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文学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诗歌评论

论阿库乌雾对法国象征主义诗学的接受

作者:​唐桂馨 发布时间:2022-08-29 原出处:彝族人网 点赞+(

摘要:在当今文化、文学“混血”的多元共生时代,彝族诗人阿库乌雾与法国象征主义诗学发生碰撞,展开了一场跨时间、跨文明的诗意对话。阿库乌雾诗歌的现代性是其民族性与世界性的综合体现,法国象征主义诗学在主体身份构建、美学观、艺术表现手法等方面为诗人提供了借鉴和参照,同时阿库乌雾将这一世界文学潮流的精神内核融合于深度反省和挖掘母族文化的过程之中,深入和拓展了法国象征主义的外延,使其在新时代的异域空间中焕发出新的生机。
关键词:阿库乌雾;象征主义;他者;暗示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image.png

1 序言

十九世纪肇始于法国的象征主义,是具有世界性影响力的文学潮流。自二十世纪上半叶起,法国象征主义诗学在中国经历了接触、吸纳、融合、转化的系列过程,成为中国诗歌从古典转向现代的重要世界文化因素。继李金发、穆木天、戴望舒、卞之琳、冯至、穆旦之后,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以阿库乌雾为代表的少数族裔诗人迅速成长为中国现代派诗歌的一支新生力量。从上世纪末的《冬天的河流》《走出巫界》《虎迹》《巫神的祝咒》到新世纪的《凯欧蒂神迹:行吟美利坚》《混血时代》,“彝人之子”阿库乌雾不断地以理论自觉和诗意创造构建、完善着自己“世界之子”的另一重身份,这些诗歌不仅深入彝族的民族历史文化,而且试图触摸人类共通的命运,通过诗性思维触及人性深底。在阿库乌雾身上,这个过程也是彝族文化与汉文化、西方文化不断碰撞的过程。在与笔者的交谈中,阿库乌雾1曾多次提到早年求学时法国象征主义诗学给自己留下的深刻印象。阿库乌雾几乎对每一位法国象征主义诗人的作品都非常熟悉,他直言不讳地说法国象征主义诗学是对自己影响最为深远的西方诗学理论,至今那些诗歌和诗学理论对自己的创作都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阿库乌雾的诗歌融合了彝族传统文化、汉文化和西方现代诗学的多种观点,既具有中国传统特色和彝族民族特征,又具有世界性和普世性。阿库乌雾对法国象征主义诗学的接受,反映出中国诗歌在现代全球性境遇中新的生存地位和价值直接体认基础上的新特征。本文试图从诗人身份构建和美学风格出发,分析阿库乌雾诗歌的意象、音乐性和暗示性,阐释阿库乌雾对法国象征主义诗学的继承、发展和深入,以此探索在文化、文学“混血”的新时期,中国诗歌参与世界文化、文学发展的特征与规律。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 语言与文化碰撞中的诗人身份

关于诗人的身份,波德莱尔(Charles Baudelaire)在评述雨果的诗歌时曾指出,诗人创造的形式和语言是神秘的另一世界,这个世界与自然有着某种神秘的的响应,即契合、感应的关系,自然本身具有“形式、姿态、运动”?,“光和色”,“声音与和谐”三种形态,这些形态总是呈现在面前,总像迷一样包裹着我们,因此理想的诗人应该数学般准确地翻译自然,但又是隐晦地表达出隐晦的、被朦胧显露出来的东西2。这里传达了波德莱尔的一种美学观念,即诗不是再造自然,而是创造与自然具有“契合”关系的超自然的理想世界3。在这种诗与自然的关系中,诗人应该是“能看见事物本质的幻象的洞观者”4,是能够“通过诗来表达生命的神秘的人”5。后来兰波(Arthur Rimbaud)的“我即他者”6和马拉美(Stéphane Mallarmé)的诗人“无自身面目”7论也是对这种作者外位性观点的继承和延伸。“洞观者”、“他者”、“无自身面目者”成为法国象征主义诗学对诗人身份的基本定位。阿库乌雾继承了这种契合论和“洞观者”的诗学观: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云雾是碎片,启迪了轻盈的含义;星星是碎片,告白了宇宙的浩瀚;泥土是碎片,孕育了生命的花朵;江河是碎片,警策人类危机来自血脉。碎片是我们的本质?碎片是我们的优势?碎片是我们聚散自如的机制和结构?碎片是世界的本相,世界若有本相。(《碎片》)8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段文字具有典型的修辞和美学的双重性特征。隐喻和通感的修辞法融合于字里行间,支撑起全诗的结构。通过隐喻,“云雾”“星星”“泥土”“江河”都成了“碎片”,成了世界的“本相”。而“云雾”与“轻盈”,“星星”与“浩瀚”,“泥土”与“生命”,“江河”与“血脉”又具有相互感应的关系。继而在美学上,诗人所营造的非现实的艺术世界与自然世界又构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应和”关系,最后诗人以“洞观者”的视角揭示“碎片是世界的本相,世界若有本相”,正如查德维克(Charles Chadwick)评价波德莱尔时所说的那样,在象征主义诗人眼里“客观事物的深层意义正是隐藏其后的理想形式的象征”9。