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学研究 Yi Study

当前位置: 首页 > 彝学研究 > 彝学研究论文精选

沙学忠:彝族毕摩医药的研究现状

作者:沙学忠 发布时间:2020-11-15 原出处:《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16年第6期
彝族人网,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yizuren.com

摘要:近年来对毕摩文化和彝族医药研究甚多,但对毕摩医药的研究方面还极为有限,几乎没有这方面的文献,笔者属于首次进行挖掘整理,2010 年笔者申报到国家级科研课题,文献整理《彝族毕摩苏尼医药》,目前编写完成,待出版,并荣获国家级民族医药科技奖三等奖。研究认为毕摩是彝族文化的传承者,不仅是宗教仪式的主持者,也是诊疗疾病的实施者。毕摩经书上有部分彝医药方面的记载,彝族医药理论基础来源于毕摩的部分理论,毕摩对彝族传统文化( 包括彝族彝药) 的继承与发展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本文主要阐述毕摩医学理论基础、毕摩诊断疾病方法和治疗疾病方法。
关键词:彝族毕摩;医药;研究现状

千百年来毕摩的仪式治病和彝族医药的应用为彝族的生息繁衍作出了巨大贡献,在长期与自然、疾病作斗争的过程中维护了民族的生存繁衍,经受了实践的检验,历久不衰,时间证明了它的生命力。其独特的治疗方式有别于其他民族医学。

1 彝族毕摩[1]

毕摩是彝族社会中从事于原始宗教活动的祭师,是彝族文化的传承者,是集成彝族古代的语言、文字、哲学、历史、谱牒、地理、天文、历法、民俗、伦理、文学、艺术、医学、农学、技艺等丰富内容的一种特殊宗教文化。不仅是宗教仪式的主持者,也是主要的疾病诊疗实施者。毕摩的主要职能有主持祭祀、禳灾祛祸、主持诅盟、诊疗疾病、占卜、传播知识、神判。解放前彝族医药知识主要掌握在毕摩的手中,毕摩经书上有医药方面的记载,并有药物和药方,毕摩对彝族传统文化( 包括彝族彝药) 的继承与发展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它是彝族传统医学得以传承的主要载体。多数毕摩治病方法采用仪式治疗,而少数毕摩多明药性。有采药的习惯,在家中常备有少量植物、动物、矿物药等,以备在治病时使用。部分毕摩用仪式治病的同时,在念经后,往往要病人喝一碗草药熬的“神汤”,心理的治疗和草药的治疗混在一起,往往取得“神药两解”的双重效果。

2 彝族医药

人类在进化过程中,由于所居的地域环境与生活习惯及语言文化的差异,形成了不同的民族。彝族与其他民族一样,在生产劳动及日常生活中,在长期与自然、疾病作斗争的过程中,在伤病、疼痛时食用某些植物药、动物药进行防病治病,在实践过程中逐步产生了彝族医药。彝族祖先发明了文字,所以彝族是古老优秀的民族,彝族医药主要是以口传的方式民间进行传承。彝族医药是中华传统医药的重要组成部分,彝族医药的古籍资料较少,毕摩经书中有少部分记载,云南古籍医书比凉山多一些,通过历代学者的继承、整理、发掘、提高,特别是现代科学技术研究方法的引入,彝族医药正生机勃发,发扬光大。我省的彝族医药研究自上世纪 70 年代就开始了,经过 10 余年的辛勤工作,州药检所的贺廷超、李耕冬等前辈通过收集整理、编写了《彝医动物药》、《彝医植物药》、《彝医发展史》,为彝族医药科学研究奠定了基础。近年来通过我们和阿子阿越等共同努力,都取得较大的成绩。然而,与其他发展较快的兄弟民族医药发展相比,彝族医药毕竟还没有赢得广泛的应用,存在不少差距,有待迎头赶上。

