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文学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诗集档案

彝诗馆系列丛书:苏文权《青春的河流》

作者:阿索拉毅 发布时间:2015-02-04 原出处:彝族人网 彝诗馆 点赞+(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目 录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序: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诗歌的核心是思想的成熟与境界的高远 / 沙辉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一辑 河流的两岸 / 1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夕阳下,独柳醉 / 2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榜样 / 3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晨雾 / 3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首普通的诗 / 4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找一处安静的处所 / 5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短诗七首 / 6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疯子死了 / 8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画里江南 / 9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砍下时光的头颅 / 10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落雨 / 11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百灵山 / 12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理由相信 / 13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伤感的河 / 14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必须持一个身份(组诗)/ 15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大堰塘的高峰上 / 17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来,把手放在一起 / 18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谎言 / 20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日记 / 21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无题 / 22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卖水女士 / 23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时光 / 24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朋友你认识我?/ 24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要说我 / 26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狗在缩着身子等你开门 / 26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春的奴隶 / 27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色彩 / 28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最想写的诗 / 29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梦见多年后的自己 / 30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二辑 河流的祖先 / 31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个彝人的梦想 / 32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心中的彝人 / 32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几十代之后 / 33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祖先聚会 / 34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族根 / 37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听见 / 38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族人的世界 / 39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跳达体舞 / 40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回归者 / 41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披毡 / 42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是彝人 / 43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三辑 河流的爱情 / 45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海岸 / 46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桥头月 / 47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的爱情 / 48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今晚和你相约 / 49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如果爱 / 50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使的回眸 / 50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策莫尔库·我 / 52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堰塘的岩羊 / 53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你走,就这样的夜晚 / 54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让我亲吻你 / 54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心的选择 / 56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风景 / 57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扁舟荡在落日的胸前 / 58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红烛 / 59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寂寞的夜 / 60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藏在叶子里的爱 / 61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选择了注视 / 62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让我如何不想她 / 63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的心,住在那花里 / 64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换新妆 / 64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生日愿望 / 66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四辑 河流的夜空 / 67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青春的河流 / 68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绝境 / 68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似手的夜 / 69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其实 / 69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完美更贴近美丽 / 70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没有枯干的生命 / 71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理想 / 71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路灯下得樱花 / 72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寻找父亲给我的烟斗 / 73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的青春 / 74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仇人 / 75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雪下了 / 76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安放 / 77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这样问自己 / 78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太阳的西沉与东升 / 79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风起时,想起了你 / 80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落日 / 81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为寻夜幕下的灯 / 82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寂寞的夜 / 82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阳光 / 83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让一切远离本来的事物 / 84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麻雀 / 85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怀着一个美丽的秘密入睡 / 85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古怪的世界 / 86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是这样说的 / 88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无光世界 / 88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啃食 / 89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因为那是一颗心 / 89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催人奋进的神秘 / 90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楼旁的树 / 90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心灵 /  91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五辑 念母长河 / 93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后记:青春贯穿于我们的一生□苏文权 / 119

 
诗歌的核心是思想的成熟与境界的高远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作序苏文权诗集《青春的河流》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沙辉
 一
 
  苏文权现在念高二,我在乡下教书时他曾是我学生。一晃七、八年过去,岁月是自己有脚的,并且跑得飞快。值得欣慰的是,我们原来是有缘人,现同在一条诗歌“贼船”(发星语)沉浮。苏文权应该是我所接触的写诗人中年龄最小的一个(虽然,在去年的一天,我们小学校的三个六年级女生也曾准备联合自印诗集,然后“慕名”找到我要求给以指点,让人稍感意外和喜悦过,但那毕竟还不算真正意义的诗歌),也是我所认识的彝族90后诗人中最有才气和诗歌前途者之一。苏文权也是迄今我关注和修改过作品最多的人,前后应该“指点”过不少于20批次作品。这主要还是缘于他曾是我学生,以及他的勤奋与好学。甚至他后来许多发我的作品我都应接不暇且因为自己也在搬弄着其它文字疏于一一回复了,有愧于他对我的信任:我知道他的那种迫切进步的心情。但他不知道的是其实我的精力和水平也是极其有限的,况且我深知诗无达诂的道理,在诗歌里,最忌去给别人指指点点。诗歌是一个比较个人化而不可复制不能用所谓的模子生产的,这就决定了它的不好“教学”性。所以我敢说,在彝族诗歌界,这样肆无忌惮不怕引人笑话在网络里如此大面积对别人作品进行胡说八道的,恐怕也只有我这么一个人了。不过看到这些年轻人表达上明显的“失误”、问题和缺陷时,我可能却又情不自禁的“指手画脚”起来,真真是不好意思!当然,我这样做还有个深层的原因是,直到前几年结识我的一些良师益友,我之前一致自己一个人孤寂地走在诗歌的朝圣之路,因此我深知其苦并理解年轻人希望进步的迫切心情。对于整个彝族文学界而言,对于这些迫切想进步的年轻人,我想,他们是那样明显的觉得可以和能够真心给他们以悉心指导的人太少太少!
 
