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散文/随笔/小品

阿苏越尔:彝族神话中的英雄及现实

作者:阿苏越尔 发布时间:2021-10-14 原出处:澎湃新闻
yizuren.com,始建于2001年。

英雄和偶像的命名是不经意间长期沉淀的结果,它不应景也不自我寒暄,包藏私心的营销学在这里无用武之地。彝族浩瀚的神话传说中,请允许我逐个披阅,然后一击命中。

火把节的传说中,为了消除苛捐杂税,大英雄恩体拉巴率领人间的庶民与天庭作斗,一跤摔死了“公差”斯惹阿比,然后又一把火将天神放出来的铺天盖地的蝗虫消灭了。随着火把一起闪光发亮的,除了节日,还有恩体拉巴动人的名字。我不止一次地想过,能够振臂一呼,与天神派遣下来的蝗虫斗争,没有过人的胆识和担当的勇气肯定是不行的。

你可能记不住恩体拉巴,但支格阿龙的名字,你应该耳熟能详。

作为大小凉山家喻户晓的神话人物,大英雄支格阿龙射下的六个太阳五个月亮,落在吐尔山上,那是怎样蔚为壮观的一个场景。早期的人类,在险恶的大自然面前,除了瑟瑟发抖,也有孔武的一面。支格阿龙被大书特书的这个英雄故事,可以算作彝人渴望战胜自然的梦想第一次得到彻底实现。天上只剩下日月各一轮,大地上生长的庄稼保住了,牲畜和人丁都兴旺了。此后,支格阿龙的骏马落入滇池溺毙,支格阿龙的英名却一直挂在天空,成为照亮我们前行的灯盏,熠熠生辉。

还有一个阿苏拉者,在彝人的经籍记载中,阿苏拉者是第一位法力无边的彝人毕摩,传说他“张嘴能使人命殒,闭嘴能使人魂归。”用可怖的形象来塑造英雄是我们的另一个传统,但要镇住妖邪,英雄必得狰狞。我们当然不是屈服于他的神力,我们折服的是善行,对众生源源不断的祝祈。那些在毕摩嘴里持续不断念诵的经文,计算到今天,是多少厚实的愿力?

似乎只有在神话世界,英雄才如此经风雨而不朽。我们需要再次在祖先留下的磨刀石上打磨我们日益黯淡的信心。山雨欲来,经得起推敲的人物都留给了传说吗?其实不然。

我们犹记得,民国时期,正是孙中山先生说的“天下大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么一个关键时期,一群崭新的彝人出现在历史舞台,他们整体有一个名字,叫做西南夷族文化促进会。曲木藏尧,冷光电,阿弼鲁德,就是他们的中坚力量。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聚合力量,振奋精神,顺应潮流。为此,他们中的曲木藏尧先生受国民政府派遣,深入彝区,写就了《西南夷族考察记》。岭光电先生也是身体力行,在自己的故乡甘洛兴办了“边民小学”……他们合力而办的一本《新夷族》,即使短命,也不失英雄业绩。

一个富有英雄情结的民族,这是神话以外的传奇。我们的英雄情结并没有因为神话时代的终结而寿终正寝。一步跨入非神话年代(这一步虽然有点大,有点夸张),我们依然习惯于寻寻觅觅,满心期待着新的时代英雄源源不断出现,赋予我们不竭的精神力量。

如今,在纷纷扰扰的现实面前,我们望穿秋水,我们傻不愣登,把所有的自命不凡当作伟大,将英雄的名声大方施与每一个伸手索要的人,以为神话远去,英雄就在眼前。

在英雄辈出之前,我们还得修炼好自己的眼光,即使人人不能具备孙悟空的火眼金睛,也当个个都具备唐僧的常识力,如果能够,养成考据的习惯也不错。一句话,不为人惑。

几年前有一位学生苦心经营的英雄故事是值得认真反思的。那么离谱地夸饰自己,奇怪的是信之者广,信众中不乏有名有姓的专家教授,有人甚至为之呐喊助威和敲锣打鼓,这是我亲眼见证的。在一次座谈会上,有人吹嘘他是彝族第一个哲学家之类,看那个阵势,所有能够夸耀的词汇已经不够采用了,这时候,对此事一直抱不以为然的我反替其着急起来。被揭露后信众们大跌眼镜。在我看来,按照胡适先生对一切事物“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观点,这至多是对英雄人物的一次大胆假设,可惜经不住后来有心人的小心求证。

当然,任何事情从来都不是孤立的存在,我们今天的社会功利性和人心的浮躁都是无法回避的诱因。混仕途的,如果专心缀饰自己的顶戴官翎,对治下人民的疾苦视若无睹,你怎么可能步入时代英雄的殿堂?博商机的,如果一心守护自己的铜臭,对公益事业冷若冰霜,你怎么可以跨入英雄的行列?搞文艺的,如果全力呵护自己的名利,对同人的关切置之不理,你怎么可能尊享英雄的名望?很多时候,非不知也,不能为而已。

光和热是有的。发光发热的巴莫尔哈,大小凉山尽人皆知,他主持的达体舞遍布彝区。人们不是佩服他官大,大小凉山比他官大的彝人比比皆是。人们也不是佩服他学问深,大小凉山比他有学问的人肯定还有。成就一个人经久不衰的好名声的,从来都不可能是权力和财富,也不常是学问。是什么呢?是胸怀和境界。用你的能力和地位,胸怀大众,服务人民,你自然被人民铭记和感怀。是否有胸怀,持境界,这也时常是俗人和英雄的分水岭。

人民不只是和你沾亲带故的人,更不止是你的家支,同谋者。人民是广大的一群。

在非神话时代,英雄实在珍稀。因为英雄时常需要积淀,可以立竿见影的事物往往带有功利性,经不住时间和空间的磨砺。从历史的角度讲,我们终将发现,再也没有一个英雄,像神话时代的恩体拉巴、支格阿龙和阿苏拉者那样,经典,耐读,并且持久滋养彝人的心灵。

让我们借助恩体拉巴的力量、支格阿龙的勇气和阿苏拉者的智慧,期待新的时代英雄。

原载:澎湃新闻
作者简介:阿苏越尔,彝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个人诗集四部。《阿苏越尔诗选》获得四川省第三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奖。诗歌获得《民族文学》2018年度奖,诗评获得《人民文学》近作短评奖。鲁迅文学院第十期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
yizuren.com,始建于2001年。

所属专题:

彝族诗人阿苏越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