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文学评论

黑惹子喊:沙辉诗评——情系祖先的沙辉①

作者:​黑惹子喊 发布时间:2020-09-16 原出处:彝族人网

我所赏析的这部分的诗人诗作,富有个性和特色,富有独立思想自由精神、富有母语文化特色和强烈的寻根情感、富有诗写诗评兼具的优势和特别关心民生和人间疾苦的精神。这也是大凉山诗歌群落这个地域诗歌中一个可喜的现象。

沙辉是沙玛曲比家的后代,是个极具才华的年轻人,他的诗歌和诗歌评论都写得很好,并且年纪轻轻,就提出了比较成熟和完整的“祖先情结写作”的自我诗写主张和理论。一个诗写和诗评二者兼具的诗人,他能以诗写理论作为支撑和导向,有意识和有方向地进行诗歌创作,又在诗歌创作经验中丰富自己的诗写理论,这是一种很大的优势。沙辉是个自觉的诗写者,他提出“祖先情结写作”的创作方向并进行了有力的实践,他的诗写理论和他所写出的诗作是相符的。在《中国彝族现代诗全集》中,有的诗评家对沙辉的诗作做过评论,却多数都没有深入情系祖先这方面的题材和内容中,但在我的阅读感受中,沙辉的“祖先情结写作”具有史诗的意义,这不仅是对祖先的致敬、生命的致敬之作,更是诗人对社会生活转型时期的回应,是对传统与现代相互撞击之时的“历史阵痛”中的民族精神和自我心境的真实画像,他的“祖先”是一个宽泛的意义,祖先即传统。

沙辉的诗歌语言,天马行空、云卷云舒、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无拘无束,随着诗思、随着诗情、自然流露、该长就长、该短则短、灵动自如,诗行排列也如此,这是自然天性给他带来的诗歌语言天赋!

一、自我意识的足够清晰以及对于“关于我”的深入体察

“关于我”是沙辉的一首诗的诗题。通过《关于我》这首诗,可以一窥他的诗写理想、志向和抱负:

我是山间那一块用我无法触摸的内心温度感怀人情的冷石

我是睡着也睁开一只眼关注人间民生疾苦的天上那一颗闪亮的星

我是生根于峰顶张望婴儿出生歪耳聆听婴儿啼哭的那一棵慈爱母树

我是站在历史的山坡凝望历史的另一块逐渐远去和退隐的土块

我是抚摸死亡、收大风入怀的那一片永恒密林

我是问着路来寻觅亡灵的那一部指路经

诗的开头,他以石以星以树以林以《指路经》自喻。他用山间外在的冷石自喻,在矛盾的诗语中突显出他内心深处充满了温度和热量以及情怀。他用夜晚一颗闪亮的星星来自喻,睡着了也睁开一只眼,来关注人间民生疾苦。由此可见他的善良和悲悯情怀是何等深厚。之后他又以《指路经》自喻,是问着路来寻觅亡灵。亡灵是什么?亡灵是祖先。诗人在这里为什么用《指路经》自喻?彝族的《指路经》给彝人回答了彝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这一有始有终的生死命题。从这里可以看出诗人以“天性的”善心和悲悯情怀在关注人类的生死和命运。

我是草地,茂盛成森林

我是原野,推拱生出城镇

我是山川,裙下滑出平原

我是海洋,退潮中诞生陆地

我是大地,生育山川,河流,森林,草地,道路,土壤,雨露,生灵……

我是宇宙,母鸡下蛋般下出太阳,月亮,星星,地球

云蒸霞蔚中催生魂灵,真理,力量……

诗的第二节,通过静与闹的原野和城市、低与高的草地和森林、险与平的山川和平原、远与近的海洋和陆地,和山川、河流、土壤、雨露、生灵、真理、力量等一对对具有矛盾对应、充满生存环境之概括性与代表性的语词组合,以及以母性来自喻,体现着老子《道德经》中的“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的辩证思想,体现了诗人“心怀天下”的思想和精神。

