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在彝乡的故事(三十)——外婆家的故事(一)

作者:荷溪 发布时间:2015-10-14 原出处:彝族人网
  听向阳说,她的外婆已经很苍老!快满七十岁了!她老人家辛苦一辈子,养大了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还要帮儿子家养儿子。
 
  快过春节的时候,向阳第一次带我去看外婆她老人家。 首先见到了李文金, 李文金就是向阳的舅舅,看起来人不错,至少对我们还是很好的。
 
  舅舅作为他家里唯一的儿子,外公只送他进过学校,婆婆和小姨都没有上过一天学,那时候她们什么都没让舅舅干,就让他好好上学,他却不争气,只上几年就没上了!向阳和我说:“舅舅人还是很好的,外公还在世时,他有钱,又讲义气,很大方,给过我好多次钱呢!”
 
  “那是他不知道挣钱的辛苦,反正又不是他挣的钱,所以他才大方啦!”我这样对向阳说,他就生气了!毕竟是他的亲舅舅。
 
  舅舅成家以后就经常在萧洞矿山上做工,只有过年和祭龙的时候才会回家,舅妈也常年在外打工,但是他们却不在一处,他们的三个孩子经常都由外婆照顾着。
 
  我从小没见过我自己的外公外婆,他们过世得早,所以当我见到向阳的外婆时,就有一种从未有过的亲切感,外婆第一次见我时的眼神,很慈祥很温和,我能看得出她很喜欢我,或许她也能看出来我很喜欢她。她和寨子里的人们说,我话很多,很好玩,又不小气,一点都不像是汉族姑娘,她还说特别喜欢和我在一起。
 
  也许是因为我喜欢老人的原因,大多数老人也都很喜欢我,她们喜欢把她们的故事说给我听,当然我是很乐意当她们的听众的。
 
  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是深信这句话的,因为老人见识多而广,毕竟她们是过来人嘛。
 
  我已经会说很多彝语了,所以我就大概听懂了外婆一家的故事,外婆不会说汉语,也听不懂,小姨也不会说,外婆和我说她们家的故事时,在我听起来更像是倾诉。
 
  “闺女啊!外婆这一生过得累,你外公呢,脾气暴躁,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他说的话合不合理,我们都得听他的,如果不听,他就会大发雷霆,那时候我们家里的每个人都很怕他。你舅舅和他的儿子也都不听话,我管不了他们。”外婆抱怨完后,无可奈何的和我说起了让人心酸的往事来。
 
  外公还在世的时候,外婆也要种田养猪,对于那一代的彝族女人来说,她们自然而然地接受了那样的辛苦,因为每个女人都要种田养猪。
 
  没有公路修到梯田里,她们只能把米从梯田背回家里,男人是打谷子的,米无论如何都得由女人来背。从寨子里去到梯田里,来回要走好几个小时的山路,去的时候,要穿过森林一直往下走。背着米往回走的时候,都是上坡路,爬得很累,我连空着手走路都很吃力,因为太远了!
 
  寨子里无论哪家打谷子,都要请人来帮忙,一般女人请得多,男人只请几个,每当到了收获的季节,就能看彝族或者是哈尼族的女人包着头巾,用头背着米,成群结对的,走在梯田的路上。她们每个人都走得很快,虽然背得很重,脸上的汗水如雨水一般,滴到梯田里;又滴到森林里,汗水滋润了树木,储藏了更多的水,来年又流进梯田里,她们的米,真正是用汗水浇灌出来的!
 
  舅舅和外公,从来不背的,都是外婆带着一帮女人把米背回家里。
 
  外公有头脑,那时候他养着许多牛,还卖木材,他在世的时候,赚下了很多钱。家里和田里的事,他也是真的没时间管理,里里外外都得外婆打理,虽然辛苦,但是外公在世的时候,他们家的日子,过得还是很殷实的。可惜外公早逝,他给外婆留下了一笔数目不小的钱和一些首饰品,还有一张银行卡,他嘱咐外婆,那些钱一定不能轻易给舅舅。
 
  外婆就把钱和银行卡藏在一捆自己纺织的布里面,很粗的一捆蔴布,她纺织了很多捆这样的布,钱藏在一堆布当中的一捆布里面,应该是很保险的了!可是千防万防,还是防不胜防。
 
  过年过节的时候,舅舅在家附近开了一个赌场,他自己也好赌,当他赌输了手里所有的钱以后,就问外婆要钱,外婆肯定不能给他,他就翻箱倒柜的找,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可怜的外婆被吓到了!她赶忙唤回两个已经出嫁的女儿,那时候还没有电话,等她们赶回家时,舅舅已经把钱翻出来了!他把外婆织的所有的布都散在地上,乱七八糟地放着,外婆和小姨拦着他,不让他出家门,舅舅赌红了眼,他已经失去理智,把外婆她们推开后,他又夺门而出。
 
  外婆一边收拾散乱的布,一边哭着,一边骂着儿子不成器……
 
  小姨和婆婆也哭着,她们有她们的想法,自从外公走后,这个家就一直在走下坡路,舅舅又变成了这样,这个家就真的是要完了!
编辑: 措扎慕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连载 彝乡 故事 三十 婆家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