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Culture and Art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艺 > 影视 > 影视要览

脱贫攻坚题材电视剧《金色索玛花》20集完整剧情

作者:beley studio 发布时间:2020-12-28 原出处:彝族人网综合

《金色索玛花》是由欧阳奋强执导,徐百慧、尹铸胜领衔主演,熊睿玲、刘一含主演的脱贫攻坚题材电视剧。该剧于2020年12月18日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播出,并在爱奇艺、央视网同步播出。

《金色索玛花》讲述了天马村坐落于大凉山腹地,因为地理位置所限,长期处于深度贫困,是全国脱贫攻坚最艰巨的主要阵地之一,2017年,医生万月在州委副书记陈仪的感召下,经过组织考核到天地村单人第一书记,渴望切实为一方土地带来改变,初到被满山索玛花围绕的天地村,万月百般不适应,她一贯逻辑分明,理性的作风,但是到了重人情的村民这里处处碰到钉子,受制于严酷生存环境和落后的文化风俗的羁绊,扶贫工作收效甚微,在村支书阿依的帮助下,开拓思路,在碰撞磨合中带领村民开展了高附加值的种植和养殖项目,陈仪为天地村精准扶贫提出具体思路,设计改良彝族的阿呷成为搭建妇女灵活居家就业的典范,师范毕业返乡的教学的阿芝承担起控辍保学的任务,投入热爱的教育事业。

image.png

第1集:郭振兴住院 万月将代郭振兴管理谷德村

彝族新年将至,谷克德村种的梨全部成熟了,村民们辛辛苦苦种了一年的梨,盼着卖掉了梨,过一个丰收肥年。

不料天有不测风云,答应收购谷德村梨的赵经理变了卦,他上门向谷德村扮贫书记郭振兴表示,他的公司因为一些因素不再收购谷德村的梨。郭振兴带领村民们种了一年的梨,本来计划把梨全部卖给收购方赵经理的公司,如今赵经理食言了,郭振兴心急如焚,请求赵经理想办法帮村民们。

赵经理表示无能为力,村民毛甲在窗外听得一清二楚,得知了村里的梨销不出去了,大吃一惊,赶紧往村里别处跑,告诉其它村民。

赵经理不肯收购谷德村的梨,郭振兴跟着赵经理走出办公室,捂住肚子痛得面色苍白。

扶贫副书记陈仪正在开会,刘书记也在会议室里面,有人打来了电话,刘书记想好好开会,没有接电话。过了 没多久,电话钤声再次响起,陈仪看得真切,提醒刘书记接电话。刘书记接听了电话,打电话来的是郭振兴的下属,刘书记得知郭振兴因为村里的梨卖不出去,急火攻心突发疾病。刘书记派出几个当地医生,往谷德村方向赶去,几个医生在路上遇到一个受伤的村民,几人赶紧把村民抬到担架上,往山下走去。许多村民站在坡上看热闹,谷德村主任古达赶了过来,带领村民们帮医生送走伤员。女医生万月送走了伤员,前往村委会,从扶贫工作人员口中了解村民们的情况。万月打电话向上级汇报情况,村民们眼巴巴等着种的梨全部卖掉,上级理解村民们的心情,答应立即拔款。万月结束与上级通电话,向村民们报喜,在她的帮助下,村民们当天就卖掉了成熟的梨,个个欢天喜地得到了应有的一份钱。古达心地善良,他没有卖掉个小的梨,而是留着自己吃。

刘书记打电话给万月,提出由万月暂代郭振兴的职务,郭振兴生了病,在医院住院,一时半会无法回村主导工作,刘书记知道万月大学毕业后曾经到农村支教了一年,他相信万月有领导能力。

陈仪去医院找到万月,也跟刘书记一样,劝说万月去谷克德村任职。

古达带领几个村民,带了羊肉去医院,送给住院的郭振兴。古达几人离去后,万月进入病房,郭振兴一脸感概提起羊肉是村民们非常贵重的食物。

万月与男友廖趣视频通电话,俩人商量备孕,万月要去谷克德村任职,没精力再跟男友造人。

晚上,陈仪与干女儿诗薇一起吃饭,诗薇是古达的二女儿,她亲自做了菜招待陈仪。

image.png

第2集:万月到谷克德村上任 廖超出车祸

万月决定去谷克德村任职,陈仪找万月谈话,叮嘱万月到了谷克德村后好好帮助村民们。

陈仪带领万月去诗薇管理的草莓种植场,万月夸赞诗薇的名字很好听。陈仪向诗薇介绍万月,万月大学的时候学的就是水果种植,如今去谷克德村当第一扶贫书记,非常适合带领村民们种植水果。

万月出发之前,跟男友廖超一起在家里吃饭。廖超还不知道万月将去农村扶贫,他提议吃完了饭就与万月一起造人。万月硬起头皮宣布自己将去农村扶贫,廖超吃了一惊,顿时没心思再吃饭了。

次日,廖超出了车祸,住进了医院。万月去医院看望廖超,心急如焚。廖超强调自己受了重伤,请求万月留下来,他相信领导会理解万月。廖超为了逼万月留下来,故意发出呻吟声,扮出受伤严重的模样。万月看出廖超在演戏,她必须去谷克德村,不能辜负了老师陈仪的期待。

古达与阿呷在屋里闲聊,阿呷向古达表示,她希望古达退休后,由她来当村主任,她相信自己能带领村民们走向致富的道路。

万月在陈仪的带领下来到谷克德村,村民们闻讯赶来,迎接万月上任。毛甲听说了万月来村里当书记,于是与金花议论万月,毛甲认为万月吃不了苦,可能就当几个月村官,吃不了苦就回城里了。

陈仪上门找古达,宣布诗薇不久后将回到村里,协助万月带领村民们种草莓。古达面色一变,心事重重。女儿阿芝走了过来,古达神色凝重,提起二女儿诗薇要回村了,他不看好种草莓,担心种草莓会血本无归。

万月在同事丽丽的带领下进入自己的房间,丽丽离去后,万月听到屋外传来一阵阵歌舞声,她好奇万分走到门口,夜色中的村庄歌声阵阵,村民们正在庆祝新年。

次日,万月在丽丽的带领下去简易厕所方便,简易厕所是郭振兴建的,以前的厕所更简陋。

万月在古达的协助下把村民们叫到村委会广场,宣布以后自己将带领村民们一起种草莓。村民们对种草莓不熟悉,也不了解。有些村民发出了质疑声,万月有条不紊向村民们讲解种草莓可以赚很多钱,种草莓就要土地流转,村民们开始产生了退缩。

女村民金花当场表态,她认为大家应该相信万月,跟着万月种草莓。万月已经联系了市里的供销商,草莓种出来不愁卖不出去,而且草莓的价格比梨高更多。金花提醒村民们以前种的是土豆,但土豆价格太低,卖不了多少钱。在金花的劝说下,村民们开始动摇了坚决不种草莓的决心。

image.png

第3集:阿木保护万月 日火同意种草莓

万月召集村民们开会,商量带领村民们种草莓。毛甲当场提出质疑,他觉得大家没有种过草莓,如果跟着万月种草莓,风险太大。古达也没有积极表态支持万月,他也觉得种草莓有风险,村民们以前种的是土豆,如今改种草莓,会让村民们不适应。

