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彝学研究 Yi Study

当前位置: 首页 > 彝学研究 > 田野工作与考察记录

商宇宏:彝族起源中的神话时代

作者:​商宇宏 发布时间:2022-04-21 原出处:《田野记·神话考》 点赞+(
古老的彝族,还能有多少东西能在时代大潮中存留下来,也许不会有明确的答案,但我们可以尽力去为她留存一些有价值的文化,这就是彝 族 人 网的价值所在。

民族学中神话的定义为“用幻想形式表现神化了的远古时代英雄的民间故事。它反映了原始时代人们对世界起源、自然现象和社会生活的朴素认识和理解,表达了他们征服自然的美好愿望和理想。”马克思认为神话是“用想象和借助想象以征服自然力,支配自然力,把自然力加以形象化。”通过收集和整理研究发现,彝族神话大多是对自然现象、远古时代和未知事物的零散性想象和探索,然后通过口承的方式代代相传,还通常会带有浓厚的客观唯心主义思想和教化寓意。
M04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族很多支系均有“葫芦创世,兄妹成婚”之说,这是对祖源问题最早的阐述和探索。从传说内容来看,大部分都是在洪水中葫芦庇佑了阿普笃慕兄妹,然后两兄妹成婚并繁衍了后代,最后才有了彝族先民。在彝族创世史诗《查姆·横眼人时代》中载:“涅侬撒萨歇说:‘我给你一颗大瓜种,这颗瓜种不一般,一半绿来一半红,拿在日下晒三天,拿在夜下露三晚,拿去种在家门前。栽后三天勤浇水,栽后七天壅瓜蔓,栽后十天搭瓜架,瓜藤直爬接通天,藤上结个大葫芦,你们和葫芦有因缘。挖空葫芦就是船,你们兄妹往中间。’龙眼眨一眨,满天乌云翻,雨点鸡蛋大,大地茫茫被水淹,葫芦漂到天上边。洪水落了九千丈,葫芦也落九千丈,现出了山峦,岩边有三蓬树,一蓬细蔑树,一蓬尖刀树,一蓬小竹树。葫芦往下落,落在竹林间,竹稍缠紧葫芦,把葫芦拴在岩边。为找大葫芦,寻人寻人烟,涅侬撒萨歇呵,从高山找到平坝,从平坝找到高山。到了大葫芦,打开葫芦口,走出阿朴独姆两兄妹。”之后兄妹成婚生下了三十六个小娃娃,“一个抢锄头往东跑,一个抢扁担往西跑,三十六个好儿女,各走一方分了家。‘阿孑孑’是彝语,成了今天的彝家;‘阿喳喳’是哈尼语,哈尼的祖先就是他;‘阿呀呀’是汉话,他成了后来的汉家。抢锄头的是彝族,抢扁担的是傣家;彝族山头烧火地,傣家挑担住平坝。从此各人为一族,三十六族分天下;三十六族常来往,和睦相处是一家。”这是关于彝族始祖笃慕在洪水中得葫芦庇护而得以求生的传说。M04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image.png