  现在,我的QQ和网易邮箱还“堆”着不少叫“看看”的年轻人作品,当然,这是自己惹出来的,并没有谁分配了我这个“任务”。在十多天时间里,我已在全国范围的“我是彝人”同题诗赛组委会修改润色、作点评并成功推荐了四川凉山的苏文权、毛正才、马海吃吉、马军,云南昭通的毛明友、宁蒗的阿卓日古等十来个人的作品。他们也都是在狂热地热爱着诗歌者,也是我很看好大有前途需要我睁大眼睛关注者。不过我想趁此声明一下的是:如上所说,艺术永远是一件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的事,要靠自己边去实践边去“悟”方有大前途。在艺术之路,或许永远不存在真正意义的捷径和一劳永逸的事。所以说,搞艺术特别是诗歌是“苦事”,当然,我们的乐在其中另当别论,没有这个乐在其中作为动力和推手,便不会产生真正的诗歌和艺术。
 
 
  现在说说与文权的诗歌切实相关一点的话吧。因为熟悉,所以我知道,他的进步是几乎可以用“惊人”一词形容的。这从他喜欢上诗歌写作到现在不过短短两年便准备出书可见一斑。从开始到现在,他不管是在量上还是质上,都有“飞跃式”的跟进。当然,其中的一些稚嫩和习作痕迹也是显而易见的。对于初学写作者的所谓出书,我一贯的态度是觉得“缓一缓”的好,因为在我的思想里,出出来的书还是尽量有质量保证——成熟——而不是变成习作集的好。我曾经在《飞鹰》创刊号寄语里谈到,书籍还是“洛阳纸贵”一点的好。所以我也曾给几个因实在“狂热”的爱着习作而试图出书的年轻人适当地泼过冷水。关于这点,不必多说,我想多年后他们自然会明白的。当然,这样说的意思不是说苏文权的这部诗集还没有达到出版的水平,相反,他每一次叫我给这部诗集看稿,我都吃惊不小,他的每次修改润色都出奇的有效!
 
  而他把诗集交付印刷时间压了又压,直拖了整整半年,也足见他的严肃认真的态度和出精品的意识!
 
  我在博客找到的最早给苏文权“看”习作的时间是2013年1月18日(根据博客记录),并且博文题目告诉我这还不是第一次。这个不仅记录下了我们诗歌友谊的起始时间,我们还可从中知道他大抵是从2012年开始写诗的。从我找到的这些点评文字可以看到,他最初的写作还是比较稚气和杂乱,文笔也很凌乱。所以才说他进步如此之快。请看我当时的点评:“不错。但作为初学者最好少写这样的‘叙述体’,这种叙述性的诗歌不是不可以写,只是一味地只写这样的诗歌对于提高自己的诗艺是没有多大帮助的。就是说,初学者如果太沉溺于这样的叙述体诗歌写作,是达不到练笔效果的。”(2013-12-10);“很不错的一首诗(指《阿普阿博》),也符合我的审美追求。在现代社会,传统不应该成为贬义词,它是我们创新的基础和支点,是我们走出精神困境的灯塔。只是有些字词要继续推敲,力求尽善尽美,力求做到无瑕疵,无缺憾。如……”;“好诗(指《放弃》)。有思想,有内容,但表达上还不够‘精到’”……;“这首诗(指《你不要说我》)相对前面两首差些:有点俗气,倾于浅白。但也有一些很好的意象,结尾中的题旨也很好,就是在表达上浅白了一些。然后我个人不喜欢这种对话式的,对话式太‘生活化’了(我不是说生活化不好,而是说你这里这样写就把诗歌拉到庸俗化的生活中了),因为诗歌应该是高于生活的吟唱。”(此三首均点评于2013-5)。
 
