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学 Yi Study

当前位置: 首页 > 彝学 > 彝学研究论文精选

马锦卫:凉山彝族漆器髹饰技艺传承情况调查研究

作者:​马锦卫 发布时间:2020-09-30 原出处:《西南民族大学学报》2017年第4期

摘要】“凉山彝族漆器”2008 年 6 月 7 日被国家确定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彝族漆器髹饰技艺是先辈留下的宝贵遗产,给彝族人民的生活提供了便宜,升华了彝族人民的审美观。彝族漆器以餐具和酒具等生活日用品为主,以其产品的实用性、工艺的独特性受到人们的青睐。本文通过对凉山彝族漆器的产生与发明,凉山彝族漆器传承元素,凉山彝族漆器髹饰传承地,凉山彝族漆器髹饰传承人的调查,分析凉山彝族漆器髹饰技艺传承中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对策建议。

关键词】彝族漆器;传承情况;调查研究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彝族漆文化遗产传承保护与发展研究”(14BMZ068) 、西南民族大学彝族文化研发创新团队(13TD0058)阶段性成果。

mad.jpg

“凉山彝族漆器”于2006 年 9 月 21 被确定为凉山州第一批州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类别: 传统技艺,项目标号: Ⅷ-1,项目名称: 彝族漆器,申报地区或单位: 喜德县人民政府; 2007年3月1日被四川省确定为四川省凉山州第一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类别: 传统技艺,项目标号: Ⅷ-129,项目名称: 凉山彝族漆器制作工艺,申报地区或单位: 凉山州喜德县人民政府;2008 年 6 月 7 日被国家确定为凉山州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类别: 传统技艺,项目编码: Ⅷ-128,项目名称: 彝族漆器髹饰技艺,申报地区或单位: 四川省喜德县。彝族漆器是彝族人民生活中的必需品和艺术品,是彝族人民认识自然改造自然的结晶,积淀着彝族人民的审美鉴赏和文化价值追求。彝族漆器作为彝族文化的重要遗产之一受到国家的重视,但随着现代新工业发展的不断冲击,彝族漆器文化的传承与发展受到了一定的影响。本文以凉山彝族漆器髹饰技艺的传承现状调查为内容,对彝族漆器文化传承发展进行调查研究。

一、凉山彝族漆器的产生与发明

“漆”,古同“桼”,《说文解字》解释为“从水。桼声”[1](P540),漆也指漆酯。漆在《现代汉语词典》中解释为: 用漆树皮里的黏汁或其他树脂制成的涂料。[2]

从漆树皮上割取出的漆液叫“生漆”,生漆经过加工后调配出各种颜色的漆液,称为“熟漆”,又叫土漆、大漆、中国漆等,大漆干燥后具有环保、耐热、抗酸、抗腐蚀的性能。中国是漆器髹饰技艺最早的国家,中国最早的漆器制品,是出土于浙江余姚河姆渡的一个朱漆木碗,这个木碗“经过科学的分析,确认了漆器上的涂料是生漆,且距今7000年左右。”[3]( P225-226)

中国漆器技艺发展到春秋战国至汉代,达到了鼎盛时期。现在留存和出土的楚汉漆器其形态、色彩、纹饰都非常精美,价值非凡。楚汉漆器和彝族传统的漆器技艺有许多的共同性和共同特点,我们可以从形状、色彩、纹饰等一些共同点窥视汉彝漆器传承的共同性与相似性,从汉彝漆器一脉相承的文化现象及其彝族漆器文化传承的文献记载中可以看出,彝族漆器技艺历史悠久,关于漆器髹饰技艺的产生和发明在彝族地区有多种传说。

(一)狄一火甫发明说

彝族民间《万事万物的开端》中讲道: 相传有一位智者狄一伙甫,是一位木匠,有一天,他梦见自己制作的木鸟形酒壶展翅飞进一片大森林,他骑马前去追赶,看见木鸟形酒壶飞过漆树林,全身就变成了黑色。狄一伙甫受到了启发,于是就到漆树林里去寻找漆脂,涂到他制作的木鸟上,使木鸟光泽明亮,并且发现被漆脂涂过的鸟形酒壶更加轻便牢实。从此之后,漆器因具有牢实轻便美观等特点,在彝族地区传承发展,漆器髹饰技艺也就从此开始传承。“相传彝族漆器,髹漆技术是由狄一伙甫发明的,距今57 代左右,有1400 余年的历史。”[4]

