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学研究 Yi Study

当前位置: 首页 > 彝学研究 > 田野工作与考察

甘洛县夹达村彝族招魂仪式调研

作者:​阿呷子洛 发布时间:2021-06-20 原出处:彝族人网 甘洛彝学
彝族人网,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yizuren.com

​摘要:本文以甘洛县夹达村彝族宗教招魂仪式类为考察对象,对其仪式过程、仪式功能进行纪录和阐释,田坝土语区彝族文化有其特殊性,对田坝土语区彝族宗教文化的研究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关键词:彝族;宗教;招魂;仪式

彝族宗教是彝族传统文化的写照,是彝族人社会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甘洛县胜利乡夹达村属于田坝土语区,其彝族的文化、语言、生活习惯等与凉山其他县市有较大差异,特别是彝族宗教文化,在仪式举行日子的占卜和仪式过程凸显当地的特殊性。本文以夹达村彝族宗教之招魂仪式为考察对象,旨在对田坝土语区彝族宗教文化进行深入的阐述。今年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自2月22日疫情期间甘洛县胜利乡夹达村所设的卡点取消后,该村开始请毕摩举行招魂仪式,笔者从23日开始到26日晚参加了四场招魂仪式,采用录音笔录音、手机录视频等方式进行调研,本文只以前两场招魂仪式作为记录,主要对语音材料进行详细的仪式活动过程记录,通过仪式活动过程的阐述,来阐释宗教活动产生的功能及社会意义。

(张东 摄)

夹达村离县城22公里、离乡镇 3.5公里,常年平均气温12度左右,海拔1760米左右。总人口 129户723人,其中有彝族人口占比85%左右,是一个以彝族为主体的村落,全村彝族人口当中只有两个嫁过来的曲木苏即黑彝,其余全是操田坝土语的曲木苏。

一、招魂仪式过程

(一)苏尼招魂

仪式名称:宜社罗社毕即招魂仪式  这一场是由毕摩和苏尼一起进行的。参与人数:全村青壮年小伙20人左右,只有男性参加毕摩开始念经的时候,七八个青壮年小伙子按着苏尼,苏尼在死的状态尼,苏尼与去世的当地的人对话:苏尼先问丢魂的人的名字,周围的人就说叫阿木某某,再问丢魂人父亲的名字,周围的人又说叫阿木某某,阿木某某家住在哪里,周围的人又说在下面,你是来干嘛的;我帮木乃某某家当使者;你找的人不在,

阿木某某在那边耕地,子哈哦子哈;我不听你的那些,我来是有专门的任务的; 阿木以哈家住在哪里,我找不到;他家住在那边,他拿着一根绳子去砍柴了;苏尼:主人家喊一下丢魂的人,你们帮我喊一下;

主人家开始喊丢魂的人:奶奶和母亲喊,哦回来阿木尔虎,煮了稀饭和鸡蛋,快回来吃;家里有糖有牛奶,快来喝;家里杀了鸡和煮了腊肉,快来吃;九天的里程也回来,九夜的里程也回来…哦快回来吧!

苏尼(X)开始与丢魂者的祖祖(Y)对话:你看到你的重孙阿木某某没有?

Y:很久以前在田坝镇受到惊吓,他家没要,我把他带来了,在田坝街上受了三次惊吓,他家没管,我就带来了。第一次:他们三个小孩子一起玩耍,差点掉河里了;第二次:差点被车撞了,还被车司机抱过去了一段路,父母没管了我就把他带走了;第三次:有一次被狗惊吓了。这三次是不是真的,是真的就说真的。

(主人家就说是真的。)

在路上碰到意外死亡的人,苏尼就会起来,一直被压着。

X:找不到哦找不到,碰到一个年轻的鬼,我打不赢;

周围的人就说怕什么,继续找。

Y:主人家听着:你家差点遇上一桩纠纷案件了,还好出钱了,我可怜我的孙女 。

丢魂者的爷爷:2019年11月份,女儿被女婿骗到山上去,差点被杀了,后面出了十二万八千元离婚了。这是真的。

我去那边把重孙找来了,我已经反复对他家说了几次了,我去祖屋看看,去我的小儿子家看看。

X:你这些不关我的事,我只做一家的。

Y:我的重孙交给你不晓得行不行;

X:怎么会不行呢,行的行的,不要藏起来,不要藏到里屋,把你的狗看着;要不要抢。

周围的人齐声说抢。

阿木某某又跟着另外的小朋友玩儿去了;

