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文学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小说/纪实文学/剧本

​尔古阿木短篇小说:珍珠不褪色

作者:​尔古阿木 发布时间:2024-06-06 原出处:彝族人网 点赞+(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那年深冬,吉克尔布妻子阿衣尔扎陪同邻居家去奔丧,发生了一件让她后悔一生的事,她出轨与一个陌生男人,后来被丈夫所发现。
Ma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486.jpgMa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衣尔扎出生在河谷地带一个物产丰富的彝族村落。她那璧玉般皎洁的脸庞上,嵌着一双引人注目的丹凤眼,眼眸明亮而清澈,流露出聪颖的光芒,好像会说话;浓黑而弯弯的眉毛和翘起的睫毛构成十分销魂的美,精致的樱桃小嘴里露出洁白的牙齿如一颗颗罗列的珍珠,说出甜甜的话语让人神魂颠倒;柳腰纤细,长长的颈项戴上彝族首饰更加楚楚动人。传说彝族“呷嫫阿妞(传说中的彝家美女)”最美丽,谁也没有亲眼见过,但阿衣尔扎的美有目共睹。大家公认她是个美人胚子。乌黑的头发缠着彝族美丽的头帕,耳朵的两边戴上彝族特有的金银首饰,显得更加高贵迷人,金黄色的脸庞上仿佛流淌着华丽的金水,映照着四方。她走在门口映堂厅,站在山顶映山间。正面看也美,侧面看也俏,背影更迷人,犹如仙女下凡来,是上帝赐予父母的尤物,走在哪里都是一片移动的风景,迷倒过多少情窦初开的少年,她千挑万选最终嫁给了家境殷实、人品优良、一表人才的吉克尔布。Ma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说实在话,那个陌生男人各方面看起来都不如自己丈夫,也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不知当时为何鬼迷心窍,阴差阳错的与她发生关系,至今她自己无法解答,想不明白这个问题。Ma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天,阿衣尔扎他们千里迢迢从遥远的甲谷沐黑(矮海拔、河谷地带之意)来到这里,热情好客的主人家为了高规格接待客人,牵来一头牯牛杀给他们吃。期间主人家的左邻右舍年轻小伙子们都来帮忙,酒成了礼仪的介质。他们嘴里说着,路途遥远、舟车劳顿你们辛苦了,一边拿出啤酒、白酒与热情敬酒、打轮子,“525、121”(你一半我一半地喝,你一瓶我一瓶地喝)开始干起走,干到激动感动心动时,端起盆盆钵钵往嘴里灌,大碗喝酒、大盆喝酒的壮举先行。虽然是丧事,但去世的是一个年纪较大的耄耋老人,属于喜丧,加上招待场所不是在死人的那家,所以不必更多悲伤。大家也就没有忌讳和顾虑。“阿老表端酒喝,阿表妹端酒喝,喜欢吗喝三杯,不喜欢喝六杯,管你喜欢不喜欢都要喝……”不一会儿,歌声从酒里飘出来。主客双方一边对歌一边喝酒,好不热闹,真的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这群敬酒的小伙子里面,有一个人始终偷偷地看阿衣尔扎,一双眼睛直勾勾、火辣辣的盯着她走神。把阿衣尔扎看的起鸡皮疙瘩,浑身不自在。阿衣尔扎在他们的甜言蜜语劝说和轮番轰炸下,喝下了几杯后,因为是空腹喝酒,感觉有点醉了。Ma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一会儿,主人家的饭做好了,麻辣味十足的牛肉香味扑鼻而来,香喷喷的大米饭给寒冷的冬天增添了些许温馨和暖意,叫醒了饥肠辘辘的人们的味蕾。不断敬酒、轮番轰炸的小伙子们停下不舍的脚步,让客人先用餐。Ma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用高山泉水煮出的彝家黄牛肉具有酥而不散、肥而不腻、香而不臊、韧而不硬的特点,口感特好。高端的美食通常采用最朴素的烹饪方式,用泉水煮好后捞出滤干水分后散上海椒粉、花椒粉、木姜子、食盐,便是上好的坨坨肉,这也是秋冬季节最为强身益寿的上乘补品。热闹的场面突然安静下来,大家认真干饭。刚才大碗干酒告一段落,现在大块吃肉正上演,拳头般大的牛肉坨坨吃的满口生香,加了湿酸菜的牛肉汤鲜美酸爽和着米饭吃绝配。Ma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饭后,主人家敬酒帮忙的和来奔丧的主客双方都喝的醉醺醺、晕乎乎、“二麻二麻”的了。平台自己搭建,圈子自由组合,三五成群,三人一组,两人一堆,各顾各的吹牛聊天、摆龙门阵,人声鼎沸,闹嚷嚷的,又恢复了饭前的热闹景象。