(二)阿伙且且发明说

《彝族克智》中有关发明者的描述中说道: 漆器髹饰阿火且且所发明,弹毛擀毡阿余阿夏所发明,金银饰器俄木阿合所发明,剪裁缝补吉觉乌基所发明,针纺织布普莫勒依所发明,婚姻婚庆石尔俄特所发明,逢年过节俄布可撒所发明。“相传有一天阿伙且且上山采伐木料,偶然发现一颗被伐倒的树上流出一些乳白色的脂,并滴在他的衣裤上,时间长了便变得又黑又亮,怎么洗也洗不掉。他琢磨着: 如果把他漆在木器上不是很美吗? 于是他便试着这样做了,涂上漆以后的木器不但坚固而且反复漆过的木器光泽度好,更加美观。”[5](P168)

(三)吉史兄弟发明说

彝族民间相传,在某个地方,吉史兄弟砍下一棵树,看见树的砍口滴下一些白色的树脂,树脂有的还落在了他们的衣服上。他们回家后,这些落到衣服上的白色树脂就变成了黑色的粘物,无法把它擦洗掉。第二天,他们回到了砍树的地方,那些流到树下的树脂都变成了黑色的粘液黏在树枝和地上,他们怎么擦都擦不掉,通过他们的反复观察了解,这种在漆树上流出来的树脂能使物体凝固。他们就将漆脂涂在了容易损坏的器物上,使家里的瓜瓢器物牢实耐用,漆器就这样在彝族地区开始推广使用。

(四)吉伍家族首创漆器说

在喜德民间有关于吉伍家族最早制作彝族漆器的传说,这与现代吉伍家族人大量制作彝族漆器有联系。吉伍家族与吉史兄弟发明说有着一脉相承的联系。从彝族谱牒来看,吉伍源于吉史,吉伍家族和吉史家族是一个体系,一个家支。“吉伍家支的创始人大约于1616年来到一个叫勒俄来嘎的地方居住。吉史的儿子吉伍相当聪明,他从汉族地区买回了铁制工具,如斧头、锛、刨等等。并且用这些工具第一次制作家用的木制品,如木桶、木瓢、木勺等等,他还为当地的毕摩制作使用的法器。”[6](P367)

二、彝族漆器技艺传承元素

彝族漆器技艺传承主要是材质使用、款式类型、色调调试、图案设计、花纹描摹、工艺流程等方面。

(一)材质选用

彝族漆器主要有木胎、皮胎、角胎、布胎、竹胎。“漆器的胎骨质地发展到后期,共有六种: 木胎、皮胎、竹胎、角胎、竹木胎、皮木胎。其中,木、皮胎占大部分,角胎、混合胎次之,竹胎较少。”[4]木胎主要是一些生活用具和观赏品,在材质的使用上一般要求不太硬也不太软的中性木头。常用的有野樱木、桦木、杜鹃木等。皮胎一般选用牛皮和羊皮。角胎一般选水牛角、黄牛角、牦牛角和绵羊角、羚羊角。布胎以麻布为主。

(二)款式类型

木质品: 餐桌、凳子、大盘、盆、木盔、碗、钵、勺、筷子、花瓶、酒杯、法具、兵器、箭筒、鼓、马鞍、屏风等。皮质品: 碗、钵、花瓶、酒杯、首饰盒、手镯、葫芦、铠甲、箭筒、马鞍、马蹬等。角质品: 法具、号角、兵器等。布质品: 碗、酒杯、手镯、首饰盒、葫芦、花瓶、刀套、屏风。竹质品: 竹钵、竹筒、筷子、法器等。