我们进而来看阿库乌雾《边缘》中的一段: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河流截不断大地,彼岸与此岸同时呈现,彼岸与此岸从来就互为边缘。于是,黄昏的叶片再次托起古朴旷世的森林,边缘就在黎明的枝头。而黎明的花朵吞噬怒潮狂涛的海洋,边缘在岩石的底部,在那个享受过特殊孤独的种族深处。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鸟巢被毒蛇占据你们重铸鸟巢!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狼窝被玉兔拥有你们重建狼窝!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边缘,送葬的人群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走在正午的阳光下!(《边缘》)10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里,诗人不再是客观世界的观察者,也不是其化身,而是以一个“洞观者”的形象出现。“河流”“大地”“彼岸”“此岸”“森林”“海洋”以人的外在事物和对应物出现,就连那个“享受过特殊孤独的种族”也外位性了,与诗人之间构建起一种“契合”的关系。在此,诗人通过与浪漫主义直抒胸臆迥然不同的语言形式将自身隐藏,以“洞观者”的视角注视“截不断”“托起”“吞噬”,注视“你们重建鸟巢”“你们重建狼窝”,注视“送葬的人群”。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而值得注意的是,法国象征主义诗学所关注的是诗人在语言世界中的身份,而诗人身份本身却是二元共构的,是客观世界中的现实身份和语言世界中的虚构身份的统一体。阿库乌雾曾用诗句标示自己在客观世界中身份的变化。“从‘ap kup vyt vy’到‘阿库乌雾’再到‘罗庆春’,我的姓名链环锈迹斑斑”(选自《母语》)11。在诗人遭遇汉语之后,生命历程从“第一母语”的彝语世界来进入“第二母语”的汉语世界。于阿库乌雾而言,姓名变化不是抛弃原有身份,而是身份的叠加。诗人“在潜意识里不断返回到‘ap kup vyt vy’,又不断对‘罗庆春’有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12,由此获取源源不绝的创作激情。“ap kup vyt vy”和“罗庆春”是诗人在客观世界的两重身份,二者相互重叠,是深度接受彝汉文化智慧、体验双语遭遇、实现双语人生的前提。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诗人的现实身份与语言世界中的虚构身份休息相关。在语言世界中,现实身份化为思维,凝为文字,表达着诗人观察世界、审视世界的视角、态度和方式。因此阿库乌雾的“洞观者”表达也呈现出别具一格的色彩,其来源正是诗人现实身份的双重性。“ap kup vyt vy”使诗人在审视自然的过程中,不自觉地联想本族裔的生活环境,发挥彝人的神性思维,展现彝人的精神内核。《寨子里的最后一位毕摩》《巫祝》等诗歌都能让读者感受到强烈的毕摩文化气息,上文《碎片》中的描述也带有明显的神性思维的影子,《边缘》中“旷古的森林”也让人不禁联想到大凉山深处的广袤林地。但阿库乌雾的书写又是冲破族裔藩篱的,“罗庆春”的身份使诗人获得了与包括汉语文化在内的多文化接触、交流的机会,从而在视角上获得了无限延展的可能性。也正是在这一点上,阿库乌雾的诗歌创作与法国象征主义诗学发生碰撞,他用象征主义诗学的“他者”视角审视了“混血时代”人与自然、本族裔与自然的关系,“那个享受过特殊孤独的种族”展现的正是诗人在双语遭遇的深度焦虑、深度尴尬、深度旷达、深度通脱中对本族裔的回望。“如果他只是‘罗庆春’,他已经丧失了自己的母语,丧失了返回本民族用母语对万事万物命名的素质和能力,他的写作就只能是另一种表达了”8。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语言和文化的碰撞中,阿库乌雾在现实身份的双重架构基础上,继承和发展了法国象征主义诗学关于诗人身份的观念,继而实践诗体语言从族裔走向世界、从传统走向现代的转向。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 美学风格的形成

无论在客观世界还是在语言世界中,诗人的身份对其美学风格的形成都具有指向作用。在现代文明沁入大凉山神秘的彝族社会之前,毕摩文化主导下的彝人对世界早已有了自己的想象和表达。动物、植物、可见和不可见的神秘生物,以及各种超自然力量,都出现在彝人的想象空间里,呈现于世代相传的口述文学或独特的枝形文字记载的作品。阿库乌雾在继承这些民族的传统想象和表述之外,也将典型的象征主义艺术主体也融入到自己诗歌中。波德莱尔认为,诗歌“不以真实为对象,只以自身为目的”13。这种与现实主义所秉承的功利艺术主张截然相反的观念是整个象征主义的美学基础。正是因为对诗歌自主性的强调,波德莱尔发现、挖掘出“恶之美”这样一个独特的现代艺术主体,《恶之花》《遇害的女子》《赌博》《死神舞》等作品就是这一艺术主体的集中体现。波德莱尔将“恶之美”定位为“观念之美”“风格之美”“阴郁和冷静之美”,他认为不应将善和美混淆,诗的目的就是在“恶”中发现美14。