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诗歌评论

春天,我和营上有一个约会研讨会

作者:阿诺阿布 发布时间:2015-05-04 原出处:彝诗馆 彝族人网
  主持人:阿诺阿布
  录音整理:邹正国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王桂武 大家早上好,今天很高兴有这么多的诗人齐聚织金,这是我始料未及的。特别是海上先生和阿苏越尔等从广州和西昌等地远道而来,还有来自贵州各地区(高校)的诗人。其中包括我们所邀请的因为特殊事情未到场现的省人大原副主任、现省文联主席、省文化馆馆长顾九,多彩贵州主任、省宣传部领导袁华,贵州日报副主编李卫红等文艺界的相关领导发来了贺电。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不单是一次盛会,也是一次交流的平台。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今天,我要谈的就是营上。营上为什么会有今天,这和文化是分不开的。五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到牛场镇检查工作时一个特殊原因走进了营上,发现了它独特的美。于是我对当地的书记说:你们这个风景点很值得推荐。那时正值黔西北民居改造,所谓的民居改造,其实就是穿衣戴帽,把沿路视线之内所有的老房子拆毁,换上齐肩盖瓦的新装,这很可惜。乡村的美就在于我们一些古典的民居民风的传承,于是我组织了两次采风:一次是织金作家协会二三十个人到营上实地考查;另一次是邀请了贵州著名的阿诺阿布、刘庆林、张春雷等人作了一次专门采风,在区域内的媒体进行了宣传,用一年的时间出版了《营上,最后的古寨》这本旅游书籍。毕节日报的总编刘群峰说:营上,是织金文艺灵魂归依的地方,这大家是有共识的。我们已经进入读图时代,就需要用大量的图片和文字,大胆的将这些美表露出来。再者阿诺阿布先生主编的《大西南月刊》、当代教育报等做了大量宣传。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营上”出来之后,实话实说,不是不需要打广告,而是更需要打广告,茅台酒需要打广告,营上也是一样,打了广告,价值就不一样了。今天,我们邀请的都是各地优秀的、著名的诗人学者,至少在当地的文艺圈是非常优秀的,目的就是为了宣传营上。在目前来说,营上古寨已经进入了国家住建部、文化部、财政部专家命名的中国古村寨之一,国家划拨资金几百万,修建了观景台,进行生态文明搬迁,整顿古寨的环境卫生。营上具有丰厚的文化底蕴,历史上曾经产生了一个秦天珍女副市长。她家本身就是地主,按照风俗,她是不能继承财产的,但她为了追求男女平等,通过打官司继承且变卖了财产,奔赴延安。她的丈夫是董必武的警卫员兼秘书长。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可以说,营上既是秀才村,也是阳光村和长寿村,九十多岁的老人很多,随着织金高速公路和铁路的建设和开通,环境也在逐步的改变。在次,诚挚的谢谢大家的光临,希望大家以后常来做客。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诺阿布 我们知道321日是世界诗歌日,从1999年联合国提议到现在已经16年了。据我所知,我身边的朋友,世界各国的诗人在昨天都在以不同的方式庆祝诗歌节。从贫困时代诗人何为的提出到现在,诗歌得以走到今天,不管怎么说,何为这个命题,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诗人。贫困时代诗人何为这个问题,在我们过度物质化过度城市化的今天,不但没有解决,反而更加严重。也就是说,我们作为一个诗人,或者一个有良知的文艺工作者,我们为诗歌本身或者为我们自己做出了哪些方面的贡献?说大一点,为这个时代为这个的文化做出了什么贡献?今天,我希望大家对当今诗坛现象或者说对营上古寨的去从谈谈自己的看法,希望大家踊跃参与。现在我们请姚辉先生谈谈他所看到的当下诗歌。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姚 今天有幸参加织金组织的这个诗歌活动,也是第一次,看到了很多东西。我们虽然生活在同一片高原上,但看到的东西始终有差异。而大家说到的诗人何为等问题,已经算是比较古老的问题,现在我就说说我对诗歌的看法,敬请各位提出批评。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觉得我们贵州书画应该关注本土的、乡土的文化。最近几年来,我们贵州的,或者国际的关于本土文化的一些东西,对乡土地域文化的关注不够。实际上,我们贵州每一个地方,每一个县都有一些渊博的厚重的东西,在我们本地,有很多独特的东西,但是在往外推的时候,宣传力度是不够的,特别是诗歌。