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小说/纪实文学/剧本

《边关冷月》连载之十一

作者:杨佳富 发布时间:2010-03-19 原出处:彝族人网 点赞+(
2001年,正是互联网兴起的年代,彝-人-网团队便确立了构建彝族文化数据库的宏远目标,初心不改,坚持走下去。

二十一hM8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张泉回到家后,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倒了一杯壮阳酒,喝着。喝得半醉半雄,拿出已过世的 老伴和远在平远街的侄女纳彩芸和李丽的照片看了又看,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马龙他 们出事后,他去算了一卦,结果“仙姑”告诉他要有大难临头,这个迷信的家伙,因为心里 有鬼,就跑到境外,准备躲一躲看看,没想到,他到境外不到半年,中国政府打响了平远大 扫毒的战斗。他就把自己姓名马文才改成了张泉,躲到野猪岭开矿挖玉石。
  
  可是挖了几年都没有收获,全靠贩毒时得来的钱当老板。平远扫毒战结束后,一切恢复平静 后,他的心又痒起来,多次到彭主席家,商谈合伙做毒品生意的事。他和彭九商议,终于把 黑风也拉下了水。因为黑风军事技术过硬,并且对边境地形很熟悉,有他如虎添翼。
  
  他站起来,歪歪倒倒地准备出去,一抬头,顶在了一对大乳房上。原来他请的仙姑来了,来 为他算卦。
  
  张泉把那副刮得白生生的鸡卦骨头递给仙姑。
  
  仙姑看过,“唉”了一声摇摇头,“这路不通,别去了。”
  
  “不去,哪来的金钱和美人。”
  
  “过上几天再说吧。”仙姑劝道。
  
  “不去可以,你要赔偿我的损失。”张泉说着,把仙姑按倒在沙发上。
  
  “好,好,好!我加倍补偿。”仙姑像一条按不翻的鱼,翻起来,把张泉反压在地上,迅速 解了他的裤扣子,弄得他“死去活来”……
hM8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好运终于来了。又一个漆黑的夜晚,随着鸥“嘎嘎嘎”的叫声,阴森的竹林小道上,传来“ 得得”的马蹄声。三个黑影,鬼鬼祟祟地朝张泉家走来。
  
  他们摸到屋前,轻轻地叩了叩门。
  
  少顷,门“吱呀”一声开了一条缝,探出一个人头,望了一眼,禁不住“啊”地叫出声来: “姐夫,是你们……”
  
  来人一把捂住对方的嘴,闪身进门,压低嗓门说:“泉哥在吗?”
  

  “兄弟们都到齐了。”
  
  门“啪”的一声,闩上了。
  
  四周漆黑一团,只有屋窗露出几丝灯光。他们齐集后,在吆五喝六的猜令声中,又看开了鸡 头卦。
  
  突然,仙姑阔嘴巴扯开一尺长,抠抠眼贼光熠熠,“啪”一掌拍在桌子上高声嚷道:
  
  “四大山,一条大路通天边;双刀出,出门发财又有福。真是老天开恩,这次通了,通了, 你们要发横财了!”
  
  张泉得意忘形,“腾”地从沙发上跳起来。“这回要是通了,回来要买一对高脚红香,好好 敬敬祖师爷。”
  
  “大哥真是鸿运大转,快拿鸡卦给小弟饱饱眼福。”黑风拿过鸡卦,争相传看。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密谋策划起来。黑风把一支“三五牌”香烟点然,叼在嘴上,吞云吐雾, 恶狠狠地说:“这次运货,要带武器。如果在路途中遇有人检查就干掉他们。万一货带不走 ,人也要跑脱……”
  