(三)调色

色调主要以漆的本色黑色为基础,以红色和黄色为主要配色,构成黑、红、黄为主的三色漆髹文化。三色的形成以生漆为基础,在生漆中加入朱砂就将颜色调为红色,以生漆为基础,在生漆中加入石黄就将颜色调为黄色。由于现代社会发展和审美情趣的需要,彝族漆器色调在三色的基础上也有了发展,如白色、蓝色、紫红色、灰色等也会出现在漆器产品上。

(四)图案设计

彝族漆器的图案主要以点、线、面来构成,以圆形、方形、弧形、椭圆形、三角形、菱形、锥形等图形为主。漆器图案中常用日月星辰,山川河流,人物形象、动植物、飞禽走兽等为基本的构图内容及其题材,主要造型有高足、深腹、敛口、敞口等。

(五)花纹描摹

彝族漆髹纹样题材丰富,主要是来源于彝族人民对生产生活的观察与分析,多为写意抽象几何图案,底蕴深厚的本土文化和宗教信仰中的人文图谱等。图案中有反映游牧生活的鱼尾纹、虎皮纹、豹皮纹、牛眼纹、鸟纹,有渊源古老的几何纹,有源于天体的云纹、雷纹、涡纹、太阳纹,月亮纹,星星纹,有改造自然、认识自然的花蕾纹、瓜果纹、火纹、火镰纹等。

(六)工艺流程

彝族髹漆制作中环节较多,工艺复杂,其基本工艺流程有做胎、上底漆、补薄灰、打磨、补厚灰、再打磨、上胭脂漆、上面子漆等。在制作过程中还有质色、嵌漆、描饰、金漆、隐花、罩明等工序,工序达 40 多个,最好的达 70 多个工序。

三、凉山彝族漆器文化传承地

凉山彝族漆器传承地主要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的喜德县、昭觉县、美姑县、金阳县等,“喜德也在2004年被凉山州政府公布为‘彝族漆器之乡’。”[7]凉山彝族漆器文化主要传承地有两个。

(一)阿普如哈

阿普如哈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喜德县依洛乡。喜德县位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西北部,是近现代以来彝族漆器最集中、工艺最精湛、保留最完整的地方之一。喜德县彝族漆器传统技艺最好的就是阿普如哈山寨,这个山寨里一个姓吉伍的家族世代传承着漆器髹饰技艺。阿普如哈属于二半山区,是喜德县依洛乡依洛村的一个组,行政名称叫阿普组。阿普如哈,彝语地名,意即“爷爷的大麦茬地”,可能因这里曾种过大麦而得名。世代居住在这里的有吉伍、吉果、阿坡、吉尔等姓人家,这里的农作物以荞麦、燕麦、土豆、玉米为主,有牛、羊、马、猪等牲畜。该村目前共有 286户 1180 人,其中阿普组 110 户 460 人。我们从该村支部书记吉伍克古处了解到,以上数据是以所在本村的户籍统计的,阿普组实际居住农户已经不到 70 户,其中吉伍家族已经不足 30 户。多数农户以打工、送孩子进城念书等为目的,搬迁至喜德、西昌等县(市)城镇居住,因此阿普如哈山寨实际住户少了许多。[注1]阿普如哈农户中以姓吉伍的居多,在上一代人当中,除了吉伍家族,他姓的家族也偶有制作漆器的,这是邻里相互影响相互学习的结果。阿普如哈尽管是一个小山寨,但因为彝族漆器髹饰技艺在民间的传播,其名声很大,在操彝语北部方言的大小凉山彝族地区,这个地名几乎家喻户晓,阿普如哈漆器以木胎漆为主,彝族谚语有“餐具用具阿普如哈出的为最好,燕麦炒面日哈洛牧出的为最好”之说。

(二)侯古莫

侯古莫位于凉山彝族自治州美姑县侯古莫乡侯古莫村。侯古莫彝语意思是矮山河谷地。这里相对于美姑县片区来看是算低矮的地方,但实际是二半山区,其气候属于漆树生长的适宜地带。侯古莫是一条狭窄的山谷,全村有7组,290 户,1740人[注2]。侯古莫漆器以皮胎为主,最有名的是皮碗和铠甲。侯古莫已被凉山州美姑县命名为“皮漆之乡”。