彝族巫傩画像

而另一部彝族创世史诗《梅葛》中则说天神给了兄妹俩三颗葫芦籽,此葫芦长大后庇佑他们躲过洪水,洪水退却后天神让兄妹两人成婚并孕育了人种。史诗中说:“我们两兄妹,同胞父母生,成亲太害羞。要穿人烟有办法,属狗那一天,哥哥河头洗身子,属猪那一天,妹妹河尾捧水吃,吃水来怀孕。一月吃一次,吃了九个月,妹妹怀孕了,生下一个怪葫芦。”但葫芦被妹妹扔到了河里,于是天神只好请来野猪、獭猫、黄鳝、兔鹰、虾子找到葫芦,并用金锥和银锥打开,之后分别走出了汉族、傣族、彝族、傈僳、苗族、藏族、白族、回族等九个民族。所以,彝族很多支系中都存在葫芦崇拜现象,密岔人亦不例外。M04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云南省楚雄州武定县插甸镇依纳格村和狮山镇山居村的彝族密岔人口承古经之创世神话中流传有:“人间多作恶,不讲仁义礼,只有四口人,心地最善良。天神留了籽,种出大葫芦,天神打石头(彝族密岔人认为打雷是神祗在天界打石头),天空通了洞,降下大洪水,先祖兄妹两,跟随父与母,躲到葫芦里,三天三夜后(亦有说四十九天者),洪水过去了,葫芦落悬崖,白马樱丛挡,蜜蜂最勤劳,首先来采蜜,看见大葫芦,飞去叫老鹰,老鹰飞至崖,抓下大葫芦,老鼠咬开口,四人出来了,四人一出来,世间无人烟,没有办法了,兄妹配成婚,再生一葫芦,葫芦打开后,出来九种族,长子是哈巴(汉族)、二子是阿嘎(彝族纳苏支系)、三子是腊鲁(彝族腊鲁支系)、四子是阿罗(彝族纳罗支系)、五子是明朗(彝族撒尼支系)、六子是苗族、七子是摆夷(傣族)、八子是罗缅(哈尼族罗缅支系)、九子是密岔。后来九子纷纷搬东西来号地盘,长子汉族抱石头来号;二子阿嘎往高山上号;三子腊鲁、五子明朗、八子罗缅和幼子密岔钉木桩来号;四子阿罗和七子摆夷往河谷下号;只有六子苗族结荒草疙瘩来号。有一次天降大火,汉族的石头没有烧化;阿嘎所号的高山没被烧到;阿罗和摆夷所号的河谷也没有被烧到;腊鲁、明朗、罗缅和密岔的木桩虽然被火烧黑了,但是还钉在那里;苗族的草结被火全部烧成了灰烬,所以没有号到地盘。阿嘎请他们到高山上住,他们嫌冷;阿罗和摆夷请他们去河谷里住,他们又嫌热。所以,到了最后只能到处搬着走。”而此创世神话在武定县山居村彝族密岔人口述的版本里仅有七族,与之相比少了阿罗(彝族纳罗支系)和摆夷(傣族)。M04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上述内容看,彝族的神话创世体系基本都围绕着“葫芦创世,兄妹成婚”展开,并且这些支系前半部分内容基本与《梅葛》的记述相契,但二者所述从葫芦里出来的九个民族有异,密岔人传说中的“九族”大部分都属彝族支系,这是由于其生活区域空间较小,而导致日常接触到的民族群体局限;而后半部分“号地盘”的情节又与《查姆》中所记述的场景相似,仅“号地盘”的方式不同。M04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image.png

