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彝学研究 Yi Study

当前位置: 首页 > 彝学研究 > 彝学研究论文精选

龙倮贵:彝族原始宗教神枝文化略考

作者:龙倮贵 发布时间:2022-05-26 原出处:《毕节学院学报》2011年第11期 点赞+(

摘要:彝族毕摩在原始宗教信仰活动中几乎离不开树枝。彝族祭礼中插神座、神枝阵意在借用神灵的力量来助阵,达到驱魔避邪,使亡灵超脱,得到安息的同时,希望各项祭祀仪式顺利和灵验且成功。其既有丰富多彩的由来传说,又有神奇、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并与彝文起源、发展完善具有渊源关系,神枝图或神座图象征星座图,不同的树枝数量分别代表宇宙的分化,象征五行变化,生生不息,周而复始,是宇宙的阴阳变化在人间的象数表现,其中蕴藏着彝族许多传统文化的知识。
关键词:彝族;原始宗教;神枝;缘起;文化内涵
中图分类号:C9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7059(2011)11-0038-07

2001年,正是互联网兴起的年代,彝-人-网团队便确立了构建彝族文化数据库的宏远目标,初心不改,坚持走下去。

image.png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族毕摩祭司在做法事和举行巫术活动时, 首先最忙碌的是布置道场或祭场, 就是砍削各种树枝并围着一块空地插摆道场或祭场, 这种仪式彝族称“苦彻”, 彝语“苦” 字含有神、保佑和数等多种涵义, “彻” 为动词作“插” 讲, 故可译作“插神枝” 或“插神座”, 彝族毕摩祭司插神枝以彝族原始宗教祭经为据, 其原始宗教祭经称为《神谱图》或《星座图》。彝族毕摩祭司认为, 神枝所指乃是天文和神灵世界诸神的秩序, 或者说, 神枝在有限的地面上给出天上日、月、星宿及诸神的合理位置, 使之有效地保护和帮助毕摩祭司斩妖驱魔、驱邪除祟。正如湖南湘潭师范学院著名教授、天文学专家周士一先生对彝族毕摩祭司文化内涵的精辟所言: 毕摩祭司插树枝是从天上来的, 从表面上看, 树枝图是天上星辰运动于地上的投影几何; 从深层次看, 是宇宙的阴阳变化在人间的象数表现。因此, 就彝族毕摩祭司插神树的方法来说, 目不暇接, 应有尽有; 就从所插的内容表现来看,丰富多彩, 涵义深邃而多广, 涉及彝族原生态传统文化的方方面面。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彝族神枝选择与缘起

彝族毕摩祭司在野外祭祖和法事活动中均需插各种树枝, 名叫插神枝或插神座, 这是彝族祭礼中的一个重要程序。众所周知, 彝族地区树木种类很多, 但不是任何一种树枝都可用来做神枝或神座。在云南禄劝、武定等县彝族地区, 主要选用的神枝是野竹、栎树、栗树、青岗树、白杨树、杨柳树、肤烟木、冬青树、刺老苞树、马桑树、马樱花树、松树等; 云南双柏、大姚等县彝族地区,主要选用的神枝是白杨树、黄栗树、青岗树、山柳树、野竹、金竹、杨梅树、马樱花树、马桑树、桃树、椎栗树、白叶杆、地板藤、黄泡刺条、黑泡刺条、尖刀草、芦苇、松树等; 在四川凉山彝族地区, 超度祖灵时选用的最多, 即用杉树、柏树、杨柳树、松树、竹子、蕨草、蒿枝、滇杨、樱桃树、栎树、核桃树、李树、桃树、山揸树、梭玛、野八角、马桑树等; 在滇南自称尼苏颇的彝族地区, 原始宗教信仰活动中, 用得最多最常见的是刺通树、桃树、松树、青岗栗树、栗树、杉树、麻木树、红木树、攀枝花树、马樱花树、糠皮树、金竹枝、大竹枝、椎栗树、马桑树、芦苇, 以及草本植物如尖刀草、斑茅草、水茎草、稻草等, 禾本植物如甜蒿枝、苦蒿枝、癞黑猫科、红蕨草, 藤本植物如小黑泡刺、黄泡刺、地板藤、大红泡刺、大青叶臭藤、大红叶藤、首乌藤等。这些木本、禾本、藤本、草本等植物, 大多可入药, 因而被认为有神性和灵性, 能沟通神灵并保护彝族毕摩祭司和族人, 且有神话和信仰民俗为依据。