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访谈专栏

贴近大地的飞翔--彝诗馆访谈系列之吉布鹰升

作者:阿索拉毅 发布时间:2015-04-15 原出处:彝诗馆 彝族人网
s95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吉布鹰升:笔名流水,在《人民文学》、《儿童文学》、《散文选刊》、《广西文学》、《星星》、《大地文学》、《小溪流》、《雪莲》、《西部散文选刊》、《微型小说选刊》、《散文世界》、《绿叶》、《绿色中国》、《北方作家》、《华夏散文》、《陕西文学》、《海南日报》、《商报》、《散文诗校园文学》、《美华文学》、《华夏散文》、《散文诗作家》、《西部散文家》等刊发表作品,已出版散文集《彝人族语》(淘宝网、天猫网列为畅销书)、《隐匿山间》、《智慧心语》、《有一种感觉叫思念》等,被国家图书馆和各大学图书馆收藏,部分作品曾获首届中国西部散文奖,2011年冰心儿童文学奖,2012年全国孙犁散文奖,第五届四川省少数民族文学奖等奖项,作品入选《2011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2012年中国微型小说年选》、《2011年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获奖作品集》、《中国西部散文精选》等几十种选本。
 
 
  彝诗馆:你目前的工作和生活对你的散文写作是否有影响?如果有,你是怎样克服的?
 
  吉布鹰升:我仅仅是业余写作者,工作中的时间是不能支配于写作中。这几年,周末遇上天气好,和山上的风光吸引我的时候,我便上山采风。写作对我来说,成了我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写作是我存在于世间的存在方式之一,写作让我获得清晰、独立的思考。一个写作者,停止了思考和写作,他的灵魂意味着走向衰亡。很多时候,我们茫然活着,不知道生命的真谛,生命是何其苍白。其实,生命的更高境界是在记录和感悟生活,揭露和鞭打丑恶和虚假,同时给人向善向美向真的勇气和力量,以及回归简朴回归自然,保持一颗平常纯洁的心灵。有时,我们都对生活感到厌倦,现代人孜孜以求的权利、地位固然看起来高贵,不过它们和一颗高尚的灵魂比起来,孰轻孰重呢?一个写作者,即使物质很困乏,但是他明白他为什么活着,或是为谁而活着,或是为了生命而抒写。这个你更明白。有时,我真的想逃离尔虞我诈和世故的社会,这个时候上山不仅仅是采风,而是有着更高和更深刻的的意义。于是,生活也是写作的一部分。如果,我们这代人,所谓的写作者不记录这个时代的变迁,不记录我们这个民族的生存状态(包括文明的进步和民族文化的低迷),不记录社会转型期底层人们精神上的困惑和麻木,不记录自然生态在工业化进程中曾经或正在被破坏的现实,不记录毒品、艾滋病、贫穷等给我们带来的惨痛等等,我们当代民族文学是有遗憾的,我们这些所谓的作家诗人能对得起后人吗?我们渴望社会比现在更加美好,而不是信仰缺失和道德堕落,因此我们应该记录和写作。
 
  先哲讲,读万卷书和行万里路。我们都达不到,但是我们尽量身体力行。作家诗人如果不去行走,不去体验生活,闭门造车,作品必然是苍白的。我希望自己的作品是贴近大地写出来的。
 
  彝诗馆:在你的散文写作中,什么样的题材最能引起你的兴趣?在你的散文写作中,具有浓郁的地域性、民族性,时代性,艺术性等,你为何会做出这样的写作倾向?
 
  吉布鹰升:当前,对现实的关注和反思,是彝族文学的缺席。彝族作家学者阿库乌雾用汉语写作的散文《林木之光》,从一个学者的角度,对彝族文化和彝族的生存状态进行了深刻的反思或批评,具有深邃的思想性,得到了散文界的高度关注。他的散文在全国文学界是独树一帜的,是对彝族文学的重大突破,在彝族文学史上也是前无古人的。他的散文,同样具有民族性、时代性、地域性和艺术性。社会转型期,其实也是社会大变革时期,很多地方出现了荒村,很多彝族青壮年进程务工,还有毒品和艾滋病对我们民族带来的危害和灾难等等,我们的作家诗人们大都缺席了,甚至在有意回避。我们的作家诗人们似乎已经麻木了,沉浸在自我小圈子里。文学从来是记录时代变革和民族生存问题的,是具有地域性的。
 