会议结束,古达与万月回到屋里商谈,他也对种草莓没有经验,能理解村民们抵触的心理。不过,他也不反对万月带领村民们种草莓,只要种草莓确实能赚钱。阿木安慰愁眉不展的万月,他觉得只要万月做村民们的思想工作,时间长了,村民们就会同意种草眉。

古达额外关注万月,他叮嘱阿木以后时刻留意万月。万月刚上任,对村里的情况不熟悉,而且万月还是年轻姑娘,古达担心万月会遭到骚扰,于是提醒阿木发扬好汉精神,以后充当万月的护花使者。阿木呆头呆脑,接下了古达安排的重任。

万月为劝说村民们种草莓奔波,她在阿木的陪同下挨家挨户走访村民,做每一户村民的工作。天色黑了下来,阿木送万月回住处,他提醒万月没必要每家都走访,否则等到走访完每家,种草莓的大好时机就错过了。

万月回到了住处,出门上厕所。厕所外面有个黑影一晃而过,万月吓得赶紧从厕所里面走了出来。阿木站在厕所外面,

一头雾水看向万月。万月有些不高兴了,质疑阿木深更半夜还跑到厕所外面,阿木有些难堪,只得一五一十透露自己受了古达指使,暗地里保护万月。

村里有个小女孩叫扎伊,万月认识了扎伊后,送了糖果给扎伊吃。日火从家里走出来,父亲叫住了他,语重心长劝说他收下性子,好好在村里待下去。日火曾经去过广东打工,见过了外面的花花世界,思想跟村民们截然不同,他一本正经提醒父亲,他自己的命运由他自己选择,就算是父亲也不能干涉他的人生。

一些村民们同意种草莓,万月赶紧打电话给诗薇,提醒诗薇做好带领大家种草莓的准备。

郭振兴住院之前,曾经计划在厕所里面安装电灯。万月看了郭振兴记在笔记本里面的工作记录,她找到古达,提出完成郭振兴在厕所安装电灯的愿望。古达立时为难了,安装电灯需要钱,村里拿不出多余的钱。万月见古达为钱发愁,赶紧表示自己自有办法。

万月再一次把村民们召集到了一起,又一次商量种草莓的事情。日火见多识广,相信万月的能力,他带头表态,提醒村民们应该听万月的建议,跟着万月一起种草莓。

image.png

第4集:诗薇与村民们签约遇阻 日火向诗薇示好

万月召集村民们开会,商量种植草莓。日火第一个带头表态,他认为种草莓可以发家致富,劝说村民们听万月的种草莓。在他的劝说下,一些村民开始改变态度,愿意跟万月一起种草莓。

众人开会的时候,诗薇出现在了院子外面,她站在院子外面,神色复杂。万月见诗薇来了,赶紧把诗薇拉进院子里面,虽然村民们认识诗薇,但万月还是隆重向村民们介绍了一遍诗薇,宣布诗薇是多果公司派来的技术员,以后村民们种草莓由诗薇指导。

会议结束,阿呷在回家路上向丈夫发牢骚,当年妹妹诗薇不肯嫁给日火,逃了婚,害得家里赔了钱。诗薇逃婚是为了读书,多年以来没有尽到当女儿的责任,父亲患病她也不在家里。

日火叫住了准备离去的诗薇,提起当年诗薇逃婚的事情。日火坦言自己当年理解不了诗薇逃婚去城里打拼,直到他自己也离开了家乡到城市打拼,才意识到了城市有很多发展机会,比待在山沟里强很多倍。日火回家乡就是想把现代都市的思想带回来,带领村民们致富。诗薇上车离去,她一边开车一边从后视镜查看站在车后送别的日火。

诗薇回到了城里,向王总汇报去谷克德村的经过,只要不出意外,她就可以顺利回村里当指导员了。阿呷存心跟诗薇过不去,她跟村民们提起土地流转的事情,如果大家不收土地流转费,以后种草莓如果亏本了,就血本无归了,如果收了土地流转费,好歹还能得到一笔钱。

诗薇回村里跟村民们签种植合约,有村民要求得到土地流转费。诗薇不同意,公司光是提供种植技术就投入了很大的人力物力,如果还要支付土地流转费,对公司来说会增加更大的成本。村民们纷纷表态,如果拿不到土地流转费,就不种草莓。阿呷蹲在旁边,乐得偷冷笑,她巴不得诗薇被村民们叼难。古达前往女儿阿呷家里,阿呷外出归来,向父亲古达打招呼,古达不希望阿呷为难诗薇,但阿呷认为古达偏心。

万月开导出师不利的诗薇,她提醒诗薇不能知难而退,而是迎难而上,在她的劝说下,诗薇同意回家里跟父亲吃饭。

晚上,诗薇回家里,跟父亲以及阿呷吃饭,万月也在场,阿呷故意说着不相关的话,多次影响诗薇说话。诗薇想跟父亲好好讨论土地流转的事情,每次说到重点的时候,总是被阿呷打断。

月黑风高,日火坐在门口的石梯上,抬头仰望夜空,古达从屋里走了出来,坐在日火身后,与日火闲聊。

image.png

第5集:陈仪对诗薇有扶助之恩 阿呷成功劝阻村民们签合同

诗薇难得回家吃饭一次,她本来打算借吃饭的机会做父亲的思想工作,不料阿呷故意不停的说话,破坏她谈正事。

阿呷存心捣乱,诗薇忍无可忍放下碗筷,决定不吃饭了。她表示自己算是看清了村里人的嘴脸,村民们不愿意吃苦种水果,只想着坐想其成。阿呷被诗薇激怒,与诗薇吵了起来。古达认为诗薇说话太过分了,他提醒诗薇也是谷德村人。

日火在家门口与父亲谈话,当年诗薇逃了婚,古达赔了两倍的赔偿金给日火家,日火数落父亲不应该收古达赔的钱。

当年诗薇逃婚后,害得父亲古达大病了一场。

万月进城找诗薇谈话,她理解诗薇的心情,决定花两天时间做村民们的思想工作,到时如果村民们依然不肯签约,万月提醒诗薇可以自己做主撤销项目,或者由公司做主撤销项目,到时她也不会责怪诗薇。

万月进城的时候顺便与老师陈仪碰面,陈仪向万月提起了诗薇的成长经历。当年古达渴望要个男娃,妻子又一次怀孕后,古达坚信妻子生的是男娃,把女儿诗薇读书的钱用在为儿子娶媳妇,诗薇没了钱读书,冒雨向古达表达不满。

陈仪当年去谷德村,遇到了诗薇,被机灵好学的诗薇打动,于是带领诗薇进城,安排诗薇在城里的学校读书,她等于是诗薇的干妈。

万月回到村里,丽丽询问合约的事情,万月称已经与诗薇谈妥了。毛甲担心诗薇撤销项目,于是带头冲进村委会,想跟诗薇的公司签约。拉虎在家里数落妻子阿呷,其实如果诗薇能带领村民们种草莓,未尝不是好事,但阿呷却处处阻拦。

毛甲与村民们在路上谈话,商量跟诗薇签合同,阿呷从路上经过,提醒毛甲一行人不能急着签约,她已经想好了办法,由日火父亲主持仪式,村民们是否可以种草莓,老天爷自有指示。

毛甲一行人在阿呷的劝说下,打消了跟诗薇签合同的想法。阿呷故意向万月透露,村民们打算先等日火父亲主持仪式,听老天爷的旨意。

阿呷与诗薇通电话,故意透露村民们暂时不签合同,等日火父亲主持了仪式再决定。诗薇提醒阿呷阻碍她带领村民们种草莓没有好处,阿呷认为自己和村民们并不是非草莓才能种,还能种其它的农作物糊口。