根据彝族原始宗教祭祀内容的不同, 选取不同的树枝。不同的要求, 不同的数量, 不同的位置方向, 不同的规格, 代表不同的神灵和不同的星座。真可谓程序复杂, 内涵丰富, 高深莫测。神枝图或神座图象征星座图, 其中蕴藏着很多传统文化的知识。不同的树枝数量分别代表宇宙的分化,象征五行变化, 生生不息, 周而复始。如“三” 象征天道, “六” 表示地道, “九” 代表星辰,“十二” 暗示多神崇拜, 万物有灵。彝族祭礼中插神座、神枝阵意为借用神的力量来助阵, 达到驱魔避邪, 使亡灵超脱, 得到安息, 同时希望各项祭祀仪式顺利、灵验、成功。[1]著名汉藏语语系言学家、民俗学家、中央民族大学教授马学良先生20 世纪40 年代初在云南武定、禄劝等彝族地区调查彝族礼俗时曾搜集到一则关于彝族毕摩祭司祖师的神话, 大意是: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古代洪水泛滥前后, 天君神策格兹派三个天师毕摩祭司下凡, 拯救受苦受难的彝族先民。当第三次下凡时携带彝文经书, 三个毕摩祭司各骑一头黄牛, 把经书系在牛角上, 可渡海过河时, 牛角上的经书不幸被水浸湿了。毕摩祭司降到人间, 洪水退落, 把经书陈晒在青岗树上, 不料经书边角为树枝所破, 权宜之计, 便用青岗树枝替补损之经书。①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因此, 现有的彝族原始宗教经籍仅得原数的一半, 所以, 现在彝族毕摩祭司作法术诵经文时,必先在祭场上插青树枝, 意即抵补已失的一半经书。用树枝可抵一半彝族原始宗教经籍, 从这里透露了彝族原始宗教经籍与树枝关系的某些蛛丝马迹, 并这说明了青岗树枝有神力。又传说: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远古时候, 天地曾有三次大变化。第一次变化, 宇宙为混浊状态, 天上有六个月亮和七个太阳,因此天地间的一切鸟虫, 被太阳晒死, 草木枯萎, 惟有马桑树及铁茎草扫除宇宙孽障, 天地方得廓清, 所以现在彝族任何祭祀, 毕摩祭司先用马桑树及铁茎草洒水, 祛除魔障邪恶。[2]191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族民间信仰民俗中, 山柳树、杨梅树、野竹、马樱花树是具有避邪驱魔功能的灵树。如: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三个天师毕摩祭司各骑一头黄牛, 把经书系在牛角上, 可惜过汪洋大海时, 牛角上的经书被海水浸湿了。毕摩祭司到了人间, 海水退落, 把经书放在山柳树、杨梅树、野竹、马樱花树等绿叶上爆晒, 结果被绿叶粘去了一半。因此, 现有彝文经书仅有原数的一半。所以现在的毕摩祭司做巫术法事念诵经文时, 必先在祭场上插这些树枝, 意即补已失去的一半经书。[2]112-113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这几个传说故事, 我们可以了解彝文经书与树枝的渊源关系。所以, 著名彝学专家、云南民族大学教授张纯德先生精辟地指出: 彝文起源于树枝, 并主要来源于彝族毕摩祭司的神枝文化。张氏说, 由于彝族先民也毫无例外地利用周围很容易找到的树木“刻木记事”、“物件记事”。例如: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是最常见的数字, 一种方法是在树枝上刻上相应的道数。彝文采用的方法是用一根树杈代表一, 作为基本单位, 这个树杈上加一棵短棍代表二, 再加一棵代表三, 调换方位和结构, 就得出四、五、六、七、八、九、十等。如: “来”, 用两个树杈相对,“代” 两个树杈向背, “松” 直接用三杈的一棵代表, “杉” 直接用一支杉叶代表, “毕摩” 之“毕” 用一棵树杈且旁加一树杈。