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 National Cul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彝族传统工艺美术

非遗档案:毕摩绘画——远古绘画艺术的“活化石”

作者:克惹晓夫 阿古扎摩 发布时间:2020-09-23 原出处:《凉山非遗报》2013.3.23

pp1.jpg

左:阿古扎摩美术作品《彝族迁徒》 图/阿古扎摩;右:毕摩经书中的神枝图布局 图/阿牛史日

【非遗名录小档案

名称:毕摩绘画

级别:省级

保护单位:凉山彝族自治州美姑县文化馆

【名录所在区域和地理环境

毕摩绘画分布于川、滇、黔、桂四省区的彝族民间,以大小凉山为分布重点。在大小凉山范围内又以美姑、昭觉、布拖等彝区为代表,尤其以美姑县以毕摩人数多、文化积淀深厚、风格独特、内容丰富、形式多样而享誉国内外。

美姑县位于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东北部,是凉山彝族祖先古候曲涅分支合盟之地,也是一代毕摩宗师阿苏拉则长大的地方,全县总人口近20万,其中彝族占总人口的98.2%。

pp2.jpg

左:国家一级文物——阿苏拉则法铃上的“毕摩绘画”。 图/阿牛史日;右:曲比甘妈毕摩的神龙图。 图/阿牛史日


【相关器具、制品与作品

1、相关器具

毕摩绘画用具有竹笔、木笔,其用料有锅烟、牺牲之血、石粉颜料,载体有皮张、纸张、帛、布、石头、木板。

2、相关制品与作品

主要有日月星辰云雾雷电类、动物植物类、生产用具类、排兵布阵类、天文历法类、异域世界的神灵鬼怪类、图腾类等绘画。代表作品有《支格阿龙图》、《神图鬼板》、《置卫图》、《神枝图》。

毕摩绘画是由彝族祭司毕摩画在纸张或兽皮、树皮、竹简、石头、木板等载体上的图画,是通过绘画与文字相互配合的形式来叙述故事,塑造形象,抒发情感,反映历史生活,表达志向和愿望的文化艺术体系,是彝族远古绘画艺术的“活化石”,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以大凉山腹心地美姑、昭觉、布拖县为代表,尤以美姑为典型。

毕摩绘画主要有日月星辰类、风雨云雾雷电类、动植物类、异域世界的神灵鬼怪类、生产生活用具类以及战争埸景、天文地理、图腾符号等。

毕摩绘画以“线条”为主要造型语言,它强调画面中“线条”的运用,追求单纯的色彩与平面和装饰性的效果,强调艺术的变形、怪诞、空虚、断裂、残缺、失真、拙中含雅。以其独特的“观物取象”法,直指精神之“骨”的方式,体现出的拙稚质朴、浑然天成的韵味。体现出彝族先民独特的审美世界和艺术品格,为现代绘画艺术提供了远古文明的历史借鉴,对于研究绘画艺术的发展史、战争史、天文历法、自然地理等具有重要意义。

【历史源远

毕摩绘画则是毕摩在其文献和毕摩仪式中使用的重要造型艺术之一,具有悠久的历史。据《彝族源流》载,早在艾哺时代,“艾哺好女根,传到娄师颖……心里想知识,口里讲知识,手里写知识。连写在锦上,锦上花琅琅,书卷好比日生辉,图画好比月生光。”彝文典籍《苏颇·梅亥苦苏》载:“唐支用彝经,兴了祭祀礼。额氐驾崩时,候荣来念经”(唐支是远古彝族首领)。《华阳国志·南中志》(卷3   6-7页)载:“诸葛亮为夷作图谱:先画天地、日月、君臣、城府;次画神龙,龙生夷及牛马驼羊;后画部主吏乘马幡盖,巡行安恤;又画牵羊负酒,赍金宝诣之像。以赐夷之,夷甚重之。”也透析出毕摩绘画的影子。

两千多年前,凉山彝族社会由狩猎时代进入了农耕时代,当时的毕摩提毕渣姆与昊毕始祖围绕“仪式制度”的改革进行了彝族文化史上著名的口头论辩,据传当时就有了书于皮张的绘画和文字的记载。凉山毕摩文献《毕补·颂毕》又载一代毕摩宗师维勒邛部“聪明智慧高,心灵手亦巧,承继前贤学,去粗存精华”,“取墨画怪灵,取简写经典,经典存箱柜。” 

可见,毕摩绘画源远流长。

【基本内容

毕摩通常以竹、木削制成笔,蘸沾牲血调锅烟灰制成的墨汁,在纸上或木板上进行绘画,且不打草稿,凝神定气,一气呵成,不加雕琢,线条简约爽快。

毕摩绘画通常分为两类:一是毕摩文献上的插画图解,二是在木板、石板上的图画符号。

文献上的绘画始终与文字相配,多在扉页或末尾几页,画上图画并配以相应的文字来表达思想、抒发情感,多以反映天地万物的演变、古代英雄人物降妖除魔为民除害、古代战争中的排兵布阵、日月星辰等天象、彝族先民迁徙路线、动物植物为内容,甚至异域世界的邪魔鬼怪等。

