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文学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小说/纪实文学/剧本

(连载)我在彝乡的故事(十八)——石屏矿山的生活三

作者:荷溪 发布时间:2015-08-17 原出处:彝族人网 点赞+(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小姑和杨文枫也到了石屏矿山上,杨文枫还是代课老师,听他说,如果要转正,需要考试考过关了才行,要考试,就要学习,要学习,就需要钱,还要钱来养家糊口呢,什么都需要钱,他感叹着:“一个大男人,总不能什么时候都伸手向父母亲要钱吧!”现实的生活是残酷的,理想需要汗水来浇灌,也许因为这样,所以杨文枫才选择来矿山上干一段时间,在矿山上,要踏踏实实地干,比起当老师来,很辛苦;甚至是很危险的。
 
  我原来以为杨文枫干不了矿洞里的活,没想到,他还是很能干,他们只有几个人,不过他们还是决定另起炉灶,需要一个做饭的人,给他们做饭这个差事很轻松,小姑就成了最佳人选。
 
  江云依然背着矿,在矿山上,连洗澡的地方都没有,男人可以穿着裤衩站在水龙头底下冲,可是女人总不能也这么洗呀!下午下班以后的一个小时里,食堂后面的那片松树林里是男人的禁区,那时候背矿的女人都聚在那里洗澡,每个人提着一桶水,拿上毛巾和香皂,在桶里放一只口缸,就可以洗个舒服的澡了。江云每次都一个人打一盆水躲在房间里洗,她没有勇气把自己的身体暴露在大家面前。
 
  有一次,我和江云拿了很多脏衣服去公路下面的五郎沟河里洗,洗完衣服后,我们两顺便在河里隐蔽点的一个河湾里洗澡,洗着洗着,我发现有一个男人朝着我们这边走来,我蹲下去吼了他一声,让他不要过来,可是他却像是没听见一样,竟然直直的朝着我们的方向走过来,江云和我赶紧手忙脚乱地穿着衣服,他走到了我们对面的岸上,就停下来了,我上衣还没穿整齐,裤子已经穿好,他没有要走的意思。
 
  “你这个流氓,没长耳朵吗?”我大声吼着他,他居然没有反应,依然呆呆地看着我们。
 
  “难道他是个弱智吗?江云我们两快走了,离开这里,如果他真是个疯子或者弱智,那我们两就惨了,现在又没有其他人在这里。”说着我们俩个端着衣服就跑,边跑还边回头看那个疯子有没有跟来,一直跑到公路上,我们俩才松了一口气。
 
  小姑的儿子只小着我儿子三个月,他们俩个小家伙常常在一起玩,通常玩着玩着就会吵起来,有一天甚至打起来了,我在里面做着饭,听到他们在外面闹起来了,我出去一看,发现俩个家伙都把上衣蒙在头上面,我都看不到他们的脸,等我把上衣拉开一看,他们俩个居然咬在一起了,我儿子咬着他的小鼻子,他咬着我儿子的小下巴,我好不容易才把他们俩分开。
 
  向阳常常跟着刘忠叔叔去城里,因为他自己没有车,不方便,我总是害怕他被刘忠叔叔带坏了,有一次,他到晚上十点了还没有回到矿山上,我就把孩子托付给小姑照顾一下,然后我去城里找他,其实去到城里后我才发现,我根本就不知道去哪里找他,刚好遇到杨梅节开幕式,广场上人山人海,花腰歌舞和烟盒舞跳得很精彩,我也好想看完了再回去,可是我担心孩子会哭了,要是向阳在我前面回去的话,他肯定会和我吵架,如果他知道我一个人去城里找他,就会觉得不信任他了!
 
  我打了一张出租车,快速的赶到了矿山上,我怕什么,什么就来了,向阳真的先回去了,孩子哭得很伤心,我想我肯定是要被他骂的了!
 
  我们一见面果然就吵了起来,他先骂了我。
 
  “你还回来做什么,去了就别回来了呀!连孩子都不要了,孩子都哭成什么样了!”他大发脾气。
 
  “我去找你呀!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呢?”我委屈地说。
 
  “你委屈什么?你哭什么?你什么时候不是这样的啊!只要我不见一小会儿,你就马上打电话找我,电话打不通,你就丢下孩子去找我,你烦不烦嘛。”向阳烦躁的吼我。
 
  我还是很委屈的哭着,向阳甚至都不让我抱孩子,杨文枫和小姑他们欠我先跟向阳认个错,回去睡了,“我凭什么跟他认错,灵芳,我做错什么了!我真的很难过,我只是去找了他一下,又不是去做别的什么,他为什么反应这么大呢?”我和小姑哭诉着。
 
  “大嫂你先去睡吧!也不早了,明天早上起来就没事了,我哥的脾气我知道。”小姑她们说完就回去睡了,剩下我一个人在外面。
 
  我承认,我真的是太在乎向阳了,所以才会这样,他和孩子都是我此生最重要的人,他到哪里,我就带着孩子跟着到哪里,那几年我的生活里只有他们。
 
  向阳和我都是很要强的人,无论谁错了, 都那样僵持着,第二天早上起来,他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照样洗脸进洞上班,而我,红肿着双眼,他也对我不闻不问,孩子倒是给我带着了,等他下班出来以后,看我还是不和他说话,他就忍不住了。
 
