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学 Yi Study

当前位置: 首页 > 彝学 > 彝学研究论文精选

马鑫国:彝人吸烟的由来及其观念

作者:马鑫国 发布时间:2020-08-14 原出处:《西南民族学院学报》2000年8月总第21卷“中华彝学专辑”

摘要彝人对烟的命名有其独特方法,对烟包的佩带有其独特方式,对夫妻感情的看法有其独特之处,这些跟烟的传说不无关系。彝人吸烟也有其传统观念,这种观念背后有着更为深层次的意识:彝人认为吸烟能传宗接代,吸烟能让人死后的死灵乘着烟子升向理想天国。

关键词彝人;吸烟;由来;观念

现在医学界一再呼吁戒烟,然而古老的彝民对烟却另眼相看,正如王昌富在其《凉山彝族礼俗》一书中所说:“凉山彝族吸烟有超凡的本领和惊人的表现,不论男女、老少均吸烟,大人们吸烟视为理所当然,小孩们五六岁则让学吸烟。二三岁小童能玩父母烟杆赞之聪明长大有为。”的确,彝人人人吸烟,以男人为甚。这与彝人的传统观念、意识不无关系。

彝人以烟为友,常在苦闷、悲痛时借烟消愁。据说,女人们的吸烟风俗也因此而致。彝人第一个吸烟的是男人,其目的是为了解脱对已故妻子的思念,今以传说为证。

2.111.jpg

在很早以前有一对恩爱夫妻,感情甚深,可是婚后不久,年轻的妻子在一场大病中死了,过早地离开了心爱的丈夫。她在临终时留下遗嘱:“我死后将变成一棵叶子烟长在我的坟上,你要是太想我,就将它摘下晒干燃吸,它会使你苦口难受,口吐唾沫,使你解脱对我的思念。”此后七六一十三的那天在妻子的坟上果然长出一棵叶子烟草,丈夫依照遗嘱将其吸食,其味果真难受,真能使人口苦难言、口吐唾液。可是始终未能解脱对妻子的思念。烟虽然苦口,但心仍旧想念。为了解脱思念的痛苦,他还是天天吸烟。此后,不仅他一人吸其他人也跟着吸了起来,为了解脱对妻子思念的人吸烟,不是为了解脱对妻子思念的人也吸烟,吸烟队伍真是浩浩荡荡。

传说中的其人其事是否为真人真事,我们难以断定。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即很早之前没有烟,后来人们在跟自然界作斗争的过程中发现烟这种野生植物能够满足人的某种生理心理上的需要,而把它作为作物培植了起来。从那以后才有了烟。

2.222.jpg

彝区吸食的烟为兰花烟,这种烟应是彝族特有之物,它不可能是外地外族传来的。吸烟习俗也不可能是跟外族外地学得或由外族外地传入的文化。比如汉区就没有这种兰花烟。从烟的命名角度看,也有其独特的方法。它跟汉语“烟”的造词方法不相同,汉语是人吸食后吐出的烟子这个角度去命名的。所以,汉语的“烟”(吸食的纸烟、烟丝等)跟“烟火、烟雾、烟子”中的“烟”在意义上具有一定的联系。从而,汉语的“烟”是按现象的外在特征来命名的,“烟”即烟子。彝族不叫“烟”,而叫“依”,其义为“痒”。这种燃吸的“痒”跟“皮子痒”、“嘴巴痒”中的“痒”在意义上具有一定的联系。而“痒”是一种感觉。据此,彝语表示“烟”的“依(痒)”很显然地是从感觉角度命名的。彝语里有用以某种感觉器官感知和观察客观事物现象的方法命名的词,如彝语管“笑”叫“水”。“笑”即“水”,因为“笑”的声音象水流的声音,所以发出象水流声那种声音的行为现象叫“笑”。这个表示“笑”的“水”就是从听觉角度命名的。而表示“烟”的“依(痒)”则是从触觉角度命名的,这种触觉既是生理上同时也是嘴上的感觉。从这个意义上说,“依”(烟)一词的命名与前述传说具有密切关系。传说里的丈夫吸烟是为了解脱对妻子的思念,但越是吸烟心里越是思念。当心里想念已故妻子时,嘴里或有关部位就痒起来,这是一种由内因刺激(思念妻子的心理活动)而引起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在这种反应而又无奈的情况下所吸食的东西就是“烟(痒)”。

