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彝族传统服饰文化

楚雄彝族服饰色彩探析

作者:李纶 张永海 发布时间:2020-04-29 原出处:《楚雄师范学院学报》2008年11期
2001年,正是互联网兴起的年代,彝-人-网团队便确立了构建彝族文化数据库的宏远目标,初心不改,坚持走下去。

摘要】楚雄彝族服饰的色彩,是彝族服饰文化的一个重要特征。它的色彩对比强烈、大胆、绚丽耀眼。从其服饰表现的色彩上,可以发现历史演变、民族心理、宗教崇拜等方面在楚雄彝族服饰中所蕴涵的丰富内容。

关键词】楚雄彝族;服饰色彩;民族文化


彝族是中国西南境内最重要的少数民族之一,她以其特殊的生产生活方式、多彩的文化形态、独特的性格气质吸引着越来越多研究者的目光。彝族服饰就是彝族文化的一个缩影和百科全书,彝族服饰的款式达300种之多,为中国民族服饰之冠。彝族服饰文化色彩丰富,用色或大胆炙热、对比强烈,或含蓄优雅、色绎柔和,它既有历史传承性,又是随社会发展而不断演进变化的一种特质文化。在彝族服饰中,色彩的表现尤为突出,彝族服饰色彩不但是物质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且还负载了一个民族的精神文化,是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结合体。


“穿的是神话,绣的是历史”,彝族服饰已有数千年的历史,它和人类的历史一样,有一个循序渐进、由简单到复杂的过程,在彝族服饰中凝结着色彩的演变历史。我们虽然已经无法还原彝族古时期服饰的色彩面貌,但可以通过大量的文字记载去追溯早期彝族服饰色彩的历史渊源、民族崇拜以及现代色彩的运用。


一、楚雄彝族服饰色彩的历史


彝族是古羌人南下在长期发展过程中与西南土著部落不断融合而形成的民族。在6、7千年前,居住在我国西北河湟地区的古羌人,开始向四面发展,其中有一支向祖国的西南方向游弋。到3千多年前,这支向西南游弋的古羌人以民族部落为单位,在祖国的西南地区形成“六夷”、“七羌”、“九氐”,即史书中常出现的所谓“越嵩夷”、“青羌”、“侮”、“昆明”、“劳浸”、“靡莫”等部族。彝族与羌族同源共祖,具有共同本源的服饰风貌。


隋唐以来,彝族先民地区有乌蛮与白蛮的分化,乌蛮系由昆明部落发展而成,白蛮系以叟、濮为主体,并与其他民族融合而成。唐宋时期已形成并保留了古老民族的服饰形制与色彩。《新唐书·南蛮传》说:“乌蛮⋯⋯土多牛马,无布帛。男子髻髻,女子披发,皆衣羊皮衣。”《宋史·叙州三路蛮传》记述乌蒙山区的乌蛮服饰是:“俗椎髻、披毡、佩刀,居必栏棚⋯⋯。”其服饰承袭的椎髻披毡、跣足的基本特征未变。披毡昼披夜卧,近代及当代仍是永仁、元谋、武定等县彝族习俗。楚雄彝族先民多是唐宋时期的。“乌蛮”,即黑彝。


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彝族服饰在明代起了很大的变化。特别是明代中后期,大量的汉族迁移云南,使得彝族服饰注入了不少汉族文化,呈现出千姿百态、各有千秋的局面。明代楚雄彝族各支系已开始显示差异性,服饰色彩也丰富起来。时值晚清,人口增加、支系繁衍,由于历史、地理条件的不同,此间彝族服饰呈现不同支系、不同地域的格局。康熙《云南通志》记载了武定、楚雄一带的服饰特点:


“罗婺⋯⋯男子髻束高顶,戴笠披毡,衣火草布⋯⋯妇女辫发两绺,垂肩上,杂以璀璨璎络,方领黑衣长裙,跣足。”随着楚雄地区封建地主经济的发展,彝族人口增多,支系分化更加明显,楚雄彝族服饰在传统特点的基础上更为地域化和支系化。康熙《楚雄府志》载:“罗婺女不着裤,系筒裙,衣不开胸襟,从首领而罩之。”光绪《武定直隶州志》记载:“夷人,缠头跣足,挽发捉刀,妇人辫发用布裹头。不分男女,俱披羊皮⋯⋯具或用笋壳为帽,衣领以海贝饰之,织火草麻布为生。”宣统《楚雄县志》也载:“倮倮有黑白两种⋯⋯缠头跣足,男带刀,女辫发,皆披羊皮⋯⋯衣襟饰海贝,绣花;绩麻织布或市羊毛布、火草布交易⋯⋯。”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民国以来,楚雄彝族服饰在保持其传统服饰物色的同时,更多地吸收了其他民族的文化因素,并逐步形成了多形式、多样化的服饰特点。民国《姚安县志》卷七载:“彝妇老者,剃发如尼僧,冬月披重毡,系以两带,如似负小儿然。少者喜红绿,领帽饰以贝,耳环大如钊,有芋至三四两者。”楚雄各地彝族男子服饰逐渐趋同汉俗,唯包头为冠,腰挎兜肚,外套皮、麻褂子,由此逐渐形成当代彝族服饰特点,其色彩的变化也由单一的黑色发展变化为五彩斑斓。《西南彝志》中描述彝族“清绫盖蓝天,红绫铺赤地,黄绫献彩龙⋯⋯精心的刺绣,绣出红日影。”可见彝族服饰在色彩的表现上,更加的绚丽多姿。


时至今日,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彝族服饰无论是在用料上或工艺上都有了一个大的飞跃,使服饰色彩的表现手法更加多样。楚雄彝族服饰色彩呈现出古朴大方、对比强烈、五彩斑斓的特征。


二、楚雄彝族的着装特点


彝族服饰的款式很多,其中以凉山和楚雄最具代表性,基本保持了独立完整的传统服饰文化体系。与凉山彝族的服饰相比,楚雄彝族的服饰,讲求实用并具有与地城风光,呈现出纷繁多姿的款式。比较而言,楚雄彝族男子服饰显得较为单调。永仁、元谋一些地区的彝族男装仍保留着较古老的服饰特征。头缠黑布包头裹成的“天菩萨”,又称“英雄结”,是威武、英俊的象征。身批“擦尔瓦”,又称“披毡”。多用细羊毛线自织而成。染以黑、蓝、白色料。其他地区的男装多数与汉装无异。仅牟定、南华、姚安一带的青年男子喜着粉蓝布窄袖对襟衣,纽扣为同色布条结结制,分4组排列于开襟处,穿大裤筒。老年男子用黑布包头,穿右开襟窄袖长衫。近年来,除少数老年男子黑布包头和穿虎头鞋外,服饰与当地汉人同。


最为丰富多彩的是彝族妇女服饰,特别是生活于金沙江南岸、百草岭、乌蒙山地区的理颇、纳苏及其他支系的服饰,变化万千,绚丽多姿,是楚雄彝族服饰的精华荟萃之地。楚雄彝族多喜欢挎绣花挂包,挂包多用青土布缝制,上绣“石榴开花”、“丹凤朝阳”等图案。以楚雄彝族女装围腰上的绣花为例,不得不感叹彝族姑娘的心灵手巧,虽然这些围腰都以马樱花为主要图案,围腰的造型结构几乎相同,可是上面图案的构图排列,马樱花的造型颜色却是千差万别、形神各异、各有千秋,这让楚雄彝族围腰绽放出独特迷人的魅力。近20年来,随着彝州的经济改革和对外开放,楚雄彝族服饰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传统的手工缝制被纫机加工取代,天菩萨、椎髻、大包头、大耳环等。适应了当代生活被简化许多。银手镯、围腰、飘带换成了手表、围巾。传统彝族服饰只是在庄重场合和婚嫁、民族节日时才盛装打扮。 这里是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海量的数据,鲜明的彝族文化特色,是向世界展示彝族文化的窗口,感谢您访问彝族 人 网站。


三、楚雄彝族服饰中的主要色彩


黑色——所有支系里共同使用的颜色,是其基础色。但服饰中黑色的使用面积却有很大的差异,以元谋的诺苏为多,从帽子、上衣的底布到及地的长裙,无不使用黑色。其他支系服饰的黑色常见于坎肩、长裤和上衣、围腰的底布。有少数服饰黑色只见于腰带和脚边。