究其根源, 由于彝族先民不懂科学, 对很多自然现象不理解, 面对许多自然力如日月星辰、风雨雷电、山川河流、花草树木等现象既恐怖, 又依赖于自然, 认为它们同人一样有意志, 有喜、怒、哀、乐, 于是对它们崇拜, 感激和求告、祈祷以求平安, 所以产生了自然崇拜。用树枝插在地上表示日、月、星、辰、山、河的神灵,念上几句祝词或咒语,发展到后来的“图腾崇拜”和“祖先崇拜”,也是用树枝代表他们的神灵,树枝前摆供品, 让神灵来享祭。这是用实物树枝来记事(或祭祀) 的阶段。后来为了将每次插树枝形状、数量、排列方法记录下来,形成了一定的规律,将它画在地上或刻在甲骨上。 从用树枝实物记事 (祭祀) ———模拟这些树杈形状, 画成简单的刻划符号———经过加工, 不断完善, 并增加其它的造字方法, 便成了现今传世的彝文。 [1]118-119 从某种意义上说, 反映了彝族原始宗教信仰活动中的神枝或神座的深刻文化内涵和表征意义。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二、神枝插置方法及表现的文化内涵

彝族毕摩祭司在原始宗教信仰活动中, 如为家支、家族安灵、指路、招魂、作帛、作斋祭祖,占卜、驱鬼、禳解等活动中几乎离不开树枝。毕摩祭司的法器、签筒、法术(木刻、掷木卦) 要用树木, 婚、丧、红白事等少不了树枝。在彝族原始宗教经籍中还有作祭、作斋时如何插神枝、神座图形的记载, 但不同的祭祀活动, 所祭献的鬼神不同, 要达到的目的和意义的有异, 树枝神座的插法和所用的树枝的要砍去尖,或削去一面皮,或要削两面皮。从组合上看,或三棵一组、五棵一组,由小组组成中组或大组;从方向看,或朝北,或朝南,或朝东,或朝西,有的插时相对,或相背,极为复杂。没有做过各种祭祀活动或布置过各种祭祀场的毕摩祭司,是很难记清和掌握的,所以彝族民间有“当毕摩的不难, 难的是插树枝” 之谚语。至于代表什么, 为什么要插? 很多毕摩祭司也解释不清楚。最多能说出哪一些神座代表哪样神的席位或代表什么等等, 但各地说法也不一。张纯德先生在云南武定县彝族聚居区调查彝族原始宗教时, 曾发现并征集到一卷彝文神枝神座图, 此经书详细记载和描绘了彝族原始宗教祭祀场合怎样插神枝或布置树枝神座, 其形状、规格、数量、位置都有明确的规定。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然而, 插神枝的时候, 用多少和那些树枝如何布局, 则根据法事的内容和性质而定。法事内容有若干, 如祭天、祭日月、祭祖先、祭雷、驱邪、送鬼、招魂、超度……各有不同的神枝图。知识渊博的老毕摩祭司大多精于此道, 胸有成竹。操作过程, 倘若缺漏细节, 必招致鬼神之害。因此,插树枝过程非常小心谨慎、格外认真, 要特别注意以下几个方面: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是削皮时不能削反, 树叶底面之部位留皮, 相对面削皮, 插树枝时不得弄反或颠倒, 否则认为神灵不能就位, 或谓神灵会伤害毕摩祭司;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二是木条根部插地, 不可将已削过和梢部分插入地;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三是阴阳面不得插反, 阴朝里阳向外。具体地说, 如果自东向西扩张, 那么, 东面是外即为阳,西面是里即为阴;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四是神位秩序不能错, 如不能把雷神的位置摆在日、月之位上;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五是树枝定数不得随意增减, 该用一棵的不得插两棵, 反之亦然。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小法事插树枝一般不过百, 大法事插树枝千余, 占地面积相当大, 图形和位置变化错综复杂。因此, 插树枝成了衡量一个毕摩祭司水平高低的重要依据。