彝族毕摩像

民族文化学者缪鸾和先生调查并撰著的《禄劝县九个单位名称的少数民族初步调查报告》中也提及:“‘洪水故事’的流传......内中出入较大的是密岔、罗缅两个族系,他们共同的说法是幼子、幼女得到仙人的指引,跟着父母坐在葫芦里边逃了出来。(其他几个族系共同的说法是幼子得到仙人的指引,坐着木柜逃出来。)洪水退后仙人找‘人种’,由采花的蜜蜂口中得到他们的踪迹,又请老鹰飞上悬岩把葫芦抓下,再请老鼠把葫芦咬开,(此一段传说,其他几个族系都没有。)后来兄妹成了亲,传下了人种,(此点同于阿细传说,但黑彝的说法是逃出来的人和天上的仙女结婚,密岔等族系的传说中,留有血族婚姻的痕迹,可能更原始)。学者王丽珠在其作《彝族祖先崇拜研究》中转引唐楚臣先生的《马樱花神话及图腾崇拜遗迹》一文说到:“禄劝县七代毕摩张先在80年代曾讲过的传说‘阿卜笃慕和天上的三个仙女结婚,生下六个儿子。阿卜笃慕就在洛尼白给六个儿子分家’。”因此关于和仙女成婚之说,只是禄劝县及附近地区流传,而包括了彝族密岔人在内的,多数彝族地区都是“兄妹成婚”。如滇东南彝族创世史诗《阿细的先基》载:“男女说合成一家”,仍然是指“蟋蟀横眼人”时代因洪水泛滥,剩下的兄妹成婚育子。M04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马学良先生曾于1941年在云南彝区收集了一则人祖传说和红彝人的祖源神话非常相似:在上古时候,有弟兄三人,务农为业,虽然他们是一母所生,但性情各不相同,大哥生性暴厉,喜欢争斗,二哥较乃兄和善,但有一坏脾气,常喜说人的坏话,至于三弟呢,谁都喜欢他,不但生得比乃兄清秀,且待人和气,所以是他父母最疼爱的一个儿子。M04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一天,他们的父母突然想起了一件心事,把他们叫到面前,吩咐道:“儿呀!你们的年纪也不小了,要想法谋生,从明天起,你们去开垦山后的那片农地,作为你们将来的产业,谁肯努力干,当然可以得到圆满的结果。”三子听了,非常欢喜,于是只盼望明天到临。M04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翌日黎明,弟兄三人已经起床了,各人背着锄头,带着干粮,很精神的往山野里去垦田。当他们穿过小山,就发现一片荒原,他们就运动着手中的锄头,努力的往地下垦,虽然在强烈的日光下,满头流着汗珠,这样不停的垦着,直到黄昏方回家去。M04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二天,他们还是那样早的去垦荒,不料昨天所垦的田又复原了。老大老二,气愤的骂着,老三却不顾的继续努力,今天他们犁的更起劲了,仿佛要在土中垦出什么怪物似的,到了黄昏才回家去,这样接连三天,都是现垦现复,这使他们大为惊奇,好奇心打动了三兄弟,于是就商量怎样去发现这个秘密。第四天的早晨,他们仍照前一样,到了那里,并不动工,只呆望着天空,等候着夜的来临,但是这一日又仿佛特别的长,始终看不见太阳的回去,与月亮的到来,他们因几天的辛苦,伏在土堆上,呼呼的入梦了。M04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lichs.jpg

彝族松枝卜

当他们睡得很甜的时候,却来了一阵风,于是他们的好梦也就唤醒了,他们醒后,只看见一钩新月高悬在碧空,几棵老树在清幽的月光下,枝叶可分,“大哥,你看一个白发老人在翻平我们的土地呢,原来是他与我们作对”,老二忽然发现了月光下一个白发老人拿着拐枝在翻弄土地,于是狂呼 者喊他的哥哥:“这死老头儿,让我去打他”老大喊着就奔了过去,赛打老头,老二怒骂着,这老头似乎没有听见,仍然很安静的翻动着,老三急往拦住,跑近老人的身旁,很温柔的问道:“老人家,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要知道我们已经白白的辛苦了三天了,”老人微微一笑,看了看老三,然后拍着他的肩膀:“好孩子,为了你,我不愿隐瞒,老实告诉你,以后你们再不要是荒了吧,因为,在不久要天翻地覆洪水滔天了!”老人说完了这几句话,回身要走,三弟兄恍然大悟,惊慌得马上跪在地下,拉着老人的衣袖哀求:“仙人救命! ”老人慈祥地扶起他们,笑了一笑,然后慢慢地说道:“孩子们,不要怕,我是特意来救你们的,你们听我的话,就可保全性命了,你们今夜回去,每人做一只木桶,不过各人的做法不同,老大要用斧斫,用凿于塞底;老二用凿子凿,锥子来塞,至于老三你一定要用针来穿,凿子来塞,这样做好了后,各人就躲进木桶中,要等二十一天才可出来,并且,还要把鸡蛋放在腋下,待到小鸡叫时,然后出来,才可无患。”老人说完,忽的一阵清风就不见了。M04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三弟兄听了老人的话,跑回家去,连忙赶着做木桶,不到天明居然给他们完成了,于是三人就很快的躲进了木桶,静静地等待着这可怕的一天到来。M04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果然有一天洪水泛滥,山崩地裂,狂风大雨鸟飞普吼,所有的人都埋葬了。只有躲在木桶中的老三幸免,他的两个哥哥,因为曾经得罪了老人,并且老人也知道他们俩是坏人,所以,虽然躲在木桶里,也终于淹死了。老三的木桶,在水面上很平稳的飘流着,也不知过r天推 一个岩石上指住了,在木桶中綦了过去的老三,直到小鸡叫时才惊醒过来,当他伸出头来探望时,才发觉自己是在岩石中间,这可使他着急了,因为既不能上,却又不能下,眼香着自己将要饿死,他急得哭起来了。他这一哭,却惊动了老树上的一只老鸢,它正拥着它的害眼疼病的小驾在睡觉,哭声惊醒了小骂,眼更疼得厉害了。老鸢梦见白发老人,告诉他在这树下的岩石上,有一只木桶,假设把木桶蹬下岩去,他的小鸢的眼睛,就不会再疼了。老鸢想起来刚才的梦话,连忙飞出了窝,往岩下一看,果然一只木桶矗立在岩石中间,它气愤了,一脚将木桶蹬了下去。M04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木桶滚下了岩石,将要靠近岩脚的时候,却被一丛刺竹和丛生的竹节草挡住了,这时哭晕了过去的他,被这意外的侵扰吓醒了,他钻出木桶看时,自己的木桶已离开了陡峭的岩石。在丛竹的包围中了,他在惊惶失措中,发现了岩下有一条羊肠小路,急忙离开了木桶,一手拨开竹,奋勇的冲过了岩石,荆棘刺破了他的手,树枝碰伤了他的头,他不顾一切地兴奋地前进,终于被他找到了一条生路。M04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lpss.jpg

