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山水:(四)乐水湖

作者:一心走路 发布时间:2017-09-11 原出处:彝族人网

  那一天的午后,春雷炸响,细雨绵绵,紧接着降下冰雹的时候,我静静地躺在大凉山最南端的会东宾馆,追忆和怀念一位近日仙鹤的慈祥老人,也在苦思冥想自己一生的风风雨雨,思去想来,最后我想起了我的生父。

  由父亲而想起来一个地方,那也是我已经启动全域调研与走访的第二程的起点:gat lup mop bbo(嘎尔莫波,雷波)。她是一颗璀璨的明珠,处在凉山最东端,父亲曾经在这里就读民族干部学校,虽然我一直没有找到和去过那个校址,但雷波这个地域在我内心刻下了深深的印痕。    

  gat lup mop bbo(嘎尔莫波,雷波),有人说: 是ga(甘)家部落分衍出的支系莫波人的居住地。yy nuo(依诺)方言gat lup mot bbo,mot是军或军队的意思,指嘎(甘)部落家人的军队所占领着的一座山。

  也有人说:gat lup mop bbo(嘎尔莫波,雷波),彝语“像锅庄石一样鼎立的一座大山”之意。这大山就是现在雷波县城背后的那座彝语名叫shut zzur bbo(殊主波,锦屏山)之山,从远处一看,确实像彝族的三个锅庄石一样鼎立。

  时隔几天,启程进入东部五县,从gat lup mop bbo(嘎尔莫波,雷波)逐县返回接地气。

  走进gat lup mop bbo(嘎尔莫波,雷波),我今天已经没有更多的社交,虽然与这里的三朋四友有过许许多多的约定,但一心走路以来,我更多的时间与空间给予了走路和思考,在这个刷屏与娱乐至死的年代,在这个相互绑架的时代,我走向了静静,人们常常讽刺我是跳出三界的粗鄙疯子,因为偶尔我也会受到哲学思考的煎熬而癫狂。

  短暂的饭局和酒局之后,我逃离至宾馆,换上运动服,塞上耳麦,沿着一条车马喧嚣的公路,朝向县城东北方向一路走去。

  我把来来往往的汽车和熙熙攘攘的人流抛在一边,向着那个传说中的落水湖而去。一会儿,我走进了农舍、炊烟、鸡犬相闻的乡村,一派田园风光景象呈现在眼前,使我顿感快意和惬意。
    
  行走不到两公里,我来到了横亘于海湾乡之中,呈南北走向,湖面面积约700亩的一个高山淡水湖泊旁。我同样抛去所有物欲杂念,围绕乐水湖,冥走了一圈,汗流浃背的同时,我身心空空如也。

  回望恬静的乐水湖与伟岸的shut zzur bbo(殊主波),交相辉映,形成山湖城一体,有了一城青山半城湖的意境。乐水湖,因曾经干枯或每年都有落水之人,当地人以为神灵作祟,故名“落水湖”,后改称为“乐水湖”取“智者乐水”之意。

  从乐水湖回到酒店躺下的时候,我把仙鹤的 mu ku bba zhyr(木苦芭芝)、父亲、nuo su(诺苏,彝人)苦难史、家史,还有许许多多的历史和故事链接了起来,我想说的是:活在当下,应该“乐水”,而不应该“落水”。

  (2017年4月6日 落笔三衙书屋)8zB彝族人网

编辑: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一心走路 散文 走进山水 乐水湖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