在送灵仪式大典中, 毕摩祭司聚会, 相互竞技, 谁插的树枝最准确, 大家就推选谁担任毕摩祭司首领, 并服从其指挥。由于插树枝在祭仪中至关重要。因此, 它成了彝族毕摩祭司的重要修炼内容, 正如四川凉山彝族吉克氏族著名毕摩祭司吉克则伙所言: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老祭司教我做法事道场的具体要求很严格的, 掌握牢记哪类法事道场用哪些经文, 哪些步骤用哪几首经文, 哪种法事和道场有哪些步骤, 先后程序是怎样安排的, 哪种法事道场需要什么牲畜作牺牲、要多少、要些什么种类的神枝和数量及怎样插、怎样摆, 各种神枝和草像、木像代表什么等等, 在很繁杂的步骤中不说是缺漏章节, 就连弄错顺序和插位置也是不允许的。[3]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神枝图所反映的内容包括: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是毕摩祭司信仰的神, 如天上的日、月、雷、星神, 地上的祖师、祖先、山、水、树等诸神;二是作门和路, 用来分人门和鬼门, 以及吉道和凶道, 人门、吉道在左, 鬼门、凶道在右, 不得有误;三是插作关押魔鬼的牢房;四是插作君、臣、师的神位;五是表示二十八星宿为主的有关星宿的位置、大小以及各星宿之间的距离;六是插作送祖灵回归先祖发祥地图形。毕摩祭司讲, 神枝功能有三:一是有灵性, 能通神;二是能镇妖伏魔, 挡咒防凶;三是可保护毕摩祭司自身, 战胜众鬼。他们认为自己虽有法力, 但也要借助神枝在内的一切法器灵物才能恶鬼服罪。毕摩祭司插神枝构成图形的基本元素是用这些树枝进行分配组合, 在地面上表示出鬼神星位,形成各式各样的图形。彝族神枝的形式种类,其分多杈、两杈、三杈、棍和木条等五类。棍和枝,分为削去一面皮、两面皮、三面皮或不削皮的,还分留尖和不留尖的。四川凉山彝族神灵,系以树枝制成,分不去皮、去部分皮、去全部皮、有叉、无叉、带叶、不带叶等七种,用以布法阵。依据不同的法事,所用的数量也不相同,有十几根、数十至百根不等,多者可至数千根。亦可用杉树制作。[4]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著名民族学家于锦绣教授参加1985 年8 月上旬在四川凉山州首府西昌市举行的全国彝族学术讨论会, 会上细观了为中外学者举办的彝族原始宗教仪式表演。于教授详细描述了此仪式的布置情况: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没有供桌和香烛钱纸, 更无神像, 只见毕摩及助手, 紧张地在道场地面上插树枝。神枝, 或带细枝叶的小树枝即“杈”, 或是叶、杈全无的树棍即“棍”; 或全去皮即“白色”, 或半去皮即“花色”, 或全不去皮即“黑色”。这些长短、形状、颜色各异的树枝, 在道场地上插成各式各样的“阵形”, 分别代表道场的各种神灵及其武器和“工事” 等。……整个道场周围或前后有各种“阵形” 的树枝群, 用五大组十五排各种树枝代表。丫代表“杈”, 象“非” 字形的两根“枝” 代表, “+” 字形的两根树枝且上端夹短棍的“棍”, “棍” 本形为“一” 字倒形。……如此处有两个“+” 相重的变形。“枝” 下端套草圈意为“首领”, 以汉字“吉” 象形树枝表示。……毕摩祖师神位, 用丫字形树枝、草字头倒形树枝两排十二根代表, 汉字“吉” 象形树枝代表“首领”, 为道场之核心, 其前拜访毕摩之法器、经书, 意为这些均传自祖师, 其下即毕摩位, 二者结合, 像“指挥部”, 全场大小自然神皆其调遣……另有一护神位: 六个“丫” 字形树枝排成一行, 代表山神, 监视病魔向下那个老窝处行走。三个大门: 自左至右两组相邻的“棍子” 代表一“大门”, 分别为白树枝、崖藤、地石藤的“古”, 让病魔从此门过去, 不得返回再缠主人。毕摩祖神位: 以一支(白桦树) 代表, 再次保护主人, 驱赶病魔, 为本道场的“指挥”, 象征毕摩祭司。