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名家名作

几黑阿普:彝诗馆的故事系列(第一部)

作者:几黑阿普 发布时间:2016-08-06 原出处:彝诗馆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彝诗馆的故事系列:
 
      香草的天空(小小说)



    晨曦罩地。人们早已忙碌开了。
    彝诗馆馆主还在酣然大睡。
    馆主太累了。他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包括处理诗稿,接待粉丝,还经常私下约会几位相好的女网友,每晚都忙到鸡叫的时候。
    这时候,温暖的阳光像情妇的纤手,温存抚摸在馆主有点黝黑的光溜溜的屁股上。但馆主依然还在做着美好的梦。
    他梦见自己正挨那群漂亮的女网友们在打情骂俏着。他用手比做手枪状,对着一个网友,嘴上“啵”地打了一枪。
    这一枪,让馆主醒来了。醒后,馆主才发觉,原来自己正睡在一块香草地上,放了个响屁。四周是一片香草的天空……



 
彝诗馆的故事系列:

                                       妒火中烧(小小说)
                                   
 
    繁星闪烁。
        小城正逐渐沉静。
        但彝正风屋里的吵声却一浪高过一浪。
        “你完全没有必要气成这样。你们都是本民族,都是文化人,都在做着传承和弘扬本民族文化的大事……”秀美的妻子一面往上推一推自己巧鼻上的眼镜,一面温柔地劝说道。
        “他‘彝诗馆’凭什么要这样独领风骚?已经搞了什么彝族名人访谈,出版了《中国彝族当代诗歌大系》不说,如今还开设了个什么‘声音的彝诗馆’,所有的好事都全让他给占去了。”彝正风手肘撑在饭桌上,仍一个劲地猛喝着酒,依然唾沫横飞地骂着。他早已喝得酩酊大醉了。
        “‘彝诗馆’做出这些成绩,有什么不好?不是就达到了你们共同的目标?”妻子继续劝说道。
        “这有什么好?这一下,他把所有能写诗作文的我们本民族人都引过去了,我这边怎么办?哪个还会来尊敬我?”彝正风依旧暴跳如雷。“难道你也是看上了那个馆主?”说着,扬手“哗”地掴了妻子一记耳光。
        妻子的眼镜掉在磁砖上成了碎片。妻子一手捂着火辣辣剧痛的脸,一手在下面的磁砖上胡乱摸索自己的眼镜。
        妒火烧得彝正风无法安静了。他趁妻子没在拉劝的空隙,起身趔趔趄趄走出家门,漫无目的地朝街上荡去。
        熏人的酒气,让路人纷纷躲闪开去。拂来的阵阵凉爽夜风,让彝正风的酒性愈加发作了。尚未走出多远,他就一头倒在街上,吐出了一堆堆的脏物。路人更是躲避不及。
        这时,一位瘦高的小伙子走过来,意外发现了地上的彝正风后,急忙把他抱进出租车,送到了医院……
        第二天天大亮后,彝正风终于苏醒了。他愕然举目环视了一阵,再瞪大眼睛静静地盯着服侍在他床前的那小伙子一阵后,讷讷自语:“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喝醉了。我昨晚上去我们‘彝诗馆’的一位馆员家交换他诗稿的修改意见回来时,恰好让我碰上了。我就直接把你送到这里来输了一晚上的液。”“彝诗馆”的馆主傻傻地笑着告诉他。
        彝正风听后瞬间感羞愧难当,无地自容……


 
 
 
 
 
彝诗馆的故事系列:

                                              声疗(小小说)