诗意上反映本土文化方面,我觉得,在这种现代性和当代声生活的遮蔽下,即所谓全球化、多元化,这些看起来时髦的东西把诗人的本心、外界、自然、生活、时代对接的通道所堵塞。所以我觉得,我们贵州诗人特别是年轻的诗人应该在这方面有所警惕。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觉得诗歌要关注本土利益和乡土文化,是因为当代诗歌写作的陌生化,缺乏一种血液的传递。一个诗作者,不管写作的时间长还是短,始终要关注当下诗歌,从本土到整个国家甚至到国外。从现在来看,无根性的东西比较多,缺少和乡土的一种文化联系,比如说:一种宣泄式的口语化、网络的游戏化、甚至低俗化的倾向;还有一种就是对欧美诗歌形式和思维方式的抄袭和盗版,都在不同程度的影响着当代诗人(五六十年代的诗人也受过这种影响),现在年轻一代的又在这种诗歌环境中来暴露自己,这也是我们应该关注本土文化的一个理由。我们贵州的诗歌和诗人(特别年龄稍大点的),面临的是一种偏远的、封闭的、和外界的对比不是很深入的环境,但实际上贵州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保留了它比较独立的体制,可以说它是来源于这种无奈的封闭。清末的沙滩文化在离遵义几十里的地方,是一个非常封闭的地域,但这一个封闭的环境里却促进了清末一个有理想的文化的爆发。我们看到的营上也处于一种非常封闭的状态,从自然、甚至到人物都在这种封闭中体现出来。还有我工作单位的茅台酒,经过一年的生产,四年的存放,也在这种长期存放的状态下酿造出来。我觉得七八十年代贵州这种绝对的封闭使得贵州保留了一种比较纯粹、单一的,比较有助于关注自己脚下土地的一种诗歌理念,使得我们诗歌经过三十年的传承留下来的东西在真正的全球化、大媒体时代更要要求我们关注当前。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对本土利益和文化的关注呈现需要运行。刚才桂武诗人介绍了营上,它之所以现在还存在,是需要大量宣传的,用四五年的时间,这五年的铸成了它往外走的一个过程。我们对本土文化的关注的确需要表现、运行。贵州诗歌对本土文化的贡献非常之大,在对本土文化和乡土文化的关系中应该真正找到能表现文化的方式,尽力避免出现扁平化、单一化、技术性的倾向。在现代贵州关注文化的例子还有很多,在毕节、黔西南、乌江流域等地方得以表现出来。现在的诗人进行诗歌创作时应该更关注本土文化,文化的艺术性归根到底是我们所关注的对象,有时看来人和乡土的利益是统一的,但是他们实际上也有差异。比如营上,它具有外部所表现的,又有属于本土的贡献,就像古寨茅草房,他们和人和古城的命运即是联系的又有差异,所以说乡土文化在不断深化,乡土的人群在不断地延续他们的命运,有些痛苦在不断的加剧,但有些思考并不能减少。现在很多诗人对本土文化的关注是值得借鉴的,希望八零后、九零后在对乡土文化的思考中写出自己对它的贡献。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诺阿布 感谢姚辉先生的精彩发言,我觉得他提出的封闭性的这个问题,应该引起大家的一些深层次的思考。特别是他对封闭性的见解,仿佛时代发展到今天,我们的生活被绑架了,但其实生活自己本身还在。被绑架的是生活还是诗人,这个问题,下来我们找时间再进一步探讨。下面我们请海上先生发言。海上是诗歌界的独行侠,有些人说他是文化妖精。我们是十多年的朋友了,在北京宋庄认识他不到三天,我写了一篇《海上,海上》的随笔。发表在《笔墨纸砚》杂志上,他跟我说,我胆子太大了,才认得三天就敢写他。这些年,我们也时有见面,但从来没听他说过他的诗歌主张,和大家一样,我很期待这个年近六旬的诗人。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海 年前,桂武就给我营上的安慰,他是诗人,他用实际的东西给了我这种信息,我觉得营上是一首歌谣,我很幽默的说这个“谣”,疑似造谣,这个谣不是说谎,因为我没去过,在这儿说的这个谣,其实它是歌谣。民谣,它就是诗,我不是说谎,因为我看了以后,它是有个性的,我突然发现这些年就像姚辉说的一样,我们中国诗人很多是无根的,只是顾及一般的技术,只是表现写诗的技术性和愿望。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写诗,其实是一种文学信念,文学信念它是完成文学的一个夙愿,只注重技术层面这种情况我在广州就见得很多,基本上没有像贵州的,它的个性更强,我觉得贵州诗人在这方面做得很好,无论是有意识的、无意识的,生活在农村的、城里的,他都是写诗的状态,也是技术,这种技术是发自内心的。就像营上的安慰,它是发自内心的东西,是根性的,姚辉说的这段话打动了我。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聊起诗歌这个话题,太广太泛,我只能说我对诗歌这么多年来的一些体会。