  文学的地域性、民族性、时代性和艺术性,是文学的鲜明特征。古今中外,那些优秀的文学作品,如诗经、唐诗宋词,鲁迅、沈从文、帕乌斯托夫斯基、艾特玛托夫等的作品,无不具有这种鲜明特征。即使反映和描绘自然,也是具有这样的特性。比如,同样是写自然,我们读俄罗斯作家普里什文、屠格涅夫,和美国作家梭罗、约翰缪尔等等的作品,他们笔下的自然也具有各自地域性和时代感。近年来,我在关注自然,行走于山水之间,用散文形式反映凉山的自然生态,因为人是自然的一部分,我们不再关注自然,保护自然家园的时候,我们只剩下城市,只剩下钢筋混凝土,只剩下污染的河流,而没有了青山绿水的时候,我们的文明也消失不远了。令人欣喜的是,这几年我在行走中感受到我们的彝族群众在党的领导下,环保意识在加强,很多偏远的地方生态在不断改善。当然,我们曾经失去的森林家园永远消失了。
 
  彝诗馆:我发现你衷情于山,爱爬山,山对你的散文写作意味着什么?听说,有次你在爬山的过程中陷入绝境,那次的经历对你后来的写作有何意义?我最近有幸读了你的新作“最后的山”,为什么以这样的题目命名?
 
  吉布鹰升:很多作者的作品,不接地气,缺乏在场感,关在屋里虚构。于是,乡村在他们的笔下,要么太唯美诗意了,要么太沉重了,没有很好的把理性和感性完美结合起来,包括我自己。我爱爬山是因为行走于山水之间,是很快乐的事情,还有让作品更具有在场感和真切感,也避免了感性的不足,让作品尽量保持理性和感性中自然地结合起来。那次,我走进一座山,仔细观察分析,原来我记忆力的杜鹃花,也就是我们彝族人说的索玛花,并不像我记忆中那么熟悉,甚至我感到对我们以为熟悉不过的索玛花是那么陌生了。这是为什么?是因为我们凭着记忆去写,有很多缺陷。散文不同于小说,小说是虚构的。有人说,小说是撒谎艺术,是在事物真实基础之上的撒谎和虚构。比起小说,散文更具有真实性,是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可以这样说,我的很多作品是行走出来的,而不是写出来的。我的有些作品缺乏深刻,可是保持了自然性。我们看俄罗斯作家普里什文的自然经典作品《大自然的日历》,不追求深刻,可是一篇篇的断章、散板,都是自然流露出来的,而不是刻意追求深刻。他的文字的简练精准,是他长期仔细观察自然的结果。他的散文语言字字珠玑,每一段都是天然的碧玉一样璀璨夺目。《最后的山》是我的新作,还没有发表。我在文中已经表达了这篇题目的意思了。
 
  彝诗馆:你是我印象最深刻的彝族写作者之一,因有缘读你的《彝人笔记》,令我十分震撼,站在今天的视角观之,你对这部著作有何看法?里面的短诗,我特别喜欢,现在除了写散文之外,想过创作诗歌吗? 
 
  吉布鹰升:我的诗歌拿不出手,自娱自乐而已。当时,得到发星的鼓励,那个阶段我自己也保持一颗诗意的心。有人读了《彝人笔记》里面的诗歌,说我很单纯,单纯对一个写作者而言,是很好的事情。我现在想保持这种心境,似乎比较难了。里面的个别诗歌也是得到过别人的肯定,如江西诗人汪峰。我想,他喜欢我的那几首诗歌,是因为诗歌里面的那种心境感染了他吧。我更热爱散文,是因为我更适合写散文。能够把散文写好,真正成为自己的东西,是很不容易的。这不仅要体验生活,也要修炼语言。散文是一门永无止境的艺术,有人把散文说成是写小说之前的练笔而已,这是偏见和误区。朱自清先生不是以散文成就大家的吗?当前,我不再写诗歌了。因为我没有诗歌的天赋。那些优秀的诗人都是有诗歌天赋的。当然,散文和小说也是要求诗意的。艾特玛托夫、帕乌斯托夫斯基、屠格涅夫等等的小说,在我看来,几乎每一段文字都是充满诗意的诗歌。
 
  彝诗馆:你对文学创作中“民族的,也是世界的”这句话有怎样的看法?
 