万月找古达说情,请求古达做说客,劝说日火父亲取消主持仪式。古达一脸为难,日火父亲在村里德高望重,是村民们心里的神,是上天的传话筒,没人敢对日火父亲说三道四。万月在古达的陪同下前往日火父亲住处,日火父亲决定按时举办仪式,万月只好表态,无论仪式结果如何,她也铁了心带领村民们种草莓。日火在屋里听得真切,被万月打动,从家里走了出来。

image.png

第6集:村民们签约种草莓 阿呷丈夫欠债被追债

日火从屋里走出来,劝说父亲支持种草莓。日火父亲思想守旧,认为种草莓是逆天而行。日火向父亲表示,自己种定草莓了,父亲却提醒他以后要接班做毕摩。

全村的人来到日火家外,观看日火父亲举办仪式,日火父亲向老天请示是否种草莓,老天给出的暗号不太妙。古达私下找日火父亲谈话,他希望日火父亲给个明确的信息,日火父亲没有把话说明白,而是认为老天爷不太赞成全村种草莓。

村民们产生了动摇,有村民认为种草莓会惹怒老天爷,全族都有可能受到牵连,一些签了约的村民向万月说情,提出作废自己签过的约。阿呷见村民们开始后悔签约了,忍不住偷着乐。

眼看村民们都想悔约,诗薇带着许多种好的草莓,回到村里送给村民们品尝。村民们很少吃草莓,一个个争先恐后拿过草莓品尝。村民们发现草莓很小,不经吃,一口就能吞下。拉虎拿过一个草莓吞食,阿呷一脸不悦发牢骚。

村民们尝了草莓后,赞不绝口。有村民吃了草莓改变了主意,想跟诗薇一起种草莓。诗薇当场表示,自己如果带领村民们种草莓,无法种出村民们正在享用的草莓品质。

村民们吃了一惊,无法理解诗薇的说法。诗薇话锋一转,声明自己如果带领村民们种草莓,将会种出更大更好吃的草莓。

村民们惊喜交加,争先恐后跟诗薇签约。万月打电话给一个建材商老总,提起自己想买建材修厕所,老总接电话的时候廖超坐在旁边,万月想买价格便宜又质量好的建材,廖超向老总比划手势,老总会过意来,答应提供价格实惠质量又好的建材。廖超提醒老总,买建材的钱由他负责,他决定暗地里买一批建材给万月,但他不希望被万月知道。

诗薇送草莓给父亲古达,阿呷向父亲古达表达不满,母亲逝世后,是她操持着整个家,她为家付出了很多,但父亲古达却想原谅诗薇。

村民们纷纷跟诗薇签约,诗薇将村民们召集到院子里面,开始给村民们上培训班,村民们在诗薇的带领下去地里摘草,准备种植草莓。阿呷来到自己的地里,发现地里多了很多杂草,气得她大喊大叫。有村民提醒阿呷没有种草莓,地里有草其实问题不大。

两个男子上门向拉虎要债,拉虎母亲赶紧出面阻拦。阿呷从地里回来,还未走进家门口,老远看到丈夫拉虎与两个男子拉拉扯扯,吓得她赶紧快步跑进家中的院子里面。俩个男子提醒拉虎欠了钱迟迟不还,如果拉虎还不还钱,俩个男子决定带拉虎走。

image.png

第7集:阿呷签约种草莓 诗薇扣迟到村民工钱引众怒

债主上门要债,拉虎拿不出钱还债,债主决定带拉虎走。阿呷回到家里,弄清了情况后,提出用家里的猪抵债,俩个债主求之不得,牵走了院子里面的一头猪。

扎伊看着心爱的猪被牵走了,急得大喊大叫,但也只能光喊,无力夺回自己的猪。晚上,阿呷与丈夫拉虎在床上交谈,拉虎希望阿呷与诗薇签约种草莓,只要签约了就有钱拿了。阿呷其实也想签约,但她觉得自己如果让步了,以后在诗薇面前抬不起头。扎伊听清父母谈话内容,溜到村委会,找到了协议文件,在文件上签了自己的姓名,算是代替母亲签约了。

万月在村委会召开会议,丽丽把几家村民没有签的文件整理好了,万月检查几份文件,发现其中一份文件写了扎伊的名字。

万月去学校找扎伊,但扎伊不在学校里面。扎伊为了补贴家用,私自在集市上卖烤猪皮。两个小混混见扎伊是个小女孩,于是强吃猪皮不肯付钱,扎伊年纪虽小,机智勇敢打跑了俩个混混。万月赶了过来,心疼万分带扎伊回村委会,帮扎伊洗头发。诗薇看着万月帮扎伊洗头发,情不自禁想起了自己年少时候,获得姐姐阿呷帮忙梳理头发的情景。扎伊带万月回到家里,逼母亲阿呷签了约种草莓。

谷德村民不但贫困,而且还不注重卫生,万月召集同事们开会,商量强制逼村民们注重个人卫生,有人提议采取奖罚方式,对不讲卫生的村民重罚,对讲卫生的村民奖励。不过,奖罚方式不是长久之计,容易有空子钻。

万月经过思虑,提议采取积分制,如果有村民的卫生积分制达标了,就能获得国家发放的补助。

村民们在诗薇的带领下盖好了大棚,一步一步种植草莓。有村民早上出工迟到,诗薇宣布扣工资。村民们不干了,纷纷罢工去村委会讨要说法,日火提醒村民们罢工是在误自己种草莓的时间,阿呷幸灾乐祸跟身边的同伴交谈,她早就认为诗薇把城里的做事方式带回村里行不通,如今就是最好的证明。

村民们向万月反映诗薇扣工资,万月去地里找诗薇谈话,她劝说诗薇做事情切莫心急,而是应该循序渐进。

瑞乃上山砍柴,在回村的路上被玻璃扎伤了脚板。扎伊扶瑞乃回家,万月遇到了瑞乃,赶紧查看瑞乃的情况,瑞乃脚底板受伤流了很多血,万月带瑞乃回卫生所,扎伊急着上学,瑞乃已经安全了,她叮嘱瑞乃好好听万月的话,万月为瑞乃处理了伤口,晚上去瑞乃家里,提醒瑞乃父亲不应该给瑞乃干重活,瑞乃正是在学校读书的年龄,干重活也罢了,脚还受了伤,万月并不是空手来瑞乃家里,她特意吩咐一个同事带了许多生活用品和吃的来瑞乃家里。

image.png

第8集:毛甲被开除 诗薇实行私人包工制种草莓

瑞乃受伤回家休息,万月买了吃的用的去瑞乃家里,批评瑞乃父亲不重视孩子读书学习,瑞乃年纪轻轻,竟然不能去学校读书,而是在父亲的要求下去砍柴。在万月的批评下,瑞乃父亲当场保证,不再让瑞乃干活,让瑞乃好好读书学习。

吉乃干活的时候经常喝酒,喝了酒就消极怠工。诗薇不讲情面,宣布扣吉乃的工资,吉乃心情烦躁倒在石头下面睡觉,日火一行人收工回家,在路上发现了吉乃,于是上前查看吉乃的情况。

吉乃醉酒失去了意识,日火一行人赶紧送吉乃去卫生所,万月查看了吉乃的情况,吉乃幸好只是醉酒,没有大问题,她提醒诗薇做事情不能一刀切,村民们习惯了懒散的生活,如果诗薇强行扣工资,容易激起众怒。