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库乌雾的诗歌从一开始就不是浪漫派的田园牧歌,从早期“地下河”阴暗肮脏的自我映像,到“大红公鸡的鲜血/裹挟着朝花似的咒辞”(《虎子》),再到《春殇》和《性变》中勾勒的后现代的《病史》记录,“恶之美”的现代艺术主体一直在他的诗句中流连。在《混血时代》中,这一美学主体仍在发挥作用。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惟有我们与时间在深谷像草蛇一样踽踽独行,并阴毒不改……享受真正的死亡,才是对生的透彻!……人嘛,头皮屑……(选自《船理》)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绽艳,受难之初霁,无形的刀法划过罂果,液体的突围开始预演千年后的脉冲……土地条形的贪恋,巨蟒以蚯蚓之躯进入梦域。(选自《寒流》)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带血的羽翎、带血的文字。起火了,我祖先曾经浴血的森林……傲立于或明或暗的某个意念的渊谷,有一种毒草将会莫名地疾长于我的头顶,它的名字叫‘硕诺笃基’……我的鳞,我的指甲;我的鳍,我的黑色的毡……(选自《体语》)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毒蛇啊毒蛇,从母体中获得的躯壳,经营了一生的躯壳……(选自《蜕变》)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中滋生的蔓藤、野菌、毒草、竹笋和裹着苔衣的石头,都是那从未现身的森林之王留下的粪便。(选自《森林》)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鸟儿由墨水凝成,呕吐吧,雪片正成为放荡的少女随欲而飘。(选自《纸天》)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一面红色的旗帜,活像沸腾恶蛆充斥生命的席位。(选自《红雪》)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蝮蛇猖獗的年代离开画面,画面之外,城池如蝇蚁,盘错交织的街巷开始让人兽丧失方位能力,雨蛇,最后的稻草,紧紧地连接我梦中的一黑一白的飞毡。(选自《雨蛇》)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昨夜,有蚊虫咬我……咬我吃饭、搔痒、洗澡、执拐杖、写诗歌的双手。(选自《蚊咬》)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闻到血腥,我性欲高涨,洪荒呵,你这年代久远的皮肤病,专家门诊广告同专家病逝的讣告一样夺目。城市游戏,发情的猫!(选自《小虫》)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等到这些“鬼蝶”钻进人的骨骼,吸食人的骨髓;附着在人影上,蚕食人的影魂;与人形影不离,令人梦魇不断……(选自《鬼蝶》)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腐朽的声音毛发飘飞;溃逃多年的马车老蹄淫雨……花朵盛开在多雨的城市废墟,渴望十恶不赦的石子击穿空洞的骨骼。(选自《蘖枝》)15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草蛇”、“死亡”、“头皮屑”、“罂果”、“毒草”、“毒蛇”、“粪便”、“呕吐”、“放荡的少女”、“恶蛆”、“蝮蛇”、“蝇蚁”、“皮肤病”、“鬼蝶”等这些意象与波德莱尔诗歌中的“韶华已逝的妓女”(选自《赌博》)、卖弄“风骚”的女子、“有麝香香味的骨架”(选自《死神舞》)、“无头尸体”(选自《遇害的女子》)16等“恶”的意象形成了共鸣。同时,这些意象又在彝人神秘世界和现代大众世俗世界之间相互纠缠,叫“硕诺笃基”的“毒草”,彝人传说中“鬼蝶”,这些“恶”的意象既具有普世性,又具有深刻的民族特征,阿库乌雾在诗歌中构建起自己独特的象征主义的光怪陆离的世界。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城市”是人类社会现代化发展的产物,这个主题在波德莱尔和阿库乌雾的作品中都频繁出现。阿库乌雾在采访中曾称自己有两个“家园”,一个是18岁之前居住的位于云贵高原横断山区金沙江流域的一个彝汉杂居的山寨,那里今天依然保留着典型的山地自然生态和民族文化生态,一个是读大学以后长期居住的现代化大都市成都17。城市生活也启发和影响了诗人的创作。城市与乡村的对比、互动,城市的喧闹与孤寂,城市的贪恋与贫乏,城市的罪恶与伟大,都为诗人的创作注入了无形的张力,开拓出特殊的心理空间和精神境界。在波德莱尔的诗中,城市是有着“阴暗的爱情、负罪的喜悦”(选自《被杀害的女人》)的地方,“不可抗之夜正建立它的阴森,黑暗、潮湿、充满了战栗的王国”(选自《浪漫派的落日》)。阿库乌雾对城市的描绘也投射出原始阴森的邪恶气息,延续了波德莱尔式阴郁的格调: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城市是传说中的怪兽么?城市里兽与兽的故事从未停止;城市是史诗里的天堂么?可城市里的神仙吃尽人间五谷杂粮;城市是大地上长出来的蘑菇的变体么?犹如我的身体上长满鲜嫩的肉蕾;城市是遗留在梦中的古战场么?据说梦中的战乱比现实中的战争还激烈;城市是人兽共享的欢乐宫么?宫中的欢乐让城墙长出裂缝;城市是人类永恒迁徙途中暂时的驿站么?脚印像花草一样枯荣;我带着迷惑的箭簇继续守护着身边这虚虚实实的城市。(《城市》)18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诗人笔下,城市成了一座现代技术装备的森林,也是一头怪兽,人在城市这个丛林里保持本有的某种自然属性是十分艰难的。这段诗文以“恶”这一现代艺术主体,暗示了阿库乌雾在现代社会与自然的对立中的彷徨,在美学上也呼应了“观念之美”“风格之美”“阴郁和冷静之美”的现代美学观。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3 艺术表现手法