哦,又跟着放牛羊的孩子走了;

哦,周围的人说赶紧找回来;

Y:噢……要用社补(擀披毡的羊毛线)拴住孩子了;

X:噢……不要拴住孩子,把孩子给我带给你孙子家,不要让你孙子家哀愁;

Y:噢……主人家,你家做了几件不好的事了,前面一次你家毕没毕,你家毕的祭祀牲畜我没看到,后面一次你家用了一只山羊或一只绵羊做毕了,但是是有伤疤的,我没有要;后面又拿了一只猪毕,在半路被一个左撇子抢走了。

主人家说是真的,在他去世的时候做毕了,把那只羊拴在家外,不小心掉下去了,脚就受伤了。

X:噢……阿木某某哪里去了;

Y:噢……我要去祖屋看一下;

X:噢……你租屋去干啥子;

Y:他家欠我一只毕羊,要羊额头有黑点或羊脸有黑点的一只羊,前面我派了一个化做蝴蝶的灵魂去喊他家做毕了,但是被我的老伴打死了,后面又派了化做昆虫的灵魂去了,被孙女打死了,最后又派了一条化做蛇的灵魂从屋檐上去的,他家没看到。你听着,然后传达给他家,如果不做毕的话,我就要把我的人(老伴)带走了。我的重孙是要拿给你的,我和重孙不能一起,把重孙带去世牧迪径(人间)。60岁左右的一个人从那下面摔下去了,是不是上次被吹了一阵风的,巴哈屋(灵魂被压了)的一个人。

X:那我让你的人找一只羊选个日子,做毕给你,你要的银子金子都给你行不行?

Y:木基子堵家在这里没有,我到他家来则尔朵色(要平常放在祭台上的祭品),听着,过年过节要杀鸡在上面,要放支唆(祭祀酒)在上面;

X:你要从哪里过,从大儿子家过不过。

Y:大儿子家不过,到祖屋家去,我一天有饭吃,一天没饭吃;

X:你的人不做饭给你吃吗?那就我让她做饭在家里;

Y:不行哦不行,我就要一只带黑点的羊;

X: 那就做毕一只羊给你;

Y:可以可以;我的人哪里去了,我要听他说,初二之前要做,不然我要带走我的人。

X:他家不做的话,我就用脑袋担保,曲史给你;

Y:你要提醒我的人,必须要献祭一只羊给我;

X:可以,我转达。你的重孙现在可以带来给我了吧;

Y:噢……我的重孙不给他家;他家用白色的绵羊做毕了没有,

周围的人说是的,用羊做毕了。

X:噢……你不要把孩子藏在竹编下面;

Y:我的重孙找不到家了,我把他带来陪我;

X:噢……你不要把孩子放在背篼下面,一个意外死亡的拿着一把刀朝我来了;

Y:我的重孙可以给你,但是孩子在那边石头下面;

X:不管在哪里,你都要带来给我;

Y:我要尔擦苏的三个石头,一点叶裹(神枝),我的重孙被不干净的东西污秽了;

X:噢……抢,快抢;噢……主人家,快点,快点尔擦苏;三个石头放在门口,阿木尔虎向外看着坐在门口,快点喷酒,向外喷酒,快点快点,孩子快跳,孩子抓着我的手,快点抓紧我,两只手都抓紧我,我走哪里,你就跟着我走,噢……主人家,快点喊孩子,让孩子回来;你跟着我,你去摘李子、桃子干嘛,你可以看不可以摘,但是不能吃;

阿木某某:我不跟着你,我要吃饱了桃子、李子再走;

X:你不要吃,我拿糖拿钱给你吃,你爷爷(木乃子哈)和奶奶在家里等你;

阿木某某:我爸爸爷爷奶奶要打我,我不回家;

X:我背你回家,你爸爸爷爷奶奶不会再打你了;

阿木某某:可以,我和你一起回家;

X:噢……左撇子意外死亡的人又来了,快点抢;噢……遇到一对夭折的双胞胎了,他们两个要带走说,不能带走,快点抢。阿木某某,跟着我走,我背你到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妹妹那里去玩,主人家,我把阿木某某背回来了,把鸡拿来转孩子的脑壳,