诗薇也觉得自己的方式不妥,万月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对村民们采取包片制。所谓的包片制就是把工作给村民们包起来做,谁做多做少,是他自己的事情,一般人做事情涉及到自己的利益了,才会积极去做。

诗薇觉得万月想出来的办法不错,在万月的陪同下去地里,宣布以后实行包片制。毛甲认为诗薇在玩花样,最后依然以各种理由扣工资。万月宣布实施包片制后,拿到第一名的村民能得到五百元奖励,村民们被高额的奖励吸引了,纷纷赞成包片制。

闵经理送建筑材料来谷克德村,万月听说闵经理来村里了,赶紧赶到村委会。闵经理回城后,跟廖超一起吃饭,他比划万月的身形,称万月瘦了一大圈,他好奇廖超不去谷克德村看望万月,廖超虽然支持万月,但一直没有去看望万月。

毛甲为了拿到第一名,对日火种的草莓苗做了手脚。日火本来能拿第一名,因为毛甲搞鬼,第一名落到了毛甲头上。诗薇查出了毛甲使用

非法手段拿到第一名,于是把毛甲叫到身边,宣布毛甲没资格拿到第一名,毛甲不服气,诗薇提醒毛甲如果再闹下去,她就当着全村的人揭发毛甲。在她的威胁下,毛甲灰溜溜离去。

日火在村里叫住了诗薇,向诗薇表达谢意,他已经得知自己被毛甲算计了,诗薇给毛甲面子,没有当着全村人的面揭露毛甲的所作所为,导致她被全村人误会。

万月一行人发现刚建好不久的厕所被人恶意破坏,一场大雨忽然降临,万月急着修复厕所,在同事们的陪同下冒雨修厕所,村民们受到感染,赶来帮助万月一行人修厕所,在众人的努力下,厕所终于修好了。

廖超来谷克德村,进入了村委会,一进屋就遇到了刚擦干净头发的万月。

image.png

第9集:草莓全部死亡 万月原谅毛甲

廖超来谷克德村,一进村委会就遇到了擦干净头发的万月。万月没有料到廖超会来山村,她心里有很多苦,无处找人审诉,如今男友来了,她立时小鸟依人一般扑进男友怀里,对外她是女强人,对内她是男友手心上的公主。廖超一脸关爱与万月坐到床边,开导心情烦躁的万月。

拉虎几人在家里喝酒,毛甲宣布酒由拉虎请。古达忽然上门找毛甲几人,他猜到是毛甲带头破坏了村里建好的公厕。毛甲没有否认,他承认自己被诗薇开除后怀恨在心,于是伙同吉乃破坏了公厕。

古达带领毛甲和吉乃到村委会,向万月认错。万月就事论事批评毛甲和吉乃,她认为厕所倒了可以盖好,但是如果良心倒了就盖不好了,在她的批评下,毛甲和吉乃连声认错。万月决定不追究毛甲和吉乃的责任,她提醒俩人退还卖掉公厕材料的钱就算了结了。

毛甲无所事事坐在家门口,万月上门劝说毛甲再次种草莓,毛甲称自己没脸再种草莓,更没脸见诗薇。

吉乃的女儿阿果食物中毒,万月赶紧上门查看阿果的情况,她抱着阿果回到卫生所,治好了阿果,为阿果洗头发。吉乃向万月表达谢意,阿果是他的心头肉,他看到阿果中毒的时候,觉得天都快塌下来了。万月见吉乃心疼女儿,趁机提醒吉乃应该送阿果去读书。

毛甲再次回到地里种草莓,他为了加快种草莓的速度,为草莓施了很多肥料。日火在路边干活,一个村民牵着一头牛从路上经过,日火笑容满面向村民打招呼,提醒村民注重村里的公共卫生。

毛甲一行人给草莓施了很多肥料后,草莓全部死亡。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毛甲一行人手足无措,日火听说了草莓全部死亡,赶紧跑到地里查看。

万月抄近路找到在别处种草莓的技术团队,带领王总一行人回到了谷克德村。王总本想向村民们了解草莓死亡原因,但村民们态度生硬,引来王总不悦。王总让技术员收集死亡的草莓,先拿回公司检测。村民们失去了种草莓的工作,又开始无所事事。

晚上,万月在房里来回走动,为村里的草莓死亡的事情发愁,草莓已经是村民们的命根子,村民们都靠着草莓赚钱,如今草莓全部死掉,村民们的发家致富梦跟着破碎了。

万月听到口袋里响起手机来电声,赶紧拿出手机接听,打电话来的人是诗薇,诗薇告诉万月,技术团队正在检查死亡的草莓,检查进度没法一下就完成,最快也要等到次日才有结果。诗薇理解万月的心情,提醒万月耐心等候。

image.png

第10集:诗薇放弃进修机会继续驻村 王总不同意再给谷克德村种草莓

诗薇在蓉城进修学习,万月与诗薇通电话,她不忍心打扰诗薇,提醒诗薇安心在蓉城学习,村里的事务由她来处理。

次日,多果公司技术人员打电话给万月,宣布已经完成了对死亡草莓的检测了,检测结果已经发到万月的电子邮箱了。万月看完了邮箱内容,将村民们召集到村委会,宣布草莓是村民们过量施肥才大面积死亡。村民们不太相信多果公司给出的检查结果,万月提议到附近有权威的农产品检测公司,再次做一次检测。毛甲不放心给万月独自一人去,他担心万月弄虚作假。

万月为了证明自己没有私心,带领阿呷一起去检测公司。技术员对死亡的草莓进行了检测,确定草莓是因为过量施肥才大面积死亡。

草莓是村民们自己种植不当大面积死亡,多果公司损失也不小。万月进城找王总,希望王总再给村民们一次种草莓机会,但王总认为村民们不爱护草莓,决定安排公司的技术团队种植草莓。

村民们见有外来团队想接管草莓大棚,顿时情绪激动冲到大棚外面,阻拦技术团队进入大棚里面。

诗薇放心不下村民们,回到了谷克德村,在屋里打电话给王总。日火与古达蹲在屋外,听诗薇跟王总通电话。诗薇提出自己负责赔草莓死亡的费用,再给村民们种草莓的机会。王总看在诗薇的面子上,同意再给村民们一次机会。诗薇为村民们解决了难题,走出屋外,向日火宣布村民们有机会继续种草莓了。

陈仪时隔多日,再次重返谷克德村,她在村里村外走了一圈,感叹谷克德村是她的第二个故乡。万月陪陈仪在村外散步,她向陈仪提起了诗薇,诗薇看起来做事情不讲情面,其实她非常关心村民们,为了帮村民们争取再次种草莓,她放弃了在蓉城进修的机会,而且还主动掏腰包赔偿草莓损失费。

王总只是口头答应给村民们种草莓,迟迟没有付诸实施,村民们拿不到草莓苗,每天干等。阿呷和毛甲坐不住了,俩人在诗薇的带领下进城见王总,希望王总允许谷克德村再次种草莓。

阿呷不会说话,她讲述自己的村子地势高,经常发生自然灾害。王总一听谷克德村常年有自然灾害,当场表示自己不打算在谷克德村种草莓。

王总忽然提起诗薇与阿呷的关系,他得知诗薇是阿呷的妹妹。阿呷见王总翻她的底细,面色尴尬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承认自己是诗薇的姐姐。王总表示自己给诗薇做主,如果诗薇愿意回谷克德村带领村民们种草莓,他绝不阻拦。