2.333.jpg

上述传说暗示了彝族烟民最早吸烟的是男性,女性吸烟可能是跟着男人学的。因为男士烟民和女士烟民的烟色具有不同的佩带方式:男士挂于腰间,挡住生殖器,女士掉于下身右侧。其原因可以从上述传说得到佐证,即烟是妻子的化身物,而妻子是被思念的对象,丈夫是思念者,由于思妻,将妻子的化身物——烟时时揣于腰间,其用意是显而易见的。从这角度上说,在男人们看来,烟=妻子。而妻子是女人,女人是男人思念的对象,不是思念者,当然用不着将烟包系于腰间。因此,在女人们看来,烟≠丈夫。

关于烟的传说,还与彝人对夫妻之间的感情的看法具有一定的瓜葛。彝人认为夫妻感情不可过于亲密,原因有二:一是过于亲密有一方必遭不幸;其二,过于亲密不能生育儿子。所以,彝人夫妻之间的感情是一种貌似疏远而实为亲密的内在含蓄的类型。这种观念积淀在彝民心里,形成一种凝固化了的心理定势,进而升华为道德习俗。因此,彝人夫妻之间忌称名字,新婚夫妇初次夜间同床习惯上要拼斗一番,而白天忌用言语交流。有的直至生儿育女后才相互交谈。更甚者,有一方死去,另一方不得流泪,不论男女,也不论年轻还是年老均如此。视此为美德,否则被视为悖于伦理,为人耻笑,有的彝族风俗具有一定的传说渊源,如婚礼、哀事等红白喜事禁用山羊,这一习俗源于“鸟妖”变成一只大公山羊这一传说。因此,以上的烟包佩带习俗和夫妻感情似疏实亲的风俗,甚至烟的命名都源于烟的传说,这是可以肯定的。

2.444.jpg

在彝人的伦理意识里有一种“伸手要烟不羞耻,伸手要饭才羞耻”的吸烟观,在这种观念的背后有着两种更为深层次的意识。一是吸烟能传宗接代;二是吸烟能向天明示。

2.555.jpg

第一种深层意识,为了传宗接代而吸烟。这是彝人独特的吸烟观念。烟的起源说:“烟为子烟,子孙有千万。”在彝人看来,吸烟是传宗接代的标志,吸烟的传统一代传一代。据此推之、要传宗接代就得吸烟,只有吸烟才能生儿育子,不吸烟就不会生儿育子;只有吸烟的人才是有儿子的人,没有吸烟的人就不是有儿子的人。所以,在潜在意识里就形成了这么一个逻辑:

吸烟=有后代(儿子),没有吸烟=没有后代。于是,不仅男士烟民们为了有儿子而吸烟,而且女士烟民们也为了生育儿子而吸烟。这是一种极为荒谬的意识逻辑。

第二种深层意识,为了向天明示而吸烟。这种深层意识源于天体崇拜。在彝人的构想世界里有生灵生存的人间和死灵生活的天堂。天堂既是主宰人间命运的世界,又是死者魂灵的理想世界。而烟吸食以后所吐出的气体是一种升向天空的烟子。据此认为烟定能向天明示:本家吸烟,子孙不断。以吸烟祈求上天保佑子孙不绝,人丁平安,否则被天神“恩体古兹”视作断根绝种,不予保佑或受惩罚,以致断绝根种。此外,还认为吸烟定能向天明示:本人吸烟,以引起天神注意,希望天神让本人死后成灵,并为天堂接受。因为天堂只接收成灵者,但每个人死后不可能都成灵。彝人认为只有那些在世时为人善良、一生清白的人才能在死后成灵,而那些在世时作恶多端、一生不洁的人或死于非命的人在死后会变成在人间作祟、造孽而被驱赶、终无落身之处的游鬼。人们都不想变成被天堂抛弃的游鬼,于是天天吸烟,希望死后能乘着烟子升向理想天国。

2.666.jpg

烟子在彝人看来是一种神物,它是人间和天堂之间的联络媒介,是死灵通往天堂的桥梁。因此,在举行各种宗教仪式,如祭祖仪式、送祖仪式、以至断凶死鬼仪式和驱鬼仪式时,都必须首先要“烧草取烟子”——点燃一堆草,让其浓烟升向天空。据说,燃草取烟子意在与上天取得联系和通知各种神灵:天神看见浓烟就知道某家烟火未绝而保佑;各路神灵如山神护法神看见浓烟就会知晓某家做宗教活动而前来为巫师和祭师助阵。这实际上是天体崇拜的一种观念意识。

烟子在彝人心目中具有一种神秘的超凡功能,它不仅能替人向天明示,与上天取得联系,通知各路神灵,还能载着死灵升向天堂。这是人们由于崇拜天体而赋予烟子的一种神秘色彩。彝人葬俗为何不行土葬而行火葬,其根源与此不无关系。彝人最初可能行土葬,因为这是灵长动物处理同类死者的一种本能,是一种最原始而又古老的葬俗。后来因各种原因而改为崖葬和火葬。彝人祖灵牌说明了这种可能。祖灵牌是个貌似棺材的东西。实际上是棺材的缩影,它反映了彝人曾经行过土葬;祖灵牌在做祭后将放置于无人知晓的悬崖绝壁,这就是崖葬的遗迹。所以,彝人葬俗实际经历了由土葬到崖葬、由崖葬到火葬这么三个阶段。每个阶段都有其深远的因素。行土葬的因素是原始社会的和平时代,由于人与人之间和平共处,人人“安居乐业”。崖葬的因素是阶级社会里由于生活环境、外族的入侵和族内各氏族部落之间的战争,以及家庭成员死亡是鬼怪作祟所致的意识等,致使不断迁徙,迁徙后,其坟被毁或有被毁的可能,为免于此,改土葬为崖葬。现将祭送的祖灵牌放置于隐秘的悬崖就是例证。火葬的因素除了被迫迁徙外,还有天体崇拜的因素。彝人拟想世界不象汉族构想世界那样既有天堂又有地狱。彝人只崇拜天体而不崇拜土地。所以、彝人的想象世界只有天堂而没有地狱。天堂是崇拜天体的产物。在彝人看来人死后有两种变的可能,一是可能变鬼,留在人间作祟,作孽;二是可能变灵,到天上去过天堂生活。可是天堂在至高无上的天上,怎样才能到达“彼岸”呢?要到达“彼岸”非烟子不行,因为在直观上,只有烟子才能升上天空,其物既能升空,必能载灵到天堂。而烟子出于火,于是就想到了火,以火焚尸,其尸化而为烟,烟必升天,这就意味着死灵化为烟子或乘着烟子进入了天堂。所以,火葬意在升天。此俗实为对天体加以崇敬、膜拜的结果。此外的“烧草取烟”,吸烟风俗也是如此。

(作者系西南民族大学彝学学院教授)

(说明:推文中的图片均来自网络,图片版权归原摄影者所有)

(文字来源:彝学公众号,主编:巫达)

(本文从公开互联网平台转载,并经彝族人网重新编排,旨在公益宣传彝族文化。版权归属原作者和媒体所有,如涉及版权事宜请与我们联系进行删改。)

编辑:肖敏 发布: 肖敏 标签: 彝人 吸烟 由来 观念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