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彝族传统服饰文化

云南花腰彝族服饰制作工艺流程研究

作者:许毓 叶洪光 发布时间:2021-06-20 原出处:《武汉纺织大学学报》2017年2月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

云南花腰彝族服饰是彝族服饰中的一朵绚丽的奇葩,花腰彝族自称“尼苏”,“花腰”乃是他称,得名于其服饰全身都布满了花样繁多、精美绝伦的刺绣装饰纹样。近年来随着服饰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的兴起,国内学者们从不同角度对云南花腰彝族服饰展开研究:有的学者对其服饰刺绣中的原始崇拜进行探析[1],认为花腰彝族服饰是彝族花腰文化史的经典;还有的学者对花腰彝服饰艺术展开分析[2],对其剪纸刺绣工艺进行研究,其中也介绍了相关工艺流程。学者对花腰彝族服饰的研究不仅是对其文化价值的保存,而且对于现代服饰的借鉴都具有重要的作用。

一、制作工艺流程概述

image.png

图1 制作工艺流程图

笔者于三年前开始研究花腰彝族服饰艺术,此后曾多次身入花腰彝族聚居村寨进行实地考察研究,通过拍摄记录每一个制作过程并参与其中,充分体验和学习花腰彝族剪纸、刺绣等技艺,以期对其民族服饰文化和工艺保护及传承方面做一些有意义的探索。图1是笔者对花腰彝族服饰制作工艺步骤进行系统记录和文献考察,研究所绘制出的制作工艺流程图,花腰彝族服饰的制作工艺流程主要分为以下五个步骤:打稿、花样剪裱、配材料、刺绣和成衣缝制。从流程中可以看出花腰彝族服饰制作流程层次分明,细节精湛完整。打稿是花腰彝族服饰设计的核心;剪纸花样是其文化内涵的表征;材料是其服饰艺术的载体;刺绣是其服饰工艺的精髓;成衣缝制则使其服饰形态得以完美呈现。

花腰彝族服饰制作工艺中的花样剪裱与刺绣是最具特色的两个步骤。花腰彝族服饰中大部分刺绣都是以剪纸花样为依据,在裱好纸样的绣片上进行刺绣,剪纸花样刺绣形式绣出来的绣品较为饱满,对剪纸技艺的要求极高,这种刺绣工艺在云南和贵州少部分民族服饰中也有运用。花腰彝族服饰最独特的制作工艺是将几十片小绣片通过“绞边”,按照服饰相对应的位置依次缝制于衣片上进行装饰。花腰彝族女装是由72片装饰而成,可以说它是中国绣片组成数量最多的少数民族服饰,花腰彝族童装和男装也是由许多绣片组合装饰而成。

二、工艺流程各环节分析

(一)打稿

打稿是花腰彝族服饰制作工艺中的第一个步骤,即对服饰装饰效果的整体构思过程,其中包括剪纸纹样设计和材料搭配构想。剪纸纹样的设计不仅能反映花腰彝族人民的审美观念,最主要的是剪纸纹样中所蕴藏着的文化内涵和民族精神的表达。花腰彝族花腰剪纸艺人在剪花样之前要进行纹样设计,花腰彝族剪纸纹样的设计不需要通过纸笔进行绘制,花腰彝族艺人从小受到花腰彝族服饰艺术的影响,耳熟目染,自然对其服饰纹样的构成及布局都十分了解,她们在剪花样之前只需在脑海中快速构思设计之后就能找寻到心中理想的服饰装饰效果。虽然花腰彝族服饰的刺绣图案题材和纹样大致统一,但是其纹样的组合和布局都是依据各自的审美意识和流行趋势来进行设计,打稿的方法由于刺绣表现形式的不同呈现出差异性。材料搭配构想通常要考虑其服饰面料与刺绣材料的组合,服饰色彩与刺绣色彩的搭配风格等。打好稿以后就可以开始剪裱花样和准备刺绣材料,