在众人的注视下,诗薇点头同意回谷克德村。

image.png

第11集:谷克德村草莓丰收 日火欲入党

王总决定跟谷克德村合作草莓业务,他丑话说在前头,如果谷克德村种草莓出了问题,他自然会向诗薇问责。

万月回到谷克德村,召集众人开会,商量搬迁的事情。新村还在建设当中,万月担心就算新村建好了,村民们也不肯搬迁。

会议结束,众人离去。日火留了下来,向万月提出加入共产党,为村里贡献一份力量。万月不是最高领导,无法立即答应日火,还需请示上级。诗薇站在门外偷听,她非常高兴日火有思想觉悟,愿意加入共产党。

九个月过去,谷克德村种的草莓终于丰收了,村民们喜气洋洋站在大棚外面,陈仪也赶了过来,万月提议由古达摘取第一颗草莓,但古达不同意,他觉得自己没有参与到种植草莓,没资格摘第一颗草莓。陈仪提议由万月摘取第一颗草莓,万月是谷克德村驻村干部,是她带领了村民们成功种出了草莓。 

在陈仪的劝说下,万月摘取了第一颗草莓,村民们随后摘草莓,王总赶了过来,眼见草莓大丰收,他宣布给种草莓的村民们五万元奖励。

村民们热火朝天摘草莓,万月递了一盒草莓给毛甲,提醒毛甲不能太久放置草莓,如果草莓放久了就变质,再吃进肚里就会身体不适。毛甲拿着草莓回到家里,送给金花吃。

诗薇准备坐车进城,日火叫住了诗薇,光明正大表达爱意,坦言自己非常看重诗薇。他的深情表白换来的依然是诗薇冷漠的面孔,其实诗薇只是表面扮出冷漠,她没有理会表白的日火,上车驾车离去。

万月进城开会,开完会后,她产生了成立草莓合作社的想法。村民们种草莓大丰收,决定举办庆典仪式,村里贫困多年,难得举行一次庆典仪式,拉虎母亲把家里吃的用的全部拿出来了,摆在院子里面,打算好好张罗庆典。

阿呷受到万月影响,思想已经产生转变了,她劝说婆婆节约粮食,就算举办庆典,也得适可而止。拉虎母亲认为村里很难才举行一次庆典,她狠不得把家里的资本全部拿出来,如果只拿少许可怜的食品参加庆典,就会让全家颜面扫地。古达赶了过来,劝说拉虎婆婆节约。谷克德村本来就贫困,拉虎家里更是贫困大户,古达不赞成拉虎母亲铺张浪费。

尽管古达出面赶来劝说,拉虎母亲依然从屋里搬出食品,堆积在院子里面。由于古达说个没完没了,拉虎母亲火冒三丈大声怒吼,古达愣住了,只好闭嘴。

阿呷见婆婆执意铺张浪费,她只好打电话给在城里的万月,提醒万月回村一趟,万月接完电话,匆匆忙忙往谷克德村赶去。

image.png

第12集:万月送阿比就医 阿比手术成功

孩子阿比患了重病,愚昧无知的村民们把希望寄托在了日火父亲身上,由日火父亲做法事,让神灵治疗阿比。万月听到了消息,赶到法事现场,劝说日火父亲停止做法事,阿比病情严重,再耽误有可能死期将至。日火父亲在村里当毕摩多年,威信极高,他不允许万月质疑他的公信力,坚持继续为阿比做法事。

村民们相信日火父亲能救阿比,万月顾不上再跟日火父亲浪费口舌,情急之下抱起了阿比,往村委会方向走。村民们见万月敢冒犯日火父亲,纷纷向万月围了过去,阻拦万月离开村子。丽莉和阿木保护万月,帮助万月摆脱了村民们追赶。日火也相信现代医学,他劝说父亲允许万月送阿比去医院。

万月抱着阿比上车,开动汽车往城里的医院赶去。路上,万月打电话给医院,通知医生做好准备,阿比有可能患的是脑膜炎,如果抢救不及时,阿比有可能失去生命,或者变成痴呆。

万月抱着阿比到了医院,由张医生为阿比做手术。诗薇在手术室外面等待,张医生与万月从手术室走了出来,万月向诗薇宣布手术成功,诗薇在万月的提醒下向张医生道谢。

阿呷跟父亲古达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诗薇打电话回村里,向父亲报喜,透露阿比手术成功,还需在医院住院观察。

万月在诗薇面前紧锁眉头,她为了救阿比,得罪了信奉神灵的村民们,以后恐怕难以在谷克德村待下去了。

廖超穿着病号服在过道行走,凑巧遇到了万月。他赶紧表示自己是小问题,肾结石住院。万月陪廖超回病房,讲述自己送阿比来医院的经过,廖超非常喜欢小孩,决定有机会了看望在同一家医院住院的阿比。

扎伊思念阿比,偷偷进城,闯入阿比住院的医院。俩个保安拦住了扎伊,万月赶了过来,证实自己认得扎伊。扎伊穿着烂鞋子来城里,脚丫子已经磨破。万月带领扎伊看望阿比,扎伊看到了阿比之后,激动得想吐,病房的药味太呛人了。

诗薇打电话给父亲古达,提起万月暂时不能回谷克德村。万月为了救阿比,不顾村民们抗议,已经惹了众怒。古达挂掉电话,心神不宁,担心万月一去不复返。

诗薇带扎伊到餐厅吃饭,万月买了一双新鞋赶到餐厅,送给扎伊穿。扎伊穿上新鞋子,从座椅上站起来,活蹦乱跳。

诗薇跟家里人通视频,奶奶通过视频看到了阿比的情况。阿比躺在病床上,头上扎着绷带,他证实自己过得很好,帮万月说好话,否认自己被万月虐待。

万月向陈仪倒苦水,她不敢回谷克德村,担心引来村民们不满。陈仪告诉万月,她曾经在谷克德村坠崖受伤,获得日火父亲救治。

image.png

第13集:万月决定成立合作社 古达反对阿呷做合作社管事

古达上门找日火父亲,为万月说情。万月虽然触犯了日火父亲的威信,但她的出发点是为了救阿比。日火父亲心里其实有一根秤,分得清是非黑白,他坦言自己其实理解万月破坏法场的行为。

万月听到医院外面有人喊她的名字,喊她名字的是阿呷一行人。阿呷带领村民们来医院找万月,见到万月后表达谢意。尤其是阿呷,她身为阿比的母亲,对万月感激不尽。万月获得阿呷为首的村民们原谅,回到了村委会,再次带领村民们发家致富。万月将村民们召集到一起,提议成立一个合作社,以后村民们可以把钱存进银行卡里面。有村民连银行卡也不认识,担心把钱存进银行卡会取不出钱。日火拿出自己的银行卡,向村民们展示,证实自己也在使用银行卡。有村民对日火手里的银行卡产生了兴趣,认定日火是有钱人,能使用银行卡。

万月去了日火父亲家里,主动赔礼道歉。她觉得自己当初其实可以采取更友好的方式带阿比走,而不是当众拆日火父亲的台。日火父亲没有往心里去,而是拿草药给万月,日火父亲表现出来的宽宏大量,让万月更是愧疚万分。