四、凉山彝族漆器髹饰技艺传承情况

在大小凉山,彝族居住的地方都或多或少有能制作家具以及制作漆器的人,但只有极少的漆器世家。在大小凉山最有影响的有以木胎漆器和皮胎漆器为制作材料的两个漆器世家。

(一)漆器髹饰木胎技艺世家吉伍家族

居住在阿普如哈的吉伍家族自称“布萨吉伍家族”。布萨吉伍家族又分为阿恩、吉木、阿扎三支,彝族漆器世家仅为阿恩支系。阿恩家又分为阿井、茹莫、友友、果惹、蒲社五个小分支,在这五个小分支当中也只有友友、茹莫两家的部分人掌握和传承了彝族漆器制作技艺。结合彝族谱系习俗和彝族漆器髹饰技艺家族传承的实际,笔者在深入阿普如哈开展彝族漆器文化调查的时候,重点顺着家谱这一主线进行调查分析,对彝族漆器文化的传承脉络和发展现状进行了具体梳理。彝族漆器文化在吉伍家族传承了十多代,在这里我们结合传承现状,主要对“友友”、“茹莫”两支的谱系进行列举。

1.彝族漆器民间工艺在吉伍阿恩茹莫支的传承情况: (1)吉伍→阿恩→茹莫→阿莫→吉俄→蒲吉→边日→哈嘎→布哈→体古( 在世) ,有四子,其中依体、伍沙、阿比 3 人从事漆器技艺。(2)吉伍→阿恩→茹莫→阿莫→吉俄→蒲吉→边日→克惹→日胡→瓦火→尼破→有哈( 在世) ,是退休教师,现从事漆器技艺。(3)吉伍→阿恩→茹莫→阿莫→吉俄→蒲吉→边日→克惹→日胡→说惹→耶加→尔坡( 在世) ,现从事漆器技艺。

2.彝族漆器民间工艺在吉伍阿恩友友支的传承情况:(1)吉伍→阿恩→友友→阿比→吉布→说夫→翁格→吉克→尔坡→里达→拉体(在世),从事漆器技艺,有 3 子,均未从事漆器技艺。(2)吉伍→阿恩→友友→阿比→吉布→说夫→翁格→吉克→尔坡→里达→拉古( 在世) ,从事漆器技艺,有木呷、克呷共 2 子,均从事漆器技艺。(3)吉伍→阿恩→友友→阿比→吉布→说夫→翁图→尼丘→萨体→哈体→有色( 在世) ,从事漆器技艺。(4)吉伍→阿恩→友友→阿比→吉布→说夫→翁图→尼丘→萨古→红机→木加(在世),传承漆器技艺。(5)吉伍→阿恩→友友→阿比→吉布→说夫→翁图→尼丘→萨古→红尔(在世),从事漆器技艺。(6)吉伍→阿恩→友友→阿比→吉布→说夫→翁古→布火→瓦吉→尔体→有坡(在世),从事漆器技艺。(7)吉伍→阿恩→友友→阿比→吉布→说夫→翁古→布火→瓦吉→尔体→有哈(在世),从事漆器技艺。(8)吉伍→阿恩→友友→阿比→吉布→说夫→翁古→布火→达惹→依坡→古哈(在世),从事漆器技艺。(9)吉伍→阿恩→友友→阿比→吉布→说夫→翁古→布火→达惹→里坡→巫且(在世),是国家级彝族漆器髹饰技艺传承人,有4 个子女,其中 1 男 1 女从事漆器技艺。(10)吉伍→阿恩→友友→阿比→吉布→说夫→翁古→比火→洛波→呷九(在世),从事漆器技艺,其子依坡从事漆器技艺。