3 毕摩是最好的心理治疗师

彝族人不信教,最信任和崇拜毕摩,有着传统的宗教仪式,鬼神信仰直接产生了各种以禳灾祛祸为目的的仪式。凡彝人遇疾病或灾祸时,如时运不顺、疾病缠身、庄稼歉收、妻儿死亡、牲畜瘟疫、身体欠佳、遇邪事异兆、恶梦等,往往认为是神灵不佑、鬼怪邪魔作崇,因此,患病时先请毕摩占算,经占卜后请毕摩行各种治病仪式。勤劳勇敢的彝族先民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在以万物有录、神灵造物、神灵主宰为基础的原始精神文化下,依据人类的生存法则创造并发展了举世嘱目的彝族毕摩文化,在生存威胁、天灾人祸、生老病死、万千瘟疫等环境中,产生了一批又一批诊疗疾病的主要实施者———毕摩,形成了特色而鲜明的巫医混合的毕摩医术文化,为世界医学的研究和发展提供了一定的依据。总之,毕摩是祭师,是宗教仪式的主持者,仪式治病的实施者,是彝族人最信任和崇拜的人,相当于上述“上帝”、“神”、“佛”、“圣人”等。所以,毕摩是最好的心理治疗师,彝族毕摩仪式治病的医学理论主要是心理疗法。

4 毕摩的医学基础理论

彝族医药学是一门具有自身基础理论特点及区域性用药特点的医药学。在彝医药基础理论指导下行医的人称为彝医; 不懂彝医药基础理论而行医的人员称为彝族民间医。笔者收集整理的毕摩医学基础理论包括彝族十二尼能、彝族八方位( 年方位和出身方位) 、彝族十行等。

4. 1 彝族十二尼能

彝族把鼠、牛、狼、兔、龙、蛇、马、绵羊、猴、鸡、狗、猪 12 种属相为原始十二尼能。在推算年龄时以每个属相为 1 年,如一轮为 13 岁,二轮为 25 岁,三轮为 37 岁,四轮为49 岁,其实与汉族的虚岁完全一致。如属鼠的人到猪年是 12岁,到鼠年为 13 岁,鼠年到鼠年为一轮 13 岁。在推算月份时,将十二属相作为月份,每月为 1 个属相,如牛月。在推算天数时,将十二属相作为天数,每天为 1 个属相,如牛天等。根据十二属相所属的年结合彝族八方位推算出疾病、吉凶。尼能,是指日月,在实际应用中将十二尼能作为年月日,如马年、羊月、龙日,与汉族的十二属相基本一致。不同点在于彝族毕摩常用狼和绵羊,而不用虎和羊,如属狼、狼年、狼月、狼日,彝族又将十二属相分为二类,一是家养动物,有马、绵羊、鸡、狗、猪、牛 6 种; 二是野生动物,有狼、兔、龙、蛇、猴、鼠 6 种。每 1 个属相为 1 岁,如,鼠年为 1 岁,牛年为 2 岁,狼年为 3 岁。

4.2 彝族八方位

分为年方位和出身方位。八方位是东方、西方、北方、南方、东北方、东南方、西北方、西南方。在推算年方位时,男性 1 岁( 虚岁) 从南方位顺时针转位,每移一个方位便为 1 年,人则为 1 岁,旋绕 1 周,便为 9 岁( 8 +1) ; 旋绕 2 周为 17 岁( 8x2 + 1) ; 旋绕 3 周为 25 岁( 8x3 + 1) ,以此类推。如: 1 岁 ( 南 方) ———2 岁 ( 西 南 方) ———3 岁 ( 西方) ———4 岁 ( 西 北 方) ———5 岁 ( 北 方) ———6 岁 ( 东 北方) ———7 岁( 东方) ———8 岁( 东南方) ———9 岁( 南方) 。女性转动方位与男性相反。女性 1 岁从北方开始,逆时针方向转位。出身方位: 在推算出身方位时,女性( 母亲) 年方位 1岁从北方开始,向逆时针方向转位,每年转一个方位,母亲的年方位就是当年生下儿女的出身方位。如: 母亲 25 岁时生下儿女出身方位是北方,26 岁时生下儿女出身方位是西北方,以此类推。彝族八方位与汉族的八方位一致,但定义却完全不同。在彝族八方位中,箭头指向的方位: 北方,西北方,西方、西南方为女性方位( 阴) ,东方、东北方、南方、东南方为男性方位( 阳) 。