Ma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刚才眼睛直勾勾关注着阿衣尔扎的那个小伙子悄悄来到阿衣身旁,没经允许就落座。开始与阿衣搭讪起来:“这位妹妹,你是哪里的人?是那个家族的,叫什么名字?”礼貌客气的试探着与美女套近乎“呷嫫阿妞你们应该是亲戚吧?不然你为什么长的这么漂亮?”夸奖的话说的让阿衣不好意思羞红了脸。天方夜谭、天马行空、捕风捉影、有一搭无一搭地摆着不着边际的龙门阵。从堂屋高处垂下的灯不是很明亮,他俩坐的地方刚好有片小阴影,没有人在意他们的对话。此刻,阿衣也在酒精的作用下变的比较亢奋,十分健谈,与他谈话十分投机,不知不觉间已到深夜。Ma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个小伙子客气的对阿衣尔扎说:“这位妹妹,你来到我们这些地方,就如来到了深山野外,我们与熊猴共居,枕着雪山披着白云。冬天冷杉披银装,云松挂冰块,鸡蛋被冻裂,条件恶劣不是人能居住的地方,条件实在太差了,冬天的夜晚特别冷。如果你继续坐这里守夜通宵是吃不消的,明天必定会患重感冒。如果不嫌弃的话,跟我到家里歇一歇。你不必担心,我老婆在家里,你们有伴。”Ma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衣尔扎在想,如果一眼不合熬夜到天亮肯定吃不消。这里前面有火烤,背后是冰冷刺骨的寒风如野兽怒吼,让人瑟瑟发抖。她潜意识里面失去了防备,放松了底线。随口答应“不合适吧,那多打扰你家夫人哦!”就跟随他走了。Ma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说实话,这个小伙子从表面看,礼貌客气、低调而有素养的那种,没啥毛病,但她俩来到半路上就露出了男人本性。他用十分挑逗、非常露骨的语言与阿衣交流,露出了他居心不良的真实面貌。这位小伙子以保护阿衣的安全为由,随手把阿衣的手牵了过去,爬坡上坎时连拉带抱往前推,语言的挑逗加肢体的接触,使她的身子忍不住痉挛一下,身体仿佛流过一股暖暖的电流一样麻酥酥的,给人一种舒坦的感觉。她预测到后面将要发生什么,但此刻脚步根本不听使唤,不自觉跟随他步伐前进。没有及时停住脚步或反抗肢体接触,仿佛有一种无法抗拒的魔力牵引着她那样无法自拔。Ma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俩跌跌撞撞相互搀扶着来到家里,他哪儿来的妻子?!在这个屋里压根儿就他一个人。才知道他是去年离异的一个单身汉,这小伙煞费心机太有手段了。他摆上桌子,从碗柜里拿出一瓶“长城干红葡萄酒”和两支酒杯说:“刚才喝白酒有点上头,现在咱们喝点红酒,酒醉酒改,以毒攻毒,醒醒酒!”喝了几杯后,他把床铺好,连拉带抱把阿衣往床上拖,晕晕乎乎的阿衣象征性的反抗一下后,最后还是顺利地上了他的’贼床‘。水一样的姑娘涌到了那小伙的怀里,畅游梦里般空虚了思想,他搂紧这人间尤物般美丽的姑娘只顾躬身“行礼”,似乎疯狂。Ma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外面北风呼啸,嚯嚯地刮,飘着鹅毛大雪没有停的意思,寒气逼人。屋内窃窃私语,温暖如春,偏远山村隆冬时节,一场云雨之情正隆重上演。这对年轻人好比干柴遇到烈火般猛烈燃烧,忘了寒冬、忘了伦理道德;顾不上破了底线、坏了传统。他们时而鸾颠凤倒、朦胧如烟、柔情似水;时而拨云撩雨、犹如狂风暴雨骤降。血液在沸腾、激情在燃烧,心旌摇荡,此刻那快乐而放荡的声音、呢喃私语在此刻死去活来……Ma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二天公鸡叫,天还没有亮时,做贼心虚的阿衣犹如偷了一只鸡夹在掖下行走,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般,惭愧内疚不安地去找一起来的朋友们去。她在想,我的老公我俩感情那么好,晚上的那件事,他也干的很出色,能够满足我。为什么?我今天做出如此出格的、对不起老公的事?是鬼迷心窍?说到过去吗?后悔的她巴不得把自己心掏出来在石板上捣碎。Ma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带着一身的愧疚来到了家里。处处担心暴露昨夜行迹,越轨之事被老公所发现,在老公面前变的异常温柔体贴和小心翼翼。但她的老公吉克尔布没有发现妻子的异常,像往日多日不见重逢时那样,来到卧室里腾云驾雾地“温存”了一翻,复习了“功课”后,日子恢复了往日的平静。Ma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件事过去几个月过后,阿衣担惊受怕的心慢慢平静下来。