万月将村民们召集到身边,宣布由阿呷当草莓合作社的领导。古达面色一变,当场表态反对。万月吃了一惊,难以理解古达反对自家女儿当领导。

会议结束,阿呷叫住离去的万月,表达出想发家致富的想法,万月转身看向阿呷,提醒阿呷已经有致富想法了,她看好阿呷的能力,相信阿呷能实现致富梦想。

万月与是古达一边散步一边聊天,她想不明白古达为何反对阿呷当草莓合作社管事。古达说出真相,他看着女儿阿呷长大,阿呷做事情过于自负,不听别人劝说。万月非常好奇阿呷是村主任的女儿,但在村里是贫困户。古达觉得自己虽然是阿呷的父亲,但不能徇私舞弊帮阿呷致富。

阿呷婆婆找到万月,向万月赔礼道歉。阿呷婆婆平时一直对万月有敌意,对万月态度不好。自从孙子阿比获救后,阿呷婆婆把万月当成了救命恩人,她决定以后生病了,就找万月治病,她相信万月的医术。阿呷婆婆不但决定以后生病找万月,还提醒村民们以后生病都找万月。

万月找阿呷,提起草莓合作社。阿呷不清楚草莓合作社的性质,万月耐心解释,草莓合作社就是大家一起入股,共同努力种草莓赚钱。在万月的解释下,阿呷对草莓合作社产生了兴趣。万月趁热打铁,进城跟王总商量草莓合作社的运营问题。

image.png

第14集:阿呷挑拔日火父子关系 日火欲离村另谋去处

万月进城找王总,提起自己打算在谷克德村成立草莓合作社。王总同意与万月合作,万月回到谷克德村,向村民们报喜,宣布王总同意与谷克德村再次合作。

阿呷在屋里照镜子,打扮自己。丈夫拉虎走了过来,好奇万分。阿呷转身看到拉虎,自我感觉良好,解释自己忽然注重打扮的原因。原来,万月曾经教导阿呷,女人就应该每天打扮,把最好的一面展示给身边的人。

万月与同事们商量,决定任命日火为草莓合作社领导。阿呷去日火家里,满脸笑容向日火父亲报喜,提起日火将成为草莓合作社的领导。日火父亲听到喜讯非但没有开心,反而面色凝重。阿呷离去之后,日火回到家里。

日火父亲再次要求日火做毕摩,日火不愿意当毕摩,日火父亲认为如果日火不当毕摩,以后谷克德村的文化就会失传。日火不认同父亲的观点,他认为只要跟着党走,而且心怀故乡,照样可以传承谷克德族文化。

日火父亲见日火始终不肯当毕摩,一怒之下捧着经书,在日火的跟随下离家出门。

日火父亲走到坡边,把手里的经书扔到坡下的水沟,竟然儿子不愿意当毕摩,日火父亲觉得自己留着经书也没意义。日火看着父亲离去,心情沉重,走到坡下捡经书。

诗薇凑巧从坡上经过,赶紧下坡帮日火捡经书。

日火捡完了经书,回到了家里,告诉父亲自己把经书捡回来了。诗薇回到村委会,跟万月提起之前见过日火,发现日火不太对劲。

日火前往阿呷家里,语重心长向阿呷讲述在外面的所见所闻。外面的世界有很多公司,但是如果公司没有自己的品牌,很难站住脚根。日火曾经看到很多公司倒闭,他意识到了就算村里种草莓,也要形成一个属于村里的品牌。

诗薇来到阿呷家外,听日火与阿呷谈话。日火表示自己打算先离开村子,等到父亲消气了,自己再回来。阿呷一听日火要走,情急之下提到了妹妹诗薇。阿呷认为日火非常优秀,她理解不了妹妹不愿意跟日火交往。

日火离去之后,阿呷找万月认错。她坦言之前得知村委会选日火当草莓合作社负责人,心里不是滋味。当初她获得万月推荐当负责人,如今负责人落到日火身上,她越想越不甘心,于是挑拔日火父子的关系。

日火准备离开村子,诗薇拦住了日火,带领日火回村委会。万月又有一个新计划,打算养殖香猪,由于还要种草莓,俩边都需要有人管理。

日火觉得自己能做香猪养殖负责人,万月与诗薇求之不得。

晚上,阿呷与丈夫拉虎在院子里面聊天,拉虎数落阿呷不应该挑拔日火父子关系 ,阿呷满脸愧疚,意识到自己错了很多年。

image.png

第15集:阿呷当选草莓合作社管理 诗薇腾出住处供日火居住

万月委任日火管理养猪场,日火将在村委会住下来,村委会房源紧张,万月安排日火跟诗薇住同一个房间。诗薇带领日火进入房里,日火好奇万分东张西望,诗薇赶紧挡住了日火的眼睛,提醒日火不能过分打量女孩子的房间。诗薇提醒日火以后每次进房,不能东张西望,日火叫苦不迭,他认为自己以后就跟坐牢没有区别了。诗薇决定跟丽莉住,日火开玩笑挽留诗薇,提出自己睡地上,诗薇睡床铺。

廖超来到谷克德村,检查养猪场环境,经过检查,廖超觉得谷克德村适合建养猪场,他同意与万月合作。万月召开村委会,让古达宣布草莓合作社管事人姓名,古达觉得由自己宣布不合适,让女儿阿呷自己宣布。阿呷宣布自己就是草莓合作社的负责人。

万月去日火父亲家里,表达谢意。日火父亲曾经送了草药给万月治腿伤,草药效果非常好。万月一脸愧疚,自责当初没有重视谷克德村文化,如今跟日火父亲有了更多的来往后,万月才意识到自己当初太肤浅了。

拉虎跟日火分头建猪栏,日火检查拉虎建的猪圈,拉虎为了图快省事,草草建好了猪圈,日火伸手搭在猪圈上,暗中发力推了推,猪圈立即产生了松动。日火意识到了拉虎建的猪圈是豆腐渣工程,但他没有管闲事,而是继续建自己管理的猪圈。

拉虎建好猪圈后把许多小猪放进去,不料猪栏被小猪们撞倒,小猪们从猪圈里面逃了出来,四散奔逃。拉虎心急如焚去找正在建猪圈的日火求助,日火计上心来数落拉虎建猪圈图快,导致猪圈不牢固。日火宣布谁放的猪逃跑,谁自己负责抓猪。拉虎理亏无言以对,只好继续去抓猪。

拉虎驾车带领妻儿出行,路上出车祸翻了车,幸好全家三口只是受了皮外伤,阿呷怒气冲天数落拉虎做事总是马虎,开车还翻车。

万月非常关心拉虎家的生活状况,她安排好了拉虎的一对儿女去读书,还特意买了一双鞋子给拉虎。

一场大雨降临,向谷克德村提供猪食料的工厂遭受雨灾,食料全部被雨水淋湿了。拉虎向日火打探猪食料运抵日期,日火愁眉不展告诉拉虎真相,他不久前接到了廖超打来的电话,廖超证实猪食料工厂遭受了雨灾,食料全部被雨水泡坏了。

拉虎急着买猪食料,独自一人进城,找到一家猪食料店,向老板娘询价,老板娘开出的价格太贵,拉虎砍价不成,心情烦躁离去。

一个男子跟踪了拉虎很长时间了,拉虎从猪食料走出来后,男子凑到拉虎身边,提醒拉虎之前进的是黑心猪食料店,男子称自己有猪食料卖,价格良心质量又好。

image.png

第16集:拉虎买劣质食料害死大量猪崽 诗薇帮助阿呷还债

万月召集村民们开会,商量搬迁事宜,政府已经为谷克德村选好了新居地址,万月也规划好了每户居住的面积。所有人都开开心心,只有阿芝心事重重。阿芳一直闲在家里,万月觉得阿芳应该去读书,她将丽莉叫到身边,委托丽莉帮忙联系城里的教育部门朋友,送阿芝进城读书。阿芝只有十六岁,正是读书的年龄。

