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Culture and Art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艺 > 影视 > 影视要览

凉山州非遗保护中心主任克惹晓夫:对传统文化的处境不能无忧,不必过虑

作者:李晓超 发布时间:2019-06-20 原出处:西昌都市报

1561000624278132.jpg

  《克智少年——吉则尔曲》总策划、制片人克惹晓夫(右二)展映后参加交流活动


1561000657410025.jpg

  文化和旅游部民族民间文艺发展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张刚(右一)给评委会推荐影片颁奖


  在象山参加影展的凉山州非遗保护中心主任克惹晓夫,在映后的交流会上,借《克智少年——吉则尔曲》之片谈到了彝族克智文化所面临的处境。他用“不能无忧,不必过虑”来表达了自己对克智文化现状的所思所想。


  过去的彝区,但见人头攒动灯火通明处,克智选手或旁征博引、据典引经或谈笑风生、娓娓而谈,内容关乎天文地理、物种起源、历史传说、人文风情等,可谓包罗万象,这样的场合往往能让文思敏捷或擅长辞令者收获一片赞誉。


  凉山是全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彝族人口占全州人口的50%以上,凉山文化的特质是鲜明的主体文化和蔚为壮观的文化多样性,都十分突出。


  “凉山单元独立的地理空间和‘一步跨千年’的独特的社会进程,决定了彝族文化‘古老又年轻’的属性,在国家现代化进程这一宏大叙事背景下,彝族文化的脆弱性暴露无遗,现代化建设的思想启蒙尚未完全完成,人才、资金、技术等捉襟见肘,储备不足。这就是凉山的客观现实。《克智少年——吉则尔曲》显形的结构是克智口头艺术传统的文化生态、吉则尔曲无忧无虑的童年以及他在这一领域展现出的过人的天赋;而隐形的结构则是现代教育对传统文化的‘压迫’和吉则尔曲家庭‘两难’的处境。”


  今天,现代交通的迅猛发展,使“天堑变通途”变成了现实;文明的交流、互融、互鉴或冲突日渐频繁,种族的文化基因自保更显困难。对此,克惹晓夫坦言:“但我没有那么悲观,正如上海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曾说,不能无忧,不必过虑。我所理解的不能无忧一是指非遗水土的流失,乡村出现的空心化、空壳化,在偏远的凉山同样十分突出。要知道,东莞就有三、五十万凉山籍民工背井离乡在那打工谋生。二是价值取向的多元化,已无法挽回。像《克智少年——吉则尔曲》中所揭示的那样,占主导地位的愿景是通过现代教育获得一份体面的工作,做一个城里人。我所理解的不必过虑是指偏远的大凉山,一二类模式并置的教育模式,实现了从小学到博士后的直通车,现代教育与传统文化之间的传承并不是水与火的关系,现代教育依然为传统文化的传承提供了强力支撑。二是文明的交融互鉴,为传统文化的传承点燃的心灯愈发明亮,人们置身泥潭,依然有人在仰望星空。”


  “《克智少年——吉则尔曲》中尔曲的父亲在老人那儿找到了答案,但我们并不确信‘传统文化’和‘现代教育’不可偏废这一‘答案’,吉则尔曲能够走多远?我们把答案交给这个少年未来的生活,交给他未来的人生来作答。这正是我们通篇没有一句解说词的主要原因所在。”


  图/凉山州非遗保护中心提供   原出处:西昌都市报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