4.3 彝族十行

五行为木、火、土、铁、水,彝族又将五行中每行分为公母,把五行变为十行,在实际应用均用十行。十行为木公、木母; 火公、火母; 土公、土母; 铁公、铁母; 水公、水母。十行彝语为“克坡”,彝族“五行”中的“铁”不同于《易经》“五行”中的“金”,认为金、银、铜属一类。公母相当于雌雄、阴阳、天地、日月等。“母”为略安静、温存; “公”为略多动、好胜。十行既相生,又相克; 既相化,又相制; 既相扶,又相抑。人出身时有一固定的“克坡”,如“木公或木母”,每年也转到一“克坡”方位。总之,把彝族十二尼能、彝族八方位( 年方位和出身方位) 、彝族十行等联合应用,就可以掌握生命活动规律和预测人体盛衰年、盛衰月、盛衰日,如果能准确地掌握衰年、衰月、衰日,采取一些有效的调整或预防措施,或对其进行人为干预,是可以防止人体疾病发生。如果一个人平时就注重或掌握自己一生中盛衰年,就可以有意识地调整自己的身体功能,不至于等到发病或出现身体衰弱的情况后再去处理,也就是通常说的采取预防措施与保健方法。使自己的身体保持盛年不过盛,衰年不过衰,平安过一生。

5 彝族毕摩诊断疾病方法[4]

5.1 彝族毕摩“瓦期”

毕摩“瓦期”是凉山彝族地区常用的一种古老的诊断方法,即用鸡作为疾病的诊断和治疗媒介,毕摩通过一定的“念颂咒语”形式使被诊察者的病变部位及疾病外观在鸡的相应部位或脏器上显示出来的一种诊断方法,犹如医学中影像学 B 超、X 线检查定位,同时也是一种治疗疾病的方法,毕摩认为经过一次或几次的“瓦期”仪式,可以把病人体内的病变驱除到鸡体上,从而起到治疗疾病的作用,病人就会痊愈。现代医学日新月异的今日,大多数彝族仍通过“瓦期”来完成对疾病的诊断和治疗,特别是边远地区,毕摩“瓦期”较为常见,甚至在乡卫生院内也常见毕摩的“瓦期”,他们有时对医院诊断的结果产生质疑时,用“瓦期”来证实自己的疾病,结果毕摩通过“瓦期”诊断的病变器官及病变部位大多相同,这使当地医生们大惑不解,深感不可思议,医生们戏称这种方法为“彝族 X 光检查”。虽然毕摩的“瓦期”不能用科学完全解释其合理性,至少毕摩懂得解剖和诊断,与现代医学的解剖学和诊断学有交叉点,认为鸡的解剖结构与人体大致相同,在长期的实践和经验中,使人们看到许多由此“瓦期”诊断和治愈的患者。

5.2 鸡蛋卜( 瓦且沙) 

病人取坐位,毕摩将鸡蛋在病人身上反复擦拭,口念“经文”,特别是痛处要多擦几遍 ,并用针在鸡蛋较宽的一端穿一小孔,让病人对着吹一口气,在病人头上以顺时针方向转一周。毕摩左手拿鸡蛋右手持一枝青蒿叶,再次念“经文”,同时拿青蒿叶在鸡蛋上按顺时针方向不停旋转,助手将水倒在木碗中,毕摩将鸡蛋在木碗边缘上轻轻叩击一下,鸡蛋上出现裂纹。根据裂纹的变化可判断出疾病的预后。然后将鸡蛋打入木碗中,观察水中蛋清和蛋黄的变化,再拾起一大半鸡蛋壳挖水抵滴打在蛋黄周围,仔细观察水中变化判断出结果。最后用筷子将鸡蛋黄分离开,向顺时针方向搅拌旋转,放入一大半鸡蛋壳旋转,待旋转停止后观察蛋壳所指的方位。第一观察蛋壳上的裂纹,如裂纹朝上尖部,直而无弯曲,则为吉,病程短,快速治愈; 如裂纹朝上尖部,有弯曲并头朝下,则为凶,病程长,不易治愈。第二观察蛋清和蛋黄在水中的变化。以木碗中蛋黄为中心,如毕摩方位的蛋清变化为内因,则是内部自身原因引起的疾病; 其余方位的蛋清变化为外因,则是外来因素所引起的疾病。分开蛋黄时,如中心是黄色或金色为吉,预后好,如为灰色或冒烟为凶,预后差。第三观察蛋壳在水中旋转后停留指向的方位。观察两次操作来判断出结果,分别指向东方、西方或北方、南方为吉,则可治愈; 两次均指向同一方位为凶,不可治愈。