3.彝族漆器大师吉伍巫且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彝族漆器髹饰技艺”项目传承人,中国首批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四川省工艺美术大师。吉伍巫且 1953 年生于喜德县阿普如哈村。从七八岁起就跟着父亲学习彝族漆器传统工艺,20 岁出头就成为彝族漆器技艺代表性人物。数十年来,为了将彝族漆器文化发扬光大,积极参加各种展示交流活动,曾在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西博会,上海世博会等平台上宣传展示彝族漆器文化的魅力,其作品获得许多奖励。他注册经营的“凉山彝族自治州民政民族工艺厂”先后被评为全国少数民族特需商品定点制作企业,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省级非遗传习所等。2008 年7 月,吉伍巫且受美国官方邀请参加第五届圣塔菲国际民间艺术商交会,携 285 件个人作品赴美参加了该盛会,《库祖》和《册底》两件作品被世界民俗博物馆直接收藏。2015 年 7 月 6 日- 7 月 31 日,吉伍巫且应邀赴美参加“2015 美国北加州旧金山湾区璀璨中华文化节暨启明快乐文化夏令营活动”,在当地学生当中开展了“彝族漆器髹饰技艺”的教学活动,赞誉极佳。

(二)漆器皮胎髹饰技艺世家白石家族

彝族漆器的制作,以木或皮为主要坯胎。在凉山,木质漆器主要以喜德县为代表,皮质漆器以美姑县为代表。皮胎漆器工艺主要由木古白石家传承,现居住在美姑县侯古莫乡的白石夫基是主要代表人物,其代表性作品有皮碗、皮套、皮鞍等。他的家谱为“木古→尼一→自曲→哈啦→白石→勒迪→尔机→模格→比吉→子哈→吉夫→说布→约祖→史尼→布达→古体→夫基”。白石夫基说:“我们家世代制作皮胎漆器,当年我爷爷是制作铠甲的高手,本乡一姓吉莫的农户现在还收藏着他制作的一副铠甲。”白石夫基带了四个徒弟,都是白石家族的。该地区还有一个姓迪的家族也在做漆器,此迪家是白石夫基的徒弟,因彝族工艺传内不传外,但白石夫基带此人的原因是迪家祖上是漆器世家,只是到了后来因特殊原因传艺不精,才拜白石夫基为师,因此白石夫基就成为该地区真正的正宗传承人。据白石夫基说,迪家已传13代,而他只传了11代。白石夫基的徒弟迪已带了5 个徒弟。该地区现有漆器技艺师11 人。

五、彝族漆器髹饰技艺传承面临的问题

(一)漆器技艺传承濒危

从阿普如哈吉伍家族曾经或正在从事彝族漆器技艺的家谱节选中,吉伍家族目前还掌握着彝族漆器传统技艺的人从以上家谱中可数出有21人。70 岁以上的 6 人,50 至70 岁的6 人,30 至50岁的 9人,30 岁以下的为零; 从性别方面看,男性20 人,女性 1人。从目前从业实际来看,50 岁以上的只有吉伍巫且和吉伍红尔 2 人还在制作漆器,50 岁以下的只剩下吉伍红尔、吉伍有色、吉伍木加、吉伍五沙、吉伍五呷、吉伍木呷、吉伍克呷共7人在制作漆器,也就是说著名的彝族漆器传承世家吉伍家族如今只剩下9人在从事漆器技艺。彝族漆器制作与销售都离开了阿普如哈迁往喜德、西昌城区。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 一是没有 30 岁以下的彝族漆器艺人,彝族漆器传统技艺的传承正处于断代的边缘; 二是作为彝族漆器之乡的阿普如哈已经没有昔日的漆器制作氛围; 三是吉伍巫且虽然一直为彝族漆器的传承和发展付出自己的力量,但是很多曾经的学徒都已改行,坚守本行并技艺娴熟的人屈指可数,他经营的公司名誉较多却经济效益提不高; 四是无论在喜德还是美姑,从事彝族漆器工艺传承的人数越来越少,彝族漆器世家面临传承危机。

(二)漆器技艺从业人员技术水平和文化层次亟待提高

过去,彝区各地都居住着一些彝族漆器艺人,他们制作的漆器虽然质量不高,比较朴实单调,但受到彝族家庭的欢迎,基本能供当地彝族人家使用。如今能做彝族漆器的人越来越少,从业人员技艺不高,大部分从业者简单的学学就上工,漆器产品工艺水平较差。相当一部分彝族漆器制作人基本上都是没有进过大中专学习,他们的审美能力欠缺,停留在表面的“三色”等上,根本没有产品创新研发能力,造成彝族漆器制作技艺差,产品质量不高,技艺传承面临徒弟带徒弟的状况。据调查,整个凉山也就只有几十人在制作漆器,严格意义上说比较全能的已经不超过 10 人,漆器技艺传承形势严峻。

