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名家名作

吉木里呷系列:我是多年前临行的浪子(外三首)

作者:吉木里呷 发布时间:2016-08-06 原出处:彝诗馆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箴默的石头
 
狼里侯濮不再有狼
就像唇边遗失了一些陌生又熟悉的词。
荒寂的山头,夜色正从乌鸦的翅膀
流荡,飘落了下来
树林捍卫的生死场,棱角模糊。
为一次爆棚的人口,开荒,
蚂蚁举起反重力的臂膀
却捅不破落叶障目的死守,
乌鸦已滑落暗夜。
从失陷的领地捡回一块石头,
冰冷的像死去的语言:
用九十九个火塘烧,
用九十九个毕摩做毕,
用九十九只鸡做鬼引,
用九十九只猪做死祭,
用九十九只羊做领头,
用九十九只牛角做召唤……
 仍旧冰冷的像石锅。
无法开口的石头,
就像语言羞愧的外壳,
    太多时候,
 失去了内骨质,
只能抱紧沉默
   2016-05-23
 
土豆
 
在庞大的农贸市场里,它总会
待在不起眼的角落,
长着像山里人一样粗质的皮肤
从山村到城市,城市到城市
周转,落户。就像
我失散多年的兄弟:
出卖廉价的苦力于城林,
攥紧离家的日子和卖身契。
 
我把它切成两半,
没见它流血,
甚至连眼泪都没有,
或许疼痛都不算疼痛。
就像我的母亲
咽下创痛和疾病,
把美好的愿景
分食给她的子嗣
        …
 
我把半块种在阳台上
任工业的重金属,污水和雾霾
在它的伤口上肆意的撒盐,
它却咬紧了风:
像历史紧咬沉默,
像毕摩紧咬烧红的犁铧,
当人类脆弱的舌头部分舔舐
过通红的铁块,
我似乎看到一个民族
在土豆的子宫孕育,分裂
从根茎上再次重生。
 
后来我才发现,
阳台上的半块土豆
顶着太阳产下了十几个自己,
而土豆的额头多像山的额头,
又像一路迁徙过来的
   ——彝人的额头
   2016-05-31
 
 
我是多年前临行的浪子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让酒把伤口撕开的再大一点
容下故乡,容下荒凉与冷漠。
我是多年前临行的浪子
遥望星空扑闪钻石的光
戳痛深陷贫瘠的泪腺
——没有一滴咸泪,
没有一滴咸泪
让目光幽远的泛溢
海浪来的破晓,
而生命的盐粒还在海里打滚着生命,
却从我的眼里收售着忧伤。
我,一个多年前临行的浪子,
是海风分配的一段行程
——浪打着浪,正像生活夹打着生活。
空寂的繁星下
尘埃,没有一个站住风中的脚跟,
只有奔驰的时间碾压着死人,
只有尘埃积压着尘埃却又漂浮不定地
让拥堵的墓地,填满失落的目光。
夜,飘满未知
拥抱街灯,熄灭黄昏,
而磷火只在夜里燃烧
像在黑夜里奔腾的血液燃烧生命的渴望,
我似乎看到海平面以下的地方
更多的尘埃死在那里
让海浪到达了更远的地方,
(这海浪曾贫瘠了多少人的泪腺?)
而我,只是一个临行的浪子
因注定远行
像所有族人一样
在龙年龙月龙日的火塘边 2001年,正是互联网兴起的年代,彝-人-网团队便确立了构建彝族文化数据库的宏远目标,初心不改,坚持走下去。
失足,
被烧红的火镰
烙印了一段丢失的记忆。
 
 
让酒把伤口撕开的再大一点
容下故乡,容下荒凉与冷漠
 
2016-06-11
 
 
 
土坯房
 
告诉一座城,我是从泥地里刨出来的刀眼人!
       ——题记
1.
(祖父在这里捏造先祖的伟岸,
造到房墙上都是自己的掌纹;
父亲在这里捏造祖父的面容,
造到基石上浸满自己的汗水。)
在时光鼎立的山风口,
一段被历史夹打,抑或
夹板和木杵夹打着的历史,
将记忆定格在四方的空间之内
将风雨雷电放逐在四方的空间之外
将泥土与石头的生命兀立起来
凝固霜雪与岁月的跌打
把生命存放进生命
——猎狗的夜吠是土坯房跳动的心脏!
每一声夹带生命的奇迹
在贫瘠的山梁上
回应空谷寂寞的荒凉。
没有鹰经过的地方,
岩石在青苔上剥蚀着时间,
而更远的地方,
撒荞手挥动着的臂膀
兰花烟一样虚无。
荒凉的寂寞空谷,
四季是不变的恋人,
藏在山头的密发里生出情爱的蘑菇一朵
色彩斑斓,
像一枚缀扣
把时过境迁锁进灵魂,
一次次的翻阅,
一次次的收紧。
 