拉虎买了猪食料,回到了村里,开始投喂小猪。不久之后,小猪们纷纷死亡,拉虎意识到了猪食料有问题,于是进城找之前卖食料的猪老板。许多顾客围在摊前,向猪老板询价。拉虎走到摊前,指责猪老板卖劣质食料,导致他养的猪死了几十头。猪老板否认自己卖劣质食料,拉虎情急之下拉住了猪老板,提议去派出所。猪老板心虚,挣脱了拉虎的手,拔腿就跑。顾客们这才回过神来,纷纷向猪老板追去。猪老板在拉虎的追赶下一路奔跑,跑进了复杂的居民区里面,拉虎迷了路,没有找到猪老板。

养猪的村民们因为猪全部死了,想找拉虎算账,拉虎因为没脸见村民们,一直没有回村。村民们找不到拉虎,于是去找阿呷,要求阿呷给个说法。阿呷提出自己卖了草莓就帮拉虎还债,村民们认为草莓不如猪值钱。丽莉跑回村委会,向万月透露村民们找阿呷还钱,起因是拉虎买了劣质猪食料,导致小猪成群死亡。万月赶到草莓种植大棚区,帮阿呷保证,如果阿呷卖了草莓还不上钱,她帮阿呷还钱。

日火与古达进城,俩人沿路寻找拉虎。拉虎在一个工地干活,他还是第一次干重活,坚难地推一辆满载石头的小车。一个工人赶了过来,帮拉虎一起推车,工人看出拉虎没有干过重活,拉虎如实相告,透露自己买了劣质食料,导致村民们养的猪全部死亡,自己只能来工地干活,赚了钱才有钱赔给村民们。工人听完拉虎讲述的事情经过,称赞拉虎有担当。

诗薇拿了一笔钱给万月,委托万月把钱交给阿呷。万月拿着钱去阿呷家里,阿呷收下了钱,写了一张欠条。

阿芝从城里回来,眉飞色舞向万月讲述去城里看学校的经过,城里有几所学校,都合阿芝的心意。诗薇回城,向王总辞职,决定回村里帮助村民们发家致富。警方抓到了卖劣质食料的猪老板,诗薇打电话给日火,透露警方虽然抓到了猪老板,但钱是追不回来了。警方找到了在工地干活的拉虎,日火几人进城去工地,提醒拉虎可以回村子里面了,阿呷已经还清了猪食料的钱。拉虎不愿意半路走人,他想继续留在工地里面干活,靠自己的能力赚到钱再回村里,不等日火几人继续劝说,拉虎转身就走继续干活。

image.png

第17集:阿呷违约卖草莓给第三方公司 万月劝说村民搬迁遇阻

万月和日火进城找到了拉虎,俩人劝说拉虎回家,拉虎没脸回家,只想拿到工资再回家。万月计上心来,决定等到农产品展览活动到来的时候,让阿呷进城参加农产品展览活动,到时顺带带领阿呷去工地看拉虎。

农产品展览会到来,阿呷跟随万月日火进城,她独自一人捧着几盒草霉,在活动现场走动。水果收购公司的老总向参展的摊位打探高山草莓,一连问了几个摊位,都没有找到高山草莓。

阿呷正好在老总旁边行走,她上前向老总打招呼,透露自己种的就是高山草莓,老总尝了一个草莓后,当场提出收购阿呷种的草莓。阿呷与多果公司的王总签了约,一脸为难。老总提出多给百分三十的收购价格,阿呷见钱眼开,跟老总签了约,拿着合同回到村里,向毛甲一行人报喜。毛甲一行人一听还有公司以更高的价格收购草莓,纷纷支持阿呷与新公司老总合作。

阿呷签了约,跟万月和诗薇商量。诗薇提醒阿呷的行为是违约,到时王总如果告阿呷,阿呷就得赔很多钱。阿呷不听劝告,她认为自己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引来诗薇反对。万月心平气和跟阿呷交谈,阿呷开始意识到了自己不能违约,但她已经跟另一家公司签约了,无论跟哪一方合作,都会得罪另一方。

王总听到消息来谷克德村,他没有责怪阿呷,而是宣布不追究阿呷违约。原来,王总一直想跟高价收购高山草莓的老总合作,如今阿呷起到了搭桥作用,王总有机会跟高价公司的老总合作。万月与诗薇过意不去,俩人提议等到草莓卖出去后,就分给多果公司更多分红。

万月与古达商量谷克德村搬迁的日子,古达提醒万月要考虑村民们搬家后有地方放牛羊,牛羊是村民们的重要财产,万月恍然大悟,意识到自己忽略了村民们放牛羊的问题,她决定再想办法解决放牛羊的问题。

万月走访日火父亲,她提起新住址可以发展成为旅游区,到时全国各地的游客都去旅游,就能了解彝族人的文化。日火父亲不认同万月的观点,搬迁就如同大树挪根,如果把根挪走了,就失去了原有的生气。

万月走访了村里的一些老人,老人们都不愿意搬迁。陈仪与万月通电话,她理解村民们的心情,国人极其重视故土家园,一旦远离了养育自己的故土,很多人都会不适应。

万月带领村民们参观新村,村民们被新村的房子设施吸引住了,人人都觉得新村比山上好。新村还有明亮宽畅的学校,古达参观完新村后,回到家里,为女儿阿芝的学费钱发愁。阿芝为父亲古达着想,向万月表示自己放弃读书。

image.png

第18集:谷克德村民集体搬迁 古达退休

阿芝眼含泪水,向万月提出自己放弃读书,万月吃了一惊,追问阿芝放弃读书的原因。日火商量与诗薇结婚,诗薇虽然心里乐意,表面上扮出生气的模样。日火走进村委会办公室,听到了阿芝想放弃读书,他立即表示可以拿出自己打工攒的结婚钱,送给阿芝交学费。阿芝不同意,她认为自己读书不能拿日火的娶媳妇的钱,诗薇提醒妹妹阿芝放心,学费的钱由她支付。万月也跟着表态,只要阿芝学习成绩好,她也会帮阿芝交学费,阿芝获得大人们支持鼓励,打消了放弃读书的念头,重拾对读书的渴望。

天空阴云密布,一场大雨将至,万月赶紧发动村民们转移,一行人还未来得及下山,一场暴风雨袭卷而至。万月惦记着古达,赶到古达家里,提醒古达赶紧撤离村庄,古达迟疑片刻,听从万月的劝说,顾不上收拾衣物,只带了一箱的经书。万月带领古达往大棚方向跑,两人路经水沟边,古达一不小心掉落了手里的一箱经书,箱子沿着高坡往下滚,掉到了沟里。

经书是古达的命根子,古达急得大喊大叫。万月果断往坡下走,决定帮古达找回经书。雨水把土坡淋得湿滑难行,万行在下行过程中一脚踩滑,沿着土坡往下滚,滚到了沟里,找到了经书。

万月举着一箱经书递给了古达,古达伸手拉万月,有人赶了过来,拉住了古达的身体,古达稳住了重心,伸出双手把万月拉回到了坡上。万月带领古达回到大棚里面,村民们全部聚集在棚里避雨。

