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学 Yi Study

当前位置: 首页 > 彝学 > 彝学研究论文精选

《查姆》文化空间转型分析

作者:​胡馨心 发布时间:2020-09-05 原出处:​《北方文学》2019年21期

【摘要】《查姆》传统的传承文化空间,是建立在农耕文明基础上的,随着社会的转型,《查姆》传统文化空间必然发生转型。本文探讨了《查姆》从传统的传承文化空间到当代文化空间的转型,并揭示了转型的意义。

【关键词《查姆》;文化空间;转型分析


《查姆》是彝族一部重要的创世史诗,直译“查”是“人”,“姆”是“做”,意译“查姆”是“万物起源”的意思。2008年《查姆》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因此《查姆》的传承与保护提到了议事日程。史诗的传承总是依托特定的文化空间进行的,要探究史诗的传承与保护,必须分析其传承的文化空间的状态。“文化空间”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有名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其定义为:“民间或传统文化活动的集中地域,但也可确定为具有周期性或事件性的特定时间,这种具有时间和实体的空间之所以能存在,是因为它是文化表现活动的传统表现场所。[1]”《查姆》是农耕时代的产物,随着社会的发展,其文化空间发生了转型。

一、《查姆》传承的传统文化空间

史诗《查姆》传统的文化空间主要指祭祖仪式、丧葬仪式与婚礼仪式的场所。在丧葬场所,主要吟诵《指路经》、《丧葬请师经》、《诉苦经》等[2]。在婚礼场所,主要是歌手用彝族的“阿色调”进行演唱《哭嫁歌》。

(一)《查姆》祭祖文化空间

《查姆》的祭祖文化空间一般为户主的堂屋,堂屋中的布局是有规律可寻的。堂屋进去正对面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一般为红色),为平时祭祖专用;桌子前方放有一组“神桌”(比桌子高一倍),神桌紧贴墙壁。神桌是专门供放灵牌及茶汽、酒汽的工具。神桌分为左、中、右三个部分,左侧摆着灵牌和一个香炉,中间和右边也各摆一个香炉,茶汽与酒汽放在每个香炉的右下角,此外分别在正中间摆两个花瓶,瓶中插有柏树枝,寓意着家人长寿安康。墙壁上贴着红纸黑字“天地君亲师位”的符条(竖着贴,顺序不能颠倒),其两边贴有对联,内容根据自家情况而定。《查姆》祭祖仪式在这样的场域进行,中元节是较有代表性的祭祖节日。

中元节又称“鬼节”,每年农历七月初一至七月十五是祭祖的日子。初一是接祖的日子,七月初二至七月十五,也就是在接祖后的第一天开始,这段时间称为“供祖”。每顿饭前都要先祭祀祖先,这期间不会像初一接祖那般隆重,把每顿吃的菜都放入一个盛好饭的碗中,拿去灵牌前供祖先享用。供祖期间每顿饭都要祭献且必须在饭前,饭前祭祀体现了对先祖的尊敬,也体现了儒家的孝道思想。到十五那天,把祖先都送到自家岔路口,供品也都放到岔路口,加上纸一并烧掉,这个时候,烧的纸是黄纸,烧的量很多,要确保祖先回来一次拿去阴间的“钱”够用。

彝族民众通过祭祖仪式来强化全体成员的共同体观念,提高了彝族的认同感,增强了民族的凝聚力。

(二)《查姆》丧葬文化空间

彝族丧葬仪式主要在自家堂屋与墓地举行,于是户主的堂屋与墓地构成了传唱《查姆》的文化空间。

死者入殓前的扫棺仪式由毕摩完成,扫棺寓示为死者扫出棺材里的“煞气”。死者入棺后,棺盖上加一个毯子,最后把死者捏死的“接气鸡”(死者刚死时捏死的一只小鸡)放到毯子上方。料理完以上事情,毕摩举行死者的停丧仪式,首先准备一个葫芦,给葫芦画上七窍代表死者,放在堂屋外棺材正前方,用线把白纸串起来搭成“路”,让死者回归祖先。这时毕摩念《指路经》,《指路经》又称《阴路指明》、《教路书》、《开路经》,“尔亡随祖去,跟着祖先走。你的老祖先,路上等着你。祖先所在地,祖辈的故乡,祖宗生息过。跟随祖去啊,尋找老祖宗……[3]”毕摩念诵《指路经》意为专门为死者指明道路,内容涉及彝族先民的迁徙史。毕摩念诵经文的时候,死者家属进行“绕棺”(围绕棺材走)仪式,每当毕摩念三声“福”字时,家属不论走到哪里都要跪下。绕棺进行三次,仪式一般持续到凌晨四点钟。第三天刚刚黎明,死者家人吃“压材饭”(银器与糯米一起煮),吃到压材饭表明死者最挂念的人是他。出殡前念《指路经》。指路先指地面上的路程,即过去祖先住的地方,然后又指到阴间十道阎王殿。指路词为[4]:

