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诗歌评论

【中国彝族诗歌大展】阿加伍呷:把母语刻进石头,与岩石一起生长

作者:阿加伍呷 发布时间:2016-11-27 原出处:彝诗馆 彝族人网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把母语刻进石头,与岩石一起生长

 

我要在彝地的每一块石头刻上我的母语

与岩石一起生长并发芽

我背着我祖先的血液和死亡

在这片土地上,我只有做云和风的君王

村庄是一块墓地,贡尔巴干是它的寿衣

我的生殖器,溃不成军

我也不能让自己登基

一座山是一座城池

我们永远死在攻打的路上,从未登顶

太阳是一只不死神鸟

支格阿鲁【1】和后羿

谁会先拈弓搭箭呢?

 

2016 10 28

【1】支格阿鲁,彝族神话中的射日英雄。

 

 

你的过去是一场雪,落进……

 

村庄是没有墙壁的监狱

被诗歌判处死刑的人,都关押在里面

祖父的皱纹是一只羊角转了三圈的

白色公羊,等待时间,宣告死亡

白色公鸡是云丢失在村寨的荷包

毕摩要用它来为吉祥仪式,作祭祀牺牲

秋天落尽木叶,是为冬天腾出空间

好堆放上一树一树的雪

你的过去是一场雪

落进,我今天刚栽好的园圃里

 

2016 11 03

 

 

祖先的历史,落在村寨的脸上

 

时间是一匹马

从死亡的方向马不停蹄地向我狂奔而来

我在我的土地上

被称为蛮夷

祖先的历史,落在村寨的脸上

被化险为夷的同时也被夷为平地

我那哑巴的眼睛

只能用失明的嘴巴祭奠这一切

日子是一把刀

从我生活中最薄弱的环节开始捅起

 

2016 10 30

 

弦月是伤口,需要圆月来缝合

       ——给贡尔巴干

 

夜晚,山峰的刀刃切开天空的脸,

弦月是伤口需要圆月来缝合。

山的眼泪,只有风能看得到

雪是群山的泪

落满大小凉山的眼睛。

那些撒谎的女人,

都是被村庄抛弃的月光。

村庄是农民的墓地

祖父已经用贡尔巴干【1】快要走完

自己的一生了

一座村庄的高度在于

它不知汇聚了多少农民的生和死

人是生活的耕牛,

日子,是地。

 

2016 11 11

【1】贡尔巴干,彝音,一座村庄的名字。

 

 

雪的部落历史古老并且沉重

 

雪是柔软的鹅卵石

从天空的窟窿滚落出来

顺着雨的绳索,悄悄爬下

大地用它的手掌接住

放入人间——

这些白色羔羊,总被天真的人类堆成雪人。 这里是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海量的数据,鲜明的彝族文化特色,是向世界展示彝族文化的窗口,感谢您访问彝族 人 网站。

雪是天空白色的血,云堕落的羽毛

雪,落进彝人的史诗

孕育出六种有血的动物和六种无血的植物【1】

人从雪中来,颤颤巍巍

雪的部落,历史古老并且沉重

但是,只有阳光

才能读懂雪族的泪。

 

2016 11 08

【1】彝族创世史诗《勒俄特依》中有“雪族十二支”的概念,认为万物由雪演化而来。

六种有血的动物就包括了鹰、熊、猴、蛇、蛙和人,六种无血的植物就包括了白杨、冷杉、

铁登草、黑头草、蕨草等六种。

 

 

太阳,是大地的血

 

夷人是飘落山上的种子,

在古老的土地上长成石头,

沉默的表情犹如死去的人脸,

趴在奄奄一息的村寨里。

炊烟,是痛苦的泪。

 

支格阿鲁的太阳,

最终,还是被后羿用神弓成功射杀,

石头生病,石头无法自立,石头枯萎。

太阳,是大地的血。

 

2016 11 02

 

 

我不再和你谈论诗歌 土地 村庄

    ——冉姐,其实她也是个懂事的姑娘

 

为什么,日子一堆叠

生活就开始变沉重?

冉姐,我不再和你谈论

诗歌 土地 村庄还有生和死的困惑

我想跟你说一些比较接地气的话

比如,怎样用毛竹篾编织圆根,在十一月

比如,祖母是怎样将荞麦割下,

然后,一垛一垛捆扎在地里

比如,在贡尔巴干,人们听见布谷鸟叫

就开始播种

冉姐,你是一只白色蝴蝶,盘旋在我屋顶

秋天,山花都凋谢了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贡尔巴干,没有花可以让你停靠

明天,我就去冕山镇,给你买花

 

2016 10 31

 

时间以尸体的方式死亡

 

身体是一个洞穴,是我藏匿之所

时间是落进身体的种子,

长成不同年岁的人,

最后,用尸体的方式把我们抛弃。

那些试图用自杀来停止,

天荒地老,海枯石烂的人,叫诗人。

大凉山,你最大的悖论本身就是:

在这片富饶的土地上,却生活着

一群最贫穷的人

时间以尸体的方式死亡

我们活着,却永远死去

 

2016 11 04

 

 

我的爱,是一匹彪悍的骏马

 