(二)花样剪裱

1. 剪花样

剪花是花腰彝族服饰工艺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剪纸花样是花腰彝族平针绣的基础,也是花卉纹样的依据。几乎所有的花卉纹样都是通过剪纸实现的,剪纸花样直接决定了刺绣花纹的轮廓和造型。剪纸花样艺人从来不用纸笔进行打稿,可以说剪纸花样是在心里进行打稿设计纹样。以前的花腰妇女人人都会剪花技艺,而如今随着人们对高质量生活的追求,现在的剪花技艺只有老一辈的花腰彝妇女能全部掌握。花腰彝族剪纸是云南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然而现在的剪花艺人却越来越少,对花腰彝族剪纸传承人的保护十分迫切。在石屏县龙武镇和哨冲镇的集市上,每一个剪纸艺人都能随手剪出美丽的花样,剪花的工具只需一把小剪刀和几张牛皮纸。根据不同花样的大小选取所需纸量,按花样的结构形式折叠纸张,之后再用剪刀将折叠后的纸张穿个小孔,取尖角纸屑穿入孔中以固定层叠的纸样,防止纸片挪动。有的花样有十几层叠加(如图2),剪好后的花样有了纸屑的固定则不会轻易散开,剪纸艺人会把完成的剪花小心翼翼地夹在杂志书中收藏起来。剪花的图案已被剪纸艺人牢记于心,在剪花过程中剪纸艺人熟练的刀法和快速旋转的纸张配合极其默契,不一会儿花样就剪好了,打开纸张后整体花样自然呈现。在花腰彝族服饰中,80%的刺绣纹样都是通过剪纸花腰来实现的,剪纸花样的造型直接决定了刺绣纹样的效果。花腰彝族服饰的剪纸花样有大有小,大而饱满,小而精致,花腰彝族剪纸花样题材丰富,多以花卉纹、动物纹为主[3]。这种以剪花为刺绣纹样的刺绣方式在云南省楚雄州地区彝族服饰中也较常用,但是其剪纸花样却不相同[4]。

2. 裱花样

image.png

图2 层层叠叠的剪花纸样

image.png

图3裱好花样的绣片

image.png

图4刺绣花腰彝族妇女

花样剪好之后还要将其粘贴刺绣到底布上,集市上买回来的布太过柔软,而且不易直接刺绣,还需二次加工,需要在布料上贴一层或几层棉布以增加其厚度,用浆糊黏合后的底布会变得挺实,更加便于刺绣。花腰彝族刺绣底布颜色多为红色、绿色和黑色,裱花样之前需要根据服饰构件和装饰位置进行配色,整套服装的配色风格较为统一。底布准备好后就将相搭配的剪纸花样均匀涂满浆糊,平整地裱在底布之上。粘贴剪纸的米糊是用小麦磨成粉末状再加水熬煮,不断搅拌直至粉汤变成粘稠状的浆糊,这种自制的浆糊粘贴过的纸样比较牢固,风干后布片变硬便于刺绣。裱好花样的绣片有的还需在外围缝一圈宽约1.5cm的白色的棉布(如图3),这是为织网绣准备的,因为上过浆的绣片不便于织网绣针法的绣制。剪纸艺人每逢赶集的日子就会把裱好的花样拿出去集市上售卖,不会剪纸的刺绣艺人可以直接向剪纸艺人购买刺绣所需绣片,如果需要特别的花样还可以与剪纸艺人直接沟通,现场剪出所需纹样。

(三)配材料

配材料主要包括配布料、配线和配色彩三部分。刺绣之前除了要准备剪纸花样,还要选购其他所需材料。服装的主体面料可以最后缝制衣服时再挑选,但是刺绣所需的材料要先准备好,比如刺绣底布、绣线的用量和材料色彩搭配等。绣片选用的布料多为化学纤维面料,具有耐磨、防霉烂防蛀虫的特点,绣布颜色多为草绿色和大红色,有的旧款服装也会选用白色或蓝色。花腰彝族刺绣多采用蚕丝线,有的针法也有用到棉线和毛线。绣线的色彩按照“在对比中求和谐,在调和中求对比”的配色原则来搭配绣线,绣线主要是以大红色为主,红色线一般用来绣制花瓣,而黄色、绿色、玫红色和蓝色多用来点缀花心[5]。丝线具有地质柔软、光滑、强度好且牢固耐久的特征,作为服装上的刺绣装饰材料最为合适。中国的四大名绣(苏绣、湘绣、蜀绣粤绣)常用的绣线都是丝线,但每一绣种的丝绣的质地也存在着较大的差异,花腰彝所用的丝线较粗,一般都是单股绣,无需劈线,绣出的纹样立体饱满,色彩明快。刺绣布料和绣线都可以到集市上购买,绣线的颜色多为红色,红色是彝族服饰中运用最多是颜色,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因为彝族崇尚火,火是红色的代表着热情、勇敢和幸运。二是因为红色是刺绣纹样中花朵的代表色,如马缨花、山茶花、石榴花。刺绣的底部多为绿色,有时也用红色,绿色的底部配上红色的花朵代表红花绿叶,而红底红花则红红火火象征着彝族人民的热情和幸福。

(四)刺绣

刺绣是花腰彝服饰制作中最重要的一道工艺。刺绣技艺是花腰彝族女子必备的一种技能,从小母亲就会培养自己的女儿学习刺绣,刺绣技艺的高低显示了花腰彝族女子的手艺灵巧程度和贤惠持家能力。花腰彝族刺绣纹样丰富,纹样题材多以花卉为主,马缨花则是花腰彝族服装刺绣中最具代表性的纹样。如图4,花腰妇女在刺绣时无需辅助的绣架,她们随身携带着针线包,刺绣工具只需针、线和小剪刀,刺绣者直接将绣片拿在手中,闲暇时候可以马上掏出绣片绣上精美的图案。花腰彝族刺绣针法主要有平针绣、织网绣、挑花绣、锁绣和贴补绣,其中只有平针绣是以剪花样为基础绣制而成的[5],其余的针法可以在绣布上直接打稿绣制,织网绣是花腰彝族刺绣中最具独特的针法。从花腰彝族刺绣针法形式的不同可以将其分为以下三种:

1. 剪纸花样刺绣形式

剪纸花样刺绣形式主要是由平针绣法来体现,裱好的花样就是刺绣图案的依据。平针绣是花腰彝族刺绣中最基础的针法,刺绣的图案和纹样完全参照剪纸花样来绣制,平针绣直接将绣线覆盖在纸样上,绣好以后纸样全部被埋藏于绣线之下,不漏一丝痕迹,完成后的绣样饱满而紧实。根据刺绣的复杂程度,可以将平针刺绣形式分为单层秀和双层绣两种。如图5,单层绣是指一片花瓣直接一道绣出,只有一层绣纹。双层绣则是一片花瓣有内外两层绣纹,两层的针脚相靠,中间不留水路,里面一层绣样如月牙(如图6)。双层绣工艺较复杂,但是其刺绣装饰更加精美,花朵的色彩更为丰富,双层绣的内外两层花瓣颜色有的相同,但有的却不同,外层花瓣多为大红色,内层花瓣有枚红色、蓝色、黄色等多种配色方案。

image.png

图5单层绣法

image.png

图6双层绣法

image.png

图7火草花腰带局部

2. 直接刺绣形式

直接刺绣形式就是不需要剪纸花样做依据,只用在布料上打稿后直接刺绣的形式。花腰彝族服饰刺绣针法中的挑花绣、织网绣和狗牙绣三种针法都是可以直接在绣布上打稿刺绣的形式。虽然这三种针法都可以直接绣制,但是其针法技巧和表现形式各不相同。在花腰彝族刺绣针法工艺中最具特色的是织网绣,也称“花口锁边”,1985年“云南民族刺绣”展览期间,英国、美国、日本等服饰研究者观看后均称“尚未发现世界上第二个民族有此绣法”[6]。织网绣多装饰于绣片最外层,通常绣制在绣片外边缘上的白色布条上,其针法是先用白色棉线成45°方向铺满底布,再用红色绒线按一定规律交织绣成红白相间的九格纹样。挑花绣是在白色挑花布上挑出“X”字形,以此为单位纹样按照打稿纹样沿经纬方向平行分布,其纹样多为几何形构成,绣线都为红色。狗牙绣纹样似狗牙,高为1cm的三角形连续排列而成,颜色多为红色,狗牙多以金色线勾边,以突出纹样[2]。如图7,火草花腰带绣片上就包含了以上这三种直接刺绣形式针法。

3. 贴补绣形式

贴补锁绣彝语称“依该”,是一种将其他布料剪贴绣缝在服饰上的刺绣形式。其绣法是将不同材质和颜色的布料按图案要求剪好,然后用米糊粘贴在绣面上,也可直接贴在服装的面料上,使图案有立体效果。贴好后待米糊风干以后再用锁针法沿着贴布外边缘缝合在底布上再次固定。花腰彝族服饰上的的锁绣比较特别,在锁绣时要用同样颜色的粗毛线做基垫,锁边绣的针法将毛线包绣在图案的边缘,锁绣好后图案边缘会形成一定的厚度,使边缘更加突出,更富有立体感和层次感。贴布层层相叠或拼接成美丽的花朵,贴补绣制作的花纹面积较大,绣法较为简单,如图8是女童装上衣上的火焰纹样贴补绣,绿色贴布与红色锁边形成鲜明对比。在成人女装长衣衫的肩部和小孩的背被上都有运用贴补绣形式的刺绣手法。

image.png

图8火焰纹样贴补绣

完成整套服装的刺绣所耗费的时间也比较多,全套的花腰彝族女装的所有绣片刺绣完成需要一年多的时间。每一位花腰彝族姑娘从小就会跟着自己的母亲学习刺绣手艺,待16岁左右就开始为自己绣制嫁衣,整套的刺绣都由自己一人完成。彝族妇女们都是刺绣的巧手,每一套服饰都十分精美,绣工无可挑剔。有的妇女一辈子也就绣这一套花腰服装,所以她们都比较爱惜,平日很少穿着,只有过年过节或参加喜宴时才会从箱底里拿出来。也有的妇女会运用自己的这门手艺赚一点钱,帮有需要的人绣制花腰服饰,但是全手工刺绣的花腰服饰比较难购买,供不应求,大多都要提前预定,价钱也不低。现在石屏花腰彝族刺绣已经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笔者认为花腰彝族服饰无法用金钱去衡量,她是一种历史文化的传承,是彝族人民的精髓,更是无价之宝。

