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文学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文学评论

“当代大凉山彝族现代诗群体”论

作者:发星 发布时间:2006-05-09 原出处:独立诗歌网 点赞+(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关键词解: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当代大凉山彝族现代诗群体:即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形成的一个以彝族文化为根系创作现代汉诗的一个群体。他是中国诗歌史上第一个实力强厚的边缘民族现代诗歌群体。在民族文化与现代文化的探索上,他们取得一些成绩。在世界边缘民族日益稀少灭亡的今天。他们的这种作为意义非凡,边缘民族的文化其实是我们主流文化的昨天与明天。在现代文明出现暗影与痛苦的眼泪上,我们可以在他们身上找到一些思考。这个群体目前尚有一些痴情的诗人在坚守,像八百里大凉山,成为中国现代文化与现代诗歌上的一个奇迹。这个群体由以下诗人组成:吉狄马加、倮伍拉且、阿苏越尔、霁虹、巴莫曲布嫫、牧莎斯加、马惹拉哈、阿黑约夫、吉狄兆林、克惹晓夫、阿彝、倮伍沐嘎、阿库乌雾、玛查德清、石万聪、吉狄白云、沙马、发星等。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中国边缘民族现代诗:边缘,在主流之外,在地势上,就是那些平原尽头的野山与野地,这些处于边缘的山中住着有自身民族独立文化的边缘民族。那他们写作的现代诗故称为边缘民族现代诗。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汉语现代诗:这种诗歌是以彝文化为根系依托语言的内核,但又是现代汉语的一种表达。与汉语现代诗区别在于,有一种属于彝族的现代味。其实就像杂交水稻一样,金黄的阳光中我们听见优势的混血碰撞的激情之美。
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三个历史时期的划分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吉狄马加时期(1980-1992)(也称第一风景时期)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时代的机缘使吉狄马加这个现代的彝人之子在八十年代中国新诗潮的风云中获得生机与灵感。他与兄弟的汉族诗人们一道汇入激情的美丽之景,他后面的原生彝文化使他的诗歌具有神秘的根性。他的敏慧与才华决定了他年轻蓬勃的冲击具有一种使汉语诗歌语言溶进自然与文化古原血液的可能。我们说,黑门一旦打开,便飞出七彩神鸟,灵感之门一旦打开,便飞出崭新的词汇与语言。《古里拉达的山羊》《致美洲印第安人》《黑色的河流》《故土神灵》《黑色狂想曲》《彝人梦见的颜色》……像一座座黑色的山峦与宽阔深邃的河流,第一次把中国边缘民族文化与世界现代文化的距离拉近,也第一次拔高了中国现代民族文化诗歌的崭新意识。可以说,吉狄马加的出现,代表着一代边缘新民族文化诗人的崛起,他树立了一座边缘现代诗歌文化的里程碑。特别是彝族文化的现代转嫁与创造上,他第一次成功地溶入了现代意识与人类意识与世界意识。在《初恋的歌》《一个彝人的梦想》《罗马的太阳》等许多诗集中,他具有了艾青式的现实主义诗歌的深刻性与哲理性,具有了聂鲁达的大气性与歌唱性……。可以说,1990年以前的吉狄马加是一颗正在升起的耀眼之星,在现代民族诗歌文化的探索上走完了自己的第一阶段路程……。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群雄并起时期(上)(1985-1999)(也称第二风景时期)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由于吉狄马加的声名鹊起以及他的许多优秀诗歌选入各种新时期重要诗歌选本,他的彝人兄弟倮伍拉且、阿苏越尔、霁虹、巴莫曲布嫫、阿库乌雾深受影响,很快在四川成都的西南民院与大凉山两地形成新一波的彝族现代诗歌热。倮伍拉且原先从事喜爱过绘画,他的诗歌中溶入了调色的直感与彝人粗短哲理的传统句式。其诗集《绕山的游云》更多抒发一种来自深山的清新与神性互绕的诗情。诗集《大自然与我们》则把大凉山这方纯净之地的文化原色以及迷人之处通过流利的诗散文叙述得以呈现。诗集《诗歌图腾》把诗歌的水份精粹,压缩在一种只有彝人才会写出的古意文化传承的图腾诗情。阿苏越尔其诗如他本身的性格一般是自由的,他是第一个彝族现代诗境中的彝之雪子,生命与血随雪凝洁、降临、溶解,他唯一出版的诗集《我已不再是雨季》落满了铺天盖地的大凉山之雪。阿苏越尔可以说是中国民族诗人中第一个找到一种崇灵之物并缭绕其呼吸并彻底歌唱的诗人。雪在彝人心中是呼吸、是血液、是生命之源头,雪可以化作十二支,纷呈他们魔幻的姿态与色彩。彝人的文化形态是自然灵物崇拜,这便决定了他们身上的诗性气质的纯净与透明。霁虹的诗歌语言是直白似的写作。这种诗歌的特点是其内涵在叙述与抒情过程中象山脉的走向,当你爬到高处便会看到什么,到最后为大凉山上一切植物都具有生命的神秘性而不得不佩服其诗性的游离与来到每人的灵魂之间。很明显,巴莫曲布嫫与阿库乌雾的诗歌写作都是受“朦胧诗潮”后以杨炼、江河、岛子、欧阳江河、廖亦武们的“文化寻根史诗”的影响,两人身后是彝学学者身份。他们的诗歌更多是一种古老文化与现代文化相撞后需要呈现一种文化的内涵与媚力之处。也许一个优秀的诗人是一个自己母语文化的学者在某些人看来是一种负担,但在我看来,这是一种优势。像阿库乌雾的彝文诗集中的到位与流利在汉语现代诗歌表达上就略显粗糙之美。毕竟这是一条探索的路,总有一天人们会找到答案。此谓“群雄并起”(上)时期,相对于吉狄马加时期来说,诗歌的大气、厚度、深刻变淡。因为吉狄马加的创造确实太高,难以逾越。从历史文化学的角度来讲,在处女之地上开垦的第一人都带有许多使命性与责任性,这便决定了吉狄马加为一个民族代言。历史,就是机遇,只此一回,没有第二个人与你同行。你便走成一座孤独的高山。群雄并起(上)时期诗人只是在个性展示与题材上有了宽度。