②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云南永仁县直苴村彝族毕摩祭司的削制法是: 先选好带三杈的黄栗树枝若干(一般为三的倍数), 削去一面树皮, 刻三道线, 在每一道线的两端各斜砍一刀, 使树皮微翘。对于木条的处理亦留此法, 斜砍处理翘起的树皮, 以此象征鬼的耳朵, 不同的鬼就依据耳朵加以区分。云南武定县猫街乡石板河村彝族插树枝方法中关于天、地、山这三神位的神枝: 天神曰“考”, 形制状类从上到下的盖物状; 山神曰“呸”, 形制如带两只尖耳朵, 仿佛静闻一切动静和消息, 随时准备上传下达, 因为山立于天地之间, 故谓中间神; 地神曰“苦”, 形制就像朝上接物的碗口。彝族神枝的分解情况, 神枝图分解成一些最小的组合单位, 则有下列几种: 一是带杈的树枝排作两行, 连接起来, 起解邪作用。二是带杈的树枝排做两行, 连接起来, 起解邪作用, 图形如“Ⅱ”。三是带三杈的枝(去削) 两种插法: 一种是单独插, 表示最尊的神, 另一种是与带两杈的枝组合, 以示一尊一贱, 再另一种是与棍或木条组合, 表示一神带二小兵。四是棍和木条有下列组合方式, 一种是两根横插成排,形如“ㄓㄓ”两个草字头,表示一神分雌雄,所有神均分雌雄,以两枝表示,反映了彝族万物雌雄观的思想。另一种是两根交叉,形如“卐”,表示关卡,拒鬼进入。五是横置两根,上斜搭一棍,表示鬼神的子女,形如“≠”。六是四根(去皮)构制四方图形,如“#”字形,作为供台。七是插两棍,另斜搭一棍,表示门,此门有的神可入,有的神则不能入。综合各种图形,大致有封口和不封口的两种,封口的是关大鬼神,不封口的是对付小鬼,反映威严程度不同。③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现不妨以除邪仪式中神枝神座的插法和升灵场神枝神座的插法为例, 以视一斑。四川凉山州彝族举行诅咒凶死鬼活动仪式上, 插“十二神” 树枝一簇, 做一个“鬼像板”, 扎黑色、白色和花色的三个“关押审讯” 鬼的牢房, 做“戈、矛、叉” 五套, 扎一个凶死鬼草像。做好各种树枝和鬼像后,除十二个神树枝摆在堂屋上方外, 其余都放在下堂屋下方, 这是第一步。第二步, 另加上“矛戈”九根, 织蓑衣三件, 搓两根草绳, 找两根红线和绿线, 并红线朝东西向, 绿线朝南北向, 把凶死鬼像扎在草绳和红绿线交叉处。第三步, 准备鸡牲和羊牲各一, 另在门口插“四方通天道” 的树枝四簇。第四步, 用树杈树棒十五支和白条块十八支, 插作“三道” 树枝, 即左边为“人道”, 右边为“鬼道”, 中间为“吉道”。“人道” 以地形从上到下依次插, 上插树杈五根, 第二排每组插树杈棒各一根, 共五组。第三排插法与第二排同, 第四排共插三组, 每组查树杈和树棒各一根。“鬼道” 是用二十四根树棒和树杈分成两排插成六组, 每小组各用树杈、树棒各两根, 三根竖插, 一根横卡在竖着的树枝之间。“吉道” 由十八根白条快插成三行两道的一簇, 每行插三组, 每组插两支。还要用杨柳枝插成两排一道的“除邪道”。这几道从左到右横插排, 即人道、吉道、鬼道、除邪道横排。但是, 除邪道因所用的祭牲不同而有别。如用羊来除邪, 树枝插成十二层七十八组, 即第一行插十二组, 第二行插十一组, 第三行插十组, 依次递减一, 第十二行插一组。并在除邪大法事“阶尔”仪式上, 需找面朝三方的树枝, 并都削去一撮皮, 但朝北的削朝北面, 朝南的削朝南面, 不能颠倒,但朝东西的不讲究。面朝三方树枝需要山柳树、杉树、桦树、白铁树、白柏树、岩杉等多种。其长短式样也各式各样, 以法事活动中心点四周扩展, 上北下南左东右西。大体上每小组插树枝一枝、两枝、三枝、四枝等四种; 一是以一组、三组、五组……十一组各不等为一小簇, 又以一小簇、三小簇、五小簇……十三小簇各不等为一大簇; 再以三大簇组成一总簇, 最终以四总簇构成完整的“三方树枝”。各方各簇的插法和树木不一定都相等, 难以计算, 有数千支之多, 要占地约四五亩。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还有“君树枝”、“臣树枝” 和“师树枝”。