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诗歌评论

黑族现代诗歌运动宣言(草纲)

作者:发星 发布时间:2015-06-26 原出处:彝诗馆 彝族人网
前引eeB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黑族”:彝族自古尚黑为贵,黑成为我们一切精神与梦幻生存的深沉符号,彝族又称黑族。
 
  “现代诗歌”:以现代汉语以及世界现代诗的大环境为写作参照,以彝血为写作根基所写出的现代诗歌。
 
  “运动”:为共有方向的彝子同人,在相互拥抱交心帮助共进的目标下,推进彝族现代诗新的创造,进而达到复兴彝族现代艺术、文明、文化的一个先锋。运动可像大西南绵延不绝的黑色群山的生命弹性力量,也可是个体或群体的潜隐性生命激情之火的持继燃烧。它是不带功利而心性血性的一种独立或群体的自然黑色律动。
 
  “宣言”:说出自已想对黑族说的话,仅此而已。
  
一、当下彝族现代诗歌以及彝族传统文化面临的社会与世界文化环境。
 
  当下中国与世界都处于社会、文化、经济、政治等多种形式的转型巨变下,旧的秩序与社会语境、文明位置、现实都处于巨烈板荡、冲击的大浪潮中,彝族文化以及彝族现代汉诗作为弱势边缘的少数族裔文化面临坚守、传承、现代建构、转换以及灭种灭族的极大挑战与危机中。作为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就诞生于中国诗界的彝族汉语诗歌,30多年来,以大凉山彝族文化原生地为中心,一直活力不减,且充满生机力量,目前已成为彝族现代文明(文化)现代建构成功的典型,在中国诗界内外具有重要影响。据此,为推动彝族现代文化朝宽远发展与血延彝族现代诗的高歌猛进势态,继续以彝族现代诗作为文化先锋,厘清其方向、实质、意义,让更多致力于彝族现代文化建设的朋友们参与进来,形成宽远而黑色的冲击力量,以回绝灭种灭族的全球一体化文明,实现彝族传统文化的承传复兴与彝族现代文化的重建兴盛,滋提出“黑族现代诗歌运动宣言”。
  
二、两个巨大的传统文化资源
 
  A、彝族传统文化。
 
  几千年传承下来的彝族传统文化,虽经社会发展过程中的冲击、肢解、影响,但其文明主体还保持其精粹的存留所在,特别是大凉山彝族聚居区,至今许多彝人还生活在传统文明的语境中。不容乐观的是,近来社会巨变浪潮已席卷每一个山寨,彝人向山外山下城市化发展的形势日趋激烈,城市化很多时候就是城市文明对乡土文化(彝族传统文化)的消灭,因为城市文明的黑暗影点就像钢筋水泥一般冰冷,黑色的乡土在冰冷的钢筋水泥间会被冷成另一种可怕的物类,所以倡导彝族现代诗歌运动,是将传统文明的东西在现代艺术中转化、保留、现代重建,以期在现代文化形式中存留祖先的痕迹、血液、记忆、精神,一种文化的现代再创造与再探索,以适宜创造一种城市与乡土结合,或说现代文明与彝族传统文明结合的一种混血文明精神体,或说新的精神生活方式,这种精神方式必以彝族文化根性为主体,这点多么重要,不是挂着羊头卖狗肉的虚空浅值主义。
  