像阿苏越尔,理应成为第二风景中最优秀的诗人。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3、群雄并起时期(下)(1988-1999)(也称第二风景)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自1988至1999年间,“彝族现代诗潮”热浪仍在继续。克惹晓夫、阿黑约夫、阿彝在西南民院的民刊《山鹰魂》上脱颖而出,倮伍沐嘎推出诗集《在通往滋滋甫武的路上》,牧莎斯加相继推出散文诗集《灵魂有约》诗集《部落与情人》。马惹拉哈、石万聪在发星编的《彝风》上崭露头角。玛查德清推出诗集《一个彝人的世界》等5部。他们构成群雄并起时期(下)。这之中,克惹晓夫、阿黑约夫、阿彝由于阅读的宽度与目光,他们三人的语言具有“彝族现代诗歌”的学院气质。在《当代大凉山彝族现代诗选》(发星工作室编,中国文联版2002.12.31)一书中,克惹晓夫的《明天的雪》(组诗)便有很强的汉唐宋诗词意境加上现代诗意境加上彝族味的探索表达。这种诗歌是一种在既有文化材料上的再造,很具民族文化的融合性。其流利、潇洒、浅伤的语感与诗情使每一个阅读者过目不忘,而阿黑约夫的《雪族》《黑色岁月》两组诗,和克惹晓夫的诗歌一样,都是在摆脱了吉狄马加时期为民族代言语境之后,在才情、个性、文化宽度上的探索之作,和阿彝的诗歌构成语言的现代密集节奏与熟练与自由抒情。而牧莎斯加的《灵魂有约》则在诗歌散文句式上尽展其才,属青春期写作的一个高度,后来的《部落与情人》则在民族文化中继续寻找矿藏,其坎坷的命运决定了其写作才华的在途中。马惹拉哈的《雪族系列》则是阿苏越尔“雪诗”的延伸,其语言的现代性值得推崇。因为马惹拉哈受吉狄马加的影响较重,语言中自由性越来越少。浓缩与精炼有时是一种杀伤,即杀伤宽度。但这组诗理应成为九十年代中彝族现代诗中的优秀之作。石万聪在1995年左右写出许多较好作品,那可能是其一生的高度,后废在酒中,不能自拔,许多痛苦的现象在我周围徐徐发生。玛查德清的写作才情值得敬佩,他目前是彝族诗人作家中出版作品最多者之一,但他的诗歌语言没有节制,汉化严重,缺少精炼、深度。这样很可能迷失自己。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4、黑风正健当下时期(1992-2004)(也称第三风景时期)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时期划分呈交叉、重叠,这只是我认为的具有代表性的几个层面的形成与出现。像2002年获“骏马奖”的沙马,2002年作品被编入《当代大凉山彝族现代诗选》的吉狄兆林、发星,都是坚持诗写自八十年后期至今的诗人。他们的浮出水面,是坚持的结果,还有群雄并起时期中的阿库乌雾,其诗写依然先锋性很浓,他们构成第三风景时期。因为他们是如今坚持实力与纯粹精神的诗人。他们是今天的希望或明天的血脉。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沙马——南高原的自由之魂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当2003年的春天与沙马联系上,并收到他寄来的诗集《梦中的橄榄树》,才知由我主编的《当代大凉山彝族现代诗选》遗漏了一个重要的诗人。虽然沙马生长地在云南楚雄,但其工作成长的攀枝花市是大凉山山系的范围中,由于行政区划不属于凉山彝族自治州,但从地域文化传承上,理应将之归入为凉山彝族诗人。因为在他从事诗歌写作的成长过程是受吉狄马加为首的大凉山彝族诗人们的影响。而他的许多优秀作品皆是在这块独特的地域完成。攀枝花市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曾涌现出彬彬、曾蒙等知名汉族诗人,曾办过颇具实力的民刊《裂谷流》。这里出产矿藏的原因是由于处于横断山脉的一块亚欧两大板块相撞而裂的大裂谷中。从诗意上讲,灵敏的诗人的耳朵能听见地球心脏的声音。在我的想象里,这更是一颗诗心永不停止激情与奔越的一种特殊方式,仿佛火焰窜进天宇,印刻下灵魂的炸裂与呐喊,一种生命强劲的回音悬在时空,催促那把寒光之剑锋利无比,削铁如泥,钢骨铮铮,堂堂正正。沙马是在大凉山诗坛略显式微,缺少大将的年代中斜杀出的一个坚持出成果的诗人,他的诗歌是南高原山地气质(彝文化与山地文化)在现代钢铁之城的一种纯洁保留,像那条母系之根从云南楚雄长进四川大地,在大凉山这个地方得应充足的阳光与水份。大凉山的彝文化在原味与古朴上是整个彝族地区中保持最好的,这在沙马的诗歌中便是明证,彝族现代诗中独特的散文化句式流利的抒写是沙马诗歌语言的一个特征,使人想起那些山涧溪水与宽远的绿色草原。他的写作思想与语言风格已经被这方水土诱化,这是很好的事。大凉山是出优秀诗人的。如果你坚持探索,独立地走自己的路,南高原大地一定有你幸福的位置。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吉狄兆林——山中现代土著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兆林成名尚早,早在吉狄马加时期,就和霁虹、阿苏越尔等一齐出世。在那个狂飙的年代,青春的兆林四海为家,到处飘泊,实践着一种诗人的自由与另类行为,同时也为此付出一定的代价。九十年代中后期,他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线,这时似乎有所顿悟,隐于山中,一边为父为夫,一边静静工作写作。2002年的秋天,为编那本《当代大凉山彝族现代诗选》,我找寻他的踪迹,是晓夫君告知地址电话才知他的处境。后来这本书的顺利出版,使人们看见一个全新的兆林,语言老道、随意,藏拙中机关密布,直白口语下是重沉的思想,他那诗意栖居于大地之上的平静心态与诗意生活,着实令许多诗人们羡慕。沉静、沉静、再沉静,在山中做一滴水与一粒石,可窥宇宙巨大的万物。以上的话是我读吉狄兆林诗歌的一种直觉。当今时代,更多的诗人在密集的城市中争吵,更多的诗人在网络上争吵。而在遥远的大西南,彝人聚居的大凉山。吉狄兆林以无比的沉静应对风云雷电与时事迁变。所以我说:“耐得住寂寞的诗人才是真诗人。”那些热闹的过客太多,我们已经熟视无睹,今天的中国诗人们,你能在孤高的山上,点一盏孤灯,圈一室家居,养老婆与孩子,白日教人(工作),夜晚沉静于亘古纯洁的诗歌吗?