(五)成衣缝制

成衣的缝制是最后一道工艺,每一位姑娘绣出的纹样都存在差异性,但是服饰的款式结构、刺绣手法和组成构成则大致相同。花腰彝族女装由帽子、长衣衫、对襟褂、黑筒裤、肚兜、大腰带、系腰带、抹巾和绣花鞋九部分组成,缺一不可。成衣缝制大致可分为绞边、辅料装饰和衣片缝合三个部分。

1. 绞边

一套完整的花腰彝族成人女装上的刺绣装饰至少由72片绣片组合而成[7]。绣制完的绣片可以看作是单幅绣品,只有将所有的绣片缝制到服饰上才能完成多幅花腰彝族服饰作品。待整套服饰的绣片都绣完之后,再把绣片按其装饰位置,一一进行绞边,依次序缝合到衣片上的固定位置上,这个绣片缝制的过程就称为“绞边”。绞边要将绣花面料外层毛边反面向里翻折,若绣片用于服饰一般要预留出0.5-1cm缝份,之后在缝纫机上进行绞边,绞边之后的绣片就被固定到了服饰上。

image.png

图9手巾帕上的流苏装饰

2. 辅助装饰

花腰彝族服饰的辅料多样复杂,不同的服饰构件上的服装辅料都不一样。花腰彝族服饰的辅料有实用性的硬币扣、盘扣等,装饰性的辅料种类丰富,如帽子和花腰帯上的菱形网状珠链、裹花做成的杨梅花和火草花的流苏(图9),领褂、肚兜和长衣衫上的银泡、亮片等装饰点缀。

3. 衣片缝合

妇女们把所有绣片绣好以后会送到哨冲镇上的裁缝店里找人缝制成衣,刺绣的手艺妇女们都会,但是只有少数的妇女掌握缝制衣服的技术,前期的绣片绞边得耗费一两天的时间,成衣缝制是以绞边和辅料装饰为基础进行最后的衣片缝合,衣片缝合所花费的时间也不少,因为花腰彝族服饰构成及其复杂,每一个构件的结构都不相同,装饰的绣片和辅料也都不一样,有的辅料是在缝制衣片前进行绣制,而有的辅料是等成衣缝合以后再其上添加辅料。

完成全套花腰彝族服饰的成衣缝制最快也得花上三五天时间。缝制成衣还要收取近一千的加工费用。这样复杂而精美的一套民族服装犹如一件行走的艺术品。每一套花腰服装都是一件珍宝,凝聚了花腰妇女们的汗水与辛苦,这样的服装穿在她们的身上就是其民族的一种代言,也是一种骄傲。

三、结论

花腰彝族服饰制作工艺流程图的提炼对其工艺的研究过程起到了推动作用,以打稿—花样剪裱—配料—刺绣—成衣缝制,五个步骤为主要线路展开系统全面分析。花腰彝族服饰制作工艺精湛完整,剪纸花样精美绝伦,刺绣手法丰富多样,缝制工艺繁缛独特,全套服饰都具有极高的审美和工艺价值。花腰彝族人通过祖辈之间传统的言传身教的方法,代代相传花腰彝族服饰制作技艺,她们对民族技艺的热爱和朴实的精神使得花腰彝族文化和技艺得以完整的传承。花腰彝族服饰制作工艺流程的研究对融合传统工艺与现代服饰设计的创新应用具有重要的意义。

参考文献
[1] 车春玲.彝族花腰服饰刺绣中的原始崇拜[J].今日民族,2006,(11):45-46.
[2] 李珊珊.花腰彝服饰艺术探析[D].昆明:云南艺术学院,2011.
[3] 许毓,叶洪光.云南花腰彝族剪纸艺术探析[J].武汉纺织大学学报,2016,(4):38-42.
[4] 谭芳.彝寨中的剪花——云南楚雄姚安县西山彝族村寨服饰剪花传统[J].中国美术馆,2013,(3):113-121.
[5] 许毓,李斌,叶洪光.云南花腰彝族服饰中刺绣纹样和针法研究——以云南石屏县哨冲镇雨能后村为例[J].服饰导刊,2016,(1):46-52.
[6] 彭瑶.彝族花腰刺绣的纹样组织方式探析[J].艺术科技,2013,(2):61.
[7] 肖育文.穿的是历史,戴的是神话——花腰彝服饰[J].中国纤检.2009,(2):26-27.

原载:《武汉纺织大学学报》2017年2月。
文字来源:汉程网
申明:本文从公开互联网平台转载,并经彝族人网重新编排,旨在公益宣传彝族文化和彝区发展。版权归属原作者和媒体所有,如涉及版权事宜请与我们联系进行删/改。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