阿库乌雾在艺术表现手法上也吸收了法国象征主义诗学的理念,首先体现在意象的构建方式上。马拉美认为理想的创作方法应该是“在意象之间建立准确的关系,让第三方从那里突显出来,鲜明,易吸收,可供猜度”19。这种象征主义的创作方法通过“客观事物”或“意象”表现“第三方”, 常表现为不解释或延迟解释意象。阿库乌雾的《首饰》一诗开头这样写道: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群远古的白蚁从木盔内跃出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环绕女人含蓄的头颅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进入欢乐的分娩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猎狗或是猎物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蹄鸣如秋鸟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白蚁”“头颅”“猎狗”“蹄鸣”等一系列意象的堆砌将一具腐化古尸的形象呈现在人们眼前,而标题的内容还没有出现,继续读下面三行: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串串裙裾的故事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裸裸地断了线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狂乱是影子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尽管出现“一串串”“断了线”这样的词语,对诗句的含义做出了一些暗示,但只有读到下面两行,读者才能确切理解点题的“首饰”: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把首饰重新精美地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踩进泥土(选自《首饰》)20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可以这说是象征主义诗艺的典型方式,作者用以表达情感和思想的意象是未经过解释的,即使要解释,也要延迟解释。读者需要靠自己的“解码”来破译这些意象。而不解释或延迟解释的效果,便是增加了诗体的朦胧特征和暗示性。《母语,插翅难飞》一诗体现了这一观念的另一维度: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神恩赐的一滴圣水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换来一群生命的无限尊严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却在一次荒诞的游戏中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丢失了影魂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心灵到手脚和翅膀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风从河面上吹过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泪水浸润这梦境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谁带走你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在印第安人的遗址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想象你曾经穿越时空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雕塑石头的刀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砍伐森林的斧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射猎敌人的箭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捕杀鱼和过滤梦的网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