  黑风从皮箱中拿出一张地图,摆开在桌上,把行动路线、时间、方法、步骤作了一个详细的 交待。
  
  他们听黑风把策划的阴谋如此这般一说,拍手称赞,连说妙计妙计。于是,七手八脚准备起 家伙来。
  
  100公斤海洛因,三匹马分驮。另带“五四式”手枪2支,“五六式”冲锋枪2支,美制“M46 ”型手榴弹四枚,“TNT”炸药400克,电雷管12颗,子弹362发,每人配匕首、长刀各一把 ,战场急救包1包,三角巾1包,纱布1包,急救药品6种,渡江用的大型拖拉机内胎两个,打 气筒两个,尼龙绳一卷,还有途中食用的干粮、罐头食品等等,可以说是诸事俱备,万无一 失。
  
  “嘎吆”一声,一只大红公鸡蹬蹬脚,马上鸡头落地,一刀见血。七个大碗里盛满了鸡血酒 。
  
  “喝,愿我们有福同享!”
  
  “喝!喝!喝!!”他们一饮而尽。
  
  “好!酒后见真情。”黑风爆圆红眼——酒气冲天,边走边说:“今,今……今晚上,兄弟 们尽管玩,玩……玩他个一皇二后,明,明……明早鸡叫头遍起床,鸡叫二遍准……准时上 ,上路……”
  
  主子一声狂吠,喽罗们便像一群闻到了腥味的绿头苍蝇,咿咿嗡嗡地往妓馆涌去。
hM8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曙光伸出它金色的手指,缓缓撩开了罩在山峦上的灰色雾幔。
  
  第二天一早,他们准备停当,只待上路。这时,面如死灰,眼似金鱼的张泉,刚喝过“二两 ”,迈着八字步,踱到正在马鞍上挂电雷管、烈性炸药的小弟面前,问道:
  
  “准备得怎样?”
  
  “泉哥,好了,好了。我小弟办事,你只管放心二十四个大宽心。只要检查员轻轻碰一下驮 子,就可以引爆,送他们上西天。”老九说。
  
  “哈哈哈,早就该如此,无毒不丈夫,这才真是男子汉!”张泉凶相毕露,一脸杀气,“啪 啦”一拍枪,说道:“胆小发不了大财,今天我们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大家尽可以放心, 万一被发现了,也要拼它个鱼死网破!”
  