某氏老人你(指亡者名),昨天这一夜,给你讲故事。今天你要起程了,给你指指路。你死有三魂,一魂归家中,归家守灵位,一魂守坟堆,一魂进阴间。今日你起程,先向天地拜,一要拜家堂,二要拜祖宗,三要拜灶君,四要拜苍龙,拜完这一切,你就出门了。今日朵觑我,要给你指路,你要仔细听。你若不细听,会把路走错,找不到祖宗。指完路后,叙述十道阎王殿:第一殿守门的是一对狮子狗,要拿粑粑喂。第二殿守门的是两头牛,要拿草喂。第三殿守门的是一对骡子,要拿蚕豆喂。第四殿守门的是一对马,要拿料喂。第五殿守门的是一对大山羊,要拿盐喂。第六殿守门的是一对猪,要拿猪食喂。第七殿守门的是一对鹅,要拿菜喂。第八殿守门的是一对老公鸡,要拿鸡食喂。第九殿守门的是一对鸭,要拿菜喂。第十殿守门的是一对绵羊,这一对绵羊有小牛高,要左手拿着粮,右手拿着草,这样来喂它,它就不拦你(畅通无阻)。过了十王殿,再走一程路,就到千家寨。你的祖宗们,就住在那里,你归祖宗去。

毕摩念诵完经文准备出殡,送葬抬棺的有八人,前后跟随死者的家属,走在前面的家属不能往后看。收拾死者物品的人走最后,到合适的地方把死者的东西烧掉。火葬完死者后,送葬的所有人方可回家。下葬的日子由毕摩重新测算,地点也要由毕摩根据死者的生辰八字来选择。到了下葬那天,天不亮就要到山上,天亮时所有人都要回到家中,下葬时不用毕摩念诵经文。

满三年后脱孝,所有亲戚都要来,脱孝仪式隆重,杀羊、杀鸡,孝子跪在坟前。毕摩在期间大致讲述:死者是在什么时候死的,这是某某的孝布,今天白布烧了换成红色的。毕摩念完这些,孝子磕完头烧孝布,随后依据“男左女右”的习俗把红布戴在手臂上。这些仪式结束,死者的整个葬礼也就完成。

彝族传统丧葬仪式的主题,主要是为死者招魂续魄,或祈愿死者升天,或是祝愿死者早日再生。

(三)《查姆》婚俗文化空间

在彝族的婚礼上,歌手用彝族“阿色调”演唱《哭嫁歌》。姑娘要出嫁了,父母邀集亲友,在场院里用竹子搭起“青棚”,在地上铺上青松毛。出嫁的头一天晚上,姑娘由女伴陪同到青棚里歇宿唱《哭嫁歌》。

彝族缔结婚姻时,青年人按照长辈规定的“提亲、测八字、定亲、下聘礼、嫁娶、回门”这些程序完成婚礼。提亲,又称“讨婚”。男方第一次进女方家门提亲有本家支的亲属陪同,与女方家属一同商议这门亲事。回到男方家后,男方阿爹邀请毕摩来家中测生辰八字,测出黄道吉日,又请毕摩去女方家,把男方测的生辰八字及黄道吉日告诉他们,看一看是否门当户对。若女方家测跟男方的相差不大,这门亲事也就基本定下来,接着双方的阿爹阿嫫开始走动,离成亲的日子也就不远了。到了选定的黄道吉日举行定亲仪式,由毕摩带领男方家到女方家的屋内外摆酒席。下聘礼不用单独选日子,男方家任意一天把聘礼折成现金敬给女方母亲。到了姑娘出嫁的前一天晚上,由女伴陪同到青棚里唱《哭嫁歌》[5]:

大片田地里,谷稗一起长。

留谷作种子,稗子被抛弃。

……

姑娘非常不愿意离开爹娘,离开从小相处的伙伴,离开家园,可是时间快到了,又不得不离开:

菜叶若枯黄,夫家说闲话,

汲水水浑浊,夫家闲话多!

