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 National Cul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语言文字与古籍

龙正清:彝文文献与牂牁和夜郎

作者:龙正清 发布时间:2020-02-10 原出处:行艺行

文字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是文明民族的重要标志。彝族先民在一万年以前的母系氏族社会时代就开始发明图画文字记事了。到了公元前48世纪发展象形文字而进行定义定形规范。在规范文字的基础上,仰观天象,腑察地情,联想人生而作八卦。以清浊精气结合运生万物的二元哲学理论,推导天文、地理和人文社会科学文化。经过史道以、以哼哼、哼哼希三个纪世360年的艰辛努力,不仅规范了文字,同时也丰富了形声、会意词汇和比兴文学艺术手法,三段式文体及天地人文理论也作了统一。并以祭祀为形式,首领主祭,布耄掌堂,耄史执教,普及于民而成俗,由此进入父系氏族社会而世袭充实完善。乾阳运历天皇纪元时代,恒布吐实楚圣师第一次作了教化制度和内容的规范。坤阴运历地皇纪元时代,特布哪乍木圣师作了第二次规范统一,人文运历人皇纪元时代之前的混沌转折(西周)时期,举布腮哲也称恒阿德圣师作了第三次改革规范。六国分封,即由中央皇邑的乍乍阿尼布耄将先世的教化内容结合宗法祭祀制度规范普及,各宗支脉体世袭传抄吟颂圣典,按经书校用执祭。历史谱牒以祭祖为形式不断修撰曾补延绵。经书从骨刻、竹简、兽皮卷传抄发展到万卷纸质文献遍及彝区。按彝族传统效用内容可分为《祭祀经书》、《教化歌文》、《氏族王国志书》三大类。经书和歌文都是古圣师的原文传抄本。执祭布耄照本吟诵经书,弟子相继传抄。而今所见彝文古籍经典都是清代的纸质手抄本。抄书不等于著书,只不过是民间学子照抄经书自行小型祭祀活动而已,抄用者哪敢暑名。按纸质考证古彝文献的成书年代是绝对行不通的。秦汉以来,再没作过统一文献内容的举措。袭传效用到如今的古彝文献是三皇圣师始祖相继统一、补充、完善而形成的。因此,后来的布耄世袭开经掌堂祭祀,必先奠献天皇圣师始祖恒布史楚、地皇圣师始祖特布乍木、人皇圣师始祖举布腮哲。天、地、人三皇圣师则是所传经书的真正作者。执教师耄史照本宣科演唱经典史章歌文,百姓受教而能歌善舞。几千年来,文献与习俗歌舞互为印证。《氏族王国志书》则以祭祖为形式,不断修撰补充。改土归流后,再没有氏族王国祭祀君长叙述历史而修谱的政治活动了。改土归流自然成为西南彝族修撰国志的截止时间。彝族国教布耄的承袭制度也随之而终止。此后的民间学子照葫芦画圈圈,由于国教的断代,弟子的水平一代不如一代,不但没有写作经典史章的义务和能力,甚至于书名都不会理解,反而误解讹传经典史章的本意而误导后人。

祭祀道场是全民性施教文化知识理论活动大课堂的景象布局。国、侯、君、部、族、家均以名山为标志设祭祀场所。有宫殿和野坝场景条件档次,活动规模有繁简之别,但祭祀程序和内容均保持一致。祭祀活动由各级首领继承人坐镇主持。君主坐镇国祭,帝王主持侯国祭祀,诸侯君长主持藩国祭祀,部落祭祀即由氏族头领主持,血统族群祭祀由族长主持,家堂祭祀家长主持。祭祀道场均根据执事要隘,按先圣所拟喻的吉祥物名取本插示坛点。祭天祀地也即祭祀江山社稷;概称“尼慕围捞”,即树姓氏部落旗号的大型祭祀活动。天星、地神、氏族祖先象征性结合布置坛点。白色神木象征天道,黑色神木代表地道,花色(削成花皮)神木表示人道,茅草人替代神偶。宫殿野场祭祀布景虽然规模档次有别,但表示义意完全相同。松枝象征永久常青,翠竹喻团结安祥,苇草喻初始,桑枝喻多支系聚祭,水碗表示平安,石头喻稳固,土块喻基业。白色喻天,黑色喻地,黄色喻西金,青色喻东木,红色喻南火。白色神木门框表示天道关口,黑色神木门框代表地道关口,花色神木门框象征人文道法关口。凡小型祭祀场景均取用于“尼慕”中的相关插示法而具体操作。祭祀教化由法权人坐镇指挥祭祀教化活动。掌堂祭祀布耄则根据祭祀程序吟诵相关经书而谓之作法事。各地执教耄史按歌舞次序展现各方的风彩,有歌有舞,活跃通宵。主持指挥,掌堂祭祀,教化歌舞全然善始善终。