  B、“彝族现代诗歌潮流”30年成果累累。
 
  自上世纪伟大八十年代始,自吉狄马加的《我是彝人》的一声巨吼到二十一世纪阿库乌雾的《混血时代》、阿索拉毅1684行的《星图》、鲁娟的《彝人自画像系列》,再到沙辉的“祖先情结”的返根思想理论朝向,再到麦吉作体《32匹骏马在蛮国大地踏出黑火》的泥沙俱下。30年来,以四川大凉山为中心的彝族现代诗人:吉狄马加、阿苏越尔、霁虹、吉狄兆林、阿库乌雾、倮伍拉且、巴莫曲布嫫、克惹晓夫、阿黑约夫、玛查德清、倮伍沐嘎、吉狄白云、石万聪、马惹拉哈、阿彝、沙马、巴莫沙沙、羿子·斯基拉龙、俄尼牧莎斯加、鲁娟、阿索拉毅、贝史根尔、阿克鸠射、发星、英布草心、吉布鹰升、俄狄小丰、海讯、吉郞伍野、吉斯一河、吉金光、仁列旭中、马晓东、扬解、孙阿木、吉洛打则、吉尔色尔、的日木呷、罗洪木支、羿子伊萨、沙也、所体尔的、马子秋、此此色哈、吉日莫铁、阿说尔日、王国清、沙辉、  黑惹乌基嫫、麦吉作体、俄木木果、俄索米苏、山泉、吉克布、海离、海秀、吉火尔股、张海彬、鲁子元布、阿优、米高权、飞鹰人、吉奎子才、拉马文才、马海伍达、马海吃吉、马海五达、罗洪拉支、麦吉木呷、曲木伍合、阿洛可斯夫基、阿牛史日、李长江、马才兴、伍忠明、吉木哈学、贾巴甲哈、吉乃阿木、阿支赤布莫、阿木布且、潘晓东等。和云贵的彝族现代诗人:禄琴、普馳达岭、阿诺阿布、鲁弘阿立、嘎足斯马、李骞、柏叶、阿卓务林、罗逢春、木确奢哲、嘉日姆几、米切若张、施袁喜、王先灿、罗洪达汗、赵振王、鲁银才、加撒古浪、俄聂拉颇、乌蛮兹佳、杨永寿、晓红、苏升阿祝依布、肖林、阿景阿克、雅姆阿松、阿哲鲁瓦、安若溪、阿哲鲁仇直、孙子兵、衡更阿热、程韵、金明忠、李光旭、李霖、王明贵、王显雄书、阿雪、熊绍伦、金凤、陆有斌等已构成一幅宽阔而巨大的诗歌黑血,这是中国除主流汉族诗人外,最有影响最有实力最有宽度最有厚度最有冲击最有活力最有原色文化根性的一个世界稀少性的独立的“边缘民族少数族裔写作群体”。它30年来的活力证明,因为背靠其黑色悠远的传统文化根系,吸纳其它现代诗歌先进的技巧为我所用,而获得写作生命的持久性与长远性。因为这是一些有自已真实与潮湿的精神家园的写作者们。我们放远望去,当今中国与世界诗坛,从没有一个“边缘民族少数族裔写作群体”与“原色有根性写作诗群”在30年间的持续时间中,在一个特殊地域(四川大凉山及其周边彝族省份)产生这么多有影响有实力的的彝族诗人。目前这个群体还在扩大、蔓延,因为他们已经觉醒,他们要说出,站起来向天空高昂地说出,宣示自已的民族在现代艺术天空的独立而黑色的声音。30年来,他们的呖血诗歌的文本就是一个现代文化(文明)新传统体,随着《中国彝族现代诗全集》《中国彝族现代诗派理论全集》的编辑面世,这个神话就是现实。
  
  21世纪的前10年,大凉山彝诗界出现了多波诗歌潮流。(具体见拙文《大凉山:彝诗之国—“诗歌民刊对彝诗的推动”》。
 
  2012年以来,以大凉山的彝族新人麦吉作体、沙辉、  俄木木果、俄索米苏、山泉、英布草心、所体尔的、吉克布、海离、海秀、吉火尔股、张海彬、鲁子元布、阿优、飞鹰人、吉奎子才、拉马文才、马海吃吉、此此色哈、阿说尔日、罗洪拉支、马海伍达等最具活力。其中麦吉作体、沙辉、吉克布、鲁子元布的多手写作(诗、散文、文论等)使他们成为新人中的特有写作现象和值得更多期待的年轻之血。这批新人中涌现了所体尔的、吉克布、海离、海秀四个女诗人,这在男诗人扎堆的大凉山彝诗界是个可喜而惊人的现象。前30年大凉山彝诗界只出了巴莫曲布嫫与鲁娟两个有名气的女诗人,而此次四个女诗人的群体出现,和这批年轻诗人中有3个研究生、2个博士,暗合了时代文明的进步与现代化的发展速度。在大凉山来说,这是很重大的文化事件。另外彝族历史上出了第一个打工诗人阿优,他在沿海一线体验彝人在当下社会巨变的真实场景,具有不可多得的艺术意义与人文意义。更有甚者已开始将新人彝诗译成英文,进行多文化的传播与写作,这些都是彝族现代诗值得期待的美丽前景。一股黑色诗歌的潮流已开始喧响。
  
