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在彝乡的故事(四十九)——玉石俱焚

作者:荷溪 发布时间:2016-04-18 原出处:彝族人网
  前面说过,刘忠叔叔的小老婆金运怀孕了!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她为刘忠生了一个儿子, 刘忠却不能给她好的生活,刘忠叔叔始终不如意,他去哪里干都不顺利,即负了沈秋姑姑,又没有能力让金云过上好的生活,这又是何苦呢!刘忠叔叔成了寨子里所有人议论的焦点,大家都想不通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姑姑把女儿刘小馨送到了幼儿园,儿子乐乐留在寨子里和爷爷相依为命!刘忠叔叔的老父亲会理发,他每逢赶集都会带着工具去给村里的老人们理发,理一个五元钱,他们爷孙俩就靠着那点微博的收入过日子。姑姑找到了一个打扫卫生的工作,工资很低,除了交到幼儿园的费用,她还要交房租,生活过得很艰难!有时间她就去帮姐姐做腰带上的饰品,她知道她们帮她太多了!
 
  刘忠叔叔欠着沈秋姑姑大哥家的钱,一直都没有还,刘忠叔叔对姑姑说:“其实那钱也是我辛苦挣来的,我平时给你那么多钱,你都花到哪儿去啦!也没见你买什么贵重的东西,所以你给我的钱都是我给你的那些,然后你又攒下了!给我还说是跟你哥哥借的!”
 
  姑姑要不到那些钱,婚也没离清楚,就是因为刘忠叔叔拿不出那些钱来,才一直拖着没离。无论姑姑什么时候问他要钱,他都会说:“我还天天借钱花呢!哪里有钱还给你们呀!”
 
  刘忠确实差了很多钱,他还赌博,他想靠赌博来赢一点钱,没想到越陷越深,差了一屁股的债。他就是因为赌博赌垮的,难道他已经忘记了!当初赢他钱的人,一夜暴富了!而他却在一夜之间变得一无所有。
 
  赌博,能让你在一夜之间暴富,也能让你在一夜之间,所有的财富,都化为乌有!
 
  离开沈秋姑姑后,刘忠叔叔更是屡屡不顺,所有投进去矿洞里的钱,都打了水漂,无法收回。
 
  他们老家有一个有点迷信的说法,说:“如果一个男人把以前的老婆离了以后,做什么都不顺利的话,那个男人的福报有可能就是以前的老婆带来的!”所以刘忠叔叔和沈秋姑姑离了以后,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一次刘忠叔叔经过红河县城,在县城里停留了几天,沈秋姑姑知道后打电话给他,说要和他谈判,刘忠叔叔答应了!早早地去到沈秋姑姑的出租房里,刘小馨看到刘忠,就甜甜的叫了声爸爸,刘忠答应着把她抱了起来,她要去幼儿园时,还挥着小手跟爸爸再见。
 
  送刘小馨去幼儿园回家后,姑姑对刘忠说:“你如果没钱给我们的话,我们就不要离婚了!你把和金运生的那个孩子抱回来,我们一起养着,我会好好待他的!就算为了这两个孩子好,你也回来好吗?我不计前嫌,只要你回来以后好好待我们。”
 
  姑姑说完后开始哭泣,刘忠叔叔对姑姑吼道:“你不要哭,我最烦女人哭了,我们回不去了!就算回得去也过不好了!所以我们干脆一点,好好的把婚离了吧!一个别耗着一个。”
 
  “什么?原来你是想跟我断得干净一点,那你耗了我十几年怎么说呢!现在孩子你也不管,你是不是该赔偿我呀!孩子我养着,你也该出一些钱的吧。”姑姑有些愤怒。
 
  “如果你态度好一点的话,说不定我有钱了还会赔你,别把我惹急了!惹急了你一分钱都拿不到。”刘忠叔叔像是在威胁姑姑。
 
  姑姑的胸腔里燃起了一团火,一团怒火,她本来是想好好跟他说的,没想到他尽然这般无赖,钱一分都不给不说,还威胁她。
 
  刘忠叔叔看姑姑似乎在思考的样子,又一次说道?:“怎么样,想通了没有,如果想通了!我们就快点把婚离干净了!谁也别再耗着谁。”
 
  想起自己跟着刘忠这十几年,以前因为自己不会生孩子,对刘忠一直都是一忍再忍,那时候谁都知道,他刘忠一年光花在女人身上的钱,都是几万!刘忠花天酒地,吃喝嫖赌,他都一直没离开他。
 
  在他什么都没有的时候,自己就跟着他了!什么苦没吃过呀!到头来,他尽这般绝情,抛妻弃子,对她们不管不顾。
 
  沈秋姑姑突然起身去了厨房里,刘忠不知道她去干什么!不一会儿,沈秋姑姑不动声色地从厨房里出来,手在背后拿着菜刀,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杀气,毫不犹豫地把菜刀准确的砍到了刘忠的大腿上,刘忠一声尖叫后,鲜血直流,动弹不得,姑姑边砍边骂道:“你这个讨嫌的男人,你让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我这辈子被你给害惨了,我要让你变成残废。”
 
  沈秋姑姑还想继续砍下去,被邻居家的人听见拉住了!刘忠叔叔被送往医院抢救,还好砍得不深,没什么大碍,只是流了许多血。
 
  过了许久,沈秋姑姑还呆站在原地,手不停地颤抖着,菜刀掉到了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姑姑号啕大哭,似乎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发泄出来。哭过以后,她拿来拖着把把地上的血渍都弄干净,又继续呆滞地坐在旧沙发上。
 
  乐乐的爷爷打电话给姑姑,姑姑以为他会骂她,没想到乐乐的爷爷说:“闺女啊!你怎么不照着刘忠的脖子上砍呢!砍大腿上死不了的!这孩子,造孽啊!”
 
  也许,沈秋姑姑这一砍,就把她和刘忠叔叔所有的恩怨都砍掉了!恩断义绝,从此不相往来,只有留在他们心里的恨,怕是永远也难平。
 
  假期到来的时候,姑姑又回寨子里去带乐乐,乐乐的爷爷痛心地说:“如果实在是艰难,就把家里碾好的米全部都拿走吧!我一个老头子,吃不了多少啦!”
 
  姑姑真拿了那些米,她在县城里也要买米吃,对于她来说,什么东西都贵,钱却没有。
 
  她们娘三走后,乐乐的爷爷老泪纵横,想起了他的老伴,“如果那老东西还在,我也不至于这么难过了!”他自言自语。
 
  俗话说:“养儿防老。”但是养儿就真的能老有所依吗?不然……
编辑: 措扎慕 发布: 措扎慕 标签: 连载 彝乡 故事 四十九 玉石俱焚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