《祭祀经书》是先圣之作,世袭效用于祭祀教化活动。按八卦运局插示祭祀道场的经书名《格佐数》(关卡插示书),按天文历法星象择选吉日用事的经书名《尼哈树数》(择吉通书),按八卦天文星象预测人生幸运的经书名《杰禄占数》(人生预测),按阴阳五行生克理论诊疾疗病的经书名《诺占数》(算病书)。临场执祭而吟诵的经书有:《祀丧经》、《指路经》、《禳解经》、《卜卦经》、《超度经》、《续魂经》、《献牲经》、《祭祖经》、《祭天雷地电经》、《祭山经》、《祭水经》、《祭年经》等三十余种。勿论社会和家庭,凡举行宜事活动都要祝愿杀牲祭祀,吟念《献酒经》。

《教化歌文》是执教师耄史在祭祀教化场合宣唱加表演的五言经典诗歌和史诗典籍,概称“咪古”(理论诗歌),云南彝族译称“梅葛”。具有哲理性的比兴手法而精彩易受。布祭祀场景仪式诗文叫《纪头数》(说型书),年节颂歌叫《举卓咪》(欢庆诗或称“喜庆经”),嫁女场合演唱的歌文叫《阿媚凯数》(嫁女书),结婚场合演唱的歌文叫《禄韦数》(祝喜书),丧祀场合演唱的悼念歌叫《凯咪数》(送别书)。教化歌文全是五言诗歌体载,以演唱形式进行全民教化,故称《咪古》。《咪古》是社会文明的教科全书。天文、地理、历史、政治、经济、军事、哲学、数理、医疗、社交、文艺、体育、饮食、建筑、工艺、婚丧、祭祀等社会实用事内容无所不包。因此,《咪古》书籍量数最多,内容极为丰富,形式多样,语言流畅精彩。于是《咪古》伴随着彝族的风规礼俗世传而不衰。丰富多彩的《咪古》文化造就了彝族能歌善舞而社会文明。

《氏族王国志书》有“恒述数”(叙国志书)、“主摩恒述”(君长国志)和“主摩彩述”(君长世袭谱牒志)等称谓。是祭祖场合叙述国史、氏族发展动态和社会发展进程的一种长诗体载。记叙法天地人文三合而一。先叙述精气生太极分清浊,太极生两仪分阴阳,两仪生四象论五行,四象生八卦讲九宫,八卦生二十四节论气象,二十四节气象论七十二个火候时令。天文应用于地理,分天南地北和中央与左东右西五域帝国,按卦象星宿分野,星宿结合社会行政体制叙述人的社会地位,以国君世系叙述历史,按历法运数的纪元年划历史时代界标。从子到午的乾阳卦运历称乾阳运历天皇纪元时代,天地人三元十五纪1800年。中央帝君自实默彩传了81世。又从午到子的坤阴卦运历地皇纪元时代,天地人三元十五纪1800年,中央帝君从俦阿索起与北部(四川、重庆)的青阳一支互让帝位十个世纪后,到阿武哺帝时才完全脱离干系。阿武哺传42代至娄厄育,乾阳坤阴运数3600年六十轮甲子圆满,即谓之洪水朝天,历数转甲子(前837年)进入人文运历人皇纪元时代的上元初纪笃弭时代。笃弭建都沾益而分封六侯天子,史称六祖。武侯天子弭阿克是古滇国王世系的始祖,初治曲靖,后迁晋宁和祥云。其部落氏族君长传27世后归附汉王朝。乍侯天子弭阿苦是古夜郎牂牁国王世系的始祖,初治可乐,其部落氏族君长传了52世。糯侯天子弭阿热是古蜀国王世系的始祖治成都,传十二世至公元前319年,秦遣司马错伐蜀,蜀王(彝名大鲁歹)逃到宜宾的武阳受害,其妻儿家眷逃到楚雄鹿山被株。蜀国遂灭。恒侯天子弭阿卧是古巴国王世系的始祖治重庆,其部落氏族巴南(且兰)举侯扯勒部君长传了72世,禄乌蒙(昭通)部君长传了69世,巴中、巴东、巴西于公元前316年被秦伐取。布侯天子弭克克是白彝君国王世系的始祖,初治宣威,其部落氏族君长传了59世。默侯天子弭齐齐是黑彝臣国王世系的始祖,初治东川,其部落氏族君长传了69世。六侯王国政治、经济和文化教化活动中心在今沾益,国名乍乍武格,氏族君长世系传了34世至汉代被灭。清初改土归流,部落氏族君长世系终止。