        
    寒夜。星空。
        偶尔几声狗吠,划破寂静的夜空,随风长鸣。
        仁列求素捧着一把西药,急匆匆赶回家中。
        “孩子,快起来先把这药吃了。”仁列求素径直走向了火塘边的床铺旁,“知道你身体突然不好后,你爸爸也请了毕摩,已经在半路上了。孩子,不用怕,吃了这药后再做一场迷信,你的身体就会慢慢好起来了。”
        “妈妈,用不着吃药和做迷信,我的身体已经好了。”倚靠在床头上的儿子,抬起头,目光离开手中正玩着的手机,兴奋地回答道。
        “孩子,你身体怎么突然间就好了?”仁列求素呆愣在那里。
      “因为我听了这个。”儿子晃了晃手中的手机。
        “你听了什么?”
        “我听了‘声音的彝诗馆’”
        “‘声音的彝诗馆’不可能治病吧?”
        “妈妈,你不信的话,也来听一听。”
        儿子把手机递到了母亲的面前。手机里正热播着馆主的新作:“……阿普的荞子粑粑,阿玛的洋芋疙瘩,撩拨起了我浓浓的春意……” 2001年,正是互联网兴起的年代,彝-人-网团队便确立了构建彝族文化数据库的宏远目标,初心不改,坚持走下去。
        男播音吉时拉根浑厚,富有磁性的声音,像股甘露涌进了仁列求素心间,心旷神怡,还让她春潮涌动起来。她不禁问道:“孩子,这个男播音他成家了没有……”
 
 
彝诗馆的故事系列:

                                    诗疗(小小说)
                            
 
    
    春风荡漾。山花烂漫。
        正是古老山寨男娶女嫁的时节。
        情窦初开的彝家少男少女们,带着对婚姻的美好憧憬,纷纷羞涩地成家过上了日子。
        可新婚不久的吉木五乃嫫却日渐憔悴不堪起来。仿佛成了一朵过早凋谢的山花。她并非是对丈夫和婆家不满意。高考落榜回来后,能找到这样的英俊丈夫,能嫁进如此的富贵婆家,也算是三生有幸了。可她还是觉得生活中缺少了什么。
        这样的心理让吉木五乃嫫日益厌世轻生起来。不管是婆家的诓哄还是娘家的劝导都无济于事。她暗自决定要离开这个恼心的人世。
        这天,吉木五乃嫫拿上砍刀和绳子,佯装上山找柴,来到寨边的山林中,想吊死在一棵树上。
        不巧,有人在此放牧。吉木五乃嫫想来只有磨蹭到牧归后才能上吊了。
        看到放牧的是一位放假在家的女学生,吉木五乃嫫想利用跟这位女学生的闲聊来打发离世前的这段难熬时光。她走过去落座在女学生身边,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在看什么书呀,这么入迷?”
        女学生抬头甜甜地回答道:“我在看‘彝诗馆’编撰的《中国彝族当代诗歌大系》呢。”
        “它真有那么好看吗?”吉木五乃嫫不禁动了一丝兴趣。
        “很好看,有些诗太感人了。不信,你瞧瞧。”女学生主动把诗集送到了吉木五乃嫫的手里。
        吉木五乃嫫低头并不在意地翻了起来。却不想,愈看愈有味,一直看到了牧归的时候。刚才想吊死的念头突然淡了下去。不知不觉中,她胡乱砍来身边的一些枯柴,背着与女学生一同回去了。知道了女学生家里有这套诗集的另外三册,吉木五乃嫫把柴背回家里后,立马赶到女学生家里借来了那三册,背着丈夫他们开始抽空在认真拜读了……
        从这以后,吉木五乃嫫又日益鲜活起来了。山上的各种鲜花都早已凋完后,吉木五乃嫫却成了寨里一朵愈益艳丽的索玛花。人也变得愈加勤劳,聪明和温柔。不管是婆家还是娘家,都疑惑不已,想不通是什么好人把吉木五乃嫫教育成了这个样?
        “是它把我教成现在这个样的。”吉木五乃嫫拿出了她高价从女学生手里买来的那全套《中国彝族当代诗歌大系》。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这么几本书也能把你教成现在这个样?”婆家和娘家都不解。
        “这叫做‘诗疗’。”吉木五乃嫫抑制不住喜悦地说道。
        “什么叫‘诗疗’?”众人不解。
        “就是诗歌疗病法。”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结果,家人立即把《中国彝族当代诗歌大系》供奉在屋内的敬神台上……
 
 
彝诗馆的故事系列:
 
                           比曲子以的悲喜(小小说)