就像刚才姚辉说的听上去口语化的情况,我没有话说,诗歌没有差别。我们所说的大白话,诗歌它就是通过很多语言的跳跃,企图达到一种共通性,不需要诗歌来完成。但是我们现在流行的这些东西呢?有几句话,我们这样说吧,很多诗人写的不具体,有问题,不是说他们写得有问题,这个问题是我们传承的过程、批判的东西都有问题,尤其是这个时代—网络时代、电子时代、信息时代,每天信息爆发量都很大。五六十年代,很多诗人对诗歌怀有一种敬畏感,价值的高低,多远的分化使得现在很多诗人只注重去学诗歌的技术,而不需要从心里去感叹。现在的很多诗人,包括我,要去做的就是像姚辉说的那些东西,那是盛事,不是烂事,不是我们要去写一首诗,也不是说我们不需要诗。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要感谢王桂武先生,我们名义上是与营上有个约会,我想了营上好多年了,它圆了我的一个梦,让我见了这个谣。就像刚才所说的,这个谣是诗化的,看了营上以后,我还是觉得,我们营上这样的古寨,它是很遥远,尽管只有五六十公里路,但是这个遥远呢?你是真心想去看,如果你能看见好的东西就好,看不到好的东西就像玩玩而已,这种翻山越岭,爬上沟沟去看,它会形成诗人的一个想象空间。这些年,我觉得王桂武他真的了不起,平心而论,他在努力的把营上推出去。我刚说的营上的安慰,这是他写的歌词,诗人能做到这么成功的案例实际不多,他表现出了对诗歌的敏感,从形象气质上、根底上、语言文字上都是很独特的,我们写诗的人需要这种特点,我也说不清,无法用语言去形容它,需要这种影响。我们诗人特质没有地域性,这种地域性很可贵,因为这样的东西,就像营上,它是有特质的,改一改改不得,加上去又加不得,至始至终,自古以来,没有办法用技术的东西去改变。作为年轻诗人,应该用诗去拯救你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做个有思想、发自内心的、根性的诗人。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诺阿布 谢谢海上老师,他提出了诗歌的根性,还有刚才姚辉老师提出的封闭性,我觉得我们诗人都应该多多去关注,去思考。当今诗坛上有许多奇葩现象,可以说也是中国特色的诗歌现象。什么梨花,煎饼,羊羔,脑瘫,众所周知,我懒得具体说,因为没意义。古时有人说,鸡有时飞得比鹰还高,但鸡永远是鸡。在座的好多都应该读过他的《月琴上的火焰》,作为一个总编,他开会的间远远超过写诗的时间,对我党的事业,是好事。对诗歌而言,惨了。好在,他开的那些会,都是烟云过往,而月琴上,将永远留下火焰。下面,请毕节日报的张总编发言。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张培立 营上是织金旅游形态的一个环节,织金人都说“桂林山水甲天下,织金山水甲桂林”,刚好桂武的名字过去就叫王桂林,他与好山好水好风景天生就是联系在一起的。营上得以推出来,功劳归于桂武同志,他的这种激情确实让人敬佩,近于诗狂的推动了织金的旅游。桂武以前也读过不少的书,营上这本书应该要进图书馆,要进重点的那种书架,它的价值很大,它是实际查访古寨的不同的感受,营上—它的胚子很美,营上的姑娘们天生丽质,迎面扑来,营上需要各位用自己的笔或者在和朋友的交流中更多的去关注它,打造一座记忆之岛和艺术之岛,助桂武同志一臂之力。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诗歌语言上,我不反对用古语写现代诗,不反对用英文或者汉字写,对于诗歌每一个的想法都不一样,表现的形式也千奇百怪,多种多样。用最简单的语言表现诗歌也可以,但必须要出自内心,来自内心的一种感受,不是一种跟风。不管是简单的还是复杂的语言,要让人感觉到其中的跳跃,宁静的朴素,发自内心感受的诗歌带给我们一种体验和想法,带给我们的快乐多于痛苦。诗歌大道于心,我比较反对要写出好的诗歌一定要去受苦,一定要去挖煤,没有这个必要。不管处于庙堂还是江湖,都会有一种很好的感觉,主要看你是否有一颗正义的心、善良的心,敏感的感受世间的真、善、美。语言是小事,最根本的是内心。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地域上,确实有很多根性的东西,地域性很强黔西北的诗歌有这种倾向。我不要求生活在那儿就写那儿,我觉得所有的倾向都不是倾向,只有自己想表达的,只有自己的倾向,没有该不该的倾向。我2007年出版过一本书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出,今年打算出一本《记忆之思》,在这本书中,离不开地域性,地域赋予我们一种性格,一种秉性,让我们感觉是有生活的、灵动的。根性不是对诗歌简单的概括,我们作诗,所记述的是我们的经历、我们的生活,或者我们所感受不到的所赋予我们的一种神奇的东西,这些东西就是我的灵魂活宝。