彝族历史文化以先天精气易二元哲学贯通纵横。精气易二元哲学的基本理论构成是精气论、形影论、阴阳论、动变论、数变论、质变论、进化论等七大基本理论。精气易的基本原理是清浊精气结合而生万物。精气易的基本运程七局层次是乾坤精气结合、天地的高深与纵横结合、乾坤精气的运动结合、乾坤基数至九反本为一、乾坤易象神通结合、天象圆图与地形盘图结合、天道为父地道为母的阴阳男女卦结合。精气易运程也称太极运历层次。精气易八卦勾股历法理论的推导程序是清浊精气结合、青赤气的结合演变、乾坤天地的关系、阴阳精气结合生万物、天地精灵日月运动规线、宇宙规图的取象、金木水火土五行布局、十二将相星的五行属性、奇偶数的阴阳属性、五生十成河图术数布局、十生五成人体术数络书布局、天地精气运行路线、八卦演生二十四象布局、乾坤男女五行属性的生克关系、盘古人体图与天体图结合应用、天与人的生理关系、日月出没定律 、日食月食原理、年月日数的界定、萌生长成收藏六气时度段的界定、世纪元年术数进制法、闰月与大小月份制、雨露霜雪气象时节推算、阴晴云雾雷电的阴阳关系、天数始于子地数起于丑人数运生于寅等历算法则理论。易哲理论以《咪古》文体结合祭祀活动教化于民。专载易哲理论的《咪古》文献有《精气论》、《精气流程》、《青赤气配合》、《阴阳太极》、《青赤气易》、《青赤气运历》、《青赤相对论》、《象卦论》、《象卦起源论》、《象卦运历层次》、《乾坤运历》、《震巽运历》、《坎离运历》、《艮兑运历》、《五生十成》、《十生五成》、《盘古人体术数》、《八卦配合》、《天地运历》、《白黄道》、《天壬地癸》等,数量之多,容量之大,颇有比兴文彩。彝族人民尚以生动流畅的易哲理论诗歌互比攀交,歌舞显身才华。晋代常璩《华阳国志·南中志》记载:“夷(彝)中有桀黠能言议屈服众人者,谓之耆老,便为主(君)议论好譬喻物,谓之‘夷经’。今南人言论虽学者也半引夷经”。这就是西南地区古彝文经典诗文教化于民的客观记录。从而表明了先天易理哲学文化体系在彝族社会中得到普及利用的历史事实。

彝族历史文献所记载的先天八卦精气易二元哲学理论文化体系、精气易象的文学艺术神话、西南民族的远古历史和风情习俗传统文化,从汉文献中是无法得到的。为此,彝族历史文献具有较高研究价值。研究它把中华民族文明史推进到公元前45-48世纪,研究它亮出西南民族历史和文化的全部根底,以弥补中国通史在西南版图上的空白。研究它让先天精气易二元哲学解答世间一切神秘的问题。