 
    天地丰腴。荞子一片金黄。
    润爽的秋风送来了各种丰收的气息。
    比曲子以正急匆匆往乡邮政所赶去。家里的各类庄稼都已收进屋了。今年又是个大丰收年哩。不用说,日子是愈来愈富裕了。但他还有一样东西尚未收获哩。
    比曲子以从邮政所如愿拿到了寄来的《2015年中国诗人在路上》。走出邮政所后,他就迫不及待打开诗集仔细寻找自己的名字。可从头至尾细细搜索了几遍,也没找出自己的名字。比曲子以一下跌倒在地上,手中的诗集也掉在了身边的泥土上。他失神的眼睛呆望着远方,一眨也不眨……
    过上好日子后,写诗就成了比曲子以唯一的精神支柱。把自己作品收进《2O15年中国诗人在路上》,就成了眼下他最大的梦想。所以,获悉“彝诗馆”在编撰《2015年中国诗人在路上》时,他急忙寄去了多首得意之作。过后,就翘首期待这套诗集的出版。如今终于等来书的出版后,却不见有自己的作品,比曲子以失落到了极点,似乎还失去了生活的勇气。他痛不欲生啊……
    这时候,手机里传来了短信的声音。他有气无力地掏出手机,一看是“彝诗馆”馆主发来的,心里不由愠怒起来。想放回手机不去看短信内容,但最终还是忍不住看了:“比曲子以同志:可能因为是通讯还闭塞之故吧!收到你的作品时,《2015年中国诗人在路上》都已经送到出版社了,故你的大作没来得及收进诗集里。不过,你的作品除了在我们新开设的‘声音的彝诗馆’配音播放外,我们还准备推荐到其它一些大型诗刊上。另外,根据你的才能,我们打算聘请你做群里的管理员。”
比曲子以惊跳而起。虔诚地捧着《2015年中国诗人在路上》,兴高采烈地回家了……
 
 
彝诗馆的故事系列:
 
                 阿莎惹的狂喜(小小说)
                         
 
   “这是真的么?”阿莎惹从快递员手里接过邮包,却张嘴瞪眼怔在了原地上。狐疑的眼神不由使劲眨了几下,再落回到包裹上,看清确实是“彝诗馆”送来的,便禁不住狂跳起来:“哎呀,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阿莎惹的确没想到,“彝诗馆”馆主真的按承诺邮来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所以,忍不住竟像小孩得了小鸟样的狂跳起来。
“什么事情值得这样高兴呀?”身边认识和不认识的都扭头来好奇地盯住阿莎惹发问。
阿莎惹却并不回答众人的问话。他紧紧抱着那个包裏依然狂跳不止:“我太激动了。真的太激动了。”
在身不由己的剧烈狂跳中,那根劣质的腰带挣断了,裤子连同松了紧松带的内裤,一起滑落下去了,露出了光光的下身和胯间那个酣睡中的小兄弟。身边的人见状,男人们哈哈大笑;女人们尖叫着惶然扭过头去。阿莎惹却毫无感知,继续在狂跳。倒是昏昏浊浊醒来的胯间小兄弟,羞赧地缩回了身子。
  “裤子都跳脱了,你还在那里跳说?”身边一些好心人善意地向阿莎惹喊了起来。
阿莎惹这才回过神来,终于停了狂跳,也发觉了裤子跳脱的窘境。但看见周围的人都盯住他的下身发笑时,阿莎惹气恼了:“有什么看的?有什么笑的?难道你们就没长有那些东西?要想看的话,就来看我手里的这个。这才是值得看的稀世珍宝呢。”
周围的人听了果然不再好奇地盯住阿莎惹的下身发笑了,都抬头望向了他手里的东西。包括女人们也不由扭头回眸他的手里。众人都在问:“你手里是什么稀世珍宝?”
“是《中国当代百名彝族女诗人诗选》”阿莎惹如此得意地回答周围的众人时,他胯间的小兄弟竟也雄赳赳气昂昂地站立起来了……

 
彝诗馆的故事系列:
 
 
                     订婚(小小说)