风的尸体挂满村寨的每一个角落

秋风说:那是我死去的儿女

我的爱,是一匹彪悍的骏马

只愿意在你的草原里驰骋

妻子是一座村庄

里面,只住着我和一个汉族女人

我们一起煮饭,一起喂马

一起放牧

猪圈里那头长膘了的猪,

我们会在彝历新年把它宰了,庆祝ꈎꏅꃅꌒ[1]

 

[1]彝文,新年快乐之意

2016 11 04

 

 

风的斧头,砍伐过山的头颅和颈部

 

但愿,我能看到一滴,

从山的眼睛里滚落的泪珠,

以前,我看到过,

风的斧头,砍伐了山的头颅和颈部,

留下参差不齐的山峰伤口,

如今,缄默不言。

 

他们走近大山

以为,他们看懂了大山

其实,他们只看到群山粗犷的外表

大山的灵魂赤裸裸地,

在这片土地上,抽泣和哽咽,

他们却熟视无睹,视而不见!

 

2016 11 10

 

 

所有想你的日子,都是我生命最新鲜的伤口

   ——冉姐,其实她也是个爱哭的姑娘

 

没有看书,没有背单词

也没有写诗

天空有太阳,天空很蓝,没有乌云

在贡尔巴干,那么美好的一天

又在想你中荒废了

我不否认

我在想你时,意淫过你

 

所有想你的日子,都是我生命最新鲜的伤口

你是一把钝刀!

 

201611 13

 

 

诗人之死

 

像一朵云,一样

被风推着,走向死亡

应该不会那么疼。也不会流血吧。

很多诗人,都用自杀抵抗了死亡。

我是这个世界的一个小伤口

我的存在和疼痛

不会引起你们的注意。

 

201611 13 没事,就无病呻吟着玩。

 

 

立冬以后,妻子是故乡

 

黄色的秋天,昨天刚走

冬天白色的脚,今天已经踏足贡尔巴干。

这些乍起的寒风,是我奔涌而来的战马,

驰骋疆场时,肆意扬起的尘土。

立冬以后,整个季节都是我的王国

风是我彪悍的军队

它会在敌人的原野上,掳掠来我的女人

征服一片被秋天落荒而逃的土地。

我的风,所到之处

就是我王国的版图,必达之所。

立冬以后,丰收祭祀与丰年宴会

是老人和孩子的事,与我无关, 古老的彝族,还能有多少东西能在时代大潮中存留下来,也许不会有明确的答案,但我们可以尽力去为她留存一些有价值的文化,这就是彝 族 人 网的价值所在。

虽无帝王之才,我也要勇猛地砍杀

生活中的雪和硬。

立冬以后,村庄中那场不能让大地怀孕的雪

容许了风的男人,去他乡寻觅爱情

真正爱冬天的人,不仅爱它的雪

还爱它凌厉的寒冷,你,是吗?

立冬以后,整个季节都是我的王国

里面只住着两天:

一天是我,一天是诗歌

所有想你的日子,都是我被你掳掠的生命!

却连一粒荞籽也换不回

 

立冬以后,走累了

妻子,是我的故乡

 

201611 07 立冬

 

 

读者,你死多少年了?

 

我背着我自己的路

我的双脚,走向远方的同时

也负担了,把去时的路背回故乡的责任

 

按照十二生肖的轮回

所有的天只有十二天

所有的月只有十二月

所有的年只有十二年

 

可怜的人类,以为自己长寿

其实,他们十二岁那年,就已经死亡

 

读者,你死多少年了?

 

2016 11 14

 

绵羊是云,风是翅膀

 

人生在大地上的痕迹就是生活

生活与天空无关

诗歌是我的王

可我始终摆脱不了粮食的美

天边的云是我失散多年的羊群

风给我带来了

风是没有羽毛的翅膀

岩石在土地上生长

没能迎娶天空中的鸟

我的左耳环开始疼痛

是因为生活悲伤你而哭泣

今天,我把星期一和星期二扔掉

今天,我要做时间的主人

我是我的信仰

别来烦我!

——生活

你和你的套路

只能活一生

我和我的诗歌

要抵抗遗忘穿透岁月!

 

2016 11 01

 

 

汉字是一柄锋利的斧头

 

我的祖国是中国

我还有一个王国是我的语言

我的语言叫彝语

汉字是一柄锋利的斧头

当它劈进我这少数族裔的头颅

我的母语怯懦地从我的嘴唇躲进了我的指间

 

母语死亡的那一刻

大凉山,这块长满黑色巨石的土地

就算毕摩把整个秋天当做祭祀品

我们也将死无葬身之地!

 

谨以此诗,献给今天在成都举办的世界少数族裔诗会

2016 10 29

 

 

土地颂

 

没有土地,我们会饿死

土地是母亲永恒的乳汁

面对土地,人类应该低下头

并且应该感到自卑和惭愧

土地不说话,土地也朴素

土地埋葬时间,土地躺在地球上

土地很深沉,人很浅……

 

2016 10 30

 

 

冉姐

  ——其实,她也是个善感的姑娘

 

秋天里,这些风,瑟瑟发抖

倒进大山的怀抱,好忧伤。

听着莫西子诗的母语歌,在一条往南

的河流旁,想象一个汉族女人孤独

时的面庞,我不忍心看到。你说

你要学会尤克里里还要养一只狗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