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散文/随笔/小品

​阿局阿合:三年寒窗

作者:​阿局阿合 发布时间:2021-05-04 原出处:彝族人网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岁月无声,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一晃而过,不知不觉我初中毕业已经五年了。而在回首往日的情景时,那些美好的时光仿佛就在昨天,在回忆里经常是历历在目。或许是我自己对往事太耿耿于怀,通俗一点说也就是过于念旧,再有可能就是算敏感一点点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也变得有点儿多愁善感起来。前段时间在看电视节目《朗读者第二季》,记得作家阿来在里面说的话当中有这么一句:“一般来讲,苦出身的孩子不应该敏感,但是我恰恰不知道为什么就会那么敏感。”在我看来过于敏感也不是那么好的一件事情,可有些事情你总是拿它没有办法的。比如走过的路每一步都会算数,说出去的话你无法将它收回。可见,这些事情并不是像在电脑上面打字一样,偶尔有几个错别字出现或者你觉得刚刚打出来的这句话在语句方面有点不通顺就可以把它改正过来的。所以有时候不妨注重细节一点点,偶尔敏感一点点,发现也还是比较稳当的,这也算是敏感的一个好处。

今天的成都还是有点冷,寝室里的小伙伴都已经出去玩了。此刻,只有我一个人在。关于我上学的经历,特别是初中的寒窗三年,我总是在想有空的话写一篇回忆性的短文来存念这份在我心底怀了很久的情谊。但总是找不到机会,因为在校期间除了上课之外的业余时间都在忙忙碌碌地做着一些毫无紧要的事情,另外一个就是觉得时机还不是那么成熟,不适合写这些关于自己足迹的文字。但今天终于鼓起勇气还是想得有那么一个过程来记录感觉才好的样子,于是打开电脑就写下了“寒窗三年”这四个字。当然,文字就是拿要来记录生活的,就像写日记一样,记录平淡的美,感人的瞬间,平凡的心路历程。这篇文章也许写晚了,也许写早了,但什么时候写合适又有谁能说得清楚呢?人就是这样,要说服别人的时候把话说得头头是道,而要说服自己的时候却总是无力的不知所措。这就是佛家所说的渡人容易,渡己难的哲理吧。

二零一二年六月份我在老家的拉普小学毕业。那个时候流行小学都还没有毕业的未成年人去外出务工,很多年轻人在外面呆一年到回来时把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穿着也非常的时髦,带着浓浓地彝腔说着一口溜溜的汉话。这叫没见过世面的我们好奇不已。但是小学毕业该到读初中的时候,我还是很幸运地来到镇上九年一贯制的初级中学念书。到镇上来念书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说,已经算是远行了。刚来的几个星期还是很不适应,但是没有办法,不适应也得过下去。还好班上有和我一个村的几位同学,比我们高两届的班级里也有我一个叔辈的学长。我们都住在学生公寓四楼,刚来因为不适应寝室环境的缘故,有一天晚上我们嬉戏打闹到深夜都还没有休息。还有因为住宿条件的原因,天气热的时候想泡个澡都没有办法。无奈我们都只能到洗漱间拿着盆子装满水,然后举高一遍两遍地往头部倒下去,那个感觉真过瘾啊。唯有美中不足的是不小心被宿管逮到,以半夜扰民的罪状记过一次,在全校住校生每日一次的例会上点名通报。后来我们都不敢这样这样干了。还记得四楼已经是楼顶,所以在后来的日子里都有漏雨的现象发生,以至于让我们搬了很多次的寝室。最后还是陆陆续续的搬到下面的楼层来住了。 古老的彝族,还能有多少东西能在时代大潮中存留下来,也许不会有明确的答案,但我们可以尽力去为她留存一些有价值的文化,这就是彝 族 人 网的价值所在。

