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人物 Yi People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 彝人纪事

彝家村寨的白衣天使——攀枝花“全国模范乡村医生”吴玉琼

作者:滕德银 发布时间:2014-03-12 原出处:四川新闻网 点赞+(
这里是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海量的数据,鲜明的彝族文化特色,是向世界展示彝族文化的窗口,感谢您访问彝族 人 网站。

  四川新闻网攀枝花2014年3月11日讯(滕德银)在有着600年历史文化沉淀的攀枝花市仁和区平地镇迤沙拉村彝族村寨,经常可以看见一位身穿白大褂的中年女医生,背着一个药箱,两手牢牢抱紧其丈夫的腰,坐着丈夫的摩托车行驶在坑坑洼洼的村道上。她,就是1998年获得“全国模范乡村医生”荣誉的村卫生站医生吴玉琼。9qh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靠进修提升医术,彝胞们才会少痛苦”
 
  吴玉琼是土生土长的迤沙拉村人,父亲原本就是一个老中医。少年时代目睹了父亲为人治病的很多场景,作为彝族少年的她,决定接过父亲的药箱,传承父亲治病救人的衣钵。1986年,她从米易县卫校毕业,开始了从医生涯。
 
  为提升自己的医术水平,她于2004年考入攀枝花大学中西医结合专业学习了3年,于2008年考取了助理医师证,在2013年一次性通过了全国执业医师考试,且成绩超出合格分数线70余分。在近30年的从医生涯中,为不断提高临床经验,她先后自费在攀枝花市中心医院、云南省永仁县医院、米易县医院等医院多次进修。
 
  “理论要联系实际,没有精湛的临床经验,就不可能减轻病人的痛苦。”这是吴玉琼不断为自己“充电”的原因。她说,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由于临床经验不足,医疗器材滞后,在为一彝族妇女接生时,由于胎儿位置异常,差点导致严重后果。“当看到孩子终于平安地生下来时,我悬着的心才终于平静了下来。看到生产的姐妹们痛苦,其实我内心更痛苦,因为我在医术上还有差距。同时,我也认识到了临床经验的重要性。靠进修提升医术,彝胞们才会减少疾病的痛苦。”回顾20多年前的一件往事,吴玉琼还记忆犹新。“当然,现在我们村卫生站不负责接生工作了,但当时确实是一项重要的工作。”她说,全村24—27岁的年轻人,几乎全是她接生的,没有出现一起意外事故,那时她每年接生至少40人。
 
  “在进修时,我很吃得苦,指导我的老师都很喜欢我,甚至将一些不轻易传人的东西传给了我。”谈起进修的苦与乐,吴玉琼在整理桌上的医疗资料时,脸上挂满了笑。
 
  “靠悟性从医,彝胞们才会多欢乐”
 
  从医近30年来,吴玉琼渐渐形成了自己的专长,在医治腰椎间盘突出、颈椎病、关节劳损这三种病方面,吴玉琼逐渐摸索出了自己的一些“秘方”。近几年来,有云南会理县、永仁县和当地的十余名病人,经她医治,均可像常人一样参加生产劳动了。
 
  “是吴医生救了我!3年前,我是平躺在拖拉机上到的吴医生家,由于腰椎间盘突出,我不能坐摩托车,小车,对生命几乎绝望了,一家人为此天天都很忧愁。但是,经过吴医生2个月的针灸、理疗,我现在不仅能做家务活,还可以挖地了。”在平地镇见到曾经饱受疾病痛苦的36岁的金芬芬,她正在地里干活,谈起吴医生为她治病的事,她满脸感激之情。她说人最怕生病,自己如今在家里家外做得“活路”,和孩子、丈夫、公婆一家人过得很高兴、很愉快。
 
  家住仁和区沙沟村的刘婆婆,谈起在吴医生那里治骨质增生病的往事,也很激动。“以前我上厕所蹲都蹲不下去,疼得哭。两年前在吴医生那里医了三个月,如今我还能在广场跳跳坝坝舞喽!”
 
  谈及治病是否有“秘方”,吴玉琼笑了笑,思考了几分钟之后告诉我。“所谓秘方,我觉得并不真正存在。针对病人的实际情况,你能将药的配方、分量、用药时间把握好,病人的病就会有好转,逐渐好转最终就可能会治愈。”她同时还说,给病人治病,中西医结合,很多时候要靠“悟性”二字。在实践中不断总结,提升,医术就会渐渐提高。
 
  “说实话,我治好了一些曾经进大医院都没能治好的病人的病,让彝胞们多了些欢乐,我内心很高兴!”吴玉琼这样为自己当初选择了父亲的衣钵而“沾沾自喜”。
 
  “少计得失,彝族新村才有新希望”
 
  吴玉琼不是一个计较自己得得失失的人,近三十年来,她没有统计过究竟还有多少彝胞“忘记”了给她药费。采访中我笑着问她,非要请她估计估计,她不好意思地说“选择父亲的衣钵,我就没想着要挣大钱,乡亲们身体好,快乐多,就是我最大的希望。”她这样巧妙回避了我的提问。
 
  后来同她丈夫闲谈时,不经意间他丈夫说可能有一百多次吧。“十多年前,我们彝胞的确很穷,我老婆这样做,我也没有怨言。乡里乡亲的,不计较那么多。”吴玉琼的丈夫高挺标,说起这些话似乎很腼腆,但是很真诚。“三更半夜出诊,每年都会遇到几次,有时碰着了一晚上还要跑两三处。”老高这样说。据老高说,全年吴医生的收入,就3万多元,家里一儿一女也没有正式工作,大学毕业后都在昆明打工。“平时我老婆的心里,只有病人、只有药箱,我还是随叫随到的义务驾驶员。”老高笑呵呵地又补充了一句。
 
  如今,吴玉琼主要负责全村的公共医疗服务,她很尽职、很认真。“全村有精神病患者3人,糖尿病患者8人,高血压患者168人。哪家的门朝哪个方向开我都知道,哪位病人对青霉素过敏,我也知道。”谈起全村病人的相关情况,吴医生如数家珍。
 
  心肌梗塞病,很危险,稍不注意就会死人。但是,深处边缘乡镇的吴玉琼,就曾经成功送至了一个病人到大医院抢救。两年前,村子里60岁的毛致富来找吴医生,说他自己的胃疼。经诊断,吴医生觉得是心肌梗塞的症状。在经简单处置后,安排迅速送人。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成功将他送到了市中心医院,救回了他的生命。“市里的医生说,再迟半小时的话,我父亲就救不回来了!”谈起这事,毛致富的儿子这样说。
 
  迤沙拉村始建于明洪武 年间,距今有600多年历史。是汉族和彝族生活习俗高度融合的“中国第一彝族自然村”。该村是四川省最大的少数民族聚居村,该村历史上是古南丝绸之路拉乍古渡的一个驿站,因长期的多民族交往和融合,形成独具特色、蜚声中外的理泼民俗文化、建筑文化、谈经古乐。2005年该村评为第二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如今,该村正在借助身后的文化历史沉淀,打造生态乡村旅游村。
 
  “我就是吴医生接生的。没有好身体,怎么建设彝族新村,怎么展现我们特色的彝族文化?如今党的政策好,吴医生就是我们的保护神,有了吴医生,我们新村有希望!”在采访快结束时,该村的大学毕业生王刚这样说。“她就是我们彝胞的保护神!”村子里八十多岁的老人张婆婆也这样说。
这里是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海量的数据,鲜明的彝族文化特色,是向世界展示彝族文化的窗口,感谢您访问彝族 人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