2.
守着院坝里的一枚绣花针,
哦,年老的姑娘啊,
和土坯房一样的年老。
把爱情缝进最漂亮的衣裳,
缝了多少年的心思——
从祖辈,父辈直到现在
仍旧缝不出一个圆满的结局,
——逼婚桥上风追着雨,
——逃婚路上狼赶着鹿。
哦,姑娘,
房墙上都是祖、父辈的面容和家规,
你何时走出这座破旧的房子?
把你的绣花针放一放,姑娘,
请把你的绣花针放一放,
我还记得你吊死在村旁的老树上。
而树下,你刚和你的影子谈了一场自由的恋爱。
 
3.
青灰的泥瓦鱼鳞布排,
像阿妈冻裂的薄唇
含着一块生锈的铜皮。
或许羊群早已把弹奏的套路摸的一清二楚。
土墙倔强的立在地界上,
唤些风雨夜夜洗涤褪色的记忆,
像祖父拒绝任何的工业洗涤剂,
用火塘留有余温的灰烬
清洗一件泛白的蓝色劳动裤。
 
4.
鹰是褪去两个字母后的彝!
而历史不足以撬动你在石头上种出粮食的奇迹,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你有你的鹰爪,我有我的腰刀!
我们都把生命插进石头的生命,
在山的额头留下岁月的痕迹。
我们互为友邦,
我敬重你:
你从来不会休憩于我的房顶上,
你不是喜鹊麻雀云雀孔雀朱雀更多的雀……
吵吵闹闹,过家家。
你也不会无缘无故的落在我的房顶拉一扒屎,
然后大摇大摆招摇过市的像只肥鸽……
即便后来你叼走了我家唯一下蛋的母鸡,
害我在丛林里找了三天,大骂狐狸进了寨子!
其实,从历史里将你打捞上岸,
我的猎人祖辈曾受恩于你:
我们总是在知道你的老巢后,
带着各种致使雏鹰受伤的武器——
割伤,打伤,摔伤,刺伤,甚至咬伤你的孩子,
你总会找各种药材治愈你的孩子,
而我们总是不止一次的光顾,再一次弄伤它……
直到它完全变成一个药引!
从历史里将你打捞上岸,
只为彝人缺医少药的历史
——那段烂疮里走出来的历史
其实,
你只是一只鹰,
然而褪去两个字母后
是医,神医的医!
 
5.
黄昏的风吹过山岗,放羊的老人和孩子原路返回,
左耳上,另一个太阳正发着蜜蜡的光。
土坯房内光线渐入昏暗,
松油灯微弱的睁开——夜的眸子
星空静谧……
白天,又有一座土坯房被推倒,
砖块砌成了小洋楼,
从此往后,孩子在老人的口里打听着故乡的模样,
直到老去的村庄慢慢格式化,
从有,似乎有,没有吧,没有,没……
直到多年以后,
我照着父亲的样子捏造我的土坯房,
造到房墙上全是自己的影子,
却怎么也造不出父亲的面容!
 
6.
这夜,远方——
一个四十出头的男人把工钱缝进裤子的最里层
这夜,旧地——
空洞的土坯房女主人睡在一个熟悉的邻村男人怀里
    ……
鸡叫三遍的时候,
远方男人想着四个孩子上了工地,
狗叫六遍的时候,
土坯房女主人在狗吠的掩护下跑回了家。
   ……
远方男人想着孩子把咸菜馒头吃成了年夜饭。
而土坯房女主人把荞馍做成了邻村男人的模样
……
从此,空洞的土坯房守着一个秘密
而夜晚出走的女人渐多。
……
 
只有鸡狗知道这个不能说的秘密
 
7.
石头和泥土长埋地下,
水泥封禁的空间
无根的草在营养液里寻找着根。
而从地缝里钻出来的青葱,
五指都指着天,
或是控诉,
抑或指桑骂槐,
仿佛彝人的天菩萨
只要一折断,
那浓烈的情感都将会像葱
戳痛你的泪眼!
 
2016-6-24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