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彝学研究 Yi Study

当前位置: 首页 > 彝学研究 > 彝学观点与学术争鸣

浅析彝族古籍文献信息化的意义

作者:​邱立华 发布时间:2022-10-31 原出处:​《金田 》2015 (2) 点赞+(

摘要:彝族古籍文献卷帙浩繁,是彝族人民在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中创造的灿烂文化,是彝族文化得以传播和发扬的重要载体之一。近几年,国家非常重视对少数民族古籍的抢救与保护,文献实现信息数字化才能与时俱进,本文简要阐述彝族古籍文献的信息数字化意义。
关键词:彝族;信息数字化;意义;古籍文献

2001年,正是互联网兴起的年代,彝-人-网团队便确立了构建彝族文化数据库的宏远目标,初心不改,坚持走下去。

image.png
s5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族古籍文献历史悠久、内容涉及广泛、各显特色。是彝族历史文化研究的原始资料,也是彝族文化传播与流传的重要媒介与文化因子之一,随着科学技术的创新与改革,研究的深度与广度不断的深化和扩宽,其中为了资源共享而进行不断的信息数字化处理是很复杂且具有可持续发展观的古籍文献传承与保护工程。信息数字化处理是时代发展的要求,有重要的意义与功能。现将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论述自己对彝族古籍文献信息数字化意义的观点。s5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彝族古籍文献信息化是使彝族文化得以发展和延续的重要载体

彝族文献产生与发展源于流长,是彝族社会历史的产物,是彝族人民长期与自然斗争中的社会实践产物,是彝族人民集体智慧的结晶。承载着彝族人民的历史、文化、政治、经济、道德、心理、军事、医学、教育、哲学、天文地理、民风民俗等的产生与发展。不同的文献反映了各个时期彝族人民的生产生活社会特点,也就是彝族人民的文化发展过程。不同时期的文献反映出的文化特征大部分是不一样,但也可能一样。在不断的发展过程中,人民逐渐意识到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从开始出现就符合社会发展规律的文化是能够得以发展和存在的,由于彝族古典文献的复杂性特点,要考虑如何把这些文化得以良性发展和延续下去。今天的社会不是以前的社会,人类智慧在不断的进步。这就要求我们要用现代的眼光去保存与传承人类的宝贵历史文化遗产。如果不进行数字化管理与运用,这些宝贵的文化载体将面临失传的危险,因为文献材料的特点和时间的久远,如果不更新保护方法,到了一定时间后文献载体就会腐烂,腐烂之后就流失了,后人想研究也没有办法研究。比如:在我的家乡(凉山彝族自治州普格县螺髻山镇洛博村一组),我的叔叔是个毕摩①大师,他拥有三十多本彝文经书,叔叔去世了,遗体火化之前都把经书些挂在灵堂里,很多亲戚朋友都只能在这天才能有幸目睹这些珍贵的经书,因为毕摩经书不随便拿给他人看。s5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这期间我发现有些书的年代太久远,加上基本上都在放在阴暗潮湿的地方,部分书都很破烂了。这些经书是我们吉木②家世世代代传下来的族宝,如果不加以保护,那么就将腐烂,腐烂的话也就间接的丢失了很多彝族文化,这些经书的内容涉及较广,不只是单纯的用于祭祀的经书。当然这只是发生在彝家寨子的一个例子,大部分地区和民族都面临着同样的困境,所以国家正在投入大力的人力物力对少数民族古籍文献的进行抢救与保护研究,彝族文献就是其中很大的一部分。对彝族文献进行数字化信息处理以后,将不在面临这些问题,只要做好了第一步,以后也将永远矗立于人间,供彝族文化爱好者共享与研究,丰富人类文化遗产。所以对彝族古籍文献的信息数字化处理是很有意义的一项民族文化工作。s5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二、将从时间和空间上节约很大的成本

实现了彝族古籍文献的数字化信息处理后,用扫描、复制、照相、文字录入、摄影、声音录入等方法进入网络资源库。人民在想运用的时候就会很方便了,无论国外还是国内、都市还是乡村、在家里还是办公室、在野外还是室内都可以很方便的利用这些资源来进行研究与运用。如果没有数字化建设的文献研究,在国外搞彝族文化研究的人在需找其需要的彝族古籍文献时,到国内来查询也得花很大的精力,比如通过邮寄或者朋友的帮助来完成其所需要的资料,甚至有些需要自己亲自前来查询资料。在国内也一样,没有彝族古籍数字化信息的研究,你需要一个图片或者一段古彝文字的时候,身边没有这些资料,也得花很大的功夫去查询,尤其是在离藏书点比较远的地方,如果没有朋友帮助你或许自己亲自去查阅。但是在现代化背景下有了彝族古籍文献的数字化研究,使人民研究倍感便捷,避免了很多传统的研究手段。使得彝族文献的检索、查阅、再现、传递传播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这是文献信息数字化的重大意义。s5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三、使文献研究发生了质的飞跃

彝族古籍文献的研究在很长一段时间处于传统的研究,这与彝族古籍文献的复杂性特点和信息技术的发展有很大的关系。近几年随着国家的重视与研究者的不断思考与总结,使彝族古籍文献的研究走上了信息化的高速网络研究,这是难能可贵的机会。当然现在很多工作还在处于初期阶段或者发展阶段,但是只要付出努力,彝族古籍文献的数字化研究与开发运用的发展前景是非常乐观的,这无疑是彝族古籍文献数字化的重大突破,同时也将丰富整个少数民族古籍文献的研究深度,充实整个古籍文献的研究范畴。如此重大意义的研究毋庸置疑地使整个文献学的研究发生了质的飞跃。这是人类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伟大举措,在人类历史发展过程中写下了光辉的一页。s5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是一项艰巨而漫长的文献研究工程,目前虽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是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这需要每个彝族文化爱好者去关注与研究。s56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001年,正是互联网兴起的年代,彝-人-网团队便确立了构建彝族文化数据库的宏远目标,初心不改,坚持走下去。

注解:
① 毕摩:音译,是彝族传统文化的知识分子,彝族原始宗教仪式的主持者,是彝族民间宗教活动中能够沟通神、人、鬼的具有渊博知识和专门技能的宗教神职人员。
② 吉木:音译,是彝族的一种姓,同一种发音的姓用汉字表达出来不一定都一样。大小凉山吉木有四种。这里是我所在家支的那个姓,这个吉木属于大凉山海子惹所家族下的一种家支。

参考文献:
[1] 朱崇先:《彝文古籍整理与研究》民族出版社,9月第一版。

原载:《金田 》2015第2期;文字来源:文秘帮。
申明:本文从公开互联网平台转载,并经彝族人网重新编排,旨在公益宣传彝族文化和彝区发展。版权归属原作者和媒体所有,如涉及版权事宜请与我们联系进行修改或删除。特此向图文原作者致以敬意和感谢!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