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在彝乡的故事(十六)——石屏矿山的生活一

作者:荷溪 发布时间:2015-08-17 原出处:彝族人网
  过完六月年,我们就到了石屏,矿山在公路上面的一片松树林里,远远的看起来环境还不错,向阳已经为我们盖好了一间“新房子”。用石棉瓦和木头固定搭起来的窝棚,这种房子夏天闷热,冬天冷。
 
  “荷溪,只能将就着住了,矿山上就是这样的。”向阳抱歉地说。
 
  “没事,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住什么都行,只要能遮风避雨就很好了,不讲究的。”我很满意地说。
 
  刘忠给向阳一个营头,一个营头相当于一口矿洞的一小条道,向阳带着人来干,干的矿卖了以后刘忠给他百分之十的回报。刘忠也是彝族,两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和沈叶随姨夫来到这座矿山上,那时这个矿洞还是新洞,没开采多久。刘忠经人介绍跟李老板把矿洞承包过来,他们六四分成,他得四十,老板得六十。他带着一帮兄弟,我们去那时他们正干得热火朝天。
 
  江云依然背矿,不过是要去洞里背,她和四个女的一起背。我专门做饭给他们吃,男的有几个负责打炮眼,剩下的则推板车,他们一般是不背矿的。
 
  我们吃饭和住的房子都盖在最下面,因为地面不平,这里一小间,那里一小间,零零散散的,显得极不对称,中间有一间大的,是刘忠和沈叶姑姑住的,在最上面有一大排,他们的工人们全部挤在里面。
 
  沈叶姑姑是刘忠的媳妇,他们已经结婚十年了,姑姑一直都未能生育,这么些年了,他们一直四处求医,却都没用,到石屏矿山以后,他们慢慢有了一些积蓄,刘忠叔叔变得花天酒地,还爱上了赌博。沈叶姑姑常常跟踪他,调查他,一旦叔叔开着车去玩了,她就跟到城里,找不到叔叔,她就大把大把地花钱,以此来发泄心里的不满和委屈。
 
  到矿山后的第五天,我们几个人坐在松树下面乘凉,听到有人说笑着正往山上走来,等走近了一看,是沈叶姑姑和她的侄女,姑姑的颈子上带着一串新的黄金项链,手指上也多了一颗很大的红宝石戒指。
 
  一个背矿的大姐撇撇嘴说道“有什么了不起的啊!老公天天在外面花天酒地的,就算是戴再多的金银首饰,也不好过。”
 
  “如果有人养着我,每天给我足够花的钱,什么都不用我干,我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想去哪儿玩就去哪儿玩,我也是很满足了!”我很惊讶这话是从江云口里说出来的,真是吓我一跳。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想法也不同。”当着她们的面我没有表明自己的观点,当中间人不得罪人嘛。我的观点和那位大姐相差不多吧!姑姑表面上过得光鲜亮丽,其实心里的苦和无奈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
 
  晚上十二点,从姑姑的房间里传出来很响的吵闹声,是刘忠回来了。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大半夜的这么吵,传出去你就不知道羞耻吗?”是刘忠的声音。
 
  “到底是谁不知羞耻呢!你做的事还怕别人知道吗?你这个讨嫌的人。”姑姑愤怒的说。
 
  “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只知道吵,你就不知道关心我,安慰我吗?我上班如此辛苦,压力这么大,累了去玩一下怎么了!受不了你去死吧你!”刘忠叔叔好像很委屈。
 
  “你和理发店那个女的,大白天明目张胆的走在街上,生怕别人不知道呀!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这个讨嫌的人。”姑姑不依不挠。
 
  “你去死吧你,懒得和你吵。”叔叔又骂。
 
  “应该是你去死,你这个讨嫌的人。”姑姑开始哭泣。……
 
  叔叔可能是太累了,不管姑姑怎么哭闹,他还是沉沉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姑姑的眼睛又红又肿,那时候我和她还不熟悉,不过我能看出来她心里的苦楚。
 
  一个偶然的机会,叔叔开车带我们去泡温泉,姑姑和江云都在,那天姑姑单独和我说了许多话,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如此相信我!她说她已经三十岁,开始慢慢老去,离婚了再找,对自己没多大信心了,她又不识字,连上网都不会,生活圈子也很小,去哪儿找呢!再说,刘忠现在每个月都能挣十来万,离婚了划不来。
 
  “我跟着他十年了,以前过得一直都很辛苦,我曾经做包子卖过,连矿都背过,得的钱全部拿来支持他干矿了,现在他却这样对我。”姑姑诉说着。
 
  我不理解她的想法,她们又没有孩子,或许,是我没有经历过她的经历,没有苦过她的苦。
 
  小叔身体不好,一个月挣不了多少钱,江云很节俭,一分钱都舍不得花,她的钱挣得辛苦,都是血汗钱。发工资那天,向阳带着我们去了一趟石屏城里,我们都买了衣服和手机,小叔买了手机和项链送给江云,他自己只买了一个很便宜的手机就没钱了。那时我觉得小叔对江云还是很好的,他几乎把他的所有都给她,虽然他没有多少能力,但是那不是他的错,他身体不好,已经很努力。
编辑: 措扎慕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连载 彝乡 故事 十六 石屏矿 生活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