  吉布鹰升:一个民族有别于其他民族的地域性、文化特征和生活状态等等,具有鲜明的独特的民族性,同时民族的又是世界的,因为民族的多元性,才构成了世界的丰富多彩,而且人性是共性和个性的统一,是不分民族的,譬如虚假、丑恶和真实、善良等。我们读契诃夫和莫泊桑的小说,他们对人性弱点的记录,既是他们那个国家和民族的,也是世界的,你看他们笔下描绘的人物里,不是具有我们每个人的影子吗?这是文学的伟大,是文学不朽的原因。
 
  彝诗馆:你经常爱看书吗?你书柜里主要著作有那些?其中你爱看的书有那些?对你的写作有影响的文学专著有那些?假如让你推荐十部书给我们看,你会推荐那些?并说出你的理由。
 
  吉布鹰升:每个人喜欢的书都不一样的。曾经有人说过,读书要靠缘分,譬如堪称经典的一本书,但是你不喜欢阅读,是因为没有缘分。有的书需要精读,有的书随便翻一下而已。应该说《瓦尔登湖》对我的影响很大,它是我的枕边书。推荐十本书就不必了,因为我读过的书实在很少。
 
  彝诗馆:国内诗坛涌现的优秀作家,你是否经常关注?在你关注的散文作家中,哪些最让你感兴趣?或对你的写作有所启示?请举例说说。
 
  吉布鹰升:当前,中国散文界包括名家和新锐散文,我都在关注。郑小琼、夏榆、朝阳、周晓枫、李娟(新疆的)等等,他们的作品都很有自己的个性和个人生命体验。郑小琼对工业进程化中底层民工的隐忍和疼痛的记录,夏榆对矿工的苦难的记录,朝阳(西安的作家)对人们生存状态的剖析,李娟对新疆游牧民族的生存状态的记录,都是很有自己鲜明个性的。一个作者要找到自己的优势,要写出自己的特色出来,不能盲目跟风,做到这点是不容易的。余秋雨出来,很多人在模仿余秋雨的文化散文。我曾经盲目跟风,别人写什么,我就写什么。现在,我对自己有了定位,立足于本土,本土的自然和人文都是写不完的。哪怕一座山,只要善于学习和思考,也是一本书,就在于看你从不同的角度有没有发现了美。
 
  彝诗馆:你生活在大凉山腹地昭觉县,想必这里还保留相对完善的彝族传统文化,这里的人文地理对你的写作有何意义?
 
  吉布鹰升:故乡是一个作家绕不开的题材和纠结。昭觉这片土地,出了吉狄马加、奥杰阿格、吉杰等优秀的诗人和歌手。对我来说,这里有着太多的深沉的爱,当然也有很多的迷茫。这里的人文地理当然对我的写作影响很大,和每个作家一样,提到故乡,有着太多的情愫,和太多倾诉的欲望。这个全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县,和很多地方一样,在外来文化的碰撞下,彝族传统文化在逐渐土崩瓦解。有汉人朋友说,彝族人学坏的很快,学好的很慢。我不赞同他们的看法。不过,我想,他们是看到了彝族有些优秀文化已经消失了。这方面的例子,我就不举了,就像你的故乡一样,你知道的。
 
  彝诗馆:目前,你已出版了多部专著,你最满意的是哪部作品?你最满意的是哪篇文章?为什么?
 
  吉布鹰升:我出版了几本书,从这点上看你可以猜想出我和其他人一样的比较浮躁。有人说,一生能出版一本满意的书就好了,甚至一生写好一篇就足矣。我期待着能够出版一部自己满意的作品,当然不知道能不能实现。我现在越来越感到写作是一件很吃力的事情,每次动笔前,我都在犹豫能不能写好。不好说,我最满意的是哪篇作品。因为一篇作品从不同的角度看,评判和审美标准的不一,决定了不同的读者和作者对于作品的批评和褒贬不一。很多读者说,他们喜欢《苦荞飘香的时节》,那是因为这篇作品充满了诗意唯美,有凉山大地泥土的清香气息。可是,如果从社会转型期村子的变迁和对故乡的真情独白来看,我又喜欢《隐匿山间》。如果反思人与自然的关系,我觉得《鹰爪杯》也比较可以。所以,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应该是个伪命题吧。
 
  彝诗馆:作为一名优秀的彝族作家,你觉得应该具备哪些素质或条件?
 
