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文学评论

​田玉华:刍议越西县诗歌创作现状

作者:​田玉华 发布时间:2020-05-09 原出处:彝族人网 越西彝学

摘要诗人的诗歌创作和他的生活环境、社会氛围是息息相关的。离开了亲人朋友的爱心呵护,离开了身边同事的支持帮助,离开了社会的关注提携,靠诗人自己的废寝忘食和风兴夜寐,哪怕凿壁借光、引锥刺股也会笔大如椽而不通文墨,千辛万苦,绞尽脑汁写出来的作品也会令人不堪卒读。

主题词刍议;诗歌创作;现状


一、诗歌创作取得的成就

越西县的诗歌“起源”在我的记忆之中是以四川省作协会员、县作协名誉主席、彝族著名诗人阿苏越尔老师的诗歌创作开始的。在学生时代我就开始品读、思考、领略阿苏越尔老师的诗歌,经常带着稚嫩的童真徜徉在他美妙诗歌的味觉盛宴中,并曾经通过他的诗寻找蕴含在《勒俄特依》、《玛姆特依》、《阿莫尼惹》和《支格阿鲁》之外的先民文化。阿苏越尔的诗主要是一种飘逸潇洒超然豁达,璧坐玑驰和笔酣墨饱,不仅联想自然,跳跃也十分轻松愉快,在他炳炳烺烺的诗词间中国传统文化和彝族人民独特的文化交相辉映。他的诗如徐志摩的《再别康桥》一样寓意深沉、似余光中的《乡愁》一样直发感情、像吉狄马加的《彝人之歌》一样充满着对民族和家园的深深爱恋和倮伍拉且《诗歌图腾》般的淡雅剔透、振聋发聩;他的诗歌犹如他的为人一样和蔼可亲、平易近人、谦逊恬淡,达到了诗如其人、人似其诗,诗中有画、画中含诗的理想艺术境界。不信?你听听:在故乡的土地上/蝴蝶没有了翅膀/山茶花不会灿烂/而狼群则长满了犄角/高高地,站立着支格阿鲁……(摘自阿苏越尔《在故乡的土地上》);鹿鹿角坝,放逐每一寸土地/回家的路充满羊粪的清香/用我们所习惯了的歌谣/思念黄昏,呼吸水一样明澈的空气/鹿鹿角坝,诗歌的温暖/没有山脊和屋顶……(摘自阿苏越尔《鹿鹿角坝,故乡》)。阿苏越尔在巂水大地这片沃土上掀起了一阵阵“诗歌之风”,引领着越西县的诗歌迈着沉稳之步伐走向成熟,是越西河畔诗歌的“先驱”和“始祖”……

在阿苏越尔老师的引导和影响下,越西县文学艺术界也出现了如巴莫沙沙、潘晓东、蒋志聪、孙阿木、张涵、付明明、李鑫仕、曲木拉哈、郭继全、张荣新等一批本土诗人和诗歌创作者、爱好者,为我县诗歌创作的活跃、发展和文学艺术的繁盛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你是大凉山众多的女儿中/最美的一个/山的女儿/你是我儿时的青梅/我是你童年的竹马/在故乡暗含忧伤的山上/你是众多山歌中/最动听的一首/听得云雀坠入了草丛/听得云朵流下了泪水……(摘自巴莫沙沙《索玛花》);如果你只是一个传说/为什么我的内心总是感到躁动不安/为什么我的梦里总有一对翅膀在飞翔/为什么我总想成为蓝天和白云的主人……(摘自巴莫沙沙《鹰》)。巴莫沙沙的诗歌言简意赅、不蔓不枝,抒情灵动、昂扬超脱,饱含着对族人的爱戴和对生命的虔诚。

潘晓东的诗歌饱含真情、立意新颖,追寻原汁原味的本质和朴实无华之身貌,旋律如散文一般美妙动听:忘记历史/背负苦难的日子就在昨天/向左或向右/身上的胎印被岁月洗涤成湛蓝的天空/你站在时间的山口呐喊和挣扎/世间的苦难聚成一个大雪球/只有你一人苦苦地撑着/缓慢地行走在高山和荒漠间/你的身影太寂寞和单薄/彝人……(摘自潘晓东《彝人》)。

你是洪荒时代的幸运者/我读着指路经跟着你/你是迷路的猎狗/在森林中找寻我做起猎手/你是朝我奔来的祖界/你/不是天堂/你是朝我狂怒的先辈/你/不是天使……(摘自蒋志聪《依佳丽印象》);一个白天与一个黑夜的迂回/道明东西半球的你追我赶/一轮明月与一抹阳光的交替/述说太阳与月亮共同拥有的家园/一场寒雪与一场暴雨的叫嚣/阐明天外还有天/四季进入无休无止的轮回/彰显来去匆匆的岁月……(摘自蒋志聪《写意四季》)。蒋志聪的诗歌凝练集中而形象生动,语句节奏也非常优美。