正躺在博物馆里腐朽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赌场里只有鹿角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有熊皮、狼皮和鹰翎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证明正在消逝的历史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成为最后的赌注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输赢都只是游戏的一部分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博物馆里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为我讲述故事的长者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明显混血的眼神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依旧珍藏着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刀锋一样的泪珠(《母语,插翅难飞》)21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整首诗没有提到任何与“母语”相关的字眼,读者只能凭借“圣水”、“游戏”、“影魂”、“翅膀”、“赌场”、“博物馆”这些意象的变换,结合标题去体验诗人的感受。每个意象都是隐喻,我们却不能用确切的词语去解释。这些意象与“母语”之间是如何关联的,为何“插翅难飞”,我们一旦尝试解释掩盖在表象下面的本质,诗体的美感就消失了,诗意也就损耗了。本质只能通过不解释的意象暗示出来。在这里,全部意象成为一个不能解释的整体,这便是象征。如克莱夫所说,象征与隐喻的区别在于“隐喻在诗里的存在是局部的,而象征说明整首诗,并能把它包括进来,有点象标题的作用那样。象征的显现通常总是和诗的主题的发现不谋而合的”22。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除了意象的构建,阿库乌雾的诗歌也强调语言的音乐性。音乐性是从诗歌语言中派生出来的一个重要概念,指通过语言的外在形韵所表达出来的节奏。这些形韵不是单纯的语音,还包括色彩与色调,各种意象的交响,思维的流动和跳跃,音与义的调和等等,总之就是在语言的世界里可以产生出类似音乐世界中那些流动的节奏的东西。兰波曾把写诗看做“语言的炼金术”23,他在《元音》一诗中为法语的五个元音着色、画像,“A黑,E白, I红,U绿,O蓝:元音,终有一天我要道破你们隐秘的身世”24,阿库乌雾也尝试为语言“着色”: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ap kup vyp vy”到“阿库乌雾”再到“罗庆春”,我的姓名的链环锈迹斑斑。温泉、血灾、模型、性竞技场、胎盘膏、基因、克隆……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养育生命的母语,衍生历史的母语;花开不败的母语,硕果累累的母语;血肉模糊的母语,蚕食他人最终自我泯灭的母语!……(《母语》)25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同样是以语言本身作为直接描述的对象,在阿库乌雾的这首诗中,母语不仅有声音,有色彩,也有生命,有历史,有斗争,有毁灭。姓名的转变由一段彝语语音“ap kup vyp vy”到音译的汉字“阿库乌雾”再到音形完全汉化的名字“罗庆春”,这个过程被诗人赋予了“锈迹”的色彩,同时“温泉、血灾、模型、性竞技场、胎盘膏、基因、克隆……”等接连不断的短促词语交叠起了多种纷繁嘈杂的意象,传达了这个过程中人类社会发展演进的纷乱音响。这里“母语”也具有了生命的动态,能够“养育”“衍生”,开花、结果,有“血肉”,可以“蚕食”,也会“泯灭”,诗人用语言演奏出“母语”的人生交响乐。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阿库乌雾的诗歌中,音乐的节奏是多样的,既有生命斗争的张扬,也有轻盈的、恬静的,如冥思般细微的回响。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清晨,露水从鸟儿的翅膀上滑落,打湿我的脚印,纯属意外。但我深知:有一群人终身居住在树叶间,冬季,就从每一条纤细的叶脉深入!……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把桑叶织成柔丝,我的蚕蛹注定没有足够的食物。微风总是在家乡的树叶上寻觅最后一粒果子,那寂静的树干说:你去我的根部吧,那里,泥土的温暖正在渐失!(《羽毛》)26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这首诗中,诗人首先为文字的音响铺垫了一个背景色调,那就是“静籁”,这个色调是清晨微风的颤动、露珠的晶莹、叶脉的纤细、蚕丝的柔软编织而成的,在这个背景之上,微弱的声音也会产生灵动的叮咚的乐感,“滑落”“打湿”“深入”“织成”“寻觅”就是这些乐感的节奏点。