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文学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文学评论

一个大男孩的纯情故事 ——读吉狄兆林组诗《亲爱的马婷》

作者:阿索拉毅 发布时间:2011-03-27 原出处:彝族人网 点赞+(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彝族是一个具有史诗传统的民族,从远古至今创造了很多英雄、创世、迁徙、爱情等卷帙毫繁的文本和口传文学,连彝族的毕摩经文都是用诗的形式铺开,因此严格意义来说,彝族没有用彝文进行小说、散文等创作的习惯与传统,创作出的都是用诗的形式给予表述。而这其中爱情史诗占了很多的篇幅,在四川、云南、贵州各地彝区都有很多不同程度的发掘整理,如《阿诗玛》《流浪孤女蛇娘》《红石岩》《小白龙和彝家女》《猎手和姑娘》《漏卧鲁沟的婚礼》《布珠笃当》《珠孱阿依》《山海恋》《撒俄迷麦汝》《红白杜鹃花》《阿惹妞》《甘嫫阿妞》《妈妈的女儿》等构成一幅幅光辉灿烂的彝族爱情史诗画卷,因此,作为当代彝族现代诗人不写出一点有份量的情诗还真对不起先人创造的智慧结晶。而当代彝族诗人,特别是大凉山彝族现代诗人们早就已经对此进行了不懈的探索,从我有限的视野里我认为阿苏越尔、鲁娟、伊子.伊萨、贝史根尔、克惹晓夫、吉狄兆林、俄尼.牧莎斯加、发星都对彝族现代情诗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创作。9oy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而吉狄兆林无异是其中一个异数,在四十岁高龄时突然不害臊地玩起了特别撩动人心、风情万种的情诗,这就让人有一点不适应了。我初读组诗《亲爱的马婷》时除了惊诧的没有掉下巴之外还是惊诧的没有掉下巴,完全是毫无道理,完全是跨界创作,完全是抢年轻诗人们的饭碗,但是出于历史的经验值得记取,任何可疑的诗歌不能小看的考虑,按耐住自己不得不认真地对待......9oy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八百里大凉山上,作为四十岁高龄的吉狄兆林写情诗肯定比情窦初开的诗人写的情诗有区别,他的诗歌中肯定有与他的年龄相附合的一些独特的诗歌元素,但是一切诗歌源于真实的感受,我相信兆林兄从经历了一次听说马婷“就只语意含糊地提了提/一个名叫马海阿鸽的姑娘”《齐天的洪水》,到认识马婷“尤其是从终于与你相见的昨天,到今天/一个男人的自信和尊严也正在/不可思议地重新确立”《齐天的洪水》,最后发展到与马婷心灵相融至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亲爱的马婷》的地步。这种可遇而不可求的艳幅,这个天下掉下的马妹妹确实砸中了诗人脆弱的情感心灵,让他日思夜念、茶饭不思。但我想问问兆林兄,你自从出版诗集《梦中的女儿》后,已经很久在诗江湖销声匿迹,我认为你的魂早已被花里胡哨的会理勾去了就再也无法出走了,但令我惊奇的是想不到你还有此等雅趣,被一个远在一百八十里之外的拉布俄卓年轻美丽的女孩激发出才思枯竭的诗泉。看来除了感谢兆林兄奉献出此组诗外,有机会我还要感谢那位叫马婷的姑娘,我还要与马婷姑娘在“咖啡馆里和诗人谈诗/诗人们就只能你看我我看你/看谁比谁更像羊”《马婷姑娘》。
 
    嘿嘿......看来马婷姑娘肯定有一种别具一格摄人心魄的特殊魅力,不然兆林兄也许还在大黑山上瞌闭着双眼沉睡,像一位古代的炼金术士走不出自已创造的金字塔,或者像一位千年来闭门修炼武功的高僧看不到世界已进入热兵器时代。作为十几天前才新鲜出锅的组诗,兆林兄说:“生命中的这个春天里/不仅有各种各样的好消息听起来舒服极了/更要命的是,知心的人儿已经通知我/如果我愿意奋不顾身地跟一只蜜蜂交换余生/她也将勇敢地告别人见人爱的少女时光/从某报记者,直接变身为一朵油菜花//亲爱的马婷/绣一面爱的旗,发动一场战争/赐给我一个成为英雄的机会吧”《英雄》。看来马婷姑娘已把兆林兄冰冻如十二月的心是彻底融化了,为了她,他愿意奋不顾身地成为一只蜜蜂,更重要的是以爱的名义,他要疯狂地发动一场战争,成为战场上唯一的英雄抱的美人归,可惜现在的祖国繁荣富强,我们都可怜地生活在和平年代,英雄无法迎来女人的鲜花和投怀的送抱。兆林兄呀请不要做梦了,还是请回到现实中。但是你还是像一个痴情的少年幻想着进入马婷的梦,“我只想变成一阵风,穿过那钢筋水泥做的政府和他们的法律;穿过那故意绷着脸的道德家们千百年如一日的魔咒;穿过这物欲横流的时代铺天盖地的广告牌......哪怕伤痕累累,也要努力地微笑着,来到你的梦中......让你的梦,又香又甜/完全不像梦”《你的梦》。我颤抖着肯定兆林兄陷入了一场爱的战争,他已无法做到如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既然如此,我们就成全一个大男孩的纯情理想,让他在心灵深处“植一朵名字叫马婷的油菜花在心上”《时代》,让他在滚滚向前的时代的列车上“重新做回人” 《时代》,我认为这里的“重新做回人”,不是指那些劳改犯们洗心革面的忏悔,也不是指那些失足妇女一不小心走错的人生,应该是指这个有家有室的大男孩想重新找回纯真少年的理想,重新做一个有情有义的模范丈夫。
   
      在组诗的最后一首,诗人自己打碎了他对马婷的爱只是一个虚幻的光影,他说“这是一个多么奇怪的时代/不要了天菩萨不要了笃姆阿普地跟它鬼混/随时承地给它留面子,它却不断地羞辱我/逼我暗夜时悄悄地写诗,样了就像个昼伏夜行/的偷哥,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偷哥/辜负了蓝天的蓝,辜负了大地的宽厚和仁慈”《时代》。看来他只不过是在偷偷地爱一个女人,她叫马婷,彝名叫马海阿鸽,此女带一副眼镜,给过吉狄兆林一个黑荞粑,时常发些短信给吉狄兆林,而这一切已经足够让诗人魂灵深处激荡一生。
 
       最后我想说,在此诗里吉狄兆林动用了他轻易不动用的木佛山,还有大凉山诗界里还闻所未闻的马婷,诗人肯定用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是我可以肯定诗人动用的的马婷对大凉山诗界的贡献不亚于贝德丽采对但丁的泉思妙想,朱丽叶•德鲁埃所对雨果的钟情一生,燕妮对马克思的初恋情愫......
    亲爱的马婷,你已不朽!
    亲爱的吉狄兆林,你已返春!
 
                                                                                    二0一一年三月二十六日于佳支依达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