那些习惯了健盘敲击的诗人们肯定会逃跑,那些离开了热闹与吹捧的诗人肯定会逃跑,但他们很可能逃向陌生与无望,不可能逃向大凉山,做一个土著,在高山之巅,一边种荞子,一边写黑色金子般的现代诗歌。而我们现在应该为远在大凉山之南的吉狄兆林鼓掌。他的坚持与冷净,他的默默行走的精神,我们应该懂得什么。那些城市哥,城市妞,请你们来山里座座,请你们种种荞子与黑色石头,你们会改变中国诗歌中严重缺钙的“萎糜病”。似乎偌大个中国,诗人们都是江南风流才子之流,今天呤风弄月,明日狎妓笙歌……。偌大的西部,巨大的资源,文明的源头,古厚的文化,正是西进掘挖诗歌资源的大好时机。你如果来不了西部,来不了大凉山,那就请进入吉狄兆林的诗歌,走进去便明白我们为什么热爱我们的大凉山了……。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发星——混血气质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发星第一本诗集《彝人铜》(1988―1998)中,我们看见许多学习前人的东西。到了1999年,与贵州诗人梦亦非(布依族)交往后,发星的写作方式与创作量大变,特别是进2001年后,诗集《大西南群山中呼吸的九十九个词》(自印)中的作品从写作格式、排行、内容等与以前的大凉山彝族诗人们的作品大有不同。其作品陆续2000―2002年入选《中国年度最佳诗歌》便是一个明证,近年陆续在《诗歌报》《星星》、日本的《蓝》杂志上以专辑形式发表也是一个明证。受梦亦非那篇颇有影响的《泛文类诗歌写作》一文的启发,发星从1999年夏天开始打乱既有诗歌格式,拆解分行排列,收摄各种文体中诗性的东西,随自由的快乐抒写而自发写作。经过近4年的探索,结出一些味道颇怪的果子。如《对大凉山黑色情人的永远沉醉》《十二个母题组成的山脉》《七条同一方向的河》等。发星正走向方向性的写作。发星认为:“作为一个民族诗人,不为自己的民族留下一些优秀的东西,那是对这个民族的不敬”。他将在近年陆续整理作品推出,以证意义。在发星身上流淌着汉族的血液与彝人的血液,他是这片土地两种文化互撞的结果。所以,有根性写作始终贯穿发星的写作思路,他与梦亦非倡导的“地域诗歌写作”,即挖掘地域中的民族文化资源与现代文化的结合是一条漫长的路,让我们用时间与持久来打量他的作用。汉语经过长期的演化,已经在时光中露出尘埃之孔与苍白之脸,特别是大一统的专制制度所强调的国家机器束缚人自由意志以及思想。在公文以及主流文化充斥着汉语的教条与形式主义。而语言的翻新与凝结晶莹雨水,必须是收摄一些野性个性的东西。像袁隆平的杂交水稻,就是叫熟稻与野稻相配,换句话说,就是将驯性文化与在野文化相合而产生一种奇妙的路径。中国社会,自古以来,就平行着主流与民间两股线路。大凉山的彝族文化长期被作为边缘自然野性文化生存着,这样便保留与蓄积着自己的锋芒与个性。所以当这种文化形态与现代文化形态相撞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杂交优势(或曰混血气质)。这是一种诗歌探索方式。古老传承的优秀文化只有通过现代文化(或曰汉语现代语言)才能向外传播。而面对迅猛发展的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只有将野性文化资源符号潜存于现代文化中并形成一定成果,才能延续其个性的生命。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库乌雾——密枝插进城市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乌雾最具特色与水准的东西其实是他的那两部彝语现代诗集《冬天的河流》《虎迹》,他对自身文化沉醉的地步使他对母语创作的自由度与发挥达到一个酣畅淋漓的境地。他也想到,彝族现代诗歌要走向全国乃至世界,必须经过汉语这条现代的途径。于是他在很早便开始尝试彝族汉语现代诗的写作,因为许多母语作家最优伤的是在语言转换过程中自己母系原初感觉大量遗失。这是一个过程,需要我们付出一些代价。《走出巫界》是乌雾第一本彝族汉语现代诗集,这本诗集的推出也意味着他走出自身文化缭绕的神雾,站在另一座高山上重新回头审视那一片神雾中的山峦。整本诗集笼罩着强烈的文化层次与厚度,具有许多史诗痕迹,也夹杂着两种语言相合后一些地方的艰涩与艰硬……毕竟他走出了巫界,能以另一种文化的目光打量另一种文化。在“大凉山彝族现代诗群体”中,乌雾与巴莫曲布嫫都是具有学者与诗人的双重身份,所以读他们东西更多是读厚重的文化含量。本身彝人的现代诗是就是一种文化形态了,而他俩的东西更是文化中的文化。乌雾到了他第二本诗集《密枝插进城市》(即将出版)之时,他又开始营造起独特的“散文诗体”。那些大多取名两字的诗题看后使你过目不忘,产生幻觉,与之一起游离。《孽枝》长满城市的板壁,传播着文明的毒素,也竖立着一种邪恶的暗影,我们嫁接生命的胚胎,只有从没有《孽枝》的年代开始……。这种山地人独有的视觉,他先知的看见人类的死亡之菌潜藏在所谓的文明外衣下,发出摇晃的胴体……。《刺青》曾是我母系的巫符,在我们饥渴的时空中饮以我圣水与食粮,刺青是一种游离,可飞八宇,弛尽四荒,她是灵之吸,魂之息……。今天,刺青来到城市,她迷惑着自己的姿态与香味。剌青女子,保持你处女的丰润吧!那是我诗源的神洞。《落雷》是一种象征,他呼喊着大山之硬,戳破那些山外的轻浮与空洞。落雷是我眼睛中晶莹的泪水,可洗出世界的洁白……。我远离落雷之病毒,因为那是下坠的过程,肉体勾上的死亡之齿……。《雨蛇》在季节的荒野中爬行。她背负火焰与刀剑,雨蛇是故乡那堆黑色石的变异,她在城市中企图搭建蜃楼……。《镜梦》端置于灵魂上方,每夜入眠,他便打开图画,让我梳理世界的根须,伤口、血、战争、小河、水溪、恋人……黑花、蓝花、紫花纷呈。每人的境梦在不同的时刻打开,你能看见什么。《原木》在大凉山郁郁葱葱,原本一切皆好,身体健康,硬挺如阳,金黄阳光就是穿不透这一片古老的原始林。现在,原本开始变异,在他美丽苍劲的面孔上有蛀虫爬行的声音……。《蟒缘》是一种阴性文明寻找阳性文明的指路之图,当我们在城市脱去衣裙之后。露出枯瘦无欲的体型或臃肿肥胖的不堪,此时我们已远离自然之本之美,流落于一片破败与无聊……。那我们便用巨蟒驮载我们的肉体,在深山中重新沐浴与更衣。重新劳作与呼吸新鲜空气,还我们丰满的欲望与尽情的叫喊而不带一丝浅伤……。