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诺阿布 刚才谈到对语言负责的这个问题,因为像今天网络时代、自媒体时代的开启,降低了诗歌写作的难度,大家对自己写作的东西不会像过去那样细心把握、精心修改,导致了目前市面上的一些不好的诗歌现象得以滋生蔓延。还有他提了一个先念性的问题,我个人是承认先验性的。要仔细的观察生活,然后运筹怎么走路。他告诉我们包括要学会观察孕妇如何走路,这很受启发。下面我们请著名的国学家、书法家、诗人吴若海老师给大家说几句。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吴若海 我现在在贵阳主要搞书法,很少有人知道我会写诗,但我一直很关注诗歌。在12年的时候,我在福建的时候,谈到了一些贵州的个性,一个就是姚辉老师说的根性,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这不是我说的,早就有这样说法。世界级的大师很多都是来自农村,曾有2个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一个是拉丁美洲理想的象征,她创作了自己本土的生命力;另一个用他的普罗旺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他的语言太美,在初中时,他母亲读到他的诗歌时悲哭流涕,歌唱般的优美语言和他的忧伤情绪。根性很重要,不是简单的一个地域,应上升到人和世界乃至整个宇宙的关系。昨天我们到了营上古寨,我没有海上老哥幸运,首先有个营上的童话,营造了一个营上的梦,最后让他置身梦中。我昨天才晓得有营上古寨,进去以后觉得很独特,我是第一次见过这样的独特,它绝对是有文化的。但是有一点,就是在重新改造、重建它的时候要更多的保留原生态,别到时候什么都是新修的,漂亮但不是原生态。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诗歌的语言方面:今天有网络,任何人都可以把自己的诗歌放上去,三行或者四行就能成为诗歌,这好比当时的口语(民间提供口语,知识分子用翻译语写作)。当时的民间语并不是简单的散文化,在立意上是诗,诗的语言可以平淡,但必须是诗性的语言,语言本身就是一种交流,除交流之外,语言就没有作用。诗歌语言是一种自我升华,诗歌必须有诗歌语言的特质,如果诗歌丧失语言的特质,就不叫诗。今天,诗歌还丧失了歌唱性,在古代,诗词和歌词诗合为一体的,作为诗歌,要有诗歌写作的难度。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贫困诗人何为,实际上不是贫困诗人,任何一个时代诗人都面临“何为”这个问题。“为”是道家的一种很高的境界,诗人肯定要有所作为,至少达到大时代的无为之前要有所作为,一个是社会的责任感,一个是人和世界的关系,就这两点。没有人和世界的关系,就不是诗,像李白、苏东坡等著名诗人亦如此。社会责任感就是好的东西要歌颂,不好的东西要批判。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看传统的东西,98年时知识分子提出要用翻译语体写作,第一影响就是什么东西都用翻译过来的欧美的东西来写,不可能出现世界级的诗歌大师。我们有我们本土的东西,应该用汉语来写,展现汉语特质,放弃欧美本土的特质。中国新诗从胡适的《尝试集》发表到现在已经有100年了,100年的历史,中国的诗没有实际形成中国的特色。从中国新诗的发展历程,诗人的每一次起步都是从零开始,并不是站在巨人的肩上,永远都没有办法长大。所谓的传统涉及到两点:一是中国古代传统文化,二是西方传统文化,处理好两种传统的关系,诗歌才有希望。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诺阿布 感谢吴若海老师的发言,他提出语言作为交流之外,对于诗人来说,把它转化成诗歌,提升诗性的高度,我个人也非常赞同这种观点。他还提了写作的难度,不要因为诗人的随意性带来一些不好的现象。关于诗歌的传承性,我们的每一个诗歌流派都是靠打倒另外一个流派而站起来的这种形式,和整个西方的传统就不一样,所以我们没有出现世界级的大诗人。其次他还提出了作为诗人的人文关怀的问题,世界情怀的问题,我们都应该做到。下面我们请来自四川大凉山的阿苏越尔老师给大家做一个发言。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苏越尔 大家好,我很高兴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来念旧,因为我是第一次,但是贵州有很多朋友,所以说是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来念旧。