“君树枝” 由九行四十五组组成, “臣树枝” 由十行五十五组组成, “师树枝” 由十一行六十六组组成。也就是每簇首行分别为九、十、十一组, 末行为一组。每组插树杈树枝各一支, 君树枝在左, 臣树枝在右, 师树枝在上。法事做毕前, 毕摩祭司做收尾仪式。虽收尾不用牺牲, 但要用马桑树、杜鹃树花、山茶花、清蒿、白蒿、细华竹、山柏杨、白刺条等各六支, 每支做成200㎝多长, 保留梢尖, 削尖下端后, 插成多中六支对插, 整齐地一条有300㎝宽和1000㎝左右长的道。毕摩祭司念诵完经文后, 主人全排成一字形, 从这条“道” 返家。[5]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又如升灵场的神座插法是, 用“过三道” 插枝形式, 用树枝、树棒各四十三枝, 白枝条十八枝,插作三组象征三种通道: 左边插“人道”, 依地形从上到下依次插。上一排插树杈五枝; 距半庹宽插第二排, 每组插树枝、树棍各一枝, 共插五组; 在距半庹插第三组, 插法与第二组同; 又距同样距离插第四组, 共插三组, 每组插一枝树棍和一枝树枝。右边插“鬼道”, 鬼道是一条独道, 用二十四枝树棍和树杈分成上下形式, 两排插成六小组。两行间距约半庹宽, 每二组间距有30㎝宽, 每小组各用树杈两枝、树棍两支, 三支竖插、一支横卡在竖插着的树枝之间。中间插“吉道”, 吉道用八根约200㎝长的并有梢的山柏杨树枝插成两排一道。左排两棵, 两排树枝的下端离地面100㎝宽, 上端向内倾斜互相交叉, 中间形成一条三角形的空间道, 三块形空道间放上一筒腐朽的木架。[6]四川凉山彝族人死后用木柴火化, 用竹、木编制“玛都” (灵牌) 挂在家中墙上, 逢年过节用酒肉献祭, “撮毕” (超度祖灵) 时用杉、柏、杨柳、松、竹、蕨、滇杨、樱、栎、李树、核桃、桃树、揸、索玛、野八角、马桑树等各三百根和带杈的树枝五对, 毕摩祭司将树枝摆成十二个祭祀方阵, 家支、儿女牵牛、羊、猪、鸡前来献祭。彝族一般每年秋季都要举行一次“断口嘴” 仪式,仪式上用树枝、树钩、树签、树茅, 毕摩祭司念咒语, 滴鸡血于鸡毛上, 然后将鸡毛粘在树枝、树茅上插在主人家门的墙壁上, 以防敌、防鬼。④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再不妨列举几例, 以飨读者, 如: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云南楚雄市大过口彝族的祭天仪式中要选择一棵天神树, 放五个石头在树根, 另找三枝松树枝(三杈的一枝, 两杈的两枝, 一杈的一枝), 架子要桑洛茂树作梯子, 台上铺上松毛, 再摆其他供品。云南禄劝、武定等县彝族毕摩祭司进行农业祭祀迎谷魂仪式中, 要用树杈插五组神座(或称木阵图、星座图), 第一组代表毕摩祭司神, 第二组代表君神, 第三组代表臣神, 第四组代表雁神, 第五组代表谷神, 神座下面要摆祭品。毕摩祭司祭祀常奉请许多神“光临”。常请的有上方神三位插三组树枝; 梯脑六神插六组树杈, 天地六位毕摩祭司插六棵树杈, 众神十七位插十七枝树杈, 女神十五位插十五棵树杈, 还有日、月、乾坤神、岩神等等来享祭, 每位神用一枝树杈来代表。毕摩祭司在丧礼“指路” 仪式上插的树杈神座分三行, 左边是“日路”, 插九十九枝树杈; 右边是“月路”, 插八十八枝树杈; 中间是亡灵走的路, 插一枝树桩, 称为“望乡台”, 中间用白柴交叉插在地上代表“阴桥”。毕摩祭司在禳解巫术仪式活动中, 先砍三枝青岗栗树枝, 并排插于地上, 树枝前插上三排刻有一道、两道、三道横纹的木桩, 构成竖三排、横三排的树枝阵, 左侧, 另插三枝栗树枝, 树枝前置草马、草人(草人叫“几苴”, 意为替罪羊、替死鬼)。[2]112-113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云南双柏县自称尼苏颇的彝族驱邪除魔活动频繁, 仪式繁杂, 所取用的神枝或神座因活动内容和祭仪不同有异。