可以肯定的说,乌雾的这些两字为题的“散文诗体”写作,使乌雾母语自由酣畅之写得到另一种转换场所。他们使我想起中国当代名画家石虎先生的那些两字为题的奇画与诗人海上的那些以《蛮诗》为系列的两字题的诗歌。他们更多是复兴一种楚辞古风中的巫性与神性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巨魔之美。其实,以上所说三人的艺术创作都可归结为中国式的“魔幻现实主义”创作,这是一个值得注意与研究的艺术现象。乌雾诗中有波特莱尔的“恶之花美”,有变异的“莎乐美”,有中国彝族现代诗中的神魔之美。谈到这里,我们不妨这样认为,楚文化与彝文化都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野性文化之大成者,颇具巫魔之代表性,而西方的波特莱尔之流的写作,无形中启发与感应了乌雾的写作,毕竟都是人类的诗人,都有洞察的力度与相近的血性(对恶的嫉,对善的赞……)。乌雾到了此时,开始成型自己的写作类型与思想,这是一个兴奋的开始。目前坚持先锋诗写的乌雾、沙马、吉狄兆林、发星等人年龄皆是35-40岁之间,这种阅历的累积与写作的修炼很不容易,而这正是一个出大作品的发韧之期,我很兴奋,几位优秀的写作者都意识倒了自己的位置与意义,并开始出发。(另外,乌雾作为边缘民族第一个现代诗歌评论者,他的那本诗论集《灵与灵的对话》具有一种边缘民族现代诗歌评论的开拓性……)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二、文化特性与语言特色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黑色文化意识穿透苍白时空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人的族源自西北古羌狄部落。崇黑之风为夏商文化的遗留保存。彝人在黑、红、黄三色崇拜中,黑为先,红二、黄三。所以彝人又称为黑族,在彝人世界中,黑被赋予了幽玄、凝重、朴厚、坚硬、冷穆、黑暗、神秘、葬仪、悲哀、沉默、恐怖、绝望、死亡等宽远的符号。这种对色彩情感的痴迷与入神,来自原始宗教色彩的崇尚之风……。不知不觉,彝人之血已成为一种黑色的神符,流动着太多的诗意与深刻。不管是吉狄马加的《黑色的流河》《黑色狂想曲》,还是阿黑约夫的《黑色岁月》(组诗),吉狄兆林的《黑苦养》,发星的《对大凉山黑色情人的永远沉醉》(组诗)……已经构成了一部黑色雄厚的山脉,让你读不透,梦不完,黑不尽……。一是苍白的事物赋予一种颜色,这种事物便意义起来。而彝人的黑色之诗并非如何简单,他首先是古意的黑,然后是现代的黑,其次是一种灵魂从里到外彻底的黑。黑山羊、黑披毡、黑河、黑骨头、黑月亮、黑情人、黑苦养、黑鼎、黑风、黑地、黑牦牛、黑祭服、黑鹰、黑银水、黑金水、黑裙子……这些只有大凉山才产生的植物与空气,命运了这里生长的诗歌的黑中富含了丰富的黑色文化。吉狄马加的黑色是深沉的、悲怆的、大气的,是一个民族山脉般地矗立自己的姿态与伤痛与梦幻。阿黑约夫的黑色是神性的、浪漫的、友情的、变幻的,是一个青春之子初试自身传承文化的潇洒歌吟与对亲情的纯朴抒情。吉狄兆林的黑色是幽默的、沉静的、倜傥的,是一个深山诗人感悟生命朴素的娓娓道出,发星的黑色是现代的、艰硬的、驳色的,是一个混血之人站在两道黑门的交叉处,目光在两道黑门之间游离与梦幻的结果。黑色,使事物深刻,使一个民族的诗人们永远有一束光线穿行在时空中,留下动人图腾。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白色文化意识?浪漫我的真爱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苏越尔、马惹拉哈、阿黑约夫是彝族现代诗群中美丽的“三只雪鹰”,他们洋洋洒洒的雪花不仅纯洁了诗歌语言的晶莹性,还漂白着反衬着黑暗世界的邪恶与肮脏。他们的雪是母系根性的血脉,牵扯着浪漫与伤感,牵扯着高扬与激情……。彝人认为大气形成雪,雪融化引生万物,包括有血的六种和无血的六种,故称“雪支十二子”,生物中猴演化出人类……。彝人又认为自己的灵魂乃是雪的溶解声变的,自己的血液是晶莹寒冽的雪水,自己的骨头是雪中艰硬的石头……。大凉山的许多山峰,每年的九月之后便大雪降临直到下年。彝人生存的家居――寨子大多建于二半山以上(海拔1500米-3500米之间),这种居住的古俗沿自远在西北游牧部落的习性,高山之上,空气新鲜,植物茂盛,与天十分近,与星晨十分近,寒气缭绕、冶炼人的强骨、不易生病……。彝人中有毕摩、苏尼等掌握神事与巫术的人物。他们习惯站在朗朗之夜,观察天象,捕获五谷人命植苗的生长……。由于神秘文化的相传延续,使彝人生活中许多东西与自然界相互魔幻,分不清彼此,这种物与神游的状态使许多无生命的东西具有生命,有生命的东西不具生命,而雪,这天之祥物,如仙女美神一般净化冬天的山野,净化每一块彝人之骨。让那些软弱者与怯弱者退去吧!迎雪而上,迎雪而吟的男人是真男人,迎雪而吟的女人是真女人……。所以在阿苏越尔的诗中我们可看见友谊与爱情的白色焰火穿透世俗,定格在那方遥旷的山中,他酒神的飘醉在雪花之中是如此个性地挥酒人子之诚与阳气之硬……。而马惹拉哈的诗则有所居之地螺髻圣山的幽深与沉凝,其弟马黑约夫则浮出螺髻的清秀与彩裙童话,仿佛两个诗歌的兄弟,一个内敛沉默无语,一个欣喜若狂滔滔不尽……。我曾经带着疑问在螺髻圣山之下寻访他俩诗歌的根源,山下那旷古的洪荒黑石一下便揪住我的心魄,使我不得不靠在其中的一块聆听关于粗荡和野性的神秘话题。“三只雪鹰”中,越尔出道较早,成绩最大,马惹拉哈兄弟紧跟其后。可以说三人的雪之诗,是中国边缘民族现代诗中自然题材中的代表之作。在我的阅读范围中,没有那个民族的诗人能对雪如此痴迷,并写得如此现代动人。《留给伊的字条》《先辈在雪花之上舞蹈》《香雪》……都是其中经典的篇章。这是对一种文化的现代张扬,具有功不可没的前瞻性。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3、红色文化意识?野性激荡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人的红色文化以“火”为标识,尤其以每年六月二十四(农历)的“火把节”(以下简称“火节”)为其盛典。