  上面找到的这些是时间靠得不前也不后的,我们再来看看时间相对近些的:
 
  “他已经运用自己有效的方式成功表达了自己某种特别情感。诗歌不仅仅是技巧,更重要的是思想的成熟与境界的高远。作为一个初步学习写诗者,他已经在逐步验证着这句话的含义了!”(对“我是彝人”同题诗之第一首的点评,2014-2);“它显得大气、硬气,也涉及了生死归宿之人生命题探讨和彝人死后火化风俗的描述,从而让人思考有关人(特别是彝人)应该怎样活着的课题。”(指“我是彝人”同题诗之第二首,即以“需要鼓足的勇气”开头那首,2014-5-28)。
 
  从这样的梳理可以直观的看出苏文权的诗歌之路,我们也由此不难看出他早期写作的一些特点,和由此感知他的进步。或许,当初再读他整理出来的这个诗集里的作品,不够成熟的特点依然明显,但越到后来我越发相信了它的价值。作为对学生的书面评议,我本来不想太多地赞誉而是适当泼泼冷水降降温,毕竟虽然年轻人需要鼓励,但我觉得容易“得意”更是年轻人的通病呢。况且,我这是以对他“高度”负责和望“生”成龙的角度而言。但我也想,自己在20岁的时候有此“成熟”有此“成就”吗?没有。我那时写还写不出来呢。他的一些作品真令我深深感觉到后生可畏。但,我们不能就因为自己年少有成而放低了要求。佛家言:初学者的心态。不要说我们,就是那些写了一辈子诗歌的“大家”,还觉得自己也不过处于不断学习进步的阶段。
 
  因为我们未能创造经典,所以我们才笔耕不辍。我们,都正自走在寻求经典和自我经典的路上!
 
  我在苏文全这部诗集感觉到他的如下一些特征:
 
  1、试着让诗歌介入生活。
 
  比如他写校园生活,他写“青春故事”,他以长诗的形式写母亲。这是对的,但一些地方或许还存在着需要在诗歌语言的艺术化上深入的打磨探索。这个不多说。
 
  2、具有着年轻人应有的锐气,甚至有着后现代的诸如解构、拼贴等技法和意识流的影子。
 
  先简单说说锐气,之所以我说他有锐气,而不说具有先锋气质,是因为这是由他诗歌以前的一个明显特点决定的,这个特点就是:他的个别句子和“诗歌思维”亮点很突出,而整首处于一个很优秀的高度的少。就是说他很多诗歌是见句不见篇的。这与写作时间短和人的年轻不无关系。而锐气是年轻人必备的“气质”。但是我要提醒的依然是,有锐气不等于就会换来成功,这种锐气更多需要表现为一种成熟化了的犀利,和思想及文气的逼人,而不是说我要让自己锐气就锐气了的。所以千万不能因为追求锐气而去锐气。这就像鲁莽不等于勇敢,是同样的道理。说到他的诗歌具有一些后现代的影子,我也不知道苏文权到底对后现代是否有所了解?有多少了解或者接触?但我知道我这样说可能有很多人不以为然,而我也当然不是说他就很后现代,只是说,我认为他这样的90后作者,多少是会受到所谓后现代的一些思潮和意识形态的熏染和冲击的吧。后现代当然是对后工业化社会语境下人们某种精神影像的真实反映,比如后工业化时代人们精神世界的困顿、颓废、虚妄和虚无感等等。这是一个并不鲜见的“先锋性”领域,对我们这些差不多是穷乡僻壤的边缘地域里的写作者而言,我们没有去“玩”的必要,也没有这个“义务”。因为它要玩就需要玩彻底。如果边缘民族地域里的90后甚至更年轻的写作者要想把它糅合一些进去,那也是需要一点很好的结合、整合意识和能力的,我们不可能忽略或脱离得掉我们山区性的生活现实和真实的思想“处境”。
 