凉山毕摩绘画以“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用俯仰天地、神游太虚的艺术观照法,以心领神会,将心中之“象”自由地组织在一起,以抽象手法,舍弃了那些眼睛可视但被认为是不重要的内容,而对眼睛看不见的但是认为是本质的部分却会详细描绘出来。抓住“骨”这个本质特征,而舍其外形轮廓,画物之“骨”像。 

宇宙中的物体,高远而神秘,往往是最容易引发古人遐想的神圣之物,这在毕摩绘画中占了十分重要的位置。彝族画日月星辰等天象,往往取其形似。如日月图以简笔画的形式,取日月之“骨”象,并沿骨架线两边加以“之”字纹或“一”字纹或小圆圈填充四周,以表示日月之光,再画点装饰;画云雾则以向上弯曲的数个符号排列一起表示;画雷电则画折弯的符号,以表示急促而有力。

动植物的画法更体现了毕摩绘画取其骨像的“画骨”之风。以鸡的造型为例,以一根曲线代表身子,联结起头、翅膀、腿脚和尾巴,只用不多的线条画出了一只鸡的形象,可谓极度简约。 

【重要价值

一是对于研究人类原始绘画艺术与文字的发生、发展史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绘画与文字各自演进,文字系统从原初的象形发展到了指事、会意等完备的“六书体系”,而毕摩绘画艺术始终保留着最初时代的面貌,对于见证中华民族古老的艺术文明具有重要价值。

二是毕摩绘画以其独特的“观物取象”法,直指精神之“骨”的方式,体现出的拙稚古朴、浑然天成的韵味,体现出远古人类可贵的探索精神,以其特别的格调与情趣,成为中华民族多元文化,特别是“藏彝走廊”中一道独特的文化景观,为现代绘画艺术提供了远古艺术文明的借鉴。

三是毕摩绘画,是联结彝民族成员间民族认同、心理认同的主要纽带,对于民族自信力与情感的培养,加强民族团结,构建和谐社会等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对于提供传统艺术教育模式,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毕摩绘画,自古传承于彝族毕摩群体中,又通过仪式的方式传播于彝族民间,拥有极其广泛的接受群体,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随着毕摩文化研究的进一步深入,越来越受到世人的关注。

【濒危状况 

在有着“毕摩文化之乡”的美姑县,谙悉毕摩绘画与古老符号系统的大毕摩不足10人,其中最大的78岁,最小的也有40岁,随着外来文化的冲击与彝族民众价值观的变化,会熟练地进行毕摩绘画的毕摩越来越少,而愿意继承前学的年轻人更是少而又少。

一是毕摩文化存在的社会基础在日渐消失。随着经济技术的发展,生产力的极大提高,人们视野的扩大,特别是现代医学传入彝区,缺医少药现象得到了很大的改变,毕摩文化的思想基础日益消失。

二是毕摩文化历经摧残。民改前,完整地保持着奴隶制度的美姑,几乎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民改后,毕摩文化历经“三反五反”、“文革”等政治运动的冲击,特别是“文革”中,毕摩被批斗,甚至被视为专政对象入监坐牢,大量毕摩文献与绘画被没收和销毁。

三是现代旅游业的发展,加快了毕摩文化的异化。文化旅游一方面给地方经济开发注入了新的活力,打破了封闭的状态,原生文化产生了新的变形,毕摩绘画艺术后继乏人。

(凉山州非遗保护中心)

附:

毕摩绘画简论

四川美术家协会会员、凉山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阿古扎摩

pp3.jpg

画于木板上的文献图案 图/阿牛史日

在我们凉山,古老的彝族毕摩顽固地坚守着自己的绘画,创造了人体抽象绘画的奇迹。彝族毕摩一开始就不遵循由表及里的外形轮廊的造型方法,而是注重用由里及表的结构造型方法来塑造形象。从内部骨架向外扩张:“画龙画虎先画骨”观其外形必从骨始。绘画造型不重量(外形),而注重“质”(骨架),讲究突出的是物体的结构特征,形成所谓的结构画法,这也分明是抽象提炼的结果,按通常的话来说,它们的关系是标与本的关系,要治标,首先得要治本。

近代西班牙现代派画家毕加索对物体的表现手法与彝族毕摩的理解表现颇有些异曲同工的地方。毕加索采用的方法是:把对象进行肢解,多视点,多角度的观察物体,不讲透视,平面展示,用几何形或各种形状进行概括,再任意拼凑在画面上进行表现,堪称“立体派”。然而毕加索的时代已经是上世纪的二十至七十年代了,而彝族毕摩的年代是早已在公元前2300多年就产生了。彝族毕摩的画法还在于是对客观物象具体反映的抽象化,是对物象的深化理解和解释,绘画者在作画时不被具体物象所左右而成为具体物象的奴隶,而是用主观能动的态度去表现它,是具体“物象”的主宰。色彩也是单一的,不作粉饰的,画面不讲究透视,点线造型,平面,多位,散点。它产生的年代是亘古的,而这种亘古的思维却早已透视出了我们的现代意识。真了不起。用研究彝族毕摩的绘画造型成果来探索中国美术的源头,以此丰富中国美术史的不完全,填补中国美术的缺页,是我们这代彝族美术工作者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

(本文从公开互联网平台转载,并经彝族人网重新编排,旨在公益宣传彝族文化。版权归属原作者和媒体所有,如涉及版权事宜请与我们联系进行删改。)

编辑:阿着地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非遗 彝族毕摩 毕摩绘画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