(三)彝族漆器工艺传承设计陈旧,产品单一

彝族漆器技艺尽管有上千年的发展历史,但是发展缓慢,工艺传承守旧,漆器髹饰技艺没有多少突破性。漆器文化作为本土文化,设计观念守旧,设计理念落后。漆器工艺设计人员往往固守历史传承的一些符号,没有把自己本土的优秀髹饰符号、线条描绘、纹样构图等进行创新,缺少彝族漆器髹饰文化与其他漆器文化的比较与研究,缺少彝族漆器文化与其他漆器文化的结合与应用。缺乏对产品开发的积极性,没有自己过硬的拳头产品,缺乏市场竞争力。对于买主来讲,市场里看到的天天都是同样的产品,没有新鲜感,没有市场吸引力。

(四)漆器髹饰传承发展中材料存在以假乱真现象

根据我们的调查,凉山彝族地区多家开展漆器生产加工的厂家,在原料的使用上,不同程度地存在用料以假乱真的情况。在凉山彝族地区漆器生产中只有个别厂家还在坚持使用树漆、银朱、石黄等好材料外,有不少厂家用现代油漆、广告粉、聚氨酯、墨汁等颜料介入到漆器工艺流程之中,使彝族漆器髹饰工艺发生了“质”的扭曲变化。因此,在市场上难以找到正宗的彝族漆器,消费者对彝族漆器的真实性失去了信任,彝族漆器的使用面已大幅度缩减。

(五)政府扶持漆器髹饰传承发展力度有待加强

长期以来凉山各级政府在扶持彝族漆器发展上,没有很好的开展调查研究,没有高度认识彝族漆器文化存在与发展的重要性。在漆器产品研发,漆器企业的发展,漆器市场的整合等各方面,政府过问少,投入少。彝族漆器文化作为国家级非物质遗产,凉山政府没有出台与之传承、保护、发展等一些有力措施,更谈不上研究机构、研究队伍等,漆器文化处于自生自灭状态。政府部门和广大社会各界如不引起重视,再不采取措施,老一代的技艺师逐渐离世,漆器技艺将存在断代的危机。

六、彝族漆器文化传承中存在问题的对策

彝族漆器文化是中华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如今面临许多传承发展的问题,我们对此进行了有效性调查分析,认为彝族漆器文化要传承与发展的好,就必须要政府作主导,企业唱主角,产品优质化。

(一)政府应高度重视帮助彝族漆器髹饰技艺传承

彝族漆器既是文化也是商品,它既有观赏性也有实用性。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因诸多原因处于发展低谷。彝族漆器技艺的传承已处于极度濒危状况,原因: 一是彝族漆器制作技艺流程较为繁杂,年轻人已不再想学,学起来既枯燥又困难; 二是上学、工作、打工、经商等现代职业让人忽略了对彝族漆器工艺的学习; 三是彝族漆器制作并不能为技艺拥有者带来可观的经济收入,使大家对经济收入低的漆器技艺工作失去信心。因此政府无论从为民族文化传承的需要还是彝族老百姓日常生活的需要,都应积极参与和主导。如果没有政府的有力支持和各种渠道的扶持帮助,彝族漆器文化传承将面临自生自灭的危险性。各级政府一定要根据本地区的实际,及时采取应有的措施加强漆器文化传承发展工作。

(二)应重视对彝族漆器工艺传承人的培养工作

加强对彝族漆器工艺传承人的培养是传承彝族传统文化,发展彝族漆器的一件大事,利国利民。政府应组织引领彝区大中专学校开办彝族工艺美术生产加工专业或专业班,让彝族地区青少年到漆器髹饰技艺专业学习。有关大中专学校应有计划、有针对性地培养一批用得上,留得住的凉山地区青年学生,让他们从事彝族漆器技艺传承开发。凉山州各县职中、西昌学院、凉山民族师范校、凉山彝文学校等学校应开办漆器工艺等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专业,让有志青年人到学校学习专门技术,不断培养一些传承人和接班人。

