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 National Cul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彝族传统音乐舞蹈

非遗名录:彝族《婚礼歌》(省级 凉山)

作者:凉山非遗中心 发布时间:2021-04-17 原出处:​凉山非遗网
2001年,正是互联网兴起的年代,彝-人-网团队便确立了构建彝族文化数据库的宏远目标,初心不改,坚持走下去。

【导读】

凉山彝族嫁娶过程中演唱《婚礼歌》,是彝族婚礼活动中的一项重要内容。  

image.png

彝族婚礼歌场面

项目名称:彝族《婚礼歌》

凉山彝族嫁娶过程中演唱《婚礼歌》,是彝族婚礼活动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参与人数众多,男女老少皆可。新娘出嫁前3—5天,寨子里的亲朋好友(由妇女组成)聚集到新娘家,即开始演唱娱乐,直到深夜才散去。气氛最浓、最热闹的是在新娘出嫁前一天晚上。当晚,由一位德高望重的妇女开导,以《阿嫫尼惹》开始传唱,随之《阿姨阿支》、《玻哈牛牛》、《喳扎喂洛左》等对唱相继展开。表演者身着盛装,或歌或舞,构成了一幅欢快、热烈的歌舞场面。

【产生年代】

彝族婚礼歌是经历了漫长的社会历史的变迁发展,在古代岁月的流逝过程中产生和形成。从社会发展和人类婚姻的演进过程进行考察,从凉山彝族婚礼歌所反映出的内容实质作逆向探讨,寻找出它产生年代的必然联系。彝族婚礼歌(这里主要指新娘出嫁前唱的)以《阿嫫尼惹》、《热打》为代表。这些歌全部的可以说是核心的内容,反映的是彝族妇女在凉山父系氏族奴隶制的低下地位,从出生到出嫁直到人生终结的不幸历程。它不可能产生在原始公社、母系制时代,应是在父权制取代母权制,人类婚姻也从对偶婚向单偶婚过渡的时代。随着父系氏族奴隶制的确立,构建起父系氏族制的婚、丧礼仪习规,婚礼歌所表现的哭诉、悲泣、不满、诅咒、反抗,也随着岁月的无情荡涤,被婚礼习规所兼容,成为了礼仪与习俗的组成部分。在一代代彝族妇女呕心沥血吟唱中,婚礼歌的内容、题材、曲目不断丰富而成熟。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image.png

盛装的彝族新娘    摄影:游小军

【分布区域】

彝族《婚礼歌》流传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的广大彝族聚居地,越西县的彝族均有传唱《婚礼歌》的习俗,主要分布在申果庄、普雄、顺河、书姑地区和中所、新民的二半山的彝族聚居地区。

越西县位于凉山州北部,东邻美姑,南接昭觉、喜德,西界冕宁,北连甘洛、石棉,面积2256.47平方公里,全县皆为山谷,海拔最高处4791米,最低处1170米。自古以来就是交通要道,古代“南丝绸之路”和现今“成昆铁路”都贯穿越西,使本土文化与其他文化交流融汇,形成了有本土特色的文化。 古老的彝族,还能有多少东西能在时代大潮中存留下来,也许不会有明确的答案,但我们可以尽力去为她留存一些有价值的文化,这就是彝 族 人 网的价值所在。

【基本内容】

越西彝族《婚礼歌》是以《妈妈的女儿》(又叫《阿嫫尼惹》)、《阿姨阿支》、《阿嫫嫫果》(又叫《热达》)、《玻哈牛牛》、《喳扎喂洛左》等为代表的一组叙事、抒情长歌。它以一个彝族妇女的出生、成长、婚嫁、归宿为时间线索,这既是事物发展和人生经历的必然规律也暗示了一个民族不断对命运抗争过程。

这些歌的主要内容都饱含着对妇女命运的不幸与人生地位低下的诉苦与悲痛情绪的渲泄,更是对奴隶制包办买卖婚姻的不满与诅咒。如:《阿嫫尼惹》这首歌,曲调凄凉、催人落泪,它所倾诉的是彝家女子深受包办婚姻的苦害:

父老兄长多馋嘴,

竟把女儿的肉换银使,

竟把女儿血换酒喝,

逼嫁远的女儿不得不走了,

大雪封山也得走,

洪泻深沟也得走。

本应女儿侯慈母,

可如今,

只能让那锅庄伴母坐,

只能让那门框伴母站。 彝族人-网诞生于北京,已经20年了。初心不改,在浮躁的网络时代,留一片净土,为彝族留下更多闪光的文化。

可怜妈妈的女儿哟,翻越九道山也只能走,

跨越九条河也只能走,

…….

在人类的历史中男女婚嫁毕竟是自然的选择,因而,作为父母子女之情,女儿从出生到成长,再到谈婚论嫁,离开父母,远走他乡,其母亲与女儿的情感割舍,一切都在此中。同时,如长大成人后,没有自主的权力,又被迫离开母亲,面对如此命运,母亲的内心矛盾重理,到底女儿的出嫁是悲或是喜,母亲和女儿一样,永运是一个纠结的情怀。其中,蕴含了彝族一种含蓄的审美观,也体现了彝族人民尊重客观规律,以辩证的思维来解决发展中所遇到的问题的能力。

image.png

彝族婚礼背新娘

【基本特征】

一、是彝族婚礼活动中的重要内容和民俗活动,参与人数众多,持续时间长,气氛浓烈而隆重。

二、以一位德高望重的彝族妇女为主导,引导着整个传唱的过程。

三、表演形式以唱为主,一人领唱,一人或众人应合。唱时还辅以舞动披毡转体对舞的表演。还有 “斗嘴”咏诵的形式。

【基本价值】

一、具有极高的文学价值和独特的艺术价值;

二、是一部抨击黑暗的奴隶社会史书,表达了彝族妇女对低下地位的反抗;

三、展示了彝族的发展过程,折射出彝族人民朴素的辩证唯物主义思想。

四、继承优秀的传统习俗文化,在参与婚礼活动中增强交流、互相学习、加强团结,促进和谐社会构建。

【名录级别】省级

【传承人基本情况】

曲木阿依,女,69岁,越西县西山乡大块村,自幼从师于其母马阿支。

2001年,正是互联网兴起的年代,彝-人-网团队便确立了构建彝族文化数据库的宏远目标,初心不改,坚持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