Ma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但,纸终究还是包不住火,怕啥来啥。他们区上赶集的一天。平日里滴酒不沾的丈夫吉克尔布酩酊大醉被他的朋友搀扶回来,那个朋友担心陷入这忌讳的家庭矛盾而难堪,阿衣还没有与其打招呼就悄悄退出。吉克尔布一回到家里就破口大骂:“不要脸的骚婆娘,有多远滚多远,我的脸面被你丢尽了”,边骂边吐口水:“看到你就恶心,想吐。”Ma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是一个与她们一起去奔丧的姐妹在赶集路上嚼舌头,瞎摆,没有注意到阿衣的丈夫走在他后面,恰巧这件不光彩的丑事一五一十的飘到了丈夫的耳朵里。他凶恶的眼神如爆怒的豹子眼睛一样红的冒火星,暴跳如雷,模样十分狰狞。不断扯自己的头发、咬自己的手,用自残的方式表示极端的愤怒和不满。他质问道:“阿衣,我始终认为你是明事理、守妇道、有底线的好女子,忠贞不渝的好老婆。没想到你是如此对我。我对你不薄,你为何这样背叛我、伤我心?……”Ma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衣尔扎除了自责还是自责,身怀悔意,坦诚向丈夫请罪。她颤巍巍地说到:“请你一定相信我,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绝不会让你失望。这次是我鬼迷心窍,连我自己都对自己行为感到惊讶和无法原谅自己。”但丈夫始终不松口:“你找新欢、撩男人,本事大了,家里我不能满足你吗?你不要脸,我还要脸,我们就到这里吧!好聚好散,再继续下去也会彼此伤害更深。”阿衣尔扎泪流满面,挽着丈夫的脖子几乎要下跪的姿势,用哭沙哑的声音告诉丈夫:“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一定原谅我,我无法离开你,孩子也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庭。”她一边向丈夫请罪承诺,一边用温水打湿的帕子给他擦脸醒酒。Ma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点到了吉克尔布的痛处和要害,孩子是他的软肋。他渐渐酒醒,痛苦的反复思考了一夜过后,决定原谅妻子。说到:“也罢,再好的骏马也有失足的时候,再凶猛的英雄也有受伤时,最强的法官也判错案的时候。美本是没有罪的,鲜花美才引来蜜蜂,女人美才召人盯。如果你诚心要悔过、改错。这次我就忍痛原谅你吧。但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阿衣像小鸡啄米似的不停点头。过后他们和好如初,似乎感情比以前更好了。为了妻子的声誉,他也没有找那个男人麻烦。让这件事就“在铜锅里煮沸,也在铜锅内蒸发”,权当没发生过此事。Ma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那以后,阿衣尔扎到哪里去都经丈夫同意才去,不私自与男人接触,赶集奔丧离开丈夫随时都与他报告行踪。不与陌生男人搭讪,语言、举止端庄得体,稳重不随便、不轻浮,不轻易与男人开玩笑。她的美陶醉过很多男人,她的端庄稳重让男人们望而生畏,只能背后说她装清高、假矜持。亲戚朋友、邻居们都说阿衣尔扎变化很大,是个识大局、明事理的好女子,赞口不绝。过去的瑕疵也随时光的流失让人遗忘,改变后的阿衣让他的丈夫十分满意,心里犹如喝蜂蜜,甜滋滋的。Ma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中国有句古话说的好,从善如登,从恶如崩。知错能改,及时纠错是最大的善和最成熟的美。珍珠不褪色,宝刀不生锈,绸缎不蛀虫,此后的阿衣尔扎变的更加董事温柔体贴,他们夫唱妇随、相濡以沫共同建造幸福美好的家园。MaK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作者简介:尔古阿木,男,彝族,四川凉山甘洛人。系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凉山州作家协会会员,《凉山日报》特约记者,现供职于某乡镇。作品散见于《中国新闻报》、《现当代文学》杂志、四川《民族》杂志、《凉山文学》杂志、《凉山彝学》、《凉山教育研究》、《凉山民族研究》、《彝族文学报》、《凉山日报》、《凉山人大》、《凉山党建》、《中国彝族人网》、《作家》、《中国诗歌网》、《当代文谈》、《普格文艺》、《文昌文艺》、《喜德拉达》等报刊杂志网络媒体,知名微刊,公开发布诗歌、散文、小说400余篇,20万余字,有作品曾获过省州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