红色——服饰中的主要颜色,也是楚雄彝族服饰中最亮丽的颜色。主要是用在服饰的装饰图案上,是彝族刺绣中的主色。彝族服饰的装饰手法非常丰富,从头到脚,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展示了红色的魅力。武定的密岔支常用大红或玫红色做上衣。最突出的是禄丰高峰一带的格苏女服,喜欢用深红色的丝绸制作服饰,着红绣花右开襟上衣,腰系红腰带、绣花红围腰、红素面长宽裤,全身上下以红为主,在楚雄地区,很难发现一套不用红色的彝族服饰。


蓝——也是彝族服饰中最常用的颜色,与黑色相同,多作为底布。上衣和裤子都常用蓝色,但与黑色交错使用。或上黑下蓝、或上蓝下黑,很少整身都穿蓝色。做底布的颜色一般称为阴丹蓝,有些较深偏于青、近于黑,作为上衣和装饰布条的颜色多倾向于湖蓝色。


黄色——是彝族服饰色彩中的点睛之色。黄色在服饰中的使用面积不大,但每一个装饰部分都有一两条黄色穿插其中。它是刺绣图案中常用的颜色,与大量的红色相映生辉。头饰上、围腰边、挎包上、及地的长裙中都有用黄色。


白色——多作为底布,上绣图案装饰于胸前、袖口、围腰上和裤脚边。山区服饰中的一般面积使用不大,河谷、南华一带的罗罗支系也用来做衣裤的基布。彝族人还常在白色的底布上,绣上图案做一个精美的挎包。


总的来说“黑、红、蓝、黄、白”构成了彝族服饰中的主要色彩。服饰多黑底,装饰配色大量使用红、黄、蓝、绿等色,其中以红色为主。彝族服饰大多选用黑、青色布料为基色,装饰的镶嵌色布和刺绣花边、图案,多选用红、黄、蓝等颜色。很少用别的过渡性色,色调鲜艳而且和谐。总结色彩在楚雄彝族服饰中的运用情况,楚雄彝族服饰色彩总体上形成以下特征:


古朴大方,凝重典雅——基本保持着传统彝族服饰风格,色彩崇黑尚红。服饰上也就以黑、蓝为主调,配以红、蓝相间的百褶裙,多镶黄、红、绿色粗条花图案于上衣。大面积的深色配以鲜艳的红、黄,整个色调凝重古朴。


五彩斑斓,明艳富丽——较之传统彝族服饰风格有所变异,虽以深色为底布,但运用各种刺绣手法,将红、黄、蓝、绿、白等多色装饰于全身。色调和层次十分丰富,色块之间形成极大的对比和反差给人的视觉冲击力强,具有代表性。


明快素雅,秀丽和谐——较之传统彝族服饰风格有很大变异,服饰多以浅色调为主,色块之间和整套服饰配合协调,给人以和谐悦目的审美感受,表现出一种明快的秀美。


四、红色与民族神话传说


彝族崇尚红色,红色的土地世世代代的养育培养了他们。红色象征着彝族人对火的崇拜,彝族视红色为生命之色,寄托了浓厚的情感。彝族著名的创世史诗《勒俄特依》、《查姆》以及神话《天地万物的起源》和传说《火把节》等均记载了在开天辟地、与自然界斗争的漫长岁月中,彝族人民对太阳与火的敬畏和崇拜。太阳与火被视为生命之源,世间万物赖以生存之本,自然成为彝族崇拜和祭祀的对象。有的彝族女衣衫后摆、肩峰、袖口等处均有绣火焰纹,与彝族先民的火崇拜有密切关系。火焰下摆、太阳图领口、彩虹包头均含有优美动人的神话故事传说,彝族的传统节日——火把节就是这历史见证,足见红色在彝族人心中所占的特殊地位。


红色象征着去灾灭邪,给人带来幸福,同时也象征着彝族人像火一般热情和对光明的崇拜。 古老的彝族,还能有多少东西能在时代大潮中存留下来,也许不会有明确的答案,但我们可以尽力去为她留存一些有价值的文化,这就是彝 族 人 网的价值所在。