在越西县诗歌创作者中有一位很有潜质、独具风格的年轻人,他的创作不仅受阿苏越尔等著名诗人的影响,在他的诗中读者还能寻觅到巴莫沙沙、蒋志聪等本土诗人的影子,最宝贵的是他在自己的诗歌中加入了自己的 “调味剂”,音符敲响,歌声穿越了时空:他就是越西县青年诗歌创作者孙阿木。如何建一座塔,而不发生海鸥和骨骸/如何剥下白杨树的皮而不惊扰天堂/我们怀抱白羊/将雪涂在眼球,流动的根才看见泥土/一个灵魂被一个事件替代,如水槽中的月亮/在塔的内部时间藏好一张黑色沥青的脸/朝梦说话:假如我陡然沉沦/它举着内心的油灯沿环形楼梯而上……(摘自孙阿木《在暗处吟唱的灵魂》)。孙阿木的诗歌链接完美、视角独特、想象丰富,常常以其夸张的寓意和峻峭的风骨,以犹如交响乐曲般的节奏打动听者,感动读者。

在诗歌这个艺术世界里,女性的温柔和魅力也是时刻让人着迷、让人沉醉的,张涵的诗歌就有这样的强悍力量。月光冷了/是它满面的泪珠/带走了它易变的体温/留下的/是它憔悴的炙热的心/借着月儿多情的泪眼/心在这黑色的羽下/暗暗哭泣……(摘自张涵《串起生命的泪珠》);秋风,飞扬着尘埃/席卷着心的城池/满眼的秋意触摸着心灵的轻愁/大地沉寂在冰冷的绵绵秋雨之中/恍惚中,夏天早已走远/午夜/信首独步,黄叶儿飘飞/扬起心底绵长的思念/搜寻天际的眼底——暮霭千里、雁声几许/曲终人散的悲凉在空旷的四野延伸/落寞成伤,静默成愁/却总想请雁儿把思念捎去远方……(摘自张涵《秋思》)。张涵的诗歌以其美妙的语句,悠长的韵味,婉约细腻的表达和沁人肺腑的情感浇灌着读者的心灵,让读者进入轻松无比、快活优雅。

在当今这个古语逐渐消退的年代,很少有诗人和诗歌创作者痴迷于古体诗歌创作,但李鑫仕恰恰就是这样的人。他的诗歌波澜老成、语言精练、沉郁顿挫,平实而雅淡,细腻却感人:春来塞上碧连天,黄帽新衣入眼帘/几处桃梨香溢远/东风醉客赞家山/……艳阳启照家千户/囊笔痴情信不疑/十里黄金尽带甲/大鹏一夜逐高飞……(摘自李鑫仕《绝句四首》);万紫千红斗艳来/云蒸瑞气日初开/山河锦绣承诗韵/古寺钟声绕梦怀……(摘自李鑫仕《回乡有怀》)。中国古典诗歌的平厌影子填充、点缀着李鑫仕的诗歌,同一音节重复有规律地出现,犹如乐曲中反复出现的一个主音,整首诗歌都由它穿插起来,让人读了上一句就可以联想到下一句,浮想联翩、谐和美丽。

二、诗歌创作存在的问题和不足

文学艺术的各种形式相互影响、互相渗透、交融并进,是文艺史上带有规律性的现象,而在各种文艺形式中,诗歌是最活泼、最有亲和力的一种。他和散文结合,成为散文诗;和戏剧结合,成为歌剧;和乐谱结合,成了动听的流行歌曲;它和绘画所使用的工具虽然不同,但是互相熔合和影响的关系却显而易见。“诗为有声之画,画为无声之诗。”古希腊抒情诗人西蒙尼德就曾这样说过。我国宋代著名的文学家、书法家苏东坡则说:“少陵翰墨无形画,韩干丹青不语诗……”可见,诗歌在人类文明、历史发展、社会进步中的重要性。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暨国际儒学联合会第五届会员大会上指出:“从延续民族文化血脉中开拓前进……”,而诗歌对一个地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化发展起着积极的助推作用,在当代文学艺术的发展中有着非常重要且不可替代的地位。下面,笔者围绕越西县诗歌创作的问题和不足谈几点体会供有关专家、广大诗人朋友、诗歌创作者和爱好者们参考,不妥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一是诗歌创作未成规模化。在沿海地区和部分发达地区,文学艺术的创作发展非常活跃,诗歌也搭上了繁荣发展的“文艺快车”迎来了每一次高峰和每一次春天,诗歌和书法、美术、摄影一道成为了 “大众”艺术。但是,在经济发展较落后、文化繁荣相对缺失、人民生活水平还较差的少数民族贫困地区,诗歌创作无疑成了一个奢求。越西县是一个有着33万多人口的“文化大县”,而诗歌创作者却是少之又少。从年龄上看,诗歌创作人年龄多数在40岁至90岁之间,其余年龄段的人员很少甚至没有参与创作;从职业上看,诗歌创作人员中,文化工作者、教师和无业者占多数,机关工作人员,企、事业单位和学生等很少;在县作家协会会员中,能基本坚持诗歌创作的只有十几人,约占会员总数的五分之一左右。诗歌创作人员少、队伍小、实力差,没有形成一定的规模,影响了我县诗歌创作的整体成效。