当然,除了这些公寓里发生的琐碎的故事,更多的是曾经在讲台上教我们各种课的老师们。教我们的老师很多都是汉族,也有部分彝族老师。上面所说夜晚泡澡逮我们的老师是彝族,他是任课老师兼公寓部主任。我们大部分喊他马老师,他的全名是沙马吉都,老家是申果庄,也是那里最早读大学的一批了。他并没有教我们课,大部分都是在住校生例会上听他讲话。上次在教育局语委碰见了他,见面聊了一些话题,也从他那里拿来了很多彝汉文相关的书籍。毕业后,我们也都只见过一两次,还是特别感谢曾经的谆谆教诲。学校因为是民族学校,所以也有彝文教学,还有多名教彝语的老师。还有一个副校长是汉族,他喜欢彝族文化、彝族音乐,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有一次他来我们班代课,居然能把教材上的彝文读出来,还会彝族谚语,这可让我们刮目相看了。我现在都能清楚的记得在毕业晚会上这位副校长也被我们邀请来了,在晚会上他用普通话做了讲话,最后带头唱了一首山鹰组合的彝语歌曲《别在金秋》。这首歌写的就是学生时代离别的题材,那个晚上我们每个人都被感动了,也留下了真挚的泪水。 古老的彝族,还能有多少东西能在时代大潮中存留下来,也许不会有明确的答案,但我们可以尽力去为她留存一些有价值的文化,这就是彝 族 人 网的价值所在。

而教我们彝文的是一位彝族老师刘小平,他彝族姓应该是布点。因为他的侄子叫布点尔布,和我们一起读一个班,同时也是一个寝室。刘老师教彝文还是厉害了的,在县内有点知名度,不过他的课程一个星期只有一节,他教很多班,所以和他打交道的时间是最少的。还记得有一次他在教我们彝文拼音课,因为那些拼音读起来很有意思,有位同学喜欢在课上调侃,开玩笑到过度了,刘老师火一上来这位同学就和桌子一起被踢飞到与墙贴在了一起。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哈哈哈。但是因为他很严厉,教学上面一贯雷厉风行的作风,我们还是很怕他,每节课我们都认认真真地履行了自己该做的事情。所以到现在为止我还是认到了一些彝文,偶尔也可以写下几句话抒发我内心的情感。尽管稚嫩,略显不足,但是内心是开怀的。最开始初一年级的时候是教小学一年级(上下册)的彝文教材,因为要学好基础,基础扎实了才能读得了文章、写字也能出口成章了嘛。比如你拼音都不知道怎么拼写就去玩文字,读文章去了的话,很难做到美美与共,最起码可以说那是不太现实的。后来到初二和初三也教初中的彝文教材,其中我记忆最深的是七年级(上册)教材上的一篇文章《白杨树》,那是彝族作家时长日黑写的,也是我第一次能全篇读出来的作品。读后感觉到心坎里面去了,所以后来爱上阅读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此外更幸运的是来自罗古拉达的马卡黑石同学,在他们老家的农家书屋里拿来了一本用现代彝语书写的彝文诗集《鹰魂》,了解到本书的作者木帕古体是来自昭觉县的一名彝文老师,此书也于2012年获过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的诗集。后面他把这本书送给了我,我也时常放在身边抽空阅读。到现在我都完好无损地保存在家里面,可惜的时候与作者在网上聊过一些话,一直没有机会见面拿来要个签名,这是美中不足的,但我相信总会有缘分。因为对我而言,那次是比较笼统地看完一本书。说到这里,还有另外一点事情也要说出来。在我读中专的学校有一位支教老师,他是满族,来自东北。从2011年学校成立不久就来到学校支教,那个时候因为学校刚成立很缺少专业老师,他兢兢业业在教学的岗位上坚持了好些年。他也喜欢彝族民风民俗、喜欢彝族文化。