  “彝诗馆”内塘火熊熊。
  所有的成员们都集中在馆内参加达西尔风嫫的订婚仪式。
  馆主指令替馆上放羊的阿普,拉出最肥的那只大绵羊宰了来办宴席。
  已经到订婚年龄的达西尔风嫫,追求者无数。馆主决定,让所有的追求者都集中在今夜,让达西尔风嫫自己从中挑选一个如意郎君。
  “我们彝族女人的婚姻,过去都是‘订婚父作主,彩礼兄作主’。可现在是新时代了,我们年轻的一代要破除这种陈规陋习,响应国家‘婚姻自主’的号召……”馆主一面开心地大口饮着酒,一面积极鼓励达西尔风嫫,“你不要有什么顾忌,大胆地从追求你的这群潇洒年轻人中,挑个你满意的吧!”
  达西尔风嫫红脸感激地对馆主点了点头,目光逐一从围坐在她身边的时尚小伙子们身上梭过,慢慢朝下方移去……
  阿普把羊子宰杀出来,砍成坨坨肉放进大锅里煮好后,知趣地坐到门口上,拿着一根竹竿在专心地拦着狗。
  “我就跟随阿普了。”达西尔风嫫最终作出了决定。
  “什么?这么多帅气的小伙子,你一个也不看上,偏要跟随这么一个丑老头子?”所有人都惊讶了。
  “这些帅气小伙子都是文化人,花花肠子多,我不放心,还是跟随阿普这种没有文化的人去放羊子,日子会过得踏实些。”达西尔风嫫很冷静地说道。
  身边几个贴心女友提醒她:“可你又不是不清楚,阿普已经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了呀?”
  达西尔风嫫附耳小声回道:“阿普虽然是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可我看他至少还背得动一口袋荞子壳壳的……”


 
彝诗馆的故事系列:

                        娶小老婆(小小说)

  “我交给你的事完成了没有?”一见到吉罗马致,他的顶头上司当头问道。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哎呀,老总,真对不起,昨晚上我们‘彝诗馆’馆主娶小老婆,我忙着去主操婚礼,还没来得及去完成您交待的事情呢。”吉罗马致赔着笑脸回答道。
  “你们‘彝诗馆’馆主娶小老婆?”老总皱了皱剑眉。
  “是呀。是呀。我们馆主娶了武则天来做小老婆。”
  “什么?难道你们馆主他是不想活了?胆敢来娶我的武则天来做小老婆……”
 
 
 
彝诗馆的故事系列:



       吊颈(小小说)
 
    寨子中,别的家里都和睦相处。
   “彝诗馆”家中却闹得鸡犬不宁了。
    罪魁祸人是放羊的阿普,不本分放自己的羊,偏抽空去了孩子们的衣裤。孩子们本要拿去城里干洗的高级衣裤,让愚昧无知的阿普,用水搓洗而变形走样了。这激起了馆内众怒,孩子们强烈要求馆主严惩阿普。馆主迫于无奈,同意让阿普去吊颈。
    众人都忙着去给阿普找吊劲的绳。一旁的沙马急忙递给阿普一根,然后,放心地让阿普去上吊了。
    在众人的监控下,阿普吊在了旁边的一根树枝上。
    可刚吊上去,阿普却因绳断掉落在了地上。围观者惊诧。只有沙马心中明白。看到已上吊的阿普绳断而吊不死,都暗想这一定是“石姆恩哈”还不要阿普,也就不再逼阿普去死了。
阿普还是活了下来。知恩必报的阿普,从此就成了沙马忠实的仆人,天天给主子洗内裤……
 
 
 
彝诗馆的故事系列:
 
 
                    书疗(小小说)
 