在家尼完后,让孩子和孩子母亲穿着披毡前面去一个地方,然后苏尼拿着一把刀,去将魂魄再次喊回来,家人在家里喊,然后喊回来之后,苏尼就在门口尼,内容大概就是问魂魄回来没有,主人家回答已经回来,苏尼就开始和毕摩一起,毕摩毕,苏尼继续尼,尼的内容大概就是孩子的魂魄已经在门口了,然后按照苏尼的尼的内容旨意,让母亲和孩子坐在门口,母亲右手装着一把米,米上面把一颗鸡蛋立着,孩子坐在母亲的后面,苏尼尼着尼着那个鸡蛋倒到了左手,苏尼在无意识的状态咬下了孩子衣服上的一块布,主人家将那块布放到了小孩睡的枕头下,然后苏尼慢慢的清醒。

终于把魂招回来了,然后苏尼慢慢的清醒了,毕摩就开始做毕了。

(二)毕摩招魂

准备仪式用品。在毕摩到来之前,安排一个本村识青枝的青壮年去山上砍青枝,青枝不能被其他污浊的东西玷污过,女人、鸡、狗等不能跨过砍回来的青枝,否则就会不灵,同时派一个人去找石头。主人家先准备好做毕用的东西:杂尔曲(包括鸡蛋、米、针线),旮(玉米面),各种颜色的丝线,格斯(玉米或米,现在没有种地的就拿米当毕酬),毕摩卡巴(现在一般都现金),簸箕(装杂尔曲),斯者惹(装魂的一个带盖漆器木碗),一只本地母鸡,烧一堆火在家里,因为现在都是小区房子,一般都是先把火在外面烧好后,把烧好的火炭放在一个盆子里,拿到家里客厅,相当于一个火塘,主人家围坐在火堆周围,以便后面尔擦苏的时候对所有人都进行洁净除秽,用羊转的时候转在一起。毕摩准备做毕的东西:古(青枝),曲史(用青枝树根砍下来的碎片),囧毕古、德波古粗(稻草人)、使果洛热(神枝:主人家每人一根)、宜诺洛波(一碗圣水)、尔玛夫(烧石头)

木库次(烧火)。一个小伙子从外面拿一把草,用火钳从放在客厅的火堆里夹几个火炭放在那把草上面,然后放到外面,将毕摩刚刚做了做毕用的东西剩下的残余青枝拿来木库次。

尔擦苏(洁净污秽)。右手拿一个勺子里面放曲史+茼蒿+三个烧红的石头,左手拿一个装满水的碗,从里屋到每个卧室到毕摩面前到一家人围坐在堂屋里的小火塘,再到羊那里,最后到外面去洁净一下,就将所有拿来洁净污秽倒在木库次旁边。

咒鬼。在毕的过程中,毕摩将杵斯拿给主人家,男左女右的手摸杵斯,用碗装一碗冷水(圣水),同样的男左女右的手摸水,放在毕摩旁边,毕摩将两三片杵斯放到那碗水里面,毕摩边毕边向门口撒杵斯,这是相当于汉族祭祀用的钱纸,当地的彝族称为曲史,意为给逝去的祖先。然后用一把神枝沾上圣水,在羊的身上撒圣水,直到羊头转了才结束。逝去的亲人在世的时候,别人家杀猪宰羊给他吃口,当时他没有来得及还,或者他的子孙没有机会还,他在天之灵需要还人家的,他就向在世的家人要,如果家人不给,在世的子孙就会生病或不顺,所以主人家在做毕的时候,羊头要转,转了之后就说明逝去的亲人收到了羊,没转的话就表示在天之灵不喜欢这只羊,不收的话还是杀来吃,但是得重新做毕。

转羊:两个小伙子抱着羊在一家人周围向里转三圈,然后将羊牵到外面去,等着毕摩再毕半小时左右,将神枝一人分一支,就开始去外面进行招魂仪式。

招魂。在外面做一个用青枝削的小木头和神枝搭建的的正方形样,毕摩拿铃铛和曲史念经,主人家拿着神枝从长幼有序的围坐在一起,另一位长者喷酒,嘴里念叨着祈祷词;另一位则按照长幼次序,说属相,先将一家人的线都用刀切掉,然后在旮里用两根木头片边念叨边投硬币一样,一个向上一个向下就说明将这个人的魂招回来了;这些仪式完成后,主人家女主人抱着鸡、杂尔曲、旮,男主人带头,手持一把刀,从搭建的神座中间砍向神枝,后面的家人跟着,小伙子们在门口将羊举高,家里面的一个小伙子将烧在火堆里的石头放在门口,男主人将一根树枝拴着一根用稻草编的砍过,主人家要从羊下面过,一个人走进门口的时候将头上的那片树叶放在石头上,那个小伙子将圣水倒到石头上,主人家就依次跨过石头,径直走向里屋,头不能像后看,等所有家人走进里屋后,将杂尔曲等放到里屋后。再到客厅,头向门外,再用羊头朝向门外,抱着向外转三圈,然后主人家又走回里屋,在里屋坐半分钟就可以回到客厅。