然后我还在校的时候他就对我说自己接近70岁了,问我能不能用彝文书法写一幅关于“寿”的书法给他,想在过70大寿的时候拿出来给亲戚朋友展示哈这里的风采。我说很遗憾我一不会写书法,二就算写也没有笔墨纸砚。但是我答应他要想办法给他送一幅,或者帮别人写一幅过来。因为不想留下遗憾,我就随口答应下来。后来经过木怕古体先生的帮助,这件事情实现成真。我还把没打开过的邮件送到他的公寓里面,他有集邮的爱好,还把邮件上面的邮票用剪刀剪了下来,便于收藏。他很高兴,一再嘱咐我要替他特别感谢那位老师。写到这里就有点偏题了,但是感觉不写又不好,所以啰嗦了几句,再次感谢木帕古体老师的帮助。这是真实的。 彝族人-网诞生于北京,已经20年了。初心不改,在浮躁的网络时代,留一片净土,为彝族留下更多闪光的文化。

最后不能不说的是班主任了。因为从小学开始读书以来,接触最多的应该是班主任了。所以这不是一个可以绕过去的话题。我的初中班主任是彝族,叫吉克子史,是大凉山赫赫有名的家族。他们这个家族还出了很多彝族艺人,对艺术似乎有种与生俱来的那种自然式的天赋,因为我的一个高中同学叫吉克阿牛,现在就在成都的一所音乐学院读声乐专业。当然,很多少数民族都能歌善舞,这也算是一种天性吧。初中的时候他还给我们播放了吉克曲布主演的电影《走山人》,我们也看了,第一次看到彝族电影的我感触颇深。而吉克老师是来自西昌市的,去年才知道他是毕业于内江师范学院中文系。在初中的三年里,他都教我们语文课,从初一教到初中毕业。而我是最喜欢语文课的了,语文课上每要求背诵的文章我都能按照顺序背完了,但是只能一五一十地来,一次性的背完我是做不到的。

但是最不可信的是我的一个同学能够做到,他叫俄国果铁,个子不高人却长的短小精悍,正所谓浓缩才是精华。平时也幽默风趣,私下来我们都能开各种玩笑,怎么玩都不会生气的那种老铁。那可谓是肝胆相照啊。但他的记忆力却不得不让我竖起大拇指点赞,记得有一次我和他同桌,他把课本里全部要求背诵的文章都一次性背完了,就连老师也不得不在讲台上表扬他。那是最让我们全班同学信服的啊!直至今天,那些渐渐褪色的课本都放在我的卧室里,上面布满了灰尘,也记载了那些年我们写下的笔记图画。当然忘不掉的还有同学们的面孔,阿尔五呷,阿约小平,吉木克布,勿雷大依,吉瓦木沙,吉火拉拉,俄国果铁,吉古依古,吉古木呷,布点尔布,的日时者,阿古五合,曲木五来等等好多人,这些是帅哥方面的,有些已经是娃儿爸爸了。当然,少不了还有一大帮漂亮的女同学们,这就不一一点名了。

最后的最后还是说一下教数学的杨凯老师和教英语的潘天莉老师吧。杨老师教数学是一把好手,有种勤勉的教学态度,在现在看来年轻教师能秉持这样的定力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了。在课余时间他都能给我们私下里补习数学题,认真讲解,现在感觉能遇上那样的老师太不容易了。还有教英语的潘老师,认真负责的教我们英语元音、辅音及单词和文章等。再来感谢班主任吉克子史老师,在上语文课的时候我们学到了鲁迅、王家新、冰心、周国平等近现代著名诗人、作家的经典作品以及古诗词,还有您教文言文也是很厉害的了,在班会上您对我们讲的推心置腹的话,我们也记忆犹新啊。还有那些任课老师,比如教物理的吴治家、教化学的张仕伟等老师。曾经的时光在慢慢流失,那时的青涩年代已渐渐变得虚无缥缈。而如今有的为人父母,有的正在读书的路上。初中毕业五年之后的今天,坐下来回忆过去才发现距离过去虽是几年的时间,但时光荏苒,岁月教会了我们很多。青春已然无可奈何花落去,我们也只能莫名接受。花开花落是季节,人走茶凉也是自然。只能感谢曾经拥有,毕竟那些曾经快乐的时光都留存到我们的记忆里面了。

(2021年1月6日 于成都)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