对火的崇尚可追溯到远古,传说中的灾难是火神将之卸除,火烧死一切秽虫污浊,使人间永远具有火的激情与红艳……“火节”中最动人之景是夜晚来临,那对对情人相依相恋于月之山谷、森林、溪边……自由的爱合交欢……带动万物的萌动复苏,使这方土地具有永远的生殖之力与野性之风……。火于是成为图腾、工具、历法、衣裳、武器、能源、文化、血液……他在彝人的生命中具有生死不离火,呼吸不离火,灵魂不离火的重要性。“火节”中的斗牛、赛马、斗羊、上刀山下火海等娱乐仪式更多是让人们不能忘却自然的粗糙气质与朴素之性……。“火节”即是一个美人展示其美,男人展示其雄的地方,也是一个自然之性通过人们的会聚得到蔬通与恢复的地方。在宽阔的山中大坝,四周人山似海,一种力的汇聚,一种火的汇聚,一个民族的子民们在这一天全部腾空了生存居住的寨子,乘启明星闪烁之时奔赶崎岖山路……当烈日当空,人们身着盛装,一片喜气洋洋,像火把上一根根艾枝,聚在一个红色之点上……这种场面是惊人的,像千山万寨一夜间摇出的鲜花,使你激动不已,沉醉不已……在地球上,只有人的行走的合流是一种伟大,仿佛亿万块滚动之石,辗动沉睡的时空,在精神的交点上共鸣一种古远的神音……因为大凉山有“火节”作为一个支点,他是一个神钟,一年四季在人们的梦中流动……。所以大凉山彝族诗人们写到火,那是很自然的事情,因为这是一种对自然信仰崇尚的托出与礼赞。吉狄马加的《彝人谈火》是一种深沉者对火的倾叙。牧莎斯加的《火绒草啊、火绒草啊》是一种根系的依恋。吉狄兆林的《欢乐的火》是一种醉火者的疯狂。阿库乌雾的《最后的火种》是一种对种族的悲怆反思。其实还有许多不同的火已经烧进彝人们的骨头,化成了骨髓,在汩汩流荡。每年的六月二十四日那天晚上,大凉山八百里的火把照亮了天空,天空像远方寂静的蓝蓝的大海,那些诗意的海水看着那些山梁上游动的美女与美男,眼里涌动欣喜泪水,他们在那里已经游动了几千年,还将在火焰燃烧的一片红色中刻上来年的祝词与丰登。似想如果人类失去了火样的红色那将是什么样子。在大西南的火光中,黑色的壁崖上会走下远古的巫舞,他们摇动彩裙,高举法扇,晃闪法帽,脚踏艰硬之地,嘴中念念有词……。据说大凉山彝人的巫舞中的苏尼(巫师)之体系远古在夏商时便开始舞蹈,一直舞到现代,他那指向八方的彩裙之带其实是太阳照到的八个方位,他是太阳神的儿子,“火节”之夜,他踏动舞步便是接通太阳与火的根系,他在山巅上狂舞……所以崇火也是崇祭太阳,太阳给万物带来生机生命。这与南美秘鲁印第安人的“太阳祭”节如出一炉。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4、彝汉语现代诗口语写作与超越民族性的写作范式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确实,我的背负的文化沉载过于沉重,关于古老、关于民族责任、关于文化使命,已经像大山一样横亘在我们面前,使我们的呼吸缺少自己自由的个性与透明的本真意识,这种时候,聪明的写作者会走一条与之相反的路,去成长自己绿色的生命枝叶与延伸自己金黄阳光的美丽之途。因为写作的路越窄,越能消灭才华的众影,只能在大山面前形成一弘小溪或一棵野松,岂不使风景更艳更美。在“大凉山彝族现代诗群体”中,吉狄兆林、倮伍沐嘎走的是另一条彝汉语口语写作的道路,由粗线条变细,由大宇宙变世间微粒,通过个性体验与细节描述,白描直呈,溶合现代诗艺的深沉内涵,所以《人间的幸福》(组诗)中,那种《摇晃》是吉狄兆林似的,别人只有羡慕,那个《傍晚骑牛回家的男孩》只有吉狄兆林在广西的火车上能看见,而《一些石头》与吉狄兆林相处很久,都有了难兄难弟般的亲情,《一年又一年》,火草尔的吉狄兆林天天心底升起太阳,《这里叫日木所什》,这里是吉狄兆林之诗意栖居的山中,这里有爱人、女儿和新鲜空气和《喊太阳》的疯狂诗人……。兆林的口语给我们自然呈现自己的生活图景及家园景观,这是一种很人文与真实的说出,富含机灵与幽默、大度。倮伍沐嘎是在撒拉地坡羊地上看见一匹《白马》出现,像《冬天》狗叫后的《银子》闪光,《邻居》哭了整整一夜,《兄弟》的《虎皮》被风吹动,这是一张空虎皮,《农民》为自己的孩子取名,《路口》有路过的消息传说《来客》《拉布俄卓,一个城市的半张脸》隐藏了《我曾有过那种经历》,在西昌敲开朋友的门,看见我们和所有的人一样都没有家……。倮伍沐嘎所呈现的是一种现代风景的冷景一种,缺少情感、关爱、热烈,充满苍然、迷茫、无助,在家园与家园,灵魂与灵魂之间来回追问,这是一种现代彝人面临后工业时代的境遇与预知。幸好有那些狗、银子、邻居、虎皮、农民、路口,有生命的滚动与生长的植物,使我们不至于彻底失望,可以从这些真实的符号身上挖掘一些动人之血以供我们冬天燃烧……。而阿彝的诗歌写作居然使你看不出彝人的痕迹,如果不细读,不编这样一本彝人诗选,许多人会走眼。但细心的人只要注意其流利与感伤的现代语言背后,是一种浓烈的家园意识,而这种家园意识,是只有有根性民族才具备并强烈爆裂于灵魂中的产物。因为在城市中,面对与发生的一切已失去山野的纯净、干洁与透明。黑色的肝使诗人总想拿在山中那一块蔚蓝之湖中洗涤……。于是《回归家园》便成了生命主题。这种写作好处在于民族诗人们逃脱自身文化符号的束绊,进入到一种现代真实的语境,其文化之根是崭不断的,他已随诗人长进城市,像地下之水,具有潮湿的渗透功能。在吉狄兆林与倮伍沐嘎的诗中,如果剔除那些地域文化特征的地名,他们的诗歌便和阿彝一样,具有超越民族浅显符号之能,成为一种无限性的写作。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5、散文化气质——语言的自由度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牧莎斯加与沙马的诗中我们深深感受到散文化语言的自由之美,从牧莎斯加早期诗集《灵魂有约》中,你会读到密集、动荡、激情的青春诗歌感情的诱人以及背后所隐藏的巨大的文化神秘,到了《部落与情人》,早期诗歌的散文化趋向有所收敛,但气质上依然是散文化为其诗根之核。沙马的诗集《梦中的橄榄树》则是另一种南高原的淋漓抒写,透过二人的语言表面,我们可看见纯净天空下纯洁文化原色与独立意识交织所形成的一种现代诗性因素,他的娓娓道来,清泉透澈,甘冽甜正,没有一丝滓渣与犹豫。因为在彝汉诗歌之下,是一种天成自我的艺术之地的合理托出与自然说也。边缘民族的文化自然优势在汉语诗歌的表达上潇洒转接与合理变像,构成一种独特的中国现代诗歌形式。