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文学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小说/纪实文学/剧本

《边关冷月》转载之三

作者:杨佳富  发布时间:2010-03-19 原出处:彝族人网 点赞+(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风一阵一阵的,携了尘土往车里扑。路很坎坷,颠得车一颤一颤的,便难以疾行,这样很好 ,这样可以多走些时间,可以摆脱烦人的事情,一个人去想美好的东西。
  乌蛮的眼前再次出现了腊姆娜。
  村长的儿子阿罗早就盯上了腊姆娜了,他多看腊姆娜一眼,他都会心疼。乌蛮这个明目张胆 的“纵火犯”,夺走了他的心上人,他恨乌蛮,可这恨又说不出口,“一家有女百家求”, 他能抡着斧头把他劈了不成,只有真情才能感动上帝,他经常驾着拖拉机给他家拉柴、送粪 。腊姆娜的阿妈劝她不要一棵树上吊死,现在乌蛮要去当兵,肩膀硬了不会再想起山野的窝 了。这种事情阿妈见得多了。可腊姆娜硬是九头牛拉不回。跟定了乌蛮。
  乌蛮当兵的那天晚上,乡里开了个欢送会,晚上放了一场电影是巴基斯但故事片《永恒的爱 情》,乌蛮和腊姆娜并肩坐在一条木凳上,那亲热劲,那温情,那离情别意的绵缠,像一条 鞭子抽打着躲在一旁的阿罗的心。电影正在进行中,忽然从树林后边传来男人的抽泣声,大 家过去一看,只见阿罗擦着眼泪夹着尾巴三步变成两步跑了。
  “乌蛮哥,这部电影真好看啊。”
  “我们的爱情也会像他俩一样的。”
  “乌蛮哥,你真好。”
  乌蛮和腊姆娜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小车在颠簸着往前行,乌蛮时了口唾沫,关上车窗,闭目靠在后座上。他想起 了与腊姆娜分手时,她流着泪唱的那首山歌:
  
  送郎送到大山脚,
  伤心眼泪流成河。
  摘片叶子揩眼泪。
  揩干眼泪各走各。
  
  车到了勐龙边防检查站门口。
  欢迎的战士排成两行,在政委杨彪的带领下鼓着掌。乌蛮走下车,与官兵们一个个亲切握手 。
  在人群中,乌蛮握到了一双熟悉的手。
  这不是王刚吗?是的,是王刚,同他一年人伍的老战友。现在是边防检查站司令部副参谋长 。
  “欢迎您的到来。”虽有高楼与矮墙相差之感,王刚却没有说出“乌站长”的称呼。
  “老战友嘛,客气个啥?今后我还有许多事情要请你多出点子。”
  “我有什么点子呢,倒过来我是大树底下好乘凉罗。”王刚说完,做了一个鬼脸。
  “瞧你,还是那个老样子,一点都没有变,真的,哈哈哈……”笑了。
  “嘿”,老毛病啦,你这个老战友怕是改不了,哈哈哈……”王刚也笑了。
  他俩的笑声在勐龙边防检查站上空久久地回荡着……
   