二、招魂仪式饮食文化

毕完以后,小伙子们开始准备杀羊,把羊头朝外放在一个木板凳或者一个背篼上面,用尖刀杀羊喉咙,一个小伙子接羊血,将羊杀死后,血盆拿给毕摩看,小伙子们将羊皮剥下连同羊头砍下,拿给毕摩,然后将羊开膛破肚,先取出部分内脏拿去社夫(烧肉),将哦补啥嘎(留给主人家放在里屋的羊膀子)切好,专门有一个经常做这些的在旁边指挥小伙子们。等到羊肉煮开后,将先烧好的瓦片准备好,将羊油和切碎的一点蒜苗揉好放在一个带盖的汤碗,将瓦片放到油里,盖上盖子不停的摇晃,冒气的时候就将汤碗放到羊肉汤里面去,这样煮出来的羊肉汤味道鲜美可口。社夫烧好后,先给毕摩品尝,主人家再品尝,然后分给在坐的各位,大家共享社夫,不能不能尝,否则会不吉利。羊肉煮好后,先给毕摩吃,主人家再吃,最后在坐的各位吃。

所有仪式结束后,毕摩安排一个当地的比较了解这些仪式的一位小伙子,将神枝做的日补(草鬼)拿去一个三岔路口放,方向要朝向德布洛莫,毕摩再毕几句就走了,毕摩走了一会儿之后,来参加毕的周围邻居才各自回家。

三、招魂仪式功能及社会意义

功能学派在使用“功能”—词时至少有三种不同的指涉:(1)社区中的每个习俗彼此关联,彼此影响。这其实与数学意义上的函数关系很接近。(2)马林诺斯基主张习俗的功能就在于通过文化的媒介满足个人的基本生理需求。(3)拉德克利夫布朗则借用杜尔干的理论,认为每个习俗的功能就是它在维系社会系统的整体性中的角色。对“功能”一词理解和使用的不同其实代表了功能论内部的两个主要阵营,即以马林诺斯基为首的(心理)文化功能论和以拉德克利夫-布朗为首的(社会)结构一功能论。[1]彝族宗教文化是彝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宗教活动中再现了彝族传统文化,从以上功能理论可以总结出彝族宗教活动的功能及社会意义可以从以下几方面来展开阐释。

首先,彝族宗教活动具有心理治疗功能。笔者从小生活在农村,对彝族传统的一些宗教活动耳濡目染,村庄周围彝汉杂居,彝族人家只要有一人身体出现不适,就会先去请毕摩占卜、算卦,举行做毕仪式活动,除非意外受伤才会立即送医院,就算是意外受伤,出院回来的时候都会在半路用一只鸡转脑壳,将鸡烧来吃了才会回来,然后在家又择日进行作毕仪式。这其实是对心理的一种慰藉,治疗心理上的一种仪式活动。

其次,彝族宗教活动具有满足个人基本生理需求的功能。彝族人家需要进行作毕仪式的时候,毕摩在占卜的时候,会要求拿一只羊或一只猪或者一只鸡等家禽来当牺牲,主要是为了将其作为祭品献给作祟的神灵鬼怪,以在天之灵不再祸害子孙,祈求在世的人们没病没灾。用牺牲拿来作毕,参加了作毕仪式的所有人都要吃牺牲,以满足身体的生理基本需求。

再次,彝族宗教活动重构彝族传统历史文化功能。彝族宗教活动作为彝族的一种习俗,是彝族传统历史文化的再现,是对祖先崇拜的一种优秀的传统文化的重构。

最后,彝族宗教活动具有伦理道德教育的社会意义。在举行宗教仪式活动的过程中,像尔擦苏、解剖牺牲、给毕摩找做毕用品等,很多年轻的都已经不会或者不清楚了,只有四五十岁的前辈会,举行宗教仪式活动有助于前辈对晚辈进行言传身教,有伦理道德教育的社会意义。

彝族人网,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yizu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