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传统文化 National Cul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彝族传说与口承文学

彝族火把节的传说(八)――彝族阿细人火把节的传说

作者:昭乌初札 发布时间:2002-08-17 原出处:彝族人网 点赞+(
彝族人-网诞生于北京,已经20年了。初心不改,在浮躁的网络时代,留一片净土,为彝族留下更多闪光的文化。

彝族火把节的传说Pu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Pu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传说1传说2传说3传说4传说5传说6传说7传说8传说9传说10Pu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夏历六月二十四日,是彝族阿细人民的传统节日--火把节。每年到了这一天,远近的青年男子都要到摔跤场上比武,姑娘们来跤场上跳月,老人和小孩也纷纷到跳场上去看摔跤,人声、炮声、三弦声……闹得整个西山天翻地覆。二十五日晚上,青年小伙子高举着明亮的火把,从村东头游了过去;姑娘们也举起火炬由村南头游过去。当两条火龙游到公房门前的时候,广场上火龙飞舞,时而成对,时而两对并列,你出我进,好象火龙在翻腾。老年人也点燃火把,在屋内绕来绕去,驱魔除灾,火炬熊熊,户户通明,一派奇观。

  这个传统节日,究竟怎么来的呢?

  相传,在那召那个时代,阿细人的祖先还住在拖登来若。这里天气暖和,古木参天,一年四季都有鲜花开放,都有鸟儿歌唱。森林里有鹿、麂子和箐鸡。江河中有鱼、虾和蛙。住在这里的人,不愁吃,不愁穿,老人活上九十九,小孩一生下来就有十来斤。

  离这儿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个名叫那迢迢的奴隶主,他们家有钱有势,从外地来做官的人都要先求他。他们家的奴隶,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他们家的牛羊,象地上的草,数都数不清;他们家的田地,骑上马跑上十天半月也没法子跑到边。可是,他心里还不满足,想把奴隶一个接一个地排列起来,一直排到京都和皇帝比个高低。有一天,他叫管家拿来登记奴隶的簿子,按上面的数字,一个挨一个地排了一下,要排到京都还差好大一截。他很失望,后来听说四川成都人很多,他的口水就淌下一尺来长,想把那里的人抢来当奴隶。于是他把手下的头目都找来,商量到成都去抢奴隶的办法。有的说,从贵州去,由沙衣回来,沿路老老小小裹在一起抢来。有的讲,从沙衣去,由贵州回来,只抓壮实的不要老太婆和小孩。人多话多,争论不休。那迢迢想:我要的是个数,只要人头在,脚跛眼瞎,老人小孩都要。这样,他叫一个头目带领一帮人马从贵州去成都,把男的、女的、老的、小的,只要是活人,都统统抢来当奴隶。那些头目们不敢怠慢,敲锣打鼓,打起黑旗,带上兵马,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五月端阳那天,沙衣附近各村各寨的人都来沙衣边玩。男的跳进江里摸鱼,女的在江边洗衣服,娃娃们沿着江边跑着玩,老头儿坐在树荫下聊天,熙熙攘攘,把沙衣边闹得个底朝天。正玩得起劲的时候,有个小伙子急急忙忙地跑来说:“那边来了好多人,前面黑旗飘飘,后面锣声阵阵,中间的人一个拉一个,两边的人举着长杆子。”有经验的老人听了着急地说:“不好!这一定是抢人的人来了,快跑!”刹那间,江边上的热闹景象不见了,妇女们跑回家去,拿木扛顶住门悄悄地躲在里面,连气都不敢喘。青年小伙子没进村,都躲在村外了。

  长长的队伍越来越近,看得越来越清楚了。原来两边是拿着长矛的兵,中间是用绳子拴着的奴隶,男的拴着左手,女的栓着右手,两人一对儿拴在一起。队伍来到村边,少数兵丁留下看守奴隶,大部分窜进村里,乒乒乓乓,闹得鸡犬不宁,把村子里的男人、女人、老人和小孩一个不剩地抓走了。躲在村外的小伙子们实在忍不住了,就跑出来跟他们拼,可是,人家有刀枪、有长矛,人多势众,鸡蛋碰石头,只有自己倒霉,小伙子们也全部被抓。兵丁拿绳子把这些新抓来的奴隶的手栓起来和原来抓的奴隶一起带走了。据说,现在阿细人每到五月端阳这天就要用黑线或花线栓在手上,男的栓左手,女的栓右手,就是为了怀念当初被抓去当奴隶的祖先。