……

到了男方家,二人进入正堂屋拜祖宗,由毕摩敬告祖先家中增加新人,保佑其无病无灾、家庭和睦。待女子嫁到男方家第七天时,夫妻二人都会回到女子娘家,这个过程俗称“回门”,回门表达女子感恩父母的养育之恩。经过这一系列活动,双方才能得到公认。

彝族在婚礼仪式上演唱《哭嫁歌》,表达了出嫁女子的离愁别绪之情。一方面,女儿离开家人,情感上舍不得;另一方面,表达不忘父母的养育之恩,所以要哭。

二、《查姆》传承的当代文化空间

由于时代变化,彝族创世史诗《查姆》的传承文化空间已发生了很大转变,传统文化空间正在淡化,取而代之的是新的文化空间,比如剧院的出现、新型文化节的产生、传习班的开展。

(一)《查姆》的文化节传承

自2013年成功举办首届查姆诗会以来,每年举办一届,2017年3月10日由双柏县委、县人民政府举办的诗歌活动查姆杯“养生福地,生态双柏”,是查姆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每届诗会都会邀请国家重要诗歌刊物、主编、编辑和有影响的省内外的诗人参加诗歌研讨和采风,最终由大赛组委会公正、客观的评定比赛结果,给予选手相应的资金奖励。查姆文化节的开展,促进了双柏文艺的繁荣,一批学者在《诗刊》、《民族文学》、《人民日报》等刊登过自己的作品,同时查姆文化节也是打造“中国彝乡”的项目。

新型文化节的创办是古老彝族文化的延续,当代的学者、政府人员、群众以另一种方式重现着彝族古老的仪式。文化节的出现,很大程度上加强了当地旅游业的发展,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的同时展示地方形象。随着市民环保意识的提高,及政府部门的管理不断完善,为该地区的发展提供了空间。

(二)《查姆》的传习班传承

为推动《查姆》活态传承及非遗保护工作的有续发展,自2018年以来,双柏县文化馆成立非遗传习班,40多人学习各个活动的仪式,在寓教于乐中提高“非遗传习人”的意识。

2018年10月26至27日,双柏县2018年查姆传承人(毕摩)培训班,在双柏县文化馆多功能培训教室开班,来自安龙堡乡、大麦地镇、法脿镇的部分彝族毕摩和县城民族文化爱好者近40余人參加培训。(1)毕摩培训班的开展,主要是由于老一辈的毕摩有很大一部分已经离开人世,查姆文化的传诵后继无人,通晓彝文的人数不多。通过培训,让参训学员进一步明白查姆的重要性,认识到查姆在双柏民族文化发展中的积极作用。

毕摩从小就要受到严格训练,古老的毕摩主要以世家传承为主,发展到现在,专业的毕摩人数已寥寥无几,双柏县组织的毕摩培训班,在一定程度上扩大了毕摩传承人的范围,《查姆》保存传统文化的同时也顺应了时代的发展。

三、《查姆》文化空间转型的意义

《查姆》文化空间的转型,推动城镇化建设,促进了乡村的经济文化发展。近年来,在政府部门的扶持下,已然转变为城市文化建设的重要资源。

邢莉在《民俗学概论新编》一书中提到:“由于农业剩余劳动力转移、市场化、实用主义盛行以及国家权力的强势进入等原因,农村的社区关系也变得复杂

最终导致乡村习俗的特点、构成要素、文化功能等多维度变迁。[6]”在社会转型过程中,《查姆》的祭祖仪式、婚丧习俗都发生着深刻演变。如彝族原在婚礼上盛行的“抢婚制”风俗,今天彝族民众结婚这一风俗已不复存在;原来大户人家持续十来天的丧葬仪式,小户人家一般举行三天,今天无论贫富贵贱都是为期两天半就结束。

《查姆》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以来,其文化空间的传承动力主要是当地政府和文化部门。地方政府一方面是为了贯彻国家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方针,另一深层原因是开始意识到文化产业是社会经济发展的软实力。民俗文化资源可以转化为城市打造民俗旅游产业,推动当地经济发展的潜能已经成为各地政府可持续发展方针上的共识。政府的号召、推动作用更直接地体现在《查姆》传承班的开展,楚雄州财政给予当地资金扶持等。这一政府意识的转化,使政府、文化部门成为《查姆》文化空间蓬勃发展的推动力。

有了政府基金的扶持后,当地文化部门逐步推进各方面的工作,圆满完成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查姆》的分阶段保护工作。2010年双柏县政府与楚雄师范学院共建了查姆文化研究基地,大麦地镇下莫且法查姆文化传习所在积极开展。在大麦地、安龙堡乡规划建设查姆文化生态保护区,重点打造彝族特色民居、彝族服饰、彝族饮食文化,为民族文化产业发展奠定基础,《查姆》文化空间在政府、文化部门的推动下获得生机勃勃的传承。

……

(本文从公开互联网平台转载,并经彝族人网重新编排,旨在公益宣传彝族文化。版权归属原作者和媒体所有,如涉及版权事宜请与我们联系进行删改。)

编辑:阿着地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