诗歌的音乐是诗人思维的外化显形,不是浪漫派的抒情,而是牵引读者深入客观事物,去解码“迷”一般的诗句。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库乌雾的诗歌,无论是不加解释的意象还是诗歌的音乐性,都在形式上赋予了语言以模糊和朦胧为特点的某种“色调”,凸显出语言的暗示性,而暗示正是象征主义诗歌最突出的语言特征之一。马拉美认为“诗中只能存在隐语,暗示才是诗的理想”27。可以说,“在强调诗歌语言的基础上,强调诗歌语言通过营造意象与本身的音乐性,从而达到语言的暗示性效果,是象征主义之所以成为象征主义的关键”28。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4 象征

象征主义的关键内核就是“象征”。“象征”一词在法语中写作“symbole”,也指符号,与波德莱尔的“对应物和相似物”,马拉美的“客观事物”或“意象”等描述实际是一致的。象征与诗歌的意象、音乐性和暗示密不可分。象征主义的诗歌创作就是通过语言符号暗示思想和情感,从而使诗歌具有某种内在的朦胧性和不确定性。上文中阿库乌雾的诗歌已经表现出这种朦胧性和不确定性的存在。但阿库乌雾的诗歌除了包含人类经验层次的象征之外,还有超验的另一层面: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如果你还有幸相信语言生命的最初的功能和意义,尘埃就有尘埃的生命,尘埃就有尘埃的谱系,尘埃就有尘埃的武器,尘埃就有尘埃的历史,尘埃就有尘埃的归宿。这大概也是我继续牵挂和关注那常常由无耻的谎言和低级的交易编织而成的尘世的理由……我以尘埃身体上的针芒刺痛你骄傲的穴位;我以尘埃轻盈的姿影引诱你上升,在腾空中重新唤起被你遗忘的灾难的记忆;我以尘埃纤细而柔韧的血脉的流动告诫你,不要用大海的波峰浪谷淹没世间原有的涓涓细流。最后,我以你看不到的尘埃生命的尊严提醒你: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尘埃是万物基石,尘埃是生命的元素!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尘埃是尘埃自己的世界的主人。(选自《尘埃》)29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这首诗中,意象不是用来象征某种特定的思想或情感,而是象征更广阔、更普遍的理想世界。在诗人的眼里,现实世界只是理想世界不完美的表象而已。“这似乎是一首负面景观的田园诗,一种对自然的原始复归意识所体现的批判。诗人暗藏的争论或指控逻辑似乎是,一切仍将归于尘埃……对阿库乌雾来说,最终的命运提醒我们的恰恰是需要建构一种尘世的和普世的伦理”30。进一步来说,语言符号暗示的不是某种人性层面的思想或情感,而是某种超现实的、超验的理想世界。在这里,诗歌语言构造的理想世界与神话、宗教或者其他神秘事物联系在一起,诗歌也就上升到波德莱尔及其继承者们所指的“神父”“先知”或者“通灵者”的层面上。正是通过这种方式,诗人可以在现实世界的客观事物背后或者在现实世界之外去窥探隐藏于理念世界之内的本质,用语言为读者创造出一个理念世界的外在真实。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值得注意的是,波德莱尔及其后续的法国象征主义诗人对“象征”定义仍着眼在某首诗,即前文所提的“象征说明整首诗”。而阿库乌雾诗歌中的“象征”则是历时性与共时性兼具,阿库乌雾可以用多个诗篇叠加意象,循序渐进,共建“象征”。在《混血时代》这部诗集里,诗人用99首诗构建了一个超验的王国和种族——“血城”和“血族”,而“虚构血脉”“解码血族”“献祭血城”正是这个语言搭建的王国和种族的发展史和抗争史三部曲。我们来看每一辑的前奏: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抵达抑或退却都不是本意,沿途青山绿水、暮色晨曦、花海歌潮、潮落潮起,犹如落雷。诞生,从不预兆。可停凝,是呼吸之孔,不眠的花状的植物暗香肆意;绽艳,受难之初霁,无形的刀法划过罂果,液体的突围开始预演千年后的脉冲……(第一辑“虚构血脉”前奏,选自《寒流》)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个时代,在很多物种悄悄消失的同时有很多新的物种疯狂滋生;血统纯正的生命纷纷走向濒危时,混血成为唯一可靠的生命河床,养育着自然生命的异己,当“剽窃”毫无善恶界限的时候,“剽窃”已经是人类面临新的灾难的预兆……(第二辑“解码血族”前奏,选自自《剽窃》)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最后的逃亡开始于某一黄昏之外的蝙蝠声?逃亡之前,是否还留一点可以命名的时日打扫遗弃的空屋?……乌雾终归成为寄生虫,附在城市的额头随季令的指使,自在的做窝产暖!谁知,我美妙的卵丸,挂在另一世纪的面颊上,成为可有可无的暗疾!(第三辑“献祭血城”前奏,选自《逃亡》)31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血缘”是整部诗集的核心意象,阿库乌雾说“血缘的发生与生命的降临一样荒诞,而对荒诞的抗争和超越,对无意义世界的富有意义的追寻,又是人类最长久和最活跃的激情”32。