繁华都市。热闹嘈杂。
闹市中心的一幢豪华別墅里,却幽静怡人。
但很久以来,别墅里也一反常态,吵声不绝。
“儿子,你不能再这样陷在网络里了。”一身贵妇人装束的母亲,轻轻推开儿子的卧室,又劝说起来。
“我不上网,那去干啥子嘛?”儿子继续用心打着游戏,头也不抬地回吼道。
“你该趁现在年轻的时候多看些书,要培养自己的学问和能力,不然,即使我们做父母的,给你留下再多的财产,你也会有坐吃山空的一天。”母亲又苦口婆心地继续开导说,“孩子,你算是有福气的了,我们做为父母的给你创造了这么好的学习条件。可你却不好好的看书学习,身上养成了富二代的通病。你不想一下,我们那些还住在农村的亲戚,就因为没有好的条件来看书学习,不少人成了社会上的浪人……”
“我也不是不想看书呀!可现在能找得出啥子好书来看?”儿子抬起了一张愁苦的脸。
“你看一下‘彝诗馆’推荐的这套书吧!”母亲把手里的书递进了儿子手里。
“是一套啥子破书嘛?”儿子噘嘴很不情愿地接过。
 “是笔名叫‘野岛’的我们一位彝族诗人主编的《新纪元汉语诗歌系列》。这位主编是一位在国内外获得过很多荣誉的银行投资家。所有看过这套书的人,都说是一套难得的好书。”母亲一边介绍,一边强制关掉了儿子面前的电脑电源。“儿子,你就看一下吧!”
儿子一声叹息后,无奈仰躺在靠椅上,对手里的书依然不屑一顾。母亲轻轻反手拉上门走出了儿子卧室。
过后,母亲接着出门去参加一个重要活动了。
第二天午后,母亲匆匆赶回家里,先急着去了解儿子对那套书的反应。却不见儿子的踪影,连同那套书也不见了。
母亲一下瘫倒在那里。她猜想儿子又像往几回样,把给他买的书拿去送给捡破烂的后,又去网吧打游戏了。母亲感到很绝望,泪如泉涌。她颤抖抖地拿出手机,准备给在国外打拼的老公汇报一下儿子的劣迹。
刚好有电话打进来。一看是儿子打来的,母亲怒不可遏了:“你又跑到哪里去了?”
  “我在乡下的亲戚家里哩。”手机里传来了儿子欢快的声音。
  “你到乡下亲戚家里去做啥子?”
  “妈妈,昨晚上您给我的书确实是一套好书,里面不仅有我们彝族百名女诗人创作的优秀的诗歌作品,还有教人立志和催人奋进的诗辩的光芒。这样的好书不能光我一人拥有啊!我考虑到我们乡下的亲戚没有条件及时买得这套书,就把它拿来送给了他们。妈妈,我现在给您打电话,就是想要您再给我订好一些。我不仅要自己一个人看,我还要把它推荐给我那些富二代的朋友们看啊……”
母亲泣不成声了……
 
 
 
 
彝诗馆的故事系列:


          弥留之际(小小说)

  堂屋上,被火烟熏的电灯泡,散发出来的光亮,淡黄淡黄的若隐若现,像上边火塘边地铺上正弥留之际的那位老人气息。
  九十高龄的这位老人,已经完美地走到人生的最后一刻了。可也不知怎么回事,在火塘边地铺上儿孙们的怀中,进入临终之前已有多日,但老人家时昏时醒,就是不肯撒手西归。
  “难道老人家放心不下你们儿孙们什么?”围坐在火塘边的邻居们在猜疑。
  “阿达,你就放心地去了吧!我们活着的儿孙们一切都很好,用不着您牵挂。”看到老人的那个症状,儿孙们都心里不好受,求之不得老人早时解脱痛苦。儿子含泪说道。
  老人却微微动了动嘴唇。众人感觉到老人并不是牵挂儿孙们什么,却似乎还在留恋着人世间的什么。
  “阿达,难道您还有什么没了的心事?”儿子一面问,一面俯下头去,贴近老人的嘴唇。
  老人的嘴唇又动了动,十分吃力地吐出了几个字:“彝……诗……馆……”。
  “什么,‘彝诗馆’?”儿子不解了。
  “难道老人家是想临走前去一趟‘彝诗馆’?”众人都诧异在那里。
  儿子大声向老人问了众人的这个疑问。但老人又努力地摇了摇头。
  “您是想再看一下‘彝诗馆’的诗集?”儿子又大声问老人。
  老人又微微点了一下。儿子立即从内屋找来了“彝诗馆”编辑的《阿波罗的光芒》那本诗集。
  老人的眼睛又亮了亮,嘴唇又动了动。儿子又俯身聆听。老人又费劲地吐出了几个字。
 “您要听吉罗马致的那首《我爱您》?”儿子再证实了一遍老人的话。
  看到老人又微微点头后。儿子急忙找到吉罗马致的那首诗,泣声念了起来:
  …………
  我爱你
  爱你那个漆黑的屁股
  胜过爱别人
  漂亮的脸蛋
  …………
  在儿子的念诵声中,老人终于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嘴上挂上了安详幸福的笑容……


  (特此声明:本小小说故事系列纯属虚构)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