夜郎一词是汉代以徽号“楚哪蒙”为译称的国名。楚哪蒙本意是太阴星,是太极黑体易象的称谓。所谓太极是指宇空中央的地球,白昼阳光所照的部分叫白太极,黑夜月明的部分名黑太极,概称黑白阴阳太极。滇国和夜郎国崇拜黑白阴阳太极而分野,滇国崇拜太阳星弭吐铺而奉敬点苍圣山故名,分野在西部。夜郎国崇拜太阴星楚哪蒙而祭拜洪鲁博哪(黑羊大箐)圣山故名,分野在东部。夜郎国的初名是叫“乍葛”,“乍”是侯国封号,“葛”是侯王国主体民族能工巧匠的概称,封名为“乍葛”即乍侯匠艺氏族王国的意思,汉语叫“牂牁国”是乍葛国的谐音称。任何一个民族的借用名词都必须是谐音,否则失去历史意义。以徽号译称的“夜郎国”,加之文学艺术神话和加油添醋的传说及误解,一笔抹杀了夜郎民族的文明历史和文化,但是它的原名彝语谐音称谓“牂牁”及主体民族谐音名革家,鬼主、僚人、仡僚、濮人、壮族等,在汉文史志中是随处可见的。牂牁国疆域,东至衡山,西自红河至宜宾,南括广西,北以长江为界。郭上恭在《广志》中概括说:“僚在牂牁、兴古、郁林、交阯、苍梧。横穿牂牁国的红水河故名牂牁江。《史记》说:“夜郎临牂牁江,江广数里,出番禺(广州)城下。”牂牁国以红水河划南北两境,南境是啥吐百越部落氏族区域,秦汉置桂林郡,世称壮族是乍侯国民族之雅称。东部的苗人君长氏族部落秦时划置为黔中郡,余部置牂牁郡,汉时称夜郎国,或称牂牁国。主体民族的区位分布,毕侯国氏族在南部称白彝,默侯国氏族在西部称黑彝,恒侯国氏族在长江南沿一线称苴侯彝,乍侯国氏族在东部称苟葛彝。革家、僚人、仡僚、濮人、鬼主等,都是苟葛彝。只要知道夜郎与牂牁的血肉关系,彝汉史籍即有相互印证的史实依据,再不会出现神秘夜郎。

夜郎国的建立,彝族历史文献《确匹恒述》(六侯国志)、《能数恒述》(彝族国志)、《以哺散额》(乾坤精气)等都有相同的历史故事记载说:开天辟地,洪水朝天,笃弭避难于洛恒博。三太子前来邀请笃弭赴莅贝谷凯戛皇国歌舞会,东帝沽色尼之女青彝弭被、南帝能色能之女红彝弥多、西帝布色吞之女白彝偶吐都特别欣赏笃弭的超绝舞艺。经皇君策举主作媒,笃弭娶三奇女为妻。嫡妻尼额弭被据守南国,生有弭阿克和弭阿苦,庶妻能额弥多据守北国,生有弭阿热和弭阿卧,季妻吞额偶吐据守中央,生有弭克克和弭齐齐。后来六个儿子都成了将军,笃弭指挥六大将军击溃南鄂、北莫和中武的势力而称人皇首帝,将天下划分为武、乍、糯、恒、毕、默六侯王国、封六大将军为六侯国王。弭阿克(怯)为武侯国王之始祖,弭阿苦为乍侯国王之始祖,弭阿热为糯侯国王之始祖,弭阿卧为恒侯国王之始祖,弭克克为毕(布)侯国王之始祖,弭齐齐为默侯国王之始祖。史学概称六祖,依伦理上冠下连而产生王系谱牒,笃弭氏族盛世。根据彝族历史时代界标世纪元年法,结合汉史公元年推算,笃弭帝元年是在西周末叶,约公元前837年。