在这里,这一核心意象是通过众多的单一意象叠加构建的。第一辑中,青山、晨曦、花海、潮水、暗香、刀法、罂果、液体暗示了生命诞生的景象,“虚构血脉”在这里形成;到第二辑时,纯正“血族”已经开始面临生存的危机,“混血”才有生机,“剽窃”预兆灾难,到第三辑时灾难已然来临,“血族”开始逃亡,成为“寄生虫”,成为“暗疾”。整部诗集就是一个王国和种族的史诗,也是一部生命的交响乐,每一首诗都成为其中的一个元素、一个意象、一个色调、一个音符、一个旋律。整部诗集是一个诗体的故事,但每一首诗又是独立无关联的,这些无关联的集合意象搭建在一起,形成新的暗示再次递进。而后,“血脉”的形成,“血族”的发展,“血城”的存亡又产生新的象征。由于每首诗又是由多个元素、多个意象、多个色调、多个音符、多个旋律构成,因此可以说在阿库乌雾的诗中,象征是通过不断累积的不加解释的意象的多次折射才得以完成,暗示的反复叠使意象更加交混,朦胧色彩更加浓郁。诗人用一首接一首的诗不断描绘意象,深入意象的本质,但从不揭示答案,读者只能从无数的暗示中自己去解构“血族”“血城”。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整部诗集成为了一首象征主义的诗篇。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结束语

阿库乌雾认为,中国当代文学史是多民族、多语种、多美学传统和多种信仰背景的文学史。在全球化背景下,少数族裔诗歌必然受到当代文学思潮、美学思想和诗歌理论与方法的影响,其创作必须纳入当代世界各语种诗歌创作格局和审美水准上加以考察33。在我们考察法国象征主义对当今中国文坛的影响时,以阿库乌雾为代表的少数族裔诗人是不能绕过的关键一环。阿库乌雾的诗歌在诗人身份构建上以其自身客观身份的双重性继承和发展了法国象征主义的“洞观者”或“他者”的观念;在美学风格上创造性地以民族元素构建现代美学主体,表现了“观念之美”“风格之美”“阴郁和冷静之美”的象征主义美学观;在艺术手法上融合了意象、音乐性和暗示等象征主义表现方法,并进一步拓展了“象征”的外延,丰富和完善了象征主义的艺术形式。法国象征主义诗学是阿库乌雾诗歌世界性的来源之一,是诗人构建现代美学观,进行跨文明写作的重要参照。阿库乌雾诗歌的现代性与其世界性和民族性密不可分。在文化、文学混血的新时代,法国象征主义诗学参与到阿库乌雾的本土精神和艺术手法之中,成为其实现从“走向世界”到“走向自我”,臻达用母语对话世界的诗学理想的重要因素之一。诚如查德维克所说, 阿库乌雾的诗歌“蒙受了法国象征主义的恩泽”34。但阿库乌雾又深入和发展了象征主义,为其生命注入了新鲜养分,拓展了象征主义在新时代异域的文化生存空间。阿库乌雾是当今时代名副其实的象征主义大师,他的诗歌所体现的现代性正是当今中国文学参与世界文学,中国少数族裔诗歌实践中国文学全面转型和自觉构型历史使命的典范。ldt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参考文献:
[1] AKU Wuwu, Tiger Traces[M], Columbus: Foreign Language Publications of 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 2006.
[2] Arthur Rimbaud, Correspondance inédite (1870-1875) d'Arthur Rimbaud, Paris : Cahiers libres, 1929. 
[3] Charles Baudelaire, ?uvres complètes, Tom.1. Paris: Gallimard, 1975.
[4] Charles Baudelaire, Quelques-uns de mes contemporains, ?uvres complètes de Baudelaire Vol.3, Paris : Michel Lévy frères, 1873.
[5] Charles Baudelaire, Théophile Gautier, Paris : Poulet-Malassis et de Broise, 1859.
[6] Charles Chadwick. Symbolism. London: Methuen, 1971.
[7] Jules Huret. Enquête sur l'évolution littéraire, Paris : Charpentier, 1891.
[8] Stéphane Mallarmé, Crise de vers, Divagations, Paris : Eugène Fasquelle, 1897. 
[9] Stéphane Mallarmé, Propos sur la poésie, Monaco : ?ditions du Rocher, 1946.
[10] 阿库乌雾. 混血时代[M] 北京:作家出版社, 2015.
[11] 阿库乌雾. 凯欧蒂神迹[M] 北京:民族出版社, 2015.
[12] 阿库乌雾. 民生美术馆与阿库乌雾访谈录,主持人:胡续冬,被采访人:阿库乌雾,地点: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2018.5.26.
[13] 波德莱尔. 波德莱尔诗全集[M] 胡晓跃编. 张秋红等译. 杭州:浙江文艺出版社, 1996.