如: 在“费得姆” 驱邪巫术活动中, 毕摩祭司取用红栗树枝、麻栗树枝、蕨草、青、清香树枝、马桑树枝、山柳树枝、青蒿等, 并把这些树枝和草合在一起, 分成两束, 放在大门外两侧, 以示扎彩门。在“中本贝” 驱邪巫术活动中, 毕摩祭司用“费得姆” 仪式所用的八倍神枝,并加砍麻栗树杆、红栗树杆、黄竹、青香树杆等各四枝, 均削成方形, 并一端削尖, 在天井里搭成“给作” 房, 以此示邪宅。在“也起贝” 驱邪巫术活动中, 毕摩祭司取用麻栗树枝、红栗树枝、柏树枝、青香树枝、蕨草、山柳树枝、马桑树枝等各四枝, 均削成方形, 并一端削尖, 在大门外搭成“给作”, 以此示邪宅。在“进韦贝” 驱邪巫术活动中, 毕摩祭司取用麻栗树枝、红栗树枝、青香树枝、马桑树枝等各两枝, 分别插在大门外两旁, 在其树枝旁放一个酒甑子, 再砍150㎝高的松树和杉树各两枝, 分别插在大门的左右两边, 并在松杉两树上安两个鸟巢, 松树鸟巢内放一枚鸡蛋, 杉树鸟巢内则放一枚鸭蛋。在“刍赛莫贝” 驱邪巫术活动中, 毕摩祭司砍取一棵约300㎝高的松树和一枝杉树做成“送邪扶梯”, 并砍取马桑杆做成“送邪梯阶”, 梯阶用尖刀草、地板藤、小黑泡刺条拴紧在“送邪扶梯” 上, 即成“送邪梯子”, 放在天井内, 通过“送邪梯子” 可爬上楼顶。⑤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云南姚安县光禄乡左门村祭天神活动中, 先设置神坛, 神坛为一圆形土堆, 其上插一枝三杈的松梢枝, 用于代表山神, 三杈分别代表神的头、手等各部位, 正面去皮, 左右两下侧削去表皮作“耳”。并砍来200㎝高的香樟木, 顶端带叶, 茎部去皮, 用红、黑二色颜料在茎杆上画花纹, 以示神灵的衣饰花纹, 顶部的树叶下两侧削去3㎝长的表皮两片, 表示神灵的“两耳”, 其上端挂宰杀的羊角, 以示族人对神灵贡献。他们认为, 此乃天神的天梯, 不但具有“工具” 的作用, 且具有灵性,因为其有耳、衣饰。杀牲祭祀时, 取牲血及牲毛粘于其上, 以示显灵。⑥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四川美姑县彝族毕摩祭司在原始宗教祭祀活动中所插的树枝或神座树枝情况, 吉尔体日先生在《美姑彝族毕摩祭司神枝图解(一)》一文中说, 如有咒鬼仪式神座、祖茔招魂法污神座、制灵除秽神座、献药机神座、卸病大神座、祖灵除秽神座、供奉祖灵神座、触孽神座、献畜神座、祖灵祛秽神座、除魔祛秽神座、卸魔祛秽神座、祖灵卸孽神座、换灵除秽神座、祈求子嗣神座、为新灵祛秽神座、定立盟约棚、祭毕摩祭司神除秽神座、祭家神除秽神座、还债祈求繁衍神座、指路神座、猪胛卜除秽神座、猪胛卜神座、结终收尾阻路神座、和解神座、祈福神座等二十八种神座树枝。其中列举几例, 可见一斑。如: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制灵除秽神座图, 为祖妣亡灵招魂制灵并为新制的灵签祛污除秽时所插的神座树枝图。由除秽毕摩祭司祖师神位、除秽草圈、三风镇秽神神位(用去皮、部分去皮和不去皮的三棵木签代表白、花、黑神)、封秽两神位、开启秽路风神位、来器秽路云雾神神位、除白秽处、招魂制灵处、毕摩祭司祖孙签、前辈招魂制灵处、晚辈制灵处、除花秽处、风之语、雨之词、除黑秽处、报毕摩祭司草结、断秽遣秽处、拴除秽鸡处、主人除秽处等十九个部分组成神座树枝图。除秽时, 帮手在神座除花秽处、除黑秽处、除秽处分别放上三个烤红的石块, 从除秽处开始依次除秽而上, 仪式结束后,毕摩祭司用除秽鸡毁掉神座, 神枝弃于原地。又献药鸡神座图, 为祭祀祖仪式上为生前长期患病致死的祖妣献药治病时插的神座树枝, 用去皮剖开的神签插成。由鸡嘴、鸡头、鸡冠、六组鸡颈、鸡翅、鸡肝、鸡腿鸡爪、六组鸡肋、鸡尾、毕摩祭司献药处、灵床及长期患病者的灵签等组成神座树枝图。仪式结束后, 拔起神枝捆成一把, 镇于西南方向的岔路口。再如除魔祛秽神座图, 为祖妣灵签祛秽时插的神座之一, 由除魔毕摩祭司神位、除秽草圈、白神十二层神位、无尾魔神位、拴鸡处、拴仔猪处、祛秽处、毕摩祭司位置、灵签及灵床、报剥摩草结、三组白花黑神位、三组白花黑魔签、主人祛秽处等组成神座树枝图。