六侯王国封域,彝族历史文献记载:“武、乍二侯是嫡子,封域在南国,糯、恒二侯是庶子,封域在北国,毕、默二侯是季子,封域在中央国。”武侯治杜吐比毕,祭点苍圣山而称滇国。乍侯治可乐,祭奎阳圣山而称牂牁国。糯侯治成都,祭峨嵋而称蜀国。恒侯治重庆,祭涂山而称巴国。毕侯治笃弥(宣威),祭乃恩山而称皇君国,主管历史和文化,默侯治周吐(东川),祭堂琅山而称皇臣国,主管军事和赋税。笃弭帝驾崩,在晋宁大坝子开设祭祀歌舞活动,弭克克作孝主掌祭祀,弭齐齐主管环卫和清理赋税,弭阿克、弭阿苦、弭阿热、弭阿卧,各率强将勇士队伍赴悼敬贡赋税。祭祀的夜晚,人流如潮,火光通明,只见火把,不见人面。祭祀完毕,各侯领队浩浩荡荡回程,规范性的军事化祭祀歌舞活动仪式,自此传播大西南。六侯国王祭祀列谱都要冠上笃弭名,由于各地方言,笃弭名的汉文记录即有所不同,巴蜀人记之为杜宇,武侯滇国记作仲牟,夜郎民族记作竹明或称竹王,乌蒙山区的彝人世称笃弭或笃慕,都是一音之转而记录各异。

笃弭帝封弭阿苦王牂牁,建都可乐,祭苦朵洪所圣山即奎阳山。北部是恒侯氏族君长氏族部落王国,东部是苟葛氏族君长部落王国,南部是毕侯氏族君长部落王国,西部是默侯氏族君长部落王国。战国时期,毕侯弭克克第十代孙诺克博建吐主禄偶阁国迁治可乐,牂牁国王邑降为隶属君长氏族部落王国。阿武哺帝嫡系乍乍武勾(沾益)、笃弭帝故里古克武勾(宣威)和吐主禄偶国及纪武勾俄索君长氏族部落王国是同宗兄弟王国,互相间允许袭职继业。秦遣常頞沿石 阶马路侵略通杀,陡歹卧珠(中水)、可乐禄姆(牂牁国都)、笃弥(宣威)、阿卓俦(沾益)一线的毕侯氏族君长势力被摧毁,各地君长氏族部落无统各据。武侯氏族裔多同首先占据牂牁国东部侯邑治大革(安顺),他的长兄武益纳占据牂牁国都可乐,与东部侯王多同联合攻打南部漏卧国(在今兴义)。武益纳扩建都城而算计武多同,多同破谋攻破可乐城,擒拘武益纳而登位。漏卧国公主阿谷充当元帅攻打可乐城,多同空城计擒留公主任元帅,校场互有爱慕结成夫妻。男才女貌夫妻同枕共议,位让武益纳而据守东部侯国治大革(安顺)。汉武帝派唐蒙率兵十余万征南,以宜宾设犍为郡治所,都慰治设在可乐作为军事重镇,修建军库。武帝封武益纳为益州郡王,彝语称益纳勾纪国王,也即滇国王,封东部侯王武多同为夜郎国王而后杀之,夜郎王无其治所而不明不白的死去,于是多同之子兴与舅合谋,发动牂牁国属二十四部君长列国反抗,被郡守陈立率军各个击破而平定,将二十四个君长列国改置为县侯邑:泗城在南宁,宛温在富源和盘县,同并在弥勒,漏江在泸西和师宗,谈高在路南和陆良南部,毋单在华宁,鄨在遵义,南秦在毕节,漏卧在罗平和兴义,犍为在宜宾,同乐在越州,牧靡在寻甸和富民,谈指在兴仁、贞丰、册亨、望谟和安龙,汉阳在可乐,存焉在宣威,朱提在昭通,堂琅在东川、巧家和会泽,夜郎在安顺和贵阳,都萝在西畴和磨粟坡,钩町在广南、富宁、百色、西宁和凌云,南广在盐津。扯勒(余永)、妥洪(涂山)、举侯(古蔺)同属牂牁(夜郎)国辖。夜郎国只不过是几个年头的虚名,往后的夜郎都是不同时代的县侯邑名称。