[14] 陈太胜. 象征主义与中国现代诗学[M]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
[15] 斯科特. 象征主义、颓废派和印象主义[A] 布雷德伯里,麦克法兰编. 现代主义[C] 胡家峦等译.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1992.
[16] 兰波. 兰波作品全集[M] 王以培译. 北京:东方出版社, 2000.
[17] 罗庆春,王菊.共生·共谋·共荣——“世界少数族裔文学国际研讨会”会议综述[J].中外文化与文论,2017(02):216-231.

注释:
1 阿库乌雾,采访者唐桂馨,2019.5.4
2 Charles Baudelaire, Quelques-uns de mes contemporains, ?uvres complètes de Baudelaire Vol.3, Paris?: Michel Lévy frères, 1873, P.?314-319.
3 陈太胜. 象征主义与中国现代诗学[M]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第17页.
4 Charles Baudelaire, Théophile Gautier, Paris : Poulet-Malassis et de Broise, 1859, P.?46.
5 Charles Baudelaire, Quelques-uns de mes contemporains, ?uvres complètes de Baudelaire Vol.3, Paris?: Michel Lévy frères, 1873, P.?315.
6 Arthur Rimbaud, Correspondance inédite (1870-1875) d'Arthur Rimbaud, Paris?: Cahiers libres, 1929. P. 51
7 Stéphane Mallarmé, Propos sur la poésie, Monaco?: ?ditions du Rocher, 1946. P.78.
8 阿库乌雾. 混血时代[M] 北京:作家出版社, 2015.07. 第55页。
9 Charles Chadwick. Symbolism. London: Methuen, 1971. P. 8.
10 阿库乌雾. 混血时代[M] 北京:作家出版社, 2015. 第5页.
11 阿库乌雾. 混血时代[M] 北京:作家出版社, 2015. 第130页.
12 阿库乌雾. 凯欧蒂神迹[M] 北京:民族出版社, 2015. 第274页.
13 Charles Baudelaire, Théophile Gautier, Paris : Poulet-Malassis et de Broise, 1859, P.29.
14 Charles Baudelaire, ?uvres complètes, Tom.1. Paris : Gallimard, 1975, P.182.
15 阿库乌雾. 混血时代[M] 北京:作家出版社, 2015. 第8、10、19、26、41、47、69、77、81、97、100-101、138页.
16 波德莱尔. 波德莱尔诗全集[M] 杭州:浙江文艺出版社, 1996. 第164、167、169、188页.
17 阿库乌雾. 民生美术馆与阿库乌雾访谈录,主持人:胡续冬,被采访人:阿库乌雾,地点: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2018.5.26. 
18 阿库乌雾. 混血时代[M] 北京:作家出版社, 2015. 第194页.
19 Stéphane Mallarmé, Crise de vers, Divagations, Paris?: Eugène Fasquelle, 1897. P. 245.
20 AKU Wuwu, Tiger Traces[M], Columbus: Foreign Language Publications of 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 2006, P.4.
21 阿库乌雾. 凯欧蒂神迹[M] 北京:民族出版社, 2015. 第248、250页。
22 斯科特. 象征主义、颓废派和印象主义[A] 布雷德伯里,麦克法兰编;胡家峦等译. 现代主义[C] 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1992.06,第184页.
23 Arthur Rimbaud, Alchimie du verbe, Une Saison en enfer, Paris?: Mercure de France, 1946. P.51.
24 兰波. 兰波作品全集[M] 北京:东方出版社, 2000. 第110页.
25 阿库乌雾. 混血时代[M] 北京:作家出版社, 2015. 第130页.
26 阿库乌雾. 混血时代[M] 北京:作家出版社, 2015. 第3页.
27 Jules Huret. Enquête sur l'évolution littéraire, Paris : Charpentier, 1891. P.60.
28 陈太胜著. 象征主义与中国现代诗学[M]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5年,第37页.
29 阿库乌雾. 混血时代[M] 北京:作家出版社, 2015. 第62页.
30 耿占春. 在混血中寻求美德——论阿库乌雾的民族志诗学[A] 阿库乌雾著.混血时代[M] 北京:作家出版社,2015,第19-20页.
31 阿库乌雾. 混血时代[M] 北京:作家出版社, 2015. 第1、65、133页.
32 阿库乌雾. 混血时代[M] 北京: 作家出版社, 2015, 第197页.
33 罗庆春,王菊.共生·共谋·共荣——“世界少数族裔文学国际研讨会”会议综述[J].中外文化与文论,2017(02):216-231.
34 Charles Chadwick. Symbolism. London: Methuen, 1971. P.59.

所属专题:

母语诗人阿库乌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