仪式结束后, 毕摩祭司用拴牲撞倒神座, 弃于原地。⑦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四川美姑县彝族毕摩祭司神枝图解方面, 还有驱鬼护法神枝、返咒护法神枝、除秽神枝、赎魂神枝、除债神枝、祛污除秽神枝、白除秽神枝、指鬼路神枝、捆缚毕摩祭司神枝、护圈神枝、除麻疯神座、除陷土神怪神座、除神怪神座、还债神枝、引魂神座、尼木防麻疯神枝、阻谗鬼神枝、防丘尔神座、除尘神座、除羊秽神座、祭祀苏尼神神座、山峰除神怪神座、祭祀阿散神枝、解除尸架神枝、除丘尔神座、发掘魂灵神座、调和法宝神座、还立子债神座、鸡神座、还孽债神座、牛牲作法神座、除耳秽神枝、牛牲祛孽神枝等三十多种神枝或神座树枝图。⑧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综上所述, 彝族毕摩祭司在彝族原始宗教祭祀活动中, 必不可少的插树枝, 即神枝或神座, 既有丰富多彩的由来传说, 又有亘古、博大、精深、神奇的文化内涵, 并与彝文起源、发展完善具有渊源关系, 神枝图或神座图象征星座图, 不同的树枝数量分别代表宇宙的分化, 象征五行变化, 生生不息, 周而复始, 是宇宙的阴阳变化在人间的象数表现, 并其中蕴藏着彝族许多传统文化的知识。HIP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001年,正是互联网兴起的年代,彝-人-网团队便确立了构建彝族文化数据库的宏远目标,初心不改,坚持走下去。

注释:
① 李世康.毕摩的神枝和天文学//[C].彝族文化.内部资料.1995:87.
② 于锦绣.原始宗教的“活化石”—凉山彝族巫术仪式见闻[J].彝族文化.内部资料.1987:39-3.
③ 吉克·尔达·则伙口述.吉克·则伙·史伙记录.我在神鬼之间一个彝族祭司的自述(概略)//[C].彝族文化.内部资料.1987:31-8.
④ 罗布合机.彝族树木文化//[C].凉山民族研究.内部资料.2000:108.
⑤ 施选.双柏彝族驱邪除魔仪式//[C].彝族文化.内部资料.1994:159-62.
⑥ 李成生.姚安左门彝族祭神节纪实//[C].彝族文化.内部资料.1988:45-6.
⑦ 吉尔体日.美姑毕摩祭司神枝图解//[C].美姑彝族毕摩祭司文化调查研究·艺术专辑.内部资料.2002:110-17.
⑧ 摩瑟磁火,曲比尔日.美姑毕摩祭司说唱艺术及其特征//[C].美姑彝族毕摩祭司文化调查研究·艺术专辑.内部资料.2002:160-94.

参考文献:
[1] 张纯德,李崑.彝学探微[G].昆明:云南大学出版社.2007:73-4.
[2] 张纯德.彝学研究文集[G].昆明:云南民族出版社.1994:191.
[3] 吉克则伙,刘尧汉.我在神鬼之间[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1990:25.
[4] 胡庆钧.凉山彝族奴隶制社会形态[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5.411-12.
[5] 李世康.毕摩的神枝和天文学//[C].彝族文化.内部资料.1995:88.
[6] 张仲仁.彝族宗教与信仰[M].昆明:云南民族出版社.2006:43-4、81-3.

作者简介:龙倮贵(1963-),男(彝族),云南红河县人,红河学院教授,红河学院农村问题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 楚雄师范学院客座教授。研究方向:彝族原始宗教、彝族历史文献翻译整理。
原载:《毕节学院学报》2011年第11期
文字来源:彝学网
申明:本文从公开互联网平台转载,并经彝族人网重新编排,旨在公益宣传彝族文化和彝区发展。版权归属原作者和媒体所有,如涉及版权事宜请与我们联系进行删/改。特此向图文原作者致以敬意和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