二是诗歌创作呈自娱自乐状态。上天会按照每个付出勤奋的人们给予相应的酬劳。多一分耕耘,多一分收获,只要你付出了足够的努力,将来也一定会得到相应的回报,这就是所谓的“天道酬勤”。任何形式的文学艺术创作都是非常枯燥乏味的,不管是书法、美术、摄影、戏剧等艺术创作,还是散文、小说、评论、诗歌等文学创作都是一样,如果没有持之以恒的精神对待它,最后只能是事陪功半,不能收到任何效果。诗歌创作目前尚处在自我吹捧、自我欣赏、自我陶醉的自娱自乐之中,没有形成长期性、规律性的创作局面。

三是对诗歌创作认识不够。因受自然环境、人文环境、生活环境等因素的影响和知识结构、文化素质、理论水平等客观条件的制约,广大人民群众对“诗歌创作”这个文学修养认识还不够,对诗歌在自身精神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没有正确理解。对“一首好诗也分明就是一个朋友,可遇而不可求”这句话的理解不够深入。很多人认为创作诗歌既浪费时间和精力,又不能带来任何经济收入和社会地位。因此,不仅自身不愿意创作,还对身边朋友和同事搞创作持反对意见,影响了我县文学艺术工作的进一步推动。

四是对诗歌创作执鄙视态度。文学创作需要长期坚持孜孜矻矻,寒窗苦坐。能创作出优秀作品的诗人或诗歌爱好者都是能耐得住寂寞,经得起游山玩水、赌博应酬等各种不良诱惑的。但是,在核心价值观逐渐模糊甚至扭曲的当今社会,一部分人却把这些有个性、有才华的“才子佳人”和“文人墨客”当作了不合群的“怪物”,对艺术家个人及他们所创作出来的文艺作品执鄙视态度,不同程度地影响了诗歌创作的成果。

五是诗歌创作的前景令人堪忧。“诗歌创作是主观性的,诗人要尽量介入、体验,感到切肤之痛,体验到一种欢快,产生难以抑制的创作冲动……要热情拥抱生活,冷静思考,创作出群众能记住的诗篇,它才能永恒。”诗人雷抒雁曾这样谈论诗歌;著名诗人余光中认为:“当下诗歌不景气,不能去怪电视、流行歌和互联网。诗人应该问问自己:‘你写得足够好了没有?’”目前,我县的诗歌创作者、爱好者中,有的总是想“一首走红”“一篇出名”;有的始终坚信“诗歌的最高境界就是让人读不懂”,写一些深奥的、晦涩的、莫名其妙的、脱离别人理解能力的作品;有的经常把创作当成任务来完成,有人约稿就如约随便创作几首应付了事,没有人过问就停止创作,把创作当成帮助别人完成的某项工作;有的向诗社、刊社、报社投几首作品,向各类诗歌大赛投几篇稿件,没有被刊用或者没有获得奖项就一靡不振、放弃创作。其实,创作好的诗歌,希望自己转瞬之间声名远扬,是每一位诗人和诗歌创作者的愿望和期待。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李小龙功夫“天下无敌”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任何事情都有个发展过程,诗歌创作也是如此。缺乏坚持不懈、追求永恒的精神。诗歌创作缺乏坚持不懈、追求永恒的精神,创作前景令人堪忧。

三、今后努力的方向

如何才能改善越西县诗歌创作中存在的问题和不足,促进诗歌创作健康有序发展呢?笔者认为应从以下方面努力:

提高认识。要不断改善传统观念,提高思想意识,清醒地认识到诗歌创作在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提升广大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和文学艺术工作的发展等方面的重要标杆作用。强化队伍。要不断深入机关,企、事业单位和中、小学校,社区等,培养和发展来自各行各业,文化水平更高、创作潜质更好的诗歌爱好者投入到诗歌创作中,不断强化诗歌创作的队伍建设。狠抓创作。要以文学艺术“出作品、出人才”工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狠抓诗歌精品佳作的创作力度,使诗歌创作成为诗人不离不弃,群众喜闻乐见的常规文艺创作活动。搭建平台。要采取举办诗刊、诗歌创作研讨会、文学创作培训班、诗歌朗诵、诗歌大赛等活动,为广大本土诗人、诗歌爱好者和创作者搭建更好、更多的学习、交流和沟通的平台,让他们发扬优点、改善不足,去除糟粕、吸取精髓,以创作出更多、更好的精品力作。重视推广。党委、政府不断加大重视,相关部门、机构互相配合,积极为诗人、诗歌创作者提供自己能力范畴内关心支持,将他们的作品推向市场、推向社会,让他们有一个更宽、更广、更加舒适的创作空间,形成有作品、有销量的诗歌市场。

人心齐泰山移。不管是修筑万丈高楼,还是挖掘平地沟渠,靠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能将任务完成好的,即使能够勉强完成,也不可能收到理想的成果。萨福(约生于公元前612年左右,17岁开始创作,55岁逝世,著有诗集九卷,每卷一千行以上,是古希腊第一位女诗人,也是世界上有史可查的第一位女诗人。)的诗歌风格朴素自然,感情真挚强烈,备受人民的推崇,古希腊人尊称她为“第十司艺文神女”(在古希腊神话中司艺文的神女共九人,那萨福即是第十诗神)。

在中国,翻开六朝以后的历史画卷,也把诗人看得很高贵,到战国和盛唐时期,诗人、骚人的称号受人尊敬。唐代伟大诗人李白以其天马行空,浪漫奔放,意境奇异,行云流水般的诗歌被尊为“诗仙”、“诗侠”;与李白合称“李杜”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的诗歌以亦诗亦史、穷绝工巧、变幻无常和形象鲜明而声名显赫,被后人尊为“诗圣”,他的诗歌也被称为“诗史”。“杜甫是中华民族的脊梁!”中国革命的文学导师鲁迅曾经这样评价杜甫。在鄙人看来,一分钱可以难倒英雄汉,一句话可以毁灭一个天才,诗人的诗歌创作和他的生活环境、社会氛围是息息相关的。离开了亲人朋友的爱心呵护,离开了身边同事的支持帮助,离开了社会的关注提携,靠诗人自己的废寝忘食和风兴夜寐,哪怕凿壁借光、引锥刺股也会笔大如椽而不通文墨,千辛万苦,绞尽脑汁写出来的作品也会令人不堪卒读。亲人朋友的一丝温暖,可以让诗人更加勇于拼搏安心耕耘;身边同事的一句鼓励,可以让诗人更加茁壮成长成果丰硕;社会的一点烛光可以让诗人走得更加铿锵有力笑对灿烂。

文昌故里,诗意盎然!越西历史悠久,风光绚丽,人文深邃,民俗独特,是文昌文化的发祥地,彝族文化的聚集区。只要文朋诗友们胸怀墨翻衫袖吾方醉,腹有诗书气自华的雄心壮志,心存千卷诗书争色彩,万家笔墨竞风流之精神意志,协力勤学苦练、创新思维,一道字斟句酌、携手奋进,就能在金马上下“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就能使巂水大地万千景象如画似诗;就能在改革发展的康庄大道上绘就一幅幅浓墨重彩的山水画卷!奏响一曲曲动人美丽的乐章!谱写一首首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参考资料:

[1] 《古代汉语词典》

[2] 《诗经》(中国古代第一部诗歌总集,收集了周朝初年到春秋中期的诗歌305篇。分“风”、“雅”、“颂”三大类。其中风采自民间乐曲,雅是王都附近的乐曲,颂是祭祖祀神的乐曲。所有诗歌均可歌唱,但乐谱今已失传。)

[3] 《楚辞》(刘向辑录,屈原等作,是中国第一部浪漫主义诗歌总集和骚体类文章的总集。)

[4] 《成长的痕迹》(席慕蓉著)

[5] 《翡冷翠的一夜》(徐志摩著)

[6] 《年轻的潮》(汪国真著)

[7] 《尚书》(儒家经典,原称《书》、《书经》,汉代改为《尚书》)

[8] 《礼记》(西汉戴圣对秦汉以前礼仪著作加以辑录,编纂而成,共49篇。)

[9] 《文心雕龙》(中国南朝文学理论家刘勰创作的一部文学理论著作,成书于公元501至502年间。)

[10] 《毛诗序》(汉代人为《诗经》所作的序,著名的诗歌理论。)


(蒋志聪荐稿,特此致谢)

编辑:阿着地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田玉华 刍议 越西 诗歌 创作现状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