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小说/纪实文学/剧本

洋幽惹的悲惨人生

作者:​杨正毅(彝族) 发布时间:2020-12-22 原出处:彝族人网
yizuren.com,始建于2001年。

在一群乌鸦的“哇、哇”叫声中,在一阵鞭炮声与一阵哭声中,在众多披着擦尔瓦的彝族男人的抬送中,以赌毒为生虚岁40的彝族中年人洋幽惹火化后,化作一缕青烟,慢慢升天了。

洋幽惹出生在祖国西南边陲一个贫穷的彝族寨子里。其实他的真名叫曲比子嘠,由于曲比子嘠从小调皮喜欢干点坏事又长得非常像彝族寨子里出产的丑土豆(彝族人叫土豆为“洋幽”),所有彝族寨子里的老人小孩都把子嘠的真名搞忘了,记住的是绰号“洋幽惹”,连他的父母也经常叫他“洋幽惹”,只是逢年过节杀鸡宰羊作迷信时必须叫真名曲比子嘠。有几次作迷信时他父亲搞忘了真名也叫“洋幽惹”,及时被他慈祥的母亲矫正过来。

曲比洋幽惹一出生父母就发现他头顶上长得有两个不规矩的漩,而且两个漩生得非常偏,父亲告诉他母亲:“这个儿子今后肯定非常调皮,难得管啊?”。曲比洋幽的出生,由于难产他母亲痛苦了三天才母子平安,同时也让彝家寨子不得安宁,每晚半夜他都哭2个多小时,让寨子里的老人小孩睡不着。他一哭寨子里的狗就跟着叫,他的哭声让寨子里的狗也叫累了,几个月来累死了6条狗,累傻了3条狗,连寨子里报晓的公鸡也不会报晓了。狗没有了叫声、公鸡没有了报晓功能,彝族寨子里乱套了。彝族寨子里的老人感到特别烦,三方五次劝曲比洋幽惹的父母必须给洋幽惹找个干爹还寨子里的宁静。洋幽惹的父母按照洋幽惹的生辰八字,在寨里找个属相相合的人做干爹也非常难,一听说给洋幽惹做干爹,都拒绝,都怕名声被洋幽惹搞坏。连他亲幺爸也不愿意做他的干爹。洋幽惹父母听从寨子里老人的劝,在河边搭上一座桥(按照传统的彝族习俗,半夜喜欢哭闹的小孩,必须找个属相相合的人做干爹,或者拜结动物或植物为干爹,也可以用两根木头在河边搭一座桥,谁先到达搭好的这座桥,谁就是这个孩子的干爹,必须给这个孩子取名字),煮好肉,摆好烟酒肉等待“洋幽惹”干爹的到来,等啊等,饭菜凉了热了好几次,可始终等不来“干爹”。太阳刚偏西,此时一个又大又丑的土豆从山坡上的土豆地里滚落到河沟桥边把装酒的杯子打倒了,