(三)彝族漆器大师们应在传承人的培养上发挥好自己的优势

“漆艺文化不仅是有形的漆器,还有无形的技艺等,需要精选少数几个艺人加以保护,使其技艺能一直传承下去。”[8]彝族历史上有技艺只能内传家支,传男不传女的习惯,现在应打破这个习惯,多收徒弟,培养好徒弟,为漆器传承找好自己的接班人。要打破门规,要开展相互学习,有条件的开培训班等多渠道多方法来培养一批技艺精湛的漆器工艺接班人。

(四)彝族漆器技艺传承发展应高度重视“三结合”

彝族漆器设计缺乏专业的设计人才。现有的设计人才,有的缺少漆器文化土壤,有的缺少彝族文化土壤,有许多年轻人对漆器文化知之甚少,漆器文化只有少数人了解,这主要就是彝族漆器产品的设计落后,没有用现代的理念,站在全新的视角来改造产品的品牌,产品进入不了更高更好的市场层面,进入不了更广泛的社会阶层,日积月累彝族漆器产品就会淘汰,就会消失。因此,无论从传承民族文化角度还是发展彝族漆器角度,都应加强彝族传统漆器技艺与其他民族漆器技艺的结合,彝族漆器技艺与国外漆器技艺的结合,彝族漆器技艺与现代艺术及其现代文化的结合。

结语

彝族漆器沿袭传统的装饰图案与装饰技艺,与现代审美产生了脱节。有的过度强调传统的古老花纹图案,难以与现代的装饰相融合,以致无人问津。因此我们应该进行从工艺流程到产品设计等进行改革创新,从产品内容和髹饰技艺上进行现代工艺层面的创新改革,把繁重的人工部分进行现代化工艺操作,减少劳动力,减少成本。在表现手法上,做到既能反映精致细腻的彝族文化元素,又能与现代简洁、流畅、明快元素合拍。在传统工艺的基础上,不断融入写意、抽象等非常现代的艺术技法,达到符合现代人的审美情趣。这样彝族漆器市场将大有空间。只要力求贴近市场和大众生活,适应就餐、饮茶、插花、观赏等实用需求,无论彝区还是其他地区,在家庭建筑装饰、陈设品、家具、礼品、餐具等都需要大量的漆器,彝族漆器大有可为。

(原刊责任编辑:孙国英)

注释

[1]马锦卫、吉伍依作,2016 年 9 月 14 日在喜德县调查数据。

[2]马锦卫、吉伍依作,2016 年 8 月 23 日在美姑县调查数据。

参考文献

[1]许慎.说文解字[M].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

[2]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现代汉语词典[M].北京: 商务印书馆,1988(10-2).

[3]高丰.中国器物艺术论[M].太原: 山西教育出版社,2001.

[4]罗明刚.凉山彝族漆器[J].文物研究,1992( 4) .

[5]曾明,罗曲,阿牛史日,吉郎伍依.大凉山美姑彝族民间艺术研究[M].成都: 四川民族出版社,2004.

[6]吉伍木柳.凉山彝族吉伍工艺世家[A]//戴庆厦,岭福祥编.中国彝学(第二辑) [M].北京: 民族出版社,2003.

[7]秦慧琴,焦聪聪,余莎莎,曾渝理.从喜德县的漆器现状看彝族漆器的发展[J].学理论,2009(25).

[8]张建世.凉山彝族传统漆艺文化的变迁[J].西南民族学院学报,2002(12).

(原载《西南民族大学学报》2017年第4期,作者系西南民族大学教授、博士)

(文字来源:彝学微信公众号;主编:巫达;推文编辑:龙雪娜)

(本文从公开互联网平台转载,并经彝族人网重新编排,旨在公益宣传彝族文化。版权归属原作者和媒体所有,如涉及版权事宜请与我们联系进行删改。)

编辑:阿着地 发布: 阿布亚 标签: 彝族漆器 髹饰技艺 彝族漆器制作工艺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