这是一个全国上下都在谱写中国梦的时代,我们织金也在编制一个金色的梦想。昨天到了营上,感觉很有骨感,油菜花很性感,营上掀开了贵州的盖头。作为一个诗人,写诗,我们的宣传从昨天就开始了,很多人都知道我到贵州来了。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85年开始写诗,对诗歌有一些体悟,对诗歌的理解每一个人都不一样。说到根性写作的东西,是我们所处的这个现实世界的存在,而且还指我们自己内心存在的现实,包括历史。根性,可以说是一种遗传,写作的时候,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在诗歌当中都有一种民族性的倾向。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诗歌应该是人生中的一种自我修行,来到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选择了自己的修行方式,有些人爬到名山大川里面去当和尚,那是一种修行。作为一个诗人,写作对我来说是一种修行,30年的修行中有悲有喜,悲喜交集,但是我还是赞成幸福要多一些。无论写作的语言上还是意境的创造上,都应注意诗性特征,不是随便的,不能太口语化,太随便,写作要有系统性,要有神圣的东西,不是随随便便的东西,最终的目的是要传递真、善、美。写诗是认真的,要反反复复的看,我用六年的时间写了一首长诗《阳光山脉》,诗者应该把自己的东西最好的展现出来。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诺阿布 谢谢越尔老师,他提出了一种写诗的快乐感,我相信有一些人写诗是痛苦的,有一些人写诗是风流的。他提出了诗歌是一种自我修行的方式,非常有意思,还有他提出诗歌的随意性写作这一块,避免诗歌的同时化。下面我们请刘靖林老师给我们做一下发言。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刘靖林 我是一个编辑,站在一个编辑的角度,我认为,作为一个诗人,无论是哪一个流派,都要有一颗宽容的心。诗应该要平淡一些,适合老百姓一些,大众化一些。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诺阿布 刘靖林老师站在一个编辑的角度,对于他们的日报,不可能只是去关注一些先锋性的、权威性的作品,这一点我们可以理解,下面我们请王强做一下发言。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王 我写诗有一个特点,要么在酒醉之后,要么在睡梦中,醒来就把它记录下来。关于诗的本性问题,我到北京之后强迫自己用普通话写作,一年多以来确实也用普通话写了一些诗歌,但是我发现本性的东西还是贵州的。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关于诗歌的语言问题,我觉得诗歌要考虑语言的独特性,找到自己的语感,找到自己的独特的语言,并声情并茂的朗诵了自己的一首诗歌。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诺阿布 王强老家罗甸的,他是布依族,一个布依族诗人要把诗歌朗诵的这么好,真的不容易。他告诉了我们两个事情,第一是要学会喝酒,第二是要学会做梦,并且要把梦中的那些东西记下来。下面我们请彭澎老师给大家做一个发言。彭澎老师地球人都知道,他对文学,特别是毕节片区文学及文学青年所做出的贡献大家是心服口服的。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彭 作为一个毕节人,我谈谈毕节诗歌的概况:毕节诗歌具有传统性,七八十年代,毕节诗歌很少,到九十年代,出现了一大批人,2000年以后,毕节诗歌(文学)得到很大的发展。我对于八0后、九0后,了解的人不是很多,其中八0后、九0后出点名的很多是毕节的。在这里有两层含义:一是他现在还生活在毕节,在毕节工作。二是从毕节出去的,在外面生活、工作。毕节有一个很好的推荐团体,通过外面的媒体推荐出去,毕节日报和乌蒙新报专门设置有一个专刊推荐八0后的34个人。我不认为贵州诗歌的内涵差,贵州的诗歌在全国是有地位的。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诺阿布 谢谢彭澎,他把毕节的诗歌现状给大家作了一个介绍,现在我们请织金木土诗人段家永给大家说几句。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段家永 既然织金组织了“春天,我与营上有个约会”诗歌会,我觉得有必要对织金的诗人做一个介绍。到目前为止,我所知道的织金有6个人出版过个人诗集,现在增加了一个,诗歌爱好者甚多。