许多汉族诗人们在阅读彝汉语诗歌的时候,首先打动他们的是语言的流利程度与语言之中奇异的散柔跳跃与神幻色彩。因为彝人写作汉语诗歌,是一种嫁接与融合过程,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彝族现代诗其实已经成型了一种新现代汉语言形式。这里所谈的牧莎斯加与沙马的散文化气质诗歌只是之中一种形式而已。在我看来,语言的自由度是创造自由度的前提条件。只要在诗歌写作中始终保持诗性语言气息的留存,形式只是一种形式,就像梦亦非提出的“泛文类诗歌写作”,彻底打开诗歌死结,让各种自由的诗歌形式奔涌,这是改变僵硬苍白诗歌语言与探索一条新路的方法之一。牧莎斯加与沙马的散文化气质必须保留在创造中,这种自由的个性应该提倡,但需注意一点,过分的散文化与自由容易遗失精粹的诗性。但二人的诗歌使我想起大凉山上那些自由的流云、山风、朝阳以及黑夜慢慢轻轻的咒词与黑色经文。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6、自然崇拜——现代诗性?图腾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倮伍拉且的诗集《诗歌图腾》是目前中国边缘民族现代诗歌中第一本有关自然崇拜与图腾的现代诗集。因为彝族的信仰中没有真正的宗教,彝文化是古老夏商文化的遗留,这种文化是以自然崇拜为信仰主体的一种朴素文化。所以自然崇拜,即自然神崇拜,无形中存留了许多神性诗性的东西。倮伍拉且将之现代的托出,使我们用现代诗性的目光重新审视大凉山这片神秘之地上这些与祖先共呼吸共命运的我们灵魂的众多枝叶。《躺下成为一朵云》其实是回归一种生命之源,变成那自由流淌的空气……。《哑河》不哑,它是我们的血液与呼吸的音乐……。《树叶与嘴唇》相互碰撞金黄的阳光,让琴弦弹动一切沉默,我们露出鲜嫩的欲望……。《摇动山岗》,使秋果滚落,使冬雪之裙慢慢闪现,使山岗长出月亮与昆虫……。《天空成为爱情的倒影》,那么大凉山成为我们抒情的永恒诗集……。《生命之盐》是一种白色太阳,把骨头照出坚硬……。《绵羊》驮动了远山葱郁的秘密,那是植物的清香……。《白牛》之骨成了山之骨,我们还有什么可软弱的呢……。《词语间的风》使词语们有了水份,有了飞翔的翅膀,这些词语啊,全是洋芋、荞子的梦幻,他们在天空中游荡,遗落了我们痛苦的时光……。在大凉山,自然崇拜所带来的诗性是铺天盖地,充满新奇魔力的。反观宗教形成以后,在人灵性的束缚上是多么残忍。所以在许多宗教的世界里,你要清理人的原欲之美与自然之美简直是奢侈的行为。倮伍拉且为我们打开一道《无门之门》,这道门中,世界的大地长满纯洁的《鸽子树》,树中是《獐子的牙》弹动的《月琴丁当》,《经书》翻动《岩壁雕刻》,《过河羊》《高腔》《神界》,《大地无语》,《灵山》《古堡上的云》《相思》《盘旋之鹰》……。它是多么富有生命生机的一个世界。这就在中国大西南大凉山上。三千年的彝族文化不曾改变他古老根系自然的渊流。所以在大凉山不成为诗人那是一种可惜与遗憾。因为这里的天空与大地与一切生命都是自然的诗歌因子。倮伍拉且这个优秀的表达者,为我们尝试着一顿芳香可口的诗歌大餐。《想你,是一枚青青的果》,《对岸山顶》《把我的心脏雕成你的摸样》,《相思》《隐痛》,《美姑瓦候》《溪苏河里的鱼》为我们朗诵一段凄绝的爱情故事……。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三、在中国边缘民族文化及世界边缘民族文化中的定位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吉狄马加的崛起到形成气势宽阔的“大凉山彝族现代诗群体”,这在中国边缘民族文化历史上第一次确立着现代诗歌的概念以及现代文学的概念,也是第一次向世界证明,中国边缘民族文化所具有的独立意识与崭新的现代语言意识。在世界的边缘民族日渐稀少且沦陷于十分迅猛的工业文明的时候。“大凉山彝族现代诗群体”塑立了一个成功地保持自身文化而又与外界接轨的角色转换。文化的先进与诱人不是以现代文明中的不成熟的异化体系来鉴定,应摆在湛蓝的天空下看人自身的健康与幸福,我们说工业文明消灭了人的自然性与原创性,我们说工业文明中先锋的理念与方法是我们所需要的,我们直指人心,看其摆动与摇晃的韵律是乎具有诗性。确定诗性的生存最终是人类的归宿……要想改造我们的生存质量与灵魂质量,我们必须回到我们的最初意识,在自然的源头重理我们的清晰的绿叶与溪水……那么,我们不妨这样说,“大凉山彝族现代诗群体”的诗人中在精神的空间中是乎已找到什么,并继续寻找……。现代社会,人的生存质量需要的是从里到外,从大地到身心的彻底改造,像面对一些生锈的机器,我们欣然拆之,丢之于荒林,不久机器残片变成枝叶之杆,他们获得野性,获得野月的朗照,获得野水的湿润,长成自己生命勃勃的葱郁。这种由钢铁回归矿藏,再由矿藏回归泥土,再由泥土回收最初生长的树的过程,便是一种母系与源流的认定与归原……只有这样,我们身穿现代时装的躯体才充满欲望与活血,而不是美丽丝绸裹紧的一具僵尸或一具骷髅……。有时我想,那些摩天大楼与鳞次栉比的水泥街道与分繁的霓灯,如果成长为深山密林中的幽峡,新鲜空气缭绕,绿叶野滕充满时空,人的生命之形绯红流动……这才是人子的天堂与灵魂的归宿。所以“大凉山彝族现代诗群体”的整个山系是一种自然的精神文化生态系统,他们缺少污染,洁净自好,野气荡漾,站在大凉山上高歌的时候,男人与女人们的思想爱恋自己的梦幻与现实……。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四、产生与崛起探源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1、长江的母系河之金沙江,大渡河两河流域,养育一个民族独立文化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人在3千多年的历史进程中在大凉山保留中华夏商文明遗迹,这首先要归功于金沙江、大渡河两河所冲绝的峡谷与险恶地势,使彝人阻断了与外界的联系。他没有他文化的腐蚀与浸蚀,他活在自己神性崇拜的古老精神仪式中,这种独立的文化形态是当代彝族现代诗人们写作的基础确立点之一,即古老的文化传承自身在意识里就根深蒂固。这种自然崇拜的文化形式是艺术之母的原创与初形。大凉山的彝族文化,可以说全部是古文化,他是十分发达的,现代文明在新中国建立之前是那么的少,现代文化在大凉山是一种奢侈与距离。