承下去,解决了长期困扰读者的对《彝族源流》等彝文巨著译文难读懂、难理解的问题,其作用与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同时,又是对彝文文献翻译与研究作出的实实在在的探索。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他们二位功不可没。吸引更多的各民族青年特别是彝族青年知识分子关注彝文文献的整理、研究,进一步发掘利用中华文化宝库是我们的愿望所在,在这方面明贵、王显二同志开了一个好头,他们付出的劳动应当为社会、为彝学研究界广泛认可。

有志者,事竟成。并在此预祝象他们一样的后来者能居上。也祝愿他们一如既往地作不懈的孜孜追求。

2004年10月

(王继超,贵州省毕节市彝文文献翻译研究中心(原毕节地区彝文翻译组)主任,译审,著名彝文古籍权威翻译家,全国人大代表。整理翻译彝文古籍《彝族源流》《摩史苏》《彝文金石图录》等200多卷出版1000多万字,主编《彝文典籍集成 贵州卷》50辑出版,有专著《乌撒简史》《普安简史》等。本文选自王继超著《彝文文献翻译与彝族文化研究》。)


汉译散文版《彝族源流》后记

编译汉译散文版《彝族源流》,目的在于为读者提供一个简明、准确、通俗的读本,为研究家提供一个准确、实用的文本。因此,编译者严格遵循了以下原则:

1.简明。原彝文只作编译的根据,不再录入这个版本。汉译直接用散文意译;不加注释和说明,以免误导。

2.准确。  译文尽力表述彝文原意,不作多余的文字表达。

3.通俗。 在保证译文符合原意的前提下,尽量用现代汉语表达清楚,具有初中毕业学历的读者即能读懂。

4.实用。 研究家从事著述引用这个文本时,引用的译文与原彝文文意相符。《彝族源流》如同《史记》一样本身就具有文学性,汉译散文版仍不失其文彩,读者也可以把它作为文学作品阅读。

毕节地区行署黄家培专员为本书惠题书名,翻译家王继超先生为本书惠作序言并审订了全书,中共纳雍县委、纳雍县人民政府对本书的出版给予了大力支持,出版家罗焰女士也大力支持本书的出版。 

由于编译者能力和水平有限,难免有错误之处,敬请读者批评指正。

编译者

2004 年11月

编辑:洛波亚莫 发布: 洛波亚莫 标签: 王明贵 彝学 《彝族源流》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