棚外的谷克德村在大雨中引发了泥石流,村民们看着自己的家园被自然灾害催毁,无不心情沉重。一阵大风刮过,吹飞了棚膜,万月赶紧带领村民们转移到另一处大棚。

众人进入大棚,惊魂未定,万月趁机劝说村民们全部搬到山下,山上是不能再住下去了,只要下大雨,都有可能引发山体滑坡。

大雨结束,陈仪带了施工队进山,挖倔被泥石流覆盖的路面,如果路不挖通,村民们就无法下山。

万月一行人与陈仪汇合,众人清理路面,山坡上忽然滚下一块石头,有人发出了惊呼声,日火站在坡下,险些被石头砸中。诗薇险些吓飞了魂,日火有惊无险逃过一劫,诗薇不由喜极而泣。

村民们住进了新村,阿呷全家人搬进新房子,好奇万分这里看看那里瞧瞧。家里的电视机是液晶屏,阿呷走到电视机前,摸索开机方式。

万月一行人聚在一起吃饭,庆祝搬迁新村。古达宣布自己退休,村民们有了新的住处,他此生无憾了。

image.png

第19集:诗薇担任村主任 古达搬回山上

古达宣布自己退休,万月宣布诗薇获得最多选票,以后由诗薇担任村支书,以及村主任。诗薇一脸谦虚,强调自己是暂时当官。

吉乃搬到新家住后,晚上因为路灯太亮,照进房里,睡不着觉。万月查看吉乃的情况,吉乃愁眉不展,只想好好睡觉。以前在山上的时候,没有路灯,村里一到晚上漆黑一片,吉乃习惯村里晚上的黑暗,适应不了路灯通宵照耀。

万月想到了一个办法,送了窗帘给吉乃,让吉乃安装到窗户上。只要拉上窗帘,就能挡住路灯照进房里的光线。

吉乃晚上睡觉的时候拉上了窗帘,房间终于漆黑一片,吉乃睡了个好觉,第二天向上门来的万月道谢。

除了吉乃不习惯新环境,拉虎母亲也对新屋环境不适应,以往在山上居住的时候,拉虎母亲习惯坐在火塘边睡觉。阿呷拗不过拉虎母亲,只好让拉虎母亲在厨房里面睡觉。她担心山上的火塘容易引发火灾,于是弄了一个火盆端到厨房里面。

次日,拉虎母亲和孙子阿比身体不适,被送往诊所医治,万月了解拉虎母亲晕倒的原因,阿呷猜测是火盆产生了有害气体,导致婆婆和儿子双双昏睡。

万月了解完了情况后,送了一盆生态火炭到阿呷家里,拉虎母亲试探性地伸手触碰火炭,惊讶地发现火炭不热,非常安全。

万月召开会议,宣布日火是备选共产党员,一起参加会议。日火在会议上发表观点,他认同万月以后的规划,大家不能因为脱离了贫困就安逸享乐,还需要更努力奋斗。

廖超带领女友万月,拜访研究彝族文化的孙教授,日火父亲一心想传承彝族文化,万月希望孙教授实现日火父亲的心愿。

日火与诗薇跟族人们娱乐跳舞,唱唱跳跳。古达与日火父亲坐在边上,日火父亲对俩家的婚事依然不表态,古达则是急切希望女儿诗薇嫁给日火。

古达住在新村不习惯,悄悄搬回山上居住,一些老人受到古达影响,也搬回到了山上。诗薇上山做父亲古达的思想工作,奈何父亲古达不肯下山,她只好送了一台手机给父亲,教会了 父亲古达用手机看学校直播活动。

阿芝被学校录取了,消息传来,诗薇与万月乐得欢呼雀跃。扎伊想买一双鞋送给母亲,由于鞋太贵了,需要一百九十八元,扎伊转身就走。万月看在眼里,叮嘱店员以二十元价格卖鞋给扎伊,她悄悄补余下的钱。

阿芝在商场里面做彝族刺绣,引来店家和顾客惊叹,店家邀请阿芝做常驻刺绣师,阿芝认为自己还不够格。万月帮阿芝跟店主交谈,店主同意长期收购阿芝绣的所有刺绣。

image.png

第20集:日火向诗薇表白 彝族人推选万月为金色索玛花

扎伊拿着花了二十块买的鞋,送给母亲阿呷。阿呷发现鞋子上的商标标价一百九十八元,立时意识到了万月垫付了余下的钱。阿呷拿着鞋子找到万月,提出补钱给万月。日火站在旁边,猜到万月帮伊扎补了钱,于是会心的笑了起来。万月不承认鞋子一百九十八元,一口咬定鞋子二十元,坚决不肯收下多出的钱。

万月了解古达执意搬回山上的原因,古达神色复杂提起了逝世多年的亡妻,人死应该落叶归根,亡妻葬在山上,古达觉得自己只要住在山上,就是跟亡妻同在。阿芝听说父亲古达搬回山上,心情沉重独自一人上山,来到埋葬母亲的山坡上,向着山中大声喊话,请求母亲原谅父亲古达渴望要儿子。当年古达为了要儿子,害了妻子生下阿芝就逝世了。古达找到山上,站在旁边听女儿阿芝说话。诗薇与阿呷赶了过来,姐妹三人站成一排,看向山里,大声与长眠地底的母亲说话。

日火父亲理解古达的心情,他提出等到古达逝世后,他就为古达做一场毕摩法事。能获得毕摩做法事是彝族人最大的荣幸,古达心情激动,忍不住失声痛哭。

政府主办彝族人表演比赛,阿呷等族人相继上台展示彝族人风采。日火趁机向诗薇深情表白,他当初错过了与诗薇在一起,如今命运又将俩人拉到了一起,他决定不再错过命运的安排,希望能与诗薇共渡余生。诗薇感动得眼眶湿润,在族人们的欢呼声中,接受了日火。

晚上,彝族比赛进行到评比环节,主持人上台宣布获奖者是万月与廖超,俩人帮助谷克德村脱贫致富,功不可没,是彝族人眼里的金色索玛花。

万月吃惊不小,她丝毫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她以为获奖的应该是彝族人。在众人的催促下,万月上台领奖,神色复杂提起自己扶贫的坚辛。在扶贫的过程中,万月曾经也想到放弃,是老师陈仪一路鼓励她,给她增加了勇气,帮助她成功带领谷克德村脱离贫困。

评比环节结束,众人围在火堆旁边,手拉手唱唱跳跳,欢声笑语响彻夜空。

2020年伊始,一场新冠疫情自武汉发生,一时之间,全国各地谈新冠色变。

国家有难之际,万月毅然选择报名去武汉抗疫,发送邮件向领导请战。出发当天,万月拖着行李箱,一边走一边想起了当初去谷克德村的经过,往事历历在目,仿佛昨日发生。万月一边回想往事,一边往上车地点走去。古达一行人在上车地点等待多时,众人戴着口罩,依依不舍送别万月。汽车启动后,万月离开了古达一行人,不远千里赶到武汉,穿上防护服,踏入新战场......

(大结局)

申明:本文图文和视频资料从互联网搜集,并经过彝族人网综合整理,旨在公益宣传彝族文化和彝区发展。版权归属原作者和媒体所有,如涉及版权事宜请与我们联系进行删、改。
编辑:阿着地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脱贫攻坚 电视剧 《金色索玛花》 剧情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