  3、在写作中已经显示出他具有了一定的思辨性。而这个,正是我所想强调和多啰嗦几句的。
 
  我越来越觉得,写作不是为了写作而写作,人类进行(纯文学)写作主要目的是为了表达自我思想,是传递某种人生思考、思想和感悟,传达某些生活状态和生命信息。所以,你写了一篇作品应该要自问:我在这里传达出了什么有益的信息或传递出了什么有价值的秘符没有?不然,说极端点,现在文字和媒介如此丰富,诗歌(文学)界也不缺你这样的人前来凑数!正是从这层意义上出发,我才在给文权的诗歌点评时说到了“诗歌不仅仅是技巧,更重要的是思想的成熟与境界的高远”这个意思。的确,作品只有具备了一定的对人生、生命等范畴的思考力度,具有了一定的思辨性和思想力度,它才会让我们感觉真的值得“玩味”。而艺术就是要“营造”出某种氛围、意境甚至是心境,从而让人玩味、享受、思考、获益。
 
  让作品走向“成熟”也极其重要。只有成熟,才有恒久的生命力;说穿了,只有让你的作品真正走向了成熟,你和你的作品才不会被人耻笑!而这个成熟,不是指年龄意义上的,是指思想层面上的,它不一定与年龄相关。
 
  我高兴地看到,在苏文权的作品里,已经闪现出了不少具有一定思辨色彩的语句,比如《夕阳下,独柳醉》里这样的句子:
 
  “时光的刀片一点点伸进脸层
  溢出鲜血之后
  我们的距离是
  一个太老
  一个太年轻”
 
 
  谈完上面这些,我想就下面几个方面再和文权斗胆聊一聊“怎样才能把诗歌写好”:
 
  1、永远保持自己良好个性。
 
  世界那么丰富多彩,能够保持并张扬出鲜明的自我个性,也就保证了自己能够给世界增添了亮色和精彩,成为“这一个”而非大众化的一个。而个性,不能说什么样的个性都是良好的、应该张扬的。这就像特别叛逆的、不健康的“个性”对人对己就毫无价值和意义一样。不管为人为文还是处世,我们都应该具有着自我的一套行之有效的方式方法。有时候,自己的方式方法就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自由、最灵活、最适用、最有价值意义最有特色的方式方法。有人说,苏文权是你的学生,怎么他的作品似乎没有受到你多少熏染而接受你的“祖先情结写作”衣钵呢?我对此言论是感到比较奇怪的。艺术是最讲究个性与创造的,大家如果都如同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那后面的人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在艺术创作上,我从小就牢牢记住的一句话便是:“学人者生,似人者死”。
 
  2、永远要给自己以高标准要求,在创作上自己给自己施压。
 
  只有目标高远了,动力才大,进步才快。相反,如果容易满足,或者目标不大,那么人的动力就小,进步就慢。用些通常的词语来形容和概括就是:对于艺术,永远需要“精益求精”;在胸怀里,对庸俗化、一般化的要求要心怀“燕雀焉知鸿鹄之志”的豪气;在实际创作上,要会适当自己给自己施压,比如读书、写作的目标确定和执行等。人在重压之下有两种可能性结果一一从此沮丧、萎靡或由此反弹、激发出能量。所以诗人要在作品质量追求上主动学会自我施压,要自己要求自己不以可能会被看成一文不值的文字示人。只有这样,才可能“压”出自己真正优秀的作品。
 