BOY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乌蛮到任后,站里召开了欢迎宴会,除了副站长马珊珊去北京参加英模事迹报告未参加外, 其它党委成员都到齐了,都异口同声夸他,就好像他是天上派下的救苦救难的神仙。说实话 ,对大家捧场,他心里更没了底。一切都摸着石头过河,能走一步算一步。
  "碧云天,黄花地,秋风紧,北雁南飞"。每到秋天,乌蛮总爱联想《西厢记》里的这段精彩 的描写。在小的时候,乌蛮站在高高的彝山,望着南飞的大雁多想插上一双翅膀,跟着大雁 飞到山外去看看大山外的世界。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一张入伍通知书,把他带到了山外,不 仅看到了城市那五彩斑澜的世界,还当上警官。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来勐龙投资的人也多了,到处是高楼和商号,舞厅酒吧,灯红酒 绿。勐龙县也在秋天这个丰收的季节里由县改为市,傣家人的象脚鼓敲得更响,舞步跳得更 欢。喝完喜庆的酒后,乌蛮他们又要喝分别的酒了。秋天是入伍的季节,也是战士退伍的季 节。昨天,站里已退休的老站长邓永兵来了电话,要求将他的侄儿(站里的驾驶员)邓玉勇留 下来转士官,他就在邓站长坐过的那小座位与党委成员一起研究,同意了老站长的请求。
  铁打的警营,流水的兵。乌蛮流着泪送别了那哭成泪人的老兵。
  那天晚上,乌蛮送老兵时激动心情还未平静,又接到了遥在省总队的爱人周丽珠打来的电话 ,告诉他,爸爸在明年的换届中可能因年龄偏大的问题,会到政协去。所以,叫周丽珠赶快 转业,到地方好安位置,也为乌蛮安心部队工作,解除后顾之忧。乌蛮接了电话,除了向岳 父岳母问好,向孩子问学习情况外,他能说什么,一切都顺水推舟。只有这样,才能在金光 大道阔步前进。还有一个最重要消息,就是参加英模报告团的副站长马珊珊,也回到省总队 ,并且去看望了周丽珠。周丽珠跟总队领导请了假,要同马珊珊一起来站看望乌蛮。BOY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听说乌蛮站长的爱人要来,站里迅速给他腾出了一套家属房,又是买双人床,又是买日常生 活用品,可把乌蛮的通信员给忙坏了。
  周丽珠说到就到,坐的是总队派的日本六缸三菱车,马珊珊也跟着沾了一回光,来到站里。 乌蛮和战友们都来迎接。首先是周丽珠下车,跟站里的领导握手,最后得意地站在乌蛮身后 ,这次她没带孩子来,说是怕孩子累着了。随后下来的是马姗姗,她向乌蛮他们敬礼。当马 珊珊走向乌蛮跟前向他敬礼时,乌蛮吃了一惊!哟,这个马珊珊怎么这样漂亮。乌蛮在总队 的时候,就听人说马珊珊很漂亮,有的战友还跟他开玩笑,不要倒在马珊珊的裙下,他还愤 怒地回击了一句,才使那几个战友哑口无言。他握了一下马珊珊那棉花似的手一抖,马上放 开了。他本想细看一下马珊珊,因为夫人在场,再说现在他是一站之长,在部下面前得有个 好样。于是,他挽起周丽珠的手,快步向宿舍走了,那跟周丽珠提东西的通信员也紧跟其后 。到了宿舍,通信员把烧好的热水端给周丽珠,周丽珠连声谢谢也没说,只顾洗脸打扮自己 。
  站里请周丽珠和马珊珊吃饭,说是为他们接风洗尘。政委杨彪带着站里那群领导硬是喝醉了 ,没想到周丽珠的酒量那么历害。晚上,不知因为坐车疲倦,还是喝酒过量,早早睡着了, 乌蛮本来跟她来那个,看她那样,也只好走到书架上顺手拿了一本杂志,躺在床上看起来。
  没想到一看封面,那个挂满军功章的女兵竟是马珊珊。翻开内页,第一篇题为《古道警花》 的纪实文学说的就是马珊珊几年前破的那个大案。BOY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马珊珊从省公安专科学校毕业后,分在了勐龙镇派出所当内勤,管理户籍,才工作了不到两 个月,派出所转现役,她也摇身一变成了边防武装警察。不久,因边防检查站缺女干部,她被调到了边防检查站,当了一名女检查员。由于工作出色,连年受到表彰奖励,职务也晋升很快,从检查员,到副科长,科长,没花几年的时间。就在大家为她庆贺当科长的那年,继 父马伟华突然病故,给她和母亲都带来巨大悲伤和痛苦,站里给她分了房子,三室一厅,一 个人根本住不完,她就把母亲接到站里跟她一快住,母女相依为命。
  母亲看着姑娘都快三十岁了,还没有结婚,非常着急,总是唠叨个不停。站里那群警官们看 着马珊珊这朵开在月 亮里的花,虽然个个心动,谁也不敢行动。有一个昆明入伍的警官, 算是个大胆的人,尝试着给马珊珊写过一封信,也没有得到回音,约她去看电影,也被她婉 言谢绝了。这件事在站里的男兵们中间传开了,谁也不敢再采这朵带刺的玫瑰。BOY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二天,太阳仍就从静静的大山上升起。那个到境外过夜的黄狗,也懒洋洋地回到境内的家 中。
  周丽珠挽着乌蛮的手,在马珊珊的陪同下在勐龙边防检查站度过愉快的一周后,返回了省城 。BOY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