  吉布鹰升:我到现在还不认为自己是个作家。从一个写作者角度而言,要多读那些经典作品,也要行万里路,要具备文学的潜质,对语言的驾驭能力,对生活的感悟等等。有些人擅长写诗,有些人擅长写小说,有些擅长写散文,要找到自己的潜质和优势。
 
  彝诗馆:母语是我们与生俱来的原始语言,放弃母语就是背叛自己,你想过用母语写作吗?为什么?
 
  吉布鹰升:作为一位作家,不用母语写作,确实是很遗憾的事情。有时,我羡慕母语作家。不过,也不用悲哀,用汉语或是母语写作,只要能够写出反映了本民族的生存状态等,获得读者和作家的广泛好评,走向全国的同样是优秀的。我现在不用母语写作,是因为用汉语写作更容易表达,对我来说。
 
  彝诗馆:你现在是国内散文界著名的彝族散文作家,汉族或其他民族散文作家是如何评价你的?哪些人与保持亲密的联系或交流?
 
  吉布鹰升:我谈不上自己是个作家,当然更谈不上著名了。我和外面作家的交流也是很少的,仅仅是参加过一两次笔会。一个作者重要的是把作品写好,遵从于内心,写出自己想写的东西出来,把最美的作品献给读者。用作品说话,用作品来证明自己,其他的如参加活动,或是谋取什么头衔都是次要的。
 
  彝诗馆:你对整体的彝族文学创作情况有怎样的认识和了解?比如诗歌、小说、散文、纪实文学等。
 
  吉布鹰升:当前,当代彝族文学,诗歌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是,小说和散文相对落后了。从整体上看,无论诗歌、小说、散文都是缺少对现实苦难的深刻关注和记录,这是彝族文学的缺席。比如,2008年中国很多媒体纷纷报道和关注凉山童工事件,可是我们的彝族作家诗人们却哑了。甚至,有人对于现实的苦难刻意回避,在他们的笔下,完全看不到凉山的真实状况,看不到底层人们的现实生存状态。我们看莫言的小说,看刘震云的小说,对历史的反思,亦或是对现实的记录,都给人强烈的震撼感。
 
  我们都希望和期待出现一批优秀的彝族小说家和散文家,就像一批优秀的彝族诗人一样能够走向全国。
 
  彝诗馆:凉山地区近年出现一系列问题,如艾滋病、吸毒贩毒、失学儿童、丧葬消费过度、家支观念复兴、婚嫁聘礼高额等,面对如此严俊不良的社会现象,你觉得这是什么原因?有何仿治措施?难道你不觉得是彝族文化在当代的无助和麻木吗?
 
  吉布鹰升: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也是不能回避的现实。社会在不断发展,文明不断进步,可是从这些问题来看,现实又似乎倒退到了过去。社会发展就是这样,有时这方面进步了,另外方面又倒退了。这些问题的产生,有各种社会原因。最根本的是信仰缺失,物质至上,导致思想落后,崇拜金钱,崇拜权利,崇拜地位,导致行为没有约束力。一个人缺乏信仰,是最恐怕的。要治理这些问题,需要党、政府、社会共同努力,政府官员、学界精英和作家诗人们应该起到引领和表率作用。平等自由博爱,一直是人类追求的永恒价值。相信随着文明的不断进步,随着教育的不断发展,人的文化素质的不断提高,这些问题会逐渐得到解决的。
 
  作家诗人们更应该热爱自己的国家和民族,只有国家和民族好,个人才更好。当前,文人思想的自由,相对于改革开放以前,有了很大的进步和发展。改革开放,给我们带来了毒品、艾滋病等,但是没有改革开放,我们也不会出现吉狄马加、阿库乌雾等一批杰出的诗人作家。文化的发展离不开文学艺术家,一个盛世更体现在各民族文化的共同繁荣,各民族共同进步和发展。有人说盛唐时期,是人们向往的社会,其中一个原因是那时候文化繁荣,诗歌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和繁荣,文人得到了充分的尊重。
 
  文化人得到社会的广泛尊重,一个民族要广泛崇尚先进的民族文化。这个民族一定是有希望的民族。作家艾特玛托夫生活的那个小国家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只有几百万人口,却创造了很多优秀的文学作品,在世界广泛传播,这个国家的民族赢得了世界人民的尊重。
 
  彝诗馆:你觉得怎样的散文算是最上程作品?
 
  吉布鹰升:要有真切感和在场感,要有深刻的思想性和艺术性的完美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