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名家名作

王天祥:写在时序上的诗(三首)

作者:王天祥 发布时间:2016-08-06 原出处:彝诗馆
古老的彝族,还能有多少东西能在时代大潮中存留下来,也许不会有明确的答案,但我们可以尽力去为她留存一些有价值的文化,这就是彝 族 人 网的价值所在。  
1、昨日
————在忧郁中寻找快乐
 
昨日,寂寞的弦,
在那场盛大的婚事上,
弹出一条条青色的路,
那里,没有留下祖先的足音。
没有土掌房,只有痴情的阿诗玛。
 
昨日,火塘上的火,
在那寻常的串门宴上,
烧出一道道微笑的皱纹,
那里,没有阿黑的身影。
没有取暖器,没有空调,
只有懵懂的虎头帽试着睁眼。
 
昨日,我在婚事中寻找爱人,
那时速五秒的秋雨,
已划过圭山的山顶,
穿透阿娃的心,
把火草编织成女神的衣裳。
 
昨日,我在火塘边打了瞌睡,
洋芋在和包骨的搏斗中对我微笑。
在没有母语的母语中,
草墩滚的速度是地球自转的十分之七,
至于那剩下的三分,我早已拿给过去。
 
昨日,我在忧郁中寻找快乐,
在那死去的过去中,
失语——
 
彝族人-网是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网站的目标,是构建彝族文化核心数据库。
2、坐在情诗上的低头者
 
我们坐在阴冷的日暮里
大地未被洗刷之前
“阿乌”①,她撩起羊角辫,“好不,
再给我讲一遍那美丽的
故事,关于晚霞之后的天使
是如何吹走缠在阿美婼身上的恶魔?”
 
我们坐在钢筋混泥土构筑的城里
冷雨,伴着窗帷浮动,旋转无题的话语
“阿达”②,他吹起绿叶,“好不 彝族人-网诞生于北京,已经20年了。初心不改,在浮躁的网络时代,留一片净土,为彝族留下更多闪光的文化。
再给我听一遍隐不住的痰盂
是如何激发柏拉图的理想王国?”
 
虽然  我们没有一起坐在火塘边
人们也没有将一把炭灰
抹到我们的脸上
但是  你知道吗
燃烧的火焰
早已被风声催眠
那时  夜最轻
也最凉
 
还想再次倾听悬挂在铁架上的瓶子
在对人发笑时
流出银色的琥珀
把眼睛睁得很大
才能把直露的双眼皮
归单
在规避中
从未如此多的抬头   又低头
发现  热水袋在黑暗中静静挪动
充一次电   换两次水
也没能留住的热度
 
偷偷地看你惺惺松松的睡样
它们懒懒地擒住我的心   又将我放开
还是   那场下错了的雪
勾起   颤抖的小指
一直   为你守护那道热流
 
2016年1月24日凌晨  完稿
 
(注:①阿乌,白彝语,意为“舅舅”;②阿达,白彝语,意为大伯。)
 

3、血色丛林 彝族人-网诞生于北京,已经20年了。初心不改,在浮躁的网络时代,留一片净土,为彝族留下更多闪光的文化。
 
野火烧山的时代,
烧不尽凝固的血脉。
阳光透视松针的额头,
将金线扎在绿色的海洋。
 
丛林从绿色到血色的蜕变,
是跤场里没有搏斗的印记。
在我释梦的岁月里,
松针扎进女人的乳头,
将乳汁轻轻的飘落到我的睡枕上。
 
在我蒙昧的记忆里,
我小小的手指将松叶旋转成蠕动的虫子,
我从搏杀中得到快感,
却不曾被人怨恨。
 
血色的时代,是丛林的时代。
比如,当我坐在摩托车的副驾驶上,
便可以肆意将氧气装进口袋,
像风一样自由飞翔。
 
血色的丛林,或许
是那么回事,根本
不是那么回事。
在绿光中人们看不到一丝血色的痕迹,
因为它没有经历过大屠杀,
就算那年山火把三台寺剃了个光头,
人们也没有见到一滴血色。
 
血色的丛林,
从它被钉上十字架那一刻起,
耶稣不再拯救它,
它的命运也就不再属于自己。
当象征着纯洁的白色,
侵入它的领地,
它的血不再是红色。
而这次战争的始作俑者,
便是所谓的“探足者”。
 
作者简介:王天祥(1988-)男,云南弥勒人,彝族。曾就读于云南师范大学,本科获得汉语言文学学士学位,研究生期间获得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硕士学位,已在各类期刊、杂志公开发表论文及诗文多篇,现工作于石林彝族自治县民族宗教事务局民族研究所。
古老的彝族,还能有多少东西能在时代大潮中存留下来,也许不会有明确的答案,但我们可以尽力去为她留存一些有价值的文化,这就是彝 族 人 网的价值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