五、鲜红的马樱花


在云、贵、川三省区有关彝族起源说中的重要典籍文献都曾记载彝族始祖可卜笃幕时洪水泛滥,他按天神指点,用马樱花树做成独木舟,躲过灾难,使彝族得以繁衍生息。为此,彝族先民认为马樱花树救了他们始祖,使笃幕部族得到繁衍发展。彝族先民用此树做成祖灵牌,并用山歌歌唱马樱花。因此,马樱花也就成了彝族自然崇拜的重要组成部分。马樱花已经不是普通的植物,绣在服饰上的主要原因是马樱花自古就可以保护彝族人民平安,从而被彝族人民绣在服饰上,以表达他们对马樱花的美好期待和对其的感激和热爱之情。马樱花除了被彝族奉为最美的吉祥物,还是战胜邪恶的象征。现在,在楚雄彝族自治州还流传着关于彝族女英雄“咪依鲁”的传说,人们为了怀念咪依鲁这位献身除恶的姑娘,每逢二月初八(咪依鲁的殉难日),就采来马樱花插在门头,插在牛角上,把马樱花视为吉祥幸福的象征。同时,在这一天人们还都要穿上色彩鲜艳的盛装,头上插着鲜红的马樱花,带上美味佳肴,来到山顶团聚,呼亲唤友,举杯助兴,共祝吉祥幸福。


在楚雄妇女的服饰上,几乎都有马樱花的装饰图案,各个地区的马樱花形状略有不同,并根据图案所在的部位不同,结构也有所不同。但让人惊讶的是,在马樱花图案刺绣的用色,彝族对火的崇拜缘于他们对太阳的崇拜,也就是对能量,光明的崇拜。因此,他们选择了火红色是毋庸质疑的。其次,在彝族马樱花的传说故事里,马樱花就被赋予了鲜血和生命的内涵,流动的血液是生命的象征,而红色马樱花的颜色正好和血液一样,它就是生命的代表,象征着兴旺、繁荣。楚雄地区的马樱花以红色最为常见,每到花开时,那种满山红艳的壮观景象,给人一种生命的力量。


六、黄色与民族文化生活


黄色如太阳发出的光芒,因而温暖亮丽的黄色成了彝族的喜爱之色。中原王朝历来尊崇黄色,历朝历代的帝王都自诩为真龙天子,而其身着的龙袍就是黄色的。宫廷之中凡是为显示尊贵、威严、至高无上的地方,无一例外都使用黄色。远在西南夷地的彝族同样喜爱黄色,它代表太阳之色,视其为富足、丰收美丽、光明和宝贵的象征。小凉山的彝族就有尚黄的习俗,逢年过节他们喜欢用黄色的母鸡来祭祖,祈求祖先之灵来保佑粮食的丰收、人畜的兴旺。彝族长诗《我的幺表妹》中,为了形容表妹的美丽写道:“表妹周身亮堂堂,像菜花一样一片金黄”,还有,当婴儿出生时,为了求得吉利还宰杀黄色的母鸡来祭祖。彝族有一首抒情长诗《妈妈的女儿》这样描写道:“女儿出生这一天,宰了黄母鸡;磨了黄养子,籽粒颗颗都饱绽,面粉细细味香甜。祝来日,养子永远黄澄澄;鸡婆永远黄生生,女儿前程金灿灿,”总之。在彝族的观念中,黄色是与美丽、吉祥、繁衍、光明等联系在一起的。


在漫长的历史中,彝族人民在色彩符号上逐渐形成了自成体系的色彩符号,奠定了民族传统色彩的基础。色彩的视觉识别性功能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和肯定,发展为文化符号审美和意象审美文化,成为了本民族的色彩崇尚并代代传承。


服饰色彩作为一个民族的色彩符号,是服饰文化的最要特征,了解了这一特征,就了解服饰文化在历史中的重要意义。


参考文献


[1] 中国彝族服饰画册编写组.中国彝族服饰[M].北京: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 2000.

[2]程志方.云南民族服饰[M].昆明:云南民族出版社, 2000.

[3]玉腊.百彩千辉——云南民族服饰[M].昆明:云南教育出版社, 2000.

[4]钟仕民, 周文林.中国彝族服饰[M].昆明:云南美术出版社, 2006.

[5]邓启耀.民族服饰:一种文化符号[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 1991.

[6]冉卫红.服饰色彩[M].南昌:江西美术出版社, 2002.

[7] 程志方, 李安泰.云南民族服饰[M].昆明:云南民族出版社, 2000.


(原载:《楚雄师范学院学报》2008年11期,文字来源于搜狐网,本网转载仅供公益展示,如有意见和建议,请和我们联系。)

2001年,正是互联网兴起的年代,彝-人-网团队便确立了构建彝族文化数据库的宏远目标,初心不改,坚持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