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关于诗的语言,我不反对用书面语写诗,也不反对用口语写诗,选择那一种语言是根据诗歌的内容所表达的对象来决定。目前对于诗歌语言我保留自己的观点,自己觉得那一条路适合自己就要坚持走下去。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关于诗歌内容的选择,个人生活境遇不同,表达方式肯定也不同,而且是每一个方面都不同,但是作为一首好诗,一个有责任心的诗人,要关注内心真实的情感,关注社会真实的面目。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关于网络诗歌的问题,口语化让诗歌全民化,谁都是诗人,把诗歌爱好者和诗人混淆在了一起。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抱一颗正常鉴别的心态去看待,越是接近一个人内心真实的东西反而会出现一些其他问题,根据自己的表达,我的诗歌尽量靠近温暖,悲伤肯定是有的,因为一个没有悲伤,便不知道欢乐,因为悲伤,我们才能够更加体味诗歌的真实。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诺阿布 段家永谈了他的创作心得,他特别在乎诗歌的悲伤性,其实我们大家都知道,经典的艺术大多都是悲伤的,悲剧的成就永远高于喜悦。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朱锡荣 我认为诗歌应该直抒胸臆,刚才谈到诗性和根性,贫困时代诗人何为等问题。我觉得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和担当,一代诗人也应该有一代诗人的使命和担当,要有一种使命感,讲责任,用手中的笔写出家国情怀,写出乡土情怀,写出人文关怀。我们身处一个社会变革的大时代,应该写出有温度和深度的诗,好的东西赞美,不好的东西要鞭策。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诺阿布 感谢各位作家诗人的发言,大家所提出的诗歌主张,以及对营上何去何从的建议,我们会认真消化,积极采纳。希望大家踊跃为营上写出优美的诗篇,我们将为此出版一本营上诗文集。具体联系方式,詹贵祥主席刚才已经和大家交待清楚了,有不明白的,下来具体问詹主席。由于时间关系,许多朋友还没有发言,在这里,先说声对不起,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营上期待大家,明年再见。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彭澎 阿诺阿布 安太敏  阿苏越尔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黩南作家代表团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黩南作家代表团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五个男女,一个装年轻,四个装老成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李寂荡先生死死抱住自己的两只小腿不放,别的他不抱,根本不像当官的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苏越尔说他的名字是五个国家的组合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姚辉先生发言的时候,美媚,在诗歌之下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恰同学中年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恰同学中年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海上像晚年的海德格尔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吴若海说了诗和哲学的关系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王强强调诗人应该喜欢做梦并且善待梦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ef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彭澎说诗歌是温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