所以当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伊始的中国文艺复兴运动的浪潮席卷整个华夏大地的时候,这里首先成为了现代诗的重镇之一,那些倮苏与曲涅的部落子孙们抖落古月,展露一身神秘之筋,写出了文化性十足的现代诗歌。所以我说,地域的独特性与文化的独立性相合一定能产生纯洁的思想与语言。作为彝人的子孙,应感谢金沙江、大渡河两只似母亲的手,抚育一个民族诗鹰飞出了一片绚丽的天空。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民间诗歌运动的间接影响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凉山中的西昌这块神地,他四面临山,城边临内陆之湖――邛海,浓厚的移民汉文化气息在粗犷的彝人之风中溶进了过多的野性与山性。民刊《非非》及《中国女子诗报》《达无诗派》《二十一世纪诗刊》》《独立》《彝风》都诞生于此。周伦佑、蓝马、晓音、吉木狼格、林珂等著名诗人都是从这里走出。中国最先锋的诗歌与中国最古老的民族文化产生一种混血与影响。最古老的意识在最现代的表达上获得机遇,反观云贵的彝族之地就没有这种机遇与历史,所以他们的彝族现代诗的创作实力是很微弱的。值得研究者们注意。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3、西南民族学院?一个彝族现代诗史中重要的地名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整个大凉山彝族现代诗人中,吉狄马加、阿苏越尔、阿库乌雾、克惹晓夫、阿黑约夫、牧莎斯加、阿彝等都毕业于西南民院这所特殊的学校,而以上7人的在读时间自1980-1993年。这13年中,前10年是中国现代诗潮最猛烈的时期。许多优秀的民刊与诗人皆是在学校中成长。他们也不例外。当时成都及周边的“非非”“莽汉主义”“整体主义”“大学生诗派”“巴蜀诗群”“现代汉诗”等中国重要的民间诗歌诗派风起云涌。所以自吉狄马加始至牧莎斯加终,其写作语言都是切断了中国那种“民歌+现代”的所谓“中国特色的现实主义民歌诗人”。以现代诗风之影响血液,在自身根系文化的传递上寻找自己的表达方式。当然,吉狄马加的诗歌中有艾青等诗人的影子,但作为中国的边缘民族诗人,他是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这点意义更加重要。所以说西南民族学院是彝族现代诗人的摇篮一点不为过。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4、彝文化与山地野性自然文化使诗人们必须说出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周伦佑曾经说过“大凉山尖利气势的山使他产生幻觉”。而彝人们除却山外,他们自身的文化使他们产生幻觉。黑、红、黄、白四色崇拜,毕摩经书智慧的幽玄与神秘,苏尼巫师的羊皮鼓舞的狂放与野粗,彝族美女的清纯与天成……构成一个巨大的文化磁场。加上自然的山水,美丽的季节空气。自然着人的欲望,绚丽着憧憬的梦幻。自然主义的极致就是诗意地生活。在一种纯然透明的文化土壤中种植收获自己的果实是世间最幸福的事情。当现代的列车掀动古老的眉宇,唤醒一种对自身文化的审视与反思,也唤醒一种对古老文化传承的纯洁免遭强暴……这时诗歌出现了,对抗的、忧伤的、沉静的……诗是人类最直接最人性的说出。彝人自古就有诗的生活流传,在许多森林与岩石的角落你都会听到古意并充满水分的诗句。对于这样一个民族的子孙。站在二十世纪的天空下,必须说出自己的颜色与深度。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五、史诗倾向——一个诗歌阶段的句号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当代大凉山彝族现代诗选》一书中,吉狄马加、马惹拉哈、阿黑约夫、牧莎斯加、巴莫曲布嫫、阿库乌雾、发星等的作品都潜载或显出了史诗的影子。其实彝族文化的厚重古朴源渊,足以成型许多优秀的现代史诗。这里面有一个创作的过程。从青春型写作到中年型写作,[即从激情写作过渡到成熟型(理性写作)],许多诗人容易在置换角色的时间中失掉自己,新时期以来这种现象层出不穷。而对一个民族现代化的探索与奉献阻决了许多名利之徒的半途而废。毕竟到达山顶的只有那么一、两人,其余的都是山下的砌石与基础。在中国现代诗阵营中如何以民族文化之底进行史诗创作,那需要一生的心血甚至几代人的努力。讫今而止,真正以中国自身的民族文化为底的史诗成功之作几乎没有,史诗之前,长诗、组诗、学养等的炼制与学习,把时间拉得很长。目前大凉山彝族现代诗的长篇巨制还是空白,但已经有这种身影在晃动。我们期待着。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六、值得注意的一种新文体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当代大凉山彝族现代诗选》一书:“随笔、文论、通信”一栏中,阿黑约夫的那篇《回归与神》值得细读。这篇小文既是散文,又是诗论,又是随笔。首先他是以诗人淋漓浪漫的笔触来言及诗歌之道,在语言与结构上便脱离了枯燥论文古板规则死硬的空洞作风。像彝人之酒文化的沉醉,一气哈成,不留斑痕。这种创造性新型文体,既活跃着思维的跳荡,新颖之风的呈出,也诗意化着诗歌自身的优势与美丽,而透过语言自身,隐蔽于内心的是彝文化神性的梦幻与长击。有时你分不清是诗叙说语言,还是语言叙说诗。像女性之彩裙,迷丽之色泽之下的各种形态,使世界滋生香味与生机。本来这种文体在阿黑约夫、克惹晓夫、阿苏越尔的创作生涯中比比皆是,由于他们的无心,大都丢失在时间之河,甚是可惜。只此一篇与另二篇克惹晓夫、阿苏越尔的残章,已经是一根线路,冲击着我们的阅读与思考……。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附:三个历史时期的诗歌成果及影响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A、吉狄马加时期: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①、诗集《初恋的歌》(1985四川民族版)《一个彝人的梦想》(1988四川民族版)《罗马的太阳》(1991四川民族版)《吉狄马加诗选》(1992四川文艺版)。