东汉光武帝时,默侯弭齐齐君长第十八世孙毕余勿的右相国君长勿阿纳建直努阁蒙国治笃弥(宣威,勿阿克治东川是他在左丞国,勿阿洛治普吐珠溢(普安)是右相国,黑彝开始执政而普及火葬文化。纳阿宗即位迁治可乐是毕(布)氏主权,第三代补阿杓迁治叙永,恒侯氏掌权,杓阿妥迁治禄勾(毕节),妥芒部治阁迭妥偶(镇雄)是左丞,妥阿哲治鸭池是右相,号称牂牁国大师。蜀汉时,牂牁帅妥阿哲率部力助诸葛亮征南,擒拿孟获有功而封之为罗殿国王。罗殿即禄勾的译称,以代牂牁国名。妥阿哲获牂牁国最高权位后,以慕俄勾为徽号。唐代洛纳阿可建治慕勾发纳凯(清镇),徽号为禄施葛国,汉语称罗氏鬼国,即继禄勾国的葛彝氏族王国,以鸭池为界划水东和水西两境,水西部治葛珠,汉语称郭章即今黔西。水西和水东罗氏鬼国政权延续到宋代,改称鬼主国即葛彝君长氏族王国,是罗殿国葛彝政权治所的变迁,元代迁治郭章称水西国,水东为其属部。明将刘国杰追杀水西土司妻蛇节夫人于乌撒乌蒙土司地墨特川(赫章),明廷封霭翠宣慰史治贵阳统管贵州土民。贵阳彝语叫古糯,是弭克克治笃弥(宣威)时,封阿德古为乍侯国北部侯王时治所故名。清代革土司归流官统治,建大定府治大方。自此罗氏葛彝氏族君长王国消失。牂牁(夜郎)国历史告终。

牂牁国(夜郎)都城可乐禄姆,弭阿苦国王及其氏族部落,苦苦经营和捍卫了五十二世君长时代,由于氏族部落君长之间的争权夺位战争,历代王朝接连征讨,可乐禄姆一带即留下了战国至汉代时期的多处战将英雄墓群,最终都城也成了一片废墟。