彝族引灵升天幡

他仿佛是一只迷途的羔羊,只沿着小路,默默地向前走着,走至一条三叉路,就呆着了,眼看着天快要黑了,肚子又饿,心里又急,正在待得无主的当儿,忽然听到有人在后面叫他,回头看时,他惊喜异常,原来他的教命恩人 (白发老人)出现在他的面前了,并且在老人的后面,还有一个美丽的女郎,穿着极洁净的衣服,老人得意地说着:“好孩子,这是你的妻子,快过你们的快乐生活吧”说完腾空而去。M04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对小夫妻,在一所简陋的茅屋中住了下来,他们的命是竹子救的,于是他就以为这竹子是救他的神仙。他竹子挖回来,用绵羊的毛包着,再以红绿绵线扎好。连忙把然后装在一个竹梦中,供奉起来,所以直至今日,夷(彝)族都信之为前在灵魂的寄托,是他们最虔敬的神。M04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此人祖传说与聚居于武定、禄丰、元谋三县市的红彝人(彝族乃苏人)的祖源神话极其相似,特别是在情节上几乎一模一样,唯一有较大的区别是没有“葫芦创世”的情节,而是三人都藏于木桶内,但最后“生性暴厉”的老大和“常说人坏话”的老二都葬身洪水,只有“待人和气”的老三得以生还,并成为人祖。从中可以看出,彝族文化圈内的祖源神话不仅仅是对祖先起源的探索而且还有重要的教化意义。M04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而葫芦创世与兄妹成婚神话除彝族外也在中华各民族中盛行,如汉族的《诗经·大雅·绵》中的“绵绵瓜瓞,民之初生”,葫芦亦属“瓜”之别类,说明了其认为人种是从葫芦里孕育的,而华夏人文始祖伏羲和女娲亦属兄妹成婚;佤族的司岗里神话中“司岗”即为葫芦,其认为人类先民都是居住在葫芦里;基诺族神话中则说兄妹成婚后一起种出葫芦,之后从葫芦里走出基诺、汉、傣等民族。此外,在傣、纳西、傈僳等民族中也有此类神话流传。这类创世神话不仅是对人类早期的血族婚姻制度的佐证,也体现了浓厚的生殖崇拜色彩,同时也说明了中华各民族在历史的早期阶段有着共同的文化记忆。M04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原载:商宇宏《田野记·神话考》,文字来源:腾讯网“彝学”企鹅号。)
古老的彝族,还能有多少东西能在时代大潮中存留下来,也许不会有明确的答案,但我们可以尽力去为她留存一些有价值的文化,这就是彝 族 人 网的价值所在。
申明:本文从公开互联网平台转载,并经彝族人网重新编排,旨在公益宣传彝族文化和彝区发展。版权归属原作者和媒体所有,如涉及版权事宜请与我们联系进行修改或删除。特此向图文原作者致以敬意和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