我是上天派来化解人间苦难的佛陀

我是指引现代人飞出困境的圣鹰

我是大地上那一棵为人类悲悯的草

我是那一股来去自由关怀的风

这里,他又以佛陀、圣鹰、草和风自喻,这不是他的“狂妄”,而是性情之所至,是以佛陀的“觉悟者”和悲悯,“纵观”天下苍生之时自我真实情怀的自然流露。

哦,我是从远古孕育而来的一个彝人

我是传递支格阿鲁神话的那个鹰族千百年来的又一滴精血

我是我阿达的儿子阿嫫的宝贝

带着自我的使命在今生今世飞抵尘世人间

最后的这节诗里,他高声地喊出了他是天之骄子鹰的后裔,他是具有灿烂文化和人文精神的夷人的后代,至此,诗人自我明白无误了自我的神圣使命并毫不遮遮掩掩:关注苍生,传承文明之精神与人文之情怀!

二、悲悯情怀和现实的关怀精神

悲悯情怀,是诗之优秀品质和诗人之所必需品格。悲悯发轫于善心,有了一颗善良之心,他对弱者会发生同情,对万物会投之爱心。沙辉蕴含悲悯情怀的诗作很多。他的诗作《那个年头里山寨通车的情形:中国农村大写真》所抒写和反映的是我们社会生活中某一时期的某种真实现象,也充分显示了诗人的现实关怀精神:

土路蛇形延伸苍茫大地

车辆的响声打破山寨千年沉寂

不见颈项挂铃铛的马匹

……

山里老人猫狗一样枯坐在猫狗边

平生第一次感知人间还有“无奈”一词

从这些形象、灵动、自然、真实的诗语里,可以感受到,诗人对打破山寨宁静也有着自己的某种无奈的复杂情感,对最大化追求经济利益而破坏森林资源、破坏环境的做法表达了愤慨。

三、情系祖先

在彝族的思想文化乃至于故事传说中,黑发黄肤的东方人种,都来自同一父性和母体,彝族的创世史诗《勒俄特依》中的“洪水朝天”章节中,讲述汉藏彝都是一个叫笃慕伍伍的儿子,后来因地域和方言的不同,才形成了众多民族。因此,彝族所指的“先祖”,从广义上讲,是黄肤黑发的共同先祖。

提出“祖先情结”诗写理论的沙辉,在他的诗作里充满也突显着“祖先情结写作”思想。

在用手机短信写下的《祖灵显影:手机上的诗迹》中,诗人在慨叹:“我无限靠近父亲的同时父亲在保持同等距离地离我远去。”在《请来一次手术:把祖先的古朴思想,植入我现代化的躯体》中:

让肉体叫醒我的思想,让它看见眼镜医生

无影灯举起钢质的手术刀;让它从一种迷乱、麻木和呆傻

发现一束莹莹燃烧的光在前方闪动;那绵亘的祖灵之路上

熙熙攘攘中全是白纱一般的纯洁灵光

……

仁慈的先祖

请重新安排一次我们冥冥中的重逢

以让我丢弃上千年文明给我编织的襁褓,再一次吮吸

你充满钙质的乳汁。我要借你古朴的思想

植入我现代化的躯体;我要请你纯洁的灵魂

再次入驻我臃肿而行将腐朽的肉体……

“吾日三省吾身”,这诗歌展现了诗人的自我反省精神,以及其对社会发展中“日日反省”的呼吁。最后这几节诗,表现出了诗人的勇气、意志和坚定的决心,诗人以医生的身份出场,在明亮无影的灯光下,高举钢质的手术刀,对病态的现代化躯体进行了果敢的剖析和开刀。“近来已无大师”,诗人提倡要在秉持初心中保持传统的纯朴和人性的纯洁性,从中吸取传统的精神精华用来发展自己。他认为,先祖(代表着传统)的传统性精神,能给予现代性以阳刚、野性、清香、鲜活、健康、古朴、纯洁的个性和灵魂塑造以及坚硬的骨质、充满生机的肌肤和细胞、身体、思想和精神,使得现代病态的生命焕发生机和力量。

注释:

①本文属于作者赏析《中国彝族现代诗全集》中具有代表性的青年诗人诗作的其中一篇。


(2014-01-04于盐源县巫木乡)

(作者:黑惹子喊,彝族评论家、彝汉双语作家、彝汉文学翻译家)

编辑:阿布亚 发布: 阿布亚 标签: 黑惹子喊 沙辉诗歌 诗歌评论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