  接着,黑风与几个兄弟头一碰,耳语几句,立即派老九、段怀枝先行探路,到李顺芬家报信 。
  
  老九、段怀枝走后,其他罪犯分三批出发。只见薄雾中,几个鬼影幢幢,马摘鸾铃,蹄包棕 皮,静悄悄窜入境内,隐没在崇山峻岭之中。
hM8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二十二hM8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深秋的亚热带丛林中,三天三夜的潜伏,是难熬的。成群的蚁虫、蚂蝗叮咬着战士们的肌 体,没有一个不被叮咬得浑身起疙瘩流血水。
  几个战士沉不住气了,直抱怨:“这样下去,不等罪犯露面,我们也拖垮了。”
  还有人产生了怀疑:“情报确实吗?让人在这里白受罪。”
  听着大家的议论,乌蛮鼓励大家说:“沉住气,坚持就是胜利。”
  听了乌蛮的一番话,大伙都不吭声了,各自回到位置静静地埋伏好。乌蛮的双眼,因几天几 夜的过分紧张和疲劳,胀鼓鼓的,眼珠好像要爆出来一般。万分难受。他没介意这一切。揉 揉太阳穴,掐掐眉毛骨,一动不动地趴在草丛里,静待罪犯的出现。
  又是一个漫长的秋夜过去了。
hM8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正当浓雾压满山谷,远处密林中,突然,“哦——哧”传来了一声赶马的吆喝声。接着,便 听见脚踩落叶的沙沙声,最后连马驮发出的声音也听清楚了。
  “来了!”
  潜伏的战士为之一振,个个屏声敛息,更加警惕地注视着前方。
  不一会儿,只见雾纱中,几个家伙牵着驮马过去了,刚拐过山弯,一个个便像惊弓之鸟,慌 慌张张向荒田寨方向窜去。
  “哼,总算等着了,追!”
  “不能打草惊蛇,马上向乌站长报告,等候命令。”
  乌蛮接到报告后,即将所有的兵力集中起来,迅速插入荒田寨,形成对李顺芬家严密包围之 势。为摸清敌人虚实,潜伏监视,暂不暴露自己。
  “报告,发现李家门口有马蹄印,再往前就消失了。据群众讲,李家只有一匹小马。”派出 去侦察的战士回来报告。
  “哦。”
  乌蛮点点头陷入了沉思。荒田寨是个百户人家的山村,竹篱相接,房屋紧邻,一条小巷直通 李顺芬家。李家左邻右舍多,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再说,单凭马蹄印,也不能轻率判定罪 犯就在李家。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必须进到李顺芬家,才能查明虚实。
  乌蛮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副组长公安局赵小勇局长和大家。顿时,同志们个个争先恐后,纷纷 要去完成这个任务。
  象达一带,由于山高路远,交通闭塞,俗语有“半年雨水半年霜,苦荞粑粑韭菜汤”之说, 山区严重缺少医药,病魔常常在人间肆虐。当时,一种牲畜口蹄疫在这一带流行。边检站副 参谋长王刚对兽医略知一二,加上境外贩毒者不认识他,就机智地提出化装侦察的方案。于 是,指挥组决定由他和三个同志化装成兽医打入李家,进行侦察。
hM8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阳光从树林中射下来,筛眼般撒在地上。王刚等四位同志化装后,旁人一眼望去,还认为是 县兽医站派来的人呢。他们身着白大褂,肩挎着“?”药箱,腰里暗暗插上了上膛的手枪。 要知道,此刻进入李顺芬家,犹如进龙潭虎穴,一旦露出破绽,一伙同他们就有一场短兵相 接的生死肉搏。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王刚等四位同志,把生死置之度外,谈笑自若地来到李家,叩门 道:“开门,开门!”
  “噢,来啦来啦。”随着声音,李顺芬把门开了一半,探出个头来,像干面包一样的脸上, 一对老鼠眼,把来人扫了几眼,一看他们身穿白大褂,挎着画有红“?”的药箱,这才松了 一口气,把门打开,连忙招呼:“同志,你们是检疫的医生?欢迎,欢迎,进家来坐。”
  人刚进院,李顺芬“啪哒”一声将大门上了闩。
  这鬼老太婆搞什么鬼?四个人心里不禁暗吃一惊。
  这时,只见老太婆从厩里牵出一匹小马:“你们看,你们看。”从她那慌脚乱手的神色中, 四个人心中有了底,于是就对症下药,一边假意给马检疫,一边用眼往四处扫视,只见那圈 里多了三匹马,顺便过去检查了一下。他们再斜眼往上房檐下看去,又见草楼上睡着几个人 。大概是长途跋涉,已精疲力竭,一个个睡如死猪。但是,转念一想,职业的本能告诉他们 :千万要小心,这伙人诡计多端,万一假装睡觉,不可不防。所以4个人都做 好了掏枪战斗的准备。
  他们继续查看周围的一切,又在门的一侧发现有三架马驮。一切都证实,罪犯确实隐藏在李 家。
  “大妈,你家小马没有多大毛病。我们走了,如果发现什么毛病,就及时来找我们。”王刚 4人不动声色地告辞,走出了大门。
  “谢谢,谢谢……”李顺芬出了一身冷汗,这时总算吁了一口气。她提了个菜篓,也一齐跟 着走出了门,又顺手把大门发锁上了。
  敌情已经探明。站长乌蛮立即作了战斗部署。
  “马珊珊同志!”
  “到!”
  “鸣枪警告。”
  “是!”
  只听马珊珊副站长“哗啦”一声顶上子弹,食指一勾,“叭——”的一声,子弹的尖啸声划 破了山寨的寂静。
hM8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001年,正是互联网兴起的年代,彝-人-网团队便确立了构建彝族文化数据库的宏远目标,初心不改,坚持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