根据文献记载,西南夷天南国的滇与夜郎地区主产黄金与玉佩陶瓷,地北国的巴蜀地区主产白银和纺织精品,中央皇国地区主产良马、皮革、漆器、铜铁、毛织毡等。各地特产相与交易流通,鼎盛于夏商时期的青衣帝和白衣帝僚僰夷时代。春秋战国至秦汉时期,由于诸候间的争权夺利,加上秦汉王朝的统一谋略,牂牁文明古国夜郎都城可乐,一次次被攻打。随着战争的胜利而一次次追荐阵亡将士,文明辉煌了700余年的夜郎牂牁国都,最终成了一片废墟。目前考古发现,仰韶文化、三星堆文化、晋宁文化、可乐夜郎牂牁国文化均有相互渗透的文化艺术特征。世居赫章可乐的农民耕作时,经常发现有文物出土。据说有一农民得到的一金碗,客商出了10元钱就被买走了。可想而知,一般城镇和墓葬遗址是不会有大量珍贵文物埋藏的。1958年,可乐人民集体兴修水利而出土发现一只太阳形大铜鼓,从此拉开了可乐考古发掘的序幕。秦代武溢纳扩建可乐大城,西汉时唐蒙加修军库,而今可乐处处可见秦砖汉瓦,出土的窑洞汉砖有彝文二字符号,意为军营用砖。考古发现印证了夜郎史籍古彝文对夜郎建都可乐的记载。赫章可乐古牂牁国夜郎都城遗址及战将英雄墓群,总面积9平方公里,其中都城遗址一处,聚落遗址一处,将士墓群遗址14处。1960-2000年先后进行了10次较大规模的发掘,出土文物4000余件(括流失数)。遗址分两类,一类属原始社会晚期新石 器时代至春秋战国时期的土著民族,即今彝族先民的聚落遗址;另一类属战国至秦汉时期的都城遗址,遗址面积大并集中,文化层堆积厚0.4-2.7米,且层次分明,包含物丰富。已发掘约375平方米的土层内在,出土数百件石器、陶器和青铜器等生产工具、生活用具和战斗兵器。考古发现充分反映了西南夷地区一万年前至两千多年前这一阶段的农业、手工业、金属冶炼业及其历史文化信息。古墓群也同样分两类,一类属春秋战国至秦汉时期土著民族的墓葬,另一类属战国晚期至秦汉时期进驻夜郎都城的中原民族墓葬。两类墓群的葬俗、葬式截然不同。土著墓葬反映的是氏族公共墓葬,均为小型竖穴土坑,密集而出现相互叠压。葬式奇特,即墓主人双手交叉平放于胸部,考古上称为“上曲肢葬”,并用铜鼓、釜洗之类器物套于头部和脚部而葬,有的用洗覆盖面部,考古上称之为“套头葬”。随葬品有陶器、青铜器、生活用具和兵器等。较为典型的是HKM274号墓。该墓出土文物90余件,其墓主人身高1.8米左右,头发椎髻别有铜发叉,戴大耳环,颈部戴玉珠项链,身穿铜盔甲,两手各戴10只铜手镯和10个小铜铃,胸部系一大铜铃,右边佩带一把柄顶部饰铜老虎的秘昌战戈,用一铸有两只形象逼真而栩栩如生的老虎饰大铜釜套住头部,一铜洗盖住面部,一大铜釜套住脚部,体现了墓主人是顶天立地的将军身份。考古界认为奇特罕见。据考古学家们的分析,系属古夜郎上层领主贵族的墓葬。古夜郎国的民族是夷(彝)濮(僚)人,《史记》谓之“椎髻而有邑聚”。考古发掘的顶天立地葬式“套头葬”墓主人身份,文武俱全而军师打扮,军师的装扮歌文在今彝族丧祀“恳洪呗”(铃铛舞)歌中有记载,舞中有扮演,与《史记》记载“君长以什数,椎髻有邑聚”完全吻合。佣人陪主子而葬的公共墓葬分土葬和火葬两种形式,奉阳者行土葬,奉阴者行火葬。可乐遗址考古发现的春秋战国至秦汉时期的土著墓葬,正是彝族先民奉阳代表布侯国君长执政时期的葬俗。金杯银碗、刀斧梨耙、战器锅桩玉石及衣食物等一行家当设备,随宗祖头人而葬的习俗,在彝族的祖灵桶祭祀文化仪式中还有遗俗而今有实物可见。1972年,在赫章珠市彝族乡境出土一有“是万古擂钵”五个彝文字竖铸具名的铜质擂钵,高12厘米,口径5.3厘米,底长4.5厘米,宽4.2厘米,净重0.8公斤。敛口平沿,深腹方平足。口外沿纹饰为铁链交叉成波浪弦纹。腹表图案分上下两组,以竹节横纹间隔。上组为绳纹组成4只蜘蛛从四方同时牵织天盖,下组为4根撑天柱立于方底均分四格,格内分别有野鹿含花示意福禄代代承袭,云间鸿雁示意千年万古久长久远,巨龙越过双柱吸食蟾蜍示意贵人取宝。喻物精湛,造型如生,涵义幽深,内容宏大,实物精致,图文并茂,铭纹义兼。经贵州省考古所和博物馆专家鉴定,属汉代遗物,迄今有2000多年历史。在诺素彝族岩祠山洞穴发现的布耄教化铃与云南石 寨山、昭通、普安、可乐等地出土的铜铃同是一种型质,上有布耄祭祀场面图纹,属战国时期文物。在可乐出土的青铜镜背面铸有十六个彝文,意为“相貌怎样,自家照看,要想更美,自行打扮”。许多出土文物,虽然无文字标志,但它的制作和用意,在夜郎史籍古彝文献中即有大量篇幅记载,数百首祭帐明器歌文,随着彝族的祭祀活动世袭传唱到如今。

2000年,可乐考古被评为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考古专家称可乐遗址为“贵州考古的圣地,夜郎青铜文化的殷墟”。夜郎牂牁国古都在可乐,文献古籍和考古发现互有印证,是无可非议的。

本文来源于《行艺行》   作者:龙正清(贵州省赫章县民宗局古籍办)

编辑:邱文华 发布: 邱文华 标签: 龙正清 《彝文文献与牂牁和夜郎》
收藏(0 推荐(

相关内容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