5.3 羊胛骨卜( 有格吉) 

毕摩口念“经文”,先用火草随意贴在肩胛骨面上,用打火机点燃青蒿杆一端,左手执肩胛骨,右手持点燃的青蒿杆灸肩胛骨面上的火草,并用左手拇指按压所灸之点,骨面上出现裂纹,反复操作数十次,根据裂纹走向可判断疾病的预后。判断胛骨面上的裂纹朝上尖直而不弯曲为吉,则疾病预后好; 如裂纹朝上再弯曲,尖部指向下为凶,则疾病预后差。

6 毕摩独特的治病方法

6.1 蒸病人( 撮喃尼) 

毕摩对麻风病、全身浮肿、皮肤发痒、久治不愈、身体酸麻等采取蒸病人的方法治疗疾病。先选择在河边挖火坑,支一大铁锅,锅里盛水加上几十种药物,烧水煮熬,锅上置木条,病人脱去衣服,坐在锅上的木条上,盖上特大的蒸笼,继续烧火,水沸腾,蒸汽上升,使药物的药力通过蒸汽发挥作用,以此来治疗疾病。毕摩选择河边,是因为潮湿地是引起此类疾病,在此处治疗易治愈。此方法与中医的气浴法相似,药物通过蒸汽透入人体内发挥作用,但治疗的关键是独特的彝药,有独特的适应症。

6.2 熏草木( 布尔伙) 

 毕摩对风湿关节疼痛、偏瘫、面瘫、关节强直、肢体麻木、体弱多病等采用熏草木( 布尔伙) 方法,先烧红一石板或瓦片,在小溪边挖一小坑,把烧红的石板放入坑内加上药物,打一鸡蛋于药物上,病人脱衣蹲坑上,外盖 披毡行“熏草术”,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或把药物放入大火盆内,用火钳夹起烧红的石块或钢板置入药物中央埋藏,然后病人半蹲骑跨于火盆上方,外盖披毡,进行外熏,使药气钻入体内发挥作用。此法的特点是使用独特的彝药,具有独特的适应症。毕摩认为小溪边沼泽地是引起“斯色”( 是一种引起风湿病或偏瘫的外因) 的主要原因,在此处治疗易把“斯色”赶走。

6.3 挂铁链( 沈火丁) 

毕摩对精神病、癫痫病、难产病人采用挂铁链( 沈火丁) 方法,先将铁链置入火中烧红,毕摩念经“防烫经”,双手拿起铁链挂于病人脖子上,病人不会烫伤,且能治愈病人。毕摩经过长期的锻炼,具有“特殊功能”,能念“防烫经”,病人不会烫伤。这用科学无法解释,但能起到让病人有恐惧心理,达到心理治疗的目的。

7 讨论

彝族医药学是一门具有自身基础理论特点及区域性用药特点的医药学,笔者首次将毕摩的理论与彝族医药联系在一起,研究认为毕摩医药是彝族医药的理论基础,毕摩是彝族文化的传承者,不仅是宗教仪式的主持者,也是诊疗疾病的实施者。毕摩经书上有部分彝医药方面的记载,彝族医药理论基础来源于毕摩的部分理论,毕摩对彝族传统文化( 包括彝族彝药) 的继承与发展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本文阐述的毕摩医学理论基础、毕摩诊断疾病方法和治疗疾病方法,即将成为研究和发展彝族医药的重要依据。

参考文献
[1]阿牛史一,吉朗伍野.凉山毕摩[M].浙江人民出版社,2007.
[2]王正坤.彝医揽要[M].云南科技出版社,2004: 8.
[3]吉克曲日.占母十经文[M].西昌印刷厂,2007: 7.
[4]摩瑟磁火.美姑彝族毕摩调查研究( 内部) [M].攀西地质印刷厂,1996.

原载:《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16年第6期
作者:沙学忠,系四川省凉山州彝族医药研究所副主任医师
文字来源:彝学微信公众号;主编:巫达;推文编辑:冯溪歌。
申明:本文从公开互联网平台转载,并经彝族人网重新编排,旨在公益宣传彝族文化。版权归属原作者和媒体所有,如涉及版权事宜请与我们联系进行删改。
彝族人网,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yizuren.com

所属专题:

彝族传统医药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