  “别把脸拉这么长了,我错了行吧!昨天晚上我说话不该那么狠。”他终于嘻皮笑脸的来哄我。
 
  他这么一说,我就更委屈了,忍不住地又哭泣起来,他马上来抱着我,让我靠在他的肩膀上哭。
 
  “快别生气了好吗?我最见不得人哭了,赶快擦干眼泪,洗洗脸,今天我带你们去城里玩”向阳嘻笑着。
 
  我们快到公路上的时候,向阳看了看我,又说:“怎么还把脸拉这么长呢!你还拉这么长的话就回去了啊!”
 
  “拉多长也没有你的脸长。”我俏皮地回了他一句,把他逗笑了,因为他的脸本来就有点长,有时他甚至幽默的戏称自己的脸是大马脸。
 
  其实我已经不生气了!真想做一个没心没肺的人,那样活得轻松点。
 
  又到了月底,矿全都卖了,“这个月刘忠叔叔的矿出得很多,他至少可以分到二十万。”向阳若有所思地说。
 
  背矿的人又来了,每个月卖矿的时候,都要从附近的村子里找些人来背矿,如果不另外找人来背,光靠矿山上的工人是背不完的,要把矿从洞口背到停在公路上的卡车里,在我看起来很难背下去,因为坡有些陡,我平时走路下去都是很费力的,很怕摔倒,背矿的人看起来却走得很稳。
 
  背矿的队伍里有三分之二是女人,她们都住在附近的村子里,种着一些田,养着鸡鸭或者是猪,她们大多家里有老有小,出不了远门,找不到更好的营生,而她们的孩子上学却又需要钱,所以她们才顾不得辛苦来到这矿山上背矿。
 
  刘忠叔叔那里只有一个人煮饭,她还带着孩子,本来他们那里就有七八十个人吃饭,又只有一个大灶,她是无论如何也做不了背矿人的饭了!一开始的时候,背矿的大姐等到她们把饭吃了,才去大灶上自己做饭,等她们把饭做好,已经两三点,大家都很饿了,干重活,流很多汗水的人,很容易饿的,过了两天,就有几个人下来我煮饭的小食堂里吃饭,我也没说什么,后来,她们干脆全都下来了,带着她们自己家里种出来的香米,还有土豆和茄子什么的,她们央求我做饭给她们吃,看着她们如此辛苦,我没多想,就同意了。
 
  我也要煮五六十个人吃的饭了,她们背完矿的时候,我已经准备好饭菜,她们却还坐在外面休息。
 
  “饭好了,你们可以和我们一起吃饭!我出去外面叫她们。
 
  “等你们的工人全吃过了我们再吃吧,要不然等下你们的碗筷不够用。”她们感激的笑着说。
 
  “我们都把饭盛到碗里啦!你们也一起吃了吧!不够的时候再说。”我们的工人客气地说。
 
  “是啊!快一起吃了吧!够几个就几个先吃。”我也符合着说。
 
  “那好吧!真是麻烦你了,你也带着孩子呀。”一个大娘对我说。
 
  “没事,大家都很辛苦嘛!”我笑着说完后,她们就一个一个地去盛饭,盛好饭往碗里夹点菜都出去外面吃了,我赶紧另外再摆了一桌菜,让她们全坐在那桌上吃,等吃完饭后,她们自觉的就把自己的碗筷洗了,虽然我已经说过不用她们洗的。
 
  第二天,我遇到了很麻烦的问题,由于我们以前人少,柴准备的也不多,而且还有些柴没干透,我又带着儿子,没办法去找柴火,柴火都是工人们帮我找回来的。等背矿的工人们背完矿回到小食堂时,我还没吵菜,张林帮我砍柴,可是他砍的那些柴根本就不干,我被火烟呛得眼泪直流,好不容易才把那顿饭做熟了。
 
  第三天早上我起来,就看见背矿的工人也来了,她们一人背着一捆柴向小食堂走来,把柴放下后,每个人又从怀里拿出一小袋香米来,我很感动,她们背来的柴很干,很好烧;她们拿来的香米特别香,而且很粘,比我们买来的米不知要好吃多少倍!
 
  那些矿可能要十多天才能背完,我中间几天有事回了趟老家,等再回到矿山时,她们还没有背完,我带了些东西,上去时她们的背兜是空的,看我手里拿着东西,她们说要帮我把东西背上去。
 
  “不用了,大姐你们已经够累的了!我拿得动的。”我坚持自己拿。
 
  “姑娘啊!你不在这里以后就没有谁做饭给我们吃,你的心地最好了!你回来了我们都高兴得很。”这样说着的时候,她们就把我手上的东西抢过去往兜里放。
 
  辛勤劳动的人是最美的。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