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婺彝人

作者:李绍德 发布时间:2017-05-01 原出处:彝族人网

  罗婺故地是彝人的乐园,彝族是武定罗婺故地里的主体民族,这支主体民族为罗婺故地的美丽富饶而谱写着一支古老的歌谣,他们为武定罗婺故地的美丽而歌唱,他们为武定罗婺故地的富饶而奋斗,祖祖辈辈永远传唱着这支古老的歌谣,使武定罗婺故地更加和谐欢乐,使我千万次地想走进和谐欢乐的武定罗婺故地里分享罗婺彝人的快乐。
CYb彝族人网


CYb彝族人网

  自古以来,武定罗婺彝人会说话就能唱一大篓的酒歌,会走路就能跳地动山摇的跌脚舞,唱支酒歌不分节日,只要贵客走进自家的门里,只要有一碗醇香的小锅酒,那一支支比酒还要醉人的酒歌就会飞扬。武定罗婺彝人不仅能唱醉人的酒歌,而且更能跳疯狂的跌脚舞,只要心情快乐时,罗婺彝家男人们从腰间拔出那支短笛,放在嘴边轻轻地吹,那手指十分灵巧地舞弄着笛吼的节奏,那一支又一支不同旋律的跌脚调就响了起来,快乐的心情吹起快乐的跌脚调,快乐的跌脚调跳起快乐的旋律。CYb彝族人网


CYb彝族人网

  在武定罗婺彝家山寨里,笛声飘起的地方,不论是翠绿的大山草坪上,还是在美丽而古老的彝寨场坝里,不论是火热的太阳高照的时候,还是温柔的月亮洒满山寨的夜空,多时上百人聚在一起跳着疯狂的跌脚舞,少则三五人手拉手,肩并肩地跳得自在,欢乐时与欢乐的舞步共享快乐;悲伤时也会吹起旋律缓慢的跌脚调,跳起动作缓慢的舞步,把自己的忧伤向舞步诉说,把自己的心思向舞步倾吐,让舞步抖去心中的失意,让笛声分担忧伤的痛苦,使一颗破碎的心得到愈合,使悲伤的心情在欢乐的舞步旋律中烟消云散,唱一夜的祝酒歌,跌一夜的跌脚舞,一切悲伤的心情都会快乐起来,一切生活都会从新的快乐中开始,疯狂的舞步送走了悲伤的心情,醉人的酒歌迎来欢乐的音符。CYb彝族人网


CYb彝族人网

  武定罗婺彝人日出而作,日落而归,每天初升的太阳在松涛林海里跳起欢乐的舞步时候,勤劳的武定罗婺彝人走出古老的寨门,三五成群地在各自的那片山地里描绘着丰收的蓝图,他们精心耕作着属于自己的那份耕地,用智慧的汗水哺育着丰收的种子。当夜幕降临古老而美丽的山寨,那轮温柔的月亮颤巍巍地挂在寨中央的那棵千年古树上,当千年古树下的场坝里吹起欢快的跌脚舞旋律时,一天劳作而疲惫的武定罗婺彝人们的脚步痒了,他们一头冲出自己的家门,又匆匆向场坝里赶去,踩着欢快的节奏旋律,跳起疯狂的彝人跌脚舞,一天的疲惫在一边一脚的舞步旋律中驱跑,随着笛声音符旋律的变化,人们的舞步也随之而变,人们的心情也随之乐起来。CYb彝族人网


CYb彝族人网

  武定罗婺彝人不仅在劳动丰收时唱歌和跳跌脚舞,而且在节庆里跌得更疯狂,几天几夜那欢歌笑语久久不落,在缤纷多彩的节庆日子里,火把节是武定罗婺彝人最隆重的传统节日,从农历的六月二十三日就狂欢到二十五日,这三天三夜里武定罗婺彝人们乐得很疯狂,那村村寨寨古老的场坝里,白天太阳光下笛声一响,彝人们的脚步就跳了起来,跳得脚步没劲时,喝上一碗辣醇芳香的苦荞小锅酒,当脸耳烧得发烫的时候,脚下的劲儿就更足,男人们疯狂地猛跺而跳,大声地猛吼着酒歌;女人们轻柔地踩着节拍,轻柔地唱着酒歌,从简单的一边一脚,跌到复杂而花样多变的八脚穿花,从淡淡的敬酒歌,唱到浓浓的情歌、恋歌。CYb彝族人网


CYb彝族人网

  当跳脚跳到太阳落山,火把节的半弯月亮挂在夜空,熊熊的篝火在场坝里升起,欢乐的武定罗婺彝人们围着篝火使劲地跳跳唱唱,张张脸儿被火光映得黑红黑红的,那古老的酒歌一夜比一夜唱得醉人,那欢快的脚步一次比一次跳得整齐有力,唱了三天三夜的酒歌还想再唱,跳了三夜三天的跌脚舞还想再跳。CYb彝族人网


CYb彝族人网

  武定罗婺彝人祖祖辈辈爱唱酒歌爱跌脚,有酒的场合里自然有酒歌,有笛声的地方自然有跌脚的人群。没有酒歌的日子里,武定罗婺彝人乐不起来,没有笛声的日子里,武定罗婺彝人狂不起来。酒歌是武定罗婺彝人生命的永久韵符,笛声是武定罗婺彝人疯狂的润滑剂,当酒歌从古老的彝家山寨里升起,当悠扬的笛声从古老的彝家山寨里传来,武定罗婺彝人们都会朝酒歌和笛声方向匆匆赶去,他们喝着辣醇芳香的苦荞小锅酒,他们唱着比苦荞小锅酒还醉人的酒歌,他们跳着疯狂的跌脚舞,他们唱出武定罗婺彝人热情纯朴的酒香,他们跳出武定罗婺彝人热情好客的风格。那悠扬的笛声,那醉人的酒歌,那粗犷的舞步日日夜夜在古老而美丽的罗婺大地上回荡。CYb彝族人网

责编: 上传: 措扎慕 标签: 
收藏(0 推荐(

相关内容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