  3、在人文精神上多锤炼、锻打和省醒自己。
 
  我们知道,诗歌是最具人文精神的一门语言艺术,它的最大“使命”之一就是载负和传承好人类的人文历史精神,“刻画”好人类的精神肖像。简单地说,诗歌就是用思想、情感和语言探讨人类精神世界的。所以不存在对人文精神漠不关心的诗人,真正的诗人也根本不可能在思考和创作中绕过人文精神这个东西。诗人是自我精神的解剖者。所以,在生活中,在人生里,在创作过程中,注意锤炼、锻打自我的“精神”,从而先使自己的人生阅历、思想内涵变丰富、博大、精深,然后让自己的创作举重若轻、水到渠成,乃是值得我们毕生探索的东西。文学是人学,文学就是要从错综复杂的社会历史中梳理出大大的“人”字来。怎样生动地抒写好自己所处社会历史时期民族的、社会的、人类的精神肖像,乃是每个有担当作家诗人义不容辞的行为。在当下,我们正处身于中国社会的大发展、大转型之千古不遇历史时期,怎样进入本质的而不是隔靴搔痒的、真实的而不是自欺欺人和炫技地抒写这一历史时期的,才是我们所应为之付出心血的有意义的创作活动。
 
  拉拉杂杂说了这么多,也许它与苏文权同学所期待的大相径庭。好在,他是我学生,我胡诌起来也没太大压力。就权当和他交谈吧。并且,我觉得,唯有以这样的方式来言谈他的作品,言谈我们的诗歌友谊,才是最“诚恳”的表现,这样才是最真实的。在他这里,我绝对排斥大而无当的“高调”式评议。当然,我这样做也还有一点我的小野心,就是我想以此告诉文权:文贵自然!希望他能明白也能接受。
 
  请记住:放眼前方,我们都还在路上,对于决心与文学结缘一生者,我们也都——必将一直在路上!
 
  2014.6.5草稿,6.6完稿,写于层摩尔库,12.26再改
  
  【沙辉,彝族青年诗人,近年崛起的诗歌美学评论家,“祖先情结写作”者,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彝族第一部诗歌全集《中国彝族现代诗全集》和《中国彝族当代诗歌大系》编委、彝族打工文学民刊《飞鹰》副主编。作品散见于《星星•散文诗》《散文诗》《散文诗世界》《中国文学》《中国诗歌》《新大陆》(美国)、《生活与诗》(香港)、《作品》《西南作家》《彝族文学报》《独立》等,作品入选《2013年中国诗歌选》《中国散文诗选·2013卷》《中国诗歌·民刊诗选》《中国散文诗人2014年卷》等全国权威选本和《中国短诗选编》《2014年少数民族诗歌选》《爱情宣言-情诗精典1314卷》等选本。出版有诗集《漫游心灵的蓝天》和爱情长诗《心的方向》)。】
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后记:青春贯穿于我们的一生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苏文权EJ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一些断断续续的时光里,我断断续续的写下了一些诗篇。在某种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我决定让我的这个“孩子”出生,她也许会随着怒骂声在物质充足的世界中隐退,但她也许也会在某种机缘巧合的情况下获得一定的尊重。
 
  我虽然会想到这些,但我也不是个注重结果的人。喜欢一件事就去做,并且是勇敢的去做,这就够了。再者,一个作者让自己的作品以出书的方式面世是经过他自己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所以一个人让自己的著作面世,应该是值得尊敬的,他在某个阶段的最高水平的作品会收录在这个作品中。
 
  说说我的《青春的河流》吧!人人都有青春,并且我相信青春是永恒的,无论时间怎么漂移,青春会在那里或喜或悲,它等着我们每个人去真正地认识它,这个过程,并非只在一个阶段,而可以是贯穿于我们一生的。《青春的河流》是从我出生开始到我生命结束这段旅程中的一个小产物,他是伴随着我走完初中,高中的一个朋友。这朋友的心中有我滚热的血液,我的眼泪,我的笑脸,我的思想,我的怒骂声,我的爱情,我的回归,我的友情,我的亲情……我爱这个诗集胜过爱我自己。
 
  在我的诗集即将面世之际,我想向一直帮助我写诗的沙辉老师说声谢谢,以前说过很多的谢谢,但那些只是在社交网络上,今天自己的诗集问世之即再次郑重地向他道一声谢谢!我希望这册诗集能够成为我们师徒友谊永恒的纪念。再者我也感谢我学校里的老师,同学,感谢你们陪我走过这美丽的岁月,感谢你们对我无尽的支持,感谢你们和我一同见证《青春的河流》的诞生。
 
  最后祝天下所有的诗写者,能够在写诗中得到生命世界里真正的快乐!祝读到我诗集的朋友兹玛格尼!
 
  2014.12.22晚于盐中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