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②、诗集《初恋的歌》获中国第三届新诗(诗集)奖,组诗《自画像及其它》获中国第二届民族文学诗歌一等奖,组诗《一个彝人的梦想》获中国作家协会《民族文学》“山丹”奖……。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③、新时期重要诗歌选本《探索诗集》(上海文艺版1986)《中国探索诗鉴赏辞典》(河北教育版1989)等都有作品入选,且是中国边缘民族诗人唯一的入选者。近年诗歌选本如《中国新诗三百首》(谭五昌编)《中国百年诗歌精华》(《诗刊社》编)等都有作品入选。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B、群雄并起(上、下)时期: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倮伍拉且:《绕山的游云》(1991四川民族版)《大自然与我们》(1992西北大学版)《诗歌图腾》(1997四川民族版)《大凉山抒情诗》(1997青海人民版)。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苏越尔:《我也不再是雨季》(1994四川民族版)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霁虹:《沿着一条河》(自印)《霁虹诗选》(1998西南交大版)《大地的影子》(2002中国戏剧版)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倮伍沐嘎:《在通往子子朴巫的路上》(1992文光版)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巴莫曲布嫫:《图案的原始》(1992四川民族版)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库乌雾:《走出巫界》(1995成都版)《冬天的河流》(彝文新诗集1985四川民族版)《虎迹》(彝文新诗集1996四川民族版)《灵与灵的对话――中国少数民族汉语诗论》 (理论集2001天马图书)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黑约夫:《雪族》(自印)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黑约夫、克惹晓夫主编:民刊《山鹰魂》(1-15期)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马惹拉哈、发星、石万聪:《黑鹰部落》(自印)《彝人铜》(自印)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发星主编:民刊《彝风》(1-4卷)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牧莎斯加:《灵魂有约》(1994四川民族版)《部落与情人》(1999作家版)《彝胞的大凉山》(待出)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玛查德清:《彝人的世界》《飞跨世纪的彝人》《我的爱恋》《红色百褶裙》《三色鹰魂》等。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一时期的影响虽弱于吉狄马加时期,但个性与语言宽度的张扬得到极大发挥,而文化的开掘上也比较突出。倮伍拉且、阿苏越尔、霁虹、倮伍沐嘎、巴莫曲布嫫、阿黑约夫、马惹拉哈、发星、牧莎斯加皆有作品发表在《诗刊》《星星》《诗歌报》《诗林》等重要诗刊,也入选许多重要诗集。这一时期的影响下降,一是整个诗歌冷遇时代的到来(1989之后)。二是这批诗人的勃发之期与上升之期没有赶上八十年代好时光。所以这批诗人中现在消失得很多,是社会及自身各方面的原因。显点之一是牧莎斯加2001年荣幸参加“青春诗会”,继吉狄马加之后第二人。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C、黑风正健 当下时期: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沙马:《梦中的橄榄树》(1999大众文艺版)《灵魂的波动》(自印)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吉狄兆林:《原影》(自印)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发星:《大西南群山中呼吸的九十九个词》(自印)《一个民族的九幅面孔》(自印)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库乌雾:《神枝插进城市》(待出)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当下时期是岁月中坚持者们的沉沉足迹,以发星围绕的“《彝风》诗歌群落”,近年在《诗歌报》《诗林》《诗选刊》及民刊《终点》《守望》等集体出击,具有一定影响。在倮伍拉且连续几届荣获“骏马奖”之后,2002年,沙马荣幸入围,阿库乌雾是一个学者型诗人,他的《神枝插进城市》(散文长诗)具有神魔之力。而吉狄兆林的孤独其实是一种美。让我们看见希望。
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说明:本文论由于资料收集的不全与有限,有些优秀的诗人及作品可能被遗忘,望遗忘者寄补资料,以使论证更具完整,见谅!)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003.8.8――8.26大凉山普格螺髻山下O8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