三、当下彝族社会的另一面需要一种精神的强心针注入。
 
  1、当下彝族社会两股极端思想的出现及其应对。
 
  当下彝族社会在外来文明的冲击下,已经撕出局部的疼痛,一个极端是对自已传统文化的唾弃,言之落后文明体为借口,展他人文化之重,轻自己文化之沉,造成这种极端,是根本没有对自已传统文化本体的深度意义与历史源流的无知与陌生,以及由此引出的对人类普适价值与历史文化遗产价值的装疯卖傻与忘祖忘根。这是些失去自身黑色眼睛与黑色血液的行尸走肉之鬼之魔,是彝民族的判徒与败类,这些人就是典型的没有灵魂的可悲的空心人。另一个极端是对自已传统文化的盲目吹捧,不切实际的站在云端上说话,夸大自已文化,弱化其它文化,这是一种不平等文明观的畸形异化思想。以上这两个极端都不可取,我们应站在放眼世界高度来清晰认识彝族自身传统文化的价值、意义,以及和其它文化的差异性、个性,以他文化之先进来建设我文化之不足。彝族文化的传统文化很发达,但必须现代建构,必须借用他文化之先进来进行,否则自闭山门,只有死路一条。
  
  2、受当下国人物欲崇拜环境影响,彝人内部的精神信仰、精神家园状况同样面临文化根性的重建恢复。
  
  彝族原是一个有自己神性信仰、自然崇尚的古传民族,经过社会发展的的冲洗,许多社会菌体已经依附于这个民族的健康之身,比如吸毒、贫穷、不思进取、偷盗、诈骗、家族隐形黑势力、脱去彝色彝俗彝风等在彝区成为这个民族的黑点。所以,倡导黑族现代诗歌运动,是以诗歌这一人类共有的人文品质的精神形式、行为,去建构彝人当下的现代精神家园,提供一种艺术意义的精神参照。在巨大的社会黑暗面前,诗歌是脆弱的,或根本不值一提,我们现在所做的,是唐诘诃德式的精神行为,我们这样想了,就这样做下去,其它的一切不是我们所能预知的。我们从自身饱满健康快乐幸福的精神个体出发,去传达诗歌精神文明给人带来的快乐、幸福,分享诗歌精神的圣餐与美味,形成精神纯洁天空的巨大力量,就是扎在这个民族病体上的一只强心针。
  
  所以,我们要说出黑族,说出黑中之黑,说出黑中厚重之根,说出原族黑中之魂。黑是我们的底色与肤色,黑色是我们的生存硬骨,黑色是我们的生存血液。我们从黑色的混沌中来,我们归于混沌。在我们所居的山林深谷,黑色的家族遍布,黑皮鼓、黑经、黑女人、黑血液、黑裙子、黑梦、黑石头、黑鹰、黑虎、黑水谣、黑天空、黑地、黑荞、黑情人、黑脸膛、黑灯、黑男人、黑羊、黑呻呤、黑湖、黑雾、黑香、黑蛙、黑词、黑声音、黑虎群、黑石群像、黑皮鼓、黑祭师、黑金水、黑银水、黑巫咒、黑鬼路、黑的魂灵在天地之间无处不在无处不存。说出黑,是说出我们的呼吸,是响出我们的声音给世界听给大地听给植物听给所有人类听给自已的家人听朋友听魂灵听。
  
  (说明:此文只是随性之文,欢迎朋友们批评、指正。众人拾柴火焰高,愿此文引来百家争鸣、自由言论。战国烽火热彝诗,群虎啸林筑黑城。让我们掀开黑彝诗国山中少女之鲜嫩彩裙,以山林清露之气沐润我们康健诗骨)。
  
  (2012.7.5-6草,7日改定 日史普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