  抢来的奴隶最后都赶到了冷衣(阿细语译音,据传指洱海。)边。那迢迢见抓来这么多的奴隶,喜欢得三天三夜合不上嘴,睡不着觉,满以为这么多的奴隶可以排到京都去了,哪料想没排出湖南又没有人了。这时,有个心黑的管家向那迢迢说:“大老爷,你这样做没有用啊!你把奴隶排到京都,皇上也不会赏你钱,还不如把奴隶卖了,凑上些钱,建一个塔,把你的名字刻在上面,让后代人知道你那迢迢有多少庄子,多少奴隶,多少牛羊。”那迢迢一听,心里象放进一块冰糖,便想在冷衣边建一座很高很高的塔。于是,叫人把老头儿、小孩、妇女统统拉到昆明城里去卖掉,用卖人的钱买砖、买瓦、买石头,留下青壮年男子,赶到工地上去劳动。

  塔要修几十丈高,用的砖瓦千千万,一块石头好几百斤重,都要用两只手来搬,奴隶们累得也不知死了多少。可那迢迢一点也不在乎,死一个,添上两个,不干活就打,谁歇下就揍,逼得奴隶们实在活不下去了。不知哪个人说丁一声: “那迢迢迢是人,我们也是人,为什么要逼我们这样干?我们不干了,伙计们,跑啊!”大家早就不愿意干了,听了这句话,工地上立刻象炸了锅一样,奴隶们四处奔逃,一会儿就跑丁许多人。监工眼睁睁看着没有办法,只好禀报那迢迢。那迢迢听说奴隶暴动,就派兵来镇压。一夜之间抓回来两三千奴隶。第二天,那迢迢站在一个高高的台子上,大声地对着奴隶们说: “你们是我的奴隶,活着是我的人,死了也是我的鬼。我要你们今天死,你们就不能活到明天;我要吃你们的心,你们也得高高兴兴地给我送来。现在我要你们修塔,你们得老老实实给我干活。今天抓来的先杀五百,剩下的关在牢里,等建好塔再杀了祭神。谁想死就逃,谁要活就乖乖地干活。”那迢迢的话没有吓住奴隶,却在奴隶们心中种下了更深的仇恨,大家在下面悄悄地议论要跟那迢迢大干一场。有的说:"跑也是死,不跑也是死,得有个法子呀!有的讲:“干脆跟那迢迢拼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想不出合适的办法来,于是一齐去找阿真。

  阿真心肠好,办法多。他说的话,没有一个不听;他做的事,没有一个不佩服。这天奴隶们都来求他想办法,要他领大伙去跟那迢迢拼。阿真说:“鸟要合群,人要齐心,只要大家心齐,那就好办了。拼一定要拼,关在牢里的人,也一定要救出来,不过我们也得准备准备,不能眼睁睁地去送死,大家先准备,哪天动手,到时候告诉大家。”听了阿真的话,奴隶们暗暗地做着准备。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等准备停当的时候,已经到六月二十三了。早上,阿真告诉大家: “现在我们去打那迢迢,把关着的弟兄救出来。”阿真一发话,奴隶们象河堤崩了似的,拿棍棒,捡石块,提镰刀,扛锄头,成群结伙往那由迢家冲去。那迢迢看了,心惊胆颤,急忙派兵镇压,同时叫羊倌把羊群从圈里赶上山去,免得被奴隶们抢走。

  兵丁有刀枪,奴隶赤手空拳,攻了一天也没有攻进那迢迢的家。聪明的阿真,看见那迢迢把羊群赶到山上去了,赶快派人到山上把羊群圈进石窝里,让他们饿着。二十四日傍晚,阿真让人在每只羊的角上捆上一束火把,等天黑尽了,他叫大家点燃羊角上的火把,让羊走在前面,奴隶们捧着火炬跟在羊群后头,羊本来就饿慌了,再加点上火,便一个挨着一个拼命地向那迢迢家跑去。士兵见那么多的火光,分不清羊和人,乱砍乱射,不一会,羊倒了一地,那迢迢见了心疼起来,叫官兵们不要砍,不要射,先让羊群进去。阿真趁机带着奴隶跟着羊群冲进那迢沼家;用火烧死了那迢迢,救出了被抓的奴隶。那迢迢的家也被熊熊大火吞没了。

  天亮了,太阳出来了,阿真和奴隶们聚集在冷衣边上。这时,冷衣边上蝴蝶飞舞,冷衣里鱼儿在跳跃,奴隶们弹起三弦,吹起笛子,尽情地唱歌跳舞,跳得太阳落西坡,唱得月儿从东来。

  从那以后,每年农历六月二十四日,各村各寨杀猪宰牛纪念这个日子。二十五日晚上捧着火把游行,并且把五月端阳那天栓上的黑线或杂花线剪断丢进火里烧掉。彝族阿细人把六月二十四日这天叫做火把节。Pu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族人-网诞生于北京,已经20年了。初心不改,在浮躁的网络时代,留一片净土,为彝族留下更多闪光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