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文学评论

中国散文诗坛:“南海讯北灵焚”奇观

作者:赵宇 发布时间:2010-09-29 原出处:彝族人网
——略谈海讯的《海天密语》和《灵焚的散文诗》
 
新时期的中国散文诗坛,群星闪耀,可谓空前繁荣。但综观群星闪耀的中国散文诗坛,在众多闪耀的群星中,最耀眼、最特别,也最值得关注的有一南一北两颗,风格迥异,却遥相呼应的星辰,他俩就是被人们称为当今中国散文诗坛“奇才”的海讯和“怪才”的灵焚。他俩在当今中国散文诗坛,以各自不同的作品,悄然地展露了“南海讯北灵焚”的奇丽景观。
 
        在当代中国散文诗作家群中,海讯和灵焚都有突出的成就,且都具有很强的自我更新能力,是不断面对文化挑战的散文诗作家,更是属于精神前卫和艺术先锋的行列。
 
那么,海讯和灵焚究竟何许人也?他俩以怎样的作品在当代散文诗坛构筑起“南海讯北灵焚”的奇观的呢?
 
海讯,彝名海来自龙,原名罗志刚,大西南边陲重镇月城西昌,一名“三十年磨一剑”的彝族青年散文诗作家,媒体记者,十几岁在江南的“远望号”远洋航天科学测量船上当兵时,就被人称为“文坛奇才”。而灵焚,本名林美茂,福建人,哲学博士。早年留学日本,现为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人称“当代散文诗坛怪才”。
 
我关注海讯的散文诗集《海天密语》和《灵焚的散文诗》。海讯的散文诗,揭示人类生存的乐观、豁达与旷远的境遇。展示一幅幅极其深邃而博大的心灵画卷:沉着、豪迈、坚定、辽阔、超脱、奇绝、至真至纯至情至善……相反,灵焚的散文诗却揭示人类生存的悲哀、悖论与荒谬的境遇。展示一幅幅极其敏感而细腻的心灵图景:虚无、恐惧、困惑、缠绵、坚毅、率真……
 
海讯与灵焚一个在大西南边陲重镇西昌,一个在皇城根下的北京,他俩的人生经历不同,文字折射的精神世界也不同。但他俩都以各自独特的方式进入了一个思维的深度和美学的境界。
 
海讯认为:“艺术是生命闪射灵性之光的精彩瞬间。人只要胸怀一颗平常心、至真情、至性理,且无限地博爱,他便能遇山便有山的傲岸、磅礴,遇海便有海的深邃、辽阔,遇花便有花的艳丽芬芳,遇草便有草的青翠繁茂,甚至,遇到细微的虫蚁沙尘,都能深入到它们里面。所以人活着,自信、乐观、豁达,并与天地万物融为一体,这比什么都重要。因为,它是一个人的精神魂魄所在,也是让短暂的生命获得永恒的唯一一种方式。所以,创作永远都是一种快乐,如母亲成功生产孩子后的满足和幸福。”灵焚则认为:“艺术是生命的外化形式。是纯粹地呈现民族内在的精神和弘扬民族文化的时代延续及演变,是每一个艺术家共同的使命。因此,他想不必由于自信自身的存在去否定另一种存在。在契合处寻找新的立足点,这是接近永恒的必然途径。作为接近生命的一种追求,永远是痛苦的。艺术是痛苦的产物,如珍珠是贝壳的眼泪一般”。
 
对于海讯和灵焚来说,散文诗作为人类灵魂之光芒穿透迷雾重重的阴霾,或不断超越现实与生命所面临的深渊的种种可能,各自都从不同的层面作了哲学的理性,宗教的直觉,心灵的迷狂的从容不迫的探寻和执着自如的感知与表现,因而他俩都各自在远离庸俗,远离苍白的至高领域,自觉不自觉却非常自然地铸就了各自独一无二的艺术世界和精神天地。
 
关于这一点,如时间的长河可以淹没一切,也可以淘洗所有一般,我坚信随着岁月的沉淀,历史的山谷中总有一天会回响起他俩生命不同凡响的律动……
 
(作者:赵宇:教授,研究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