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传统文化 National Cul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彝族传统礼仪习俗

罗婺故地彝族纳苏颇哭嫁习俗

作者:​李绍德 发布时间:2023-01-12 原出处:彝族人网 点赞+(
古老的彝族,还能有多少东西能在时代大潮中存留下来,也许不会有明确的答案,但我们可以尽力去为她留存一些有价值的文化,这就是彝 族 人 网的价值所在。

在西南边疆罗婺故地,彝族支系纳苏颇至今还沿袭着彝女哭嫁的习俗。时辰已到了开始哭嫁的时候,第一次哭嫁开始,新娘、伴娘在姑娘房里,娶亲的要去请来堂屋里,新娘子由伴娘陪坐中间,女伴们围笼坐,这时,众姑娘逼着娶亲的,领唱一曲哭嫁歌,由”红猫醋”领头,如果真的不会唱,哪怕是学什么叫都要表示一句,否则,过不了这一关,一般都是有备而来的,男方开始哭嫁调的歌词大意是:
jK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image.pngjK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是否吟诗,吟诗明否,吟不明也吟吟明了,也吟吟诗,哭嫁姑娘。
昆明府施令,武定府传令,传到元谋坝,元谋大河坝,红鱼水中游,鱼眼精,崖顶獐子立,獐眼精,彝族家中姑娘美,娘眼精,自古上楼托。是否吟诗,吟诗否,吟不明也吟,吟明了也吟,吟诗来。哭嫁姑娘听。彝娘则哭嫁,养肥猪则杀,小马添花纹,窥女须出嫁。

这时候,新娘和伴娘、众姑娘围成团,开始吟唱《哭嫁调》。jK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姑娘长大无家归(唱)
大湖水里面,鸯鸭齐生长,鸯鸭同玩耍。
玩到太阳落,鸭子有家回,鸳鸯无家归。
即使无家归,明天和后天,后天到永远,
玩处再来玩,耍处再来耍。大家庭里面,
男与女同长。男大有家住,女大没有家。
即使没有家,明天及后天,后天及将来,
玩处再来玩,耍处再来耍。
女儿心不甘(酬)
别父嫁女儿,别母嫁女儿,北方赶龙街,
买回红绿线,缝给姑娘的,买给姑娘的,
走路响叮当,穿起很鲜艳。
我父嫁女儿,我母嫁女儿,北方赶龙街,
买来红绿线,买给我穿的,买给我戴的,
穿起不鲜艳,走路不会响,心呀心不甘,
女儿心不甘。

如果娶亲的领头人(红猫醋),不会唱哭嫁调,那么女伴们就会向他要哭嫁调的礼品,一般是2公斤小锅酒,66元或86元不等。jK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男方唱哭嫁歌)jK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乌蒙山顶上,落雪有九层,八层已融化,
唯独有一层,还不曾融化,为何她不化,
她在等什么,她在等太阳,阳光一照到,
除非没有雪,哪有不化的。
乌蒙山半腰,马缨花九棵,九棵马缨花,
八个已开花,唯独有一个,还不曾开花,
为何她不开,她在等什么,她在等春风,
一旦春风到,除非不是花,哪有不开的。
乌蒙雪山脚,生女有九个,九个姑娘中,
八个已出嫁,唯独有一个,还不曾出嫁,
为何她不嫁,她在等什么,她在等媒人,
一旦媒人到,除非不生女,哪有不嫁的……

(女方唱)jK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妈的姑娘,在家的时候,睡觉不愁见,
头枕母手上,我嫁到他家,鸡叫起做饭,
天亮就吃饭。
阿妈的姑娘,在家的时候,捡柴不上山,
嫁到婆家去,捡柴要上山,捡柴有腐柴,
婆婆若是好,雨天腐柴多,若婆婆不好,
懒人背腐柴。
阿妈的姑娘,在家的时候,挑水不下箐,
嫁到婆家去,挑水要下箐,挑水有浑水,
婆婆若是好,雨天浑水多,若婆婆不好,
懒人挑浑水。
阿妈的姑娘,在家的时候,找菜不进园,
嫁到婆家去,找菜要进园,掐菜有黄叶,
婆婆若是好,春天黄叶多,若婆婆不好,
懒人修黄叶。

第一次哭嫁结束,已到夜深人静了,座在堂屋里唱酒歌的人们相继退出离去,娶亲的人们只能在堂屋里过夜,女伴们就开始与娶亲的人嬉闹,搅得娶亲人一夜不得安眠。待到寨子里的公鸡第一声啼鸣时,新娘、伴娘、众姑娘就又开始第二次哭嫁,歌词大意是:jK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昨晚这一夜,这一夜昨晚,所有人睡尽,
有个囡不睡。她为啥不睡,她老想父母。
难舍姊妹们,留恋故乡山,思念故土水,
过了这一夜,成了夫家人,姑娘好伤心,
伤心好忍受,无法改变它。
半夜雄鸡叫,但愿鸡莫叫,鸡呀你莫叫,
要是鸡莫叫,修银套鸡嘴,造金镶鸡冠。
天呀你莫亮,但愿天莫亮,天若真要亮,
造雾来遮挡。莫出日莫出,但愿日莫出,
造云遮日出,背土填山丫,
露水莫要干,但愿你莫干,毯子铺路面,
树叶垫桥上,我家这姑娘,在家的时候,
背柴不上山,挑水不下箐,如若有腐柴,
妈会选来烧,掺杂黄菜叶,妈会选来吃。
到了婆家后,如若公婆好,笑脸喜相迎,
公婆若不好,双脚跺地响,双手怕烂掌。
我家这姑娘,在家的时候,吃米不用冲,
磨面不用推,到了婆家后,冲米冲不白,
磨面磨不细,如若公婆好,笑脸喜相迎,
公婆若不好,双脚跺地响,双手怕烂掌。
妈家的姑娘,在家的时候,妈妈的心思,
她都很熟悉,到了夫家后,夫家新婆婆,
心弯或心直,她一概不知,屋里呆呆坐,
厨房团团转。
古老的彝族,还能有多少东西能在时代大潮中存留下来,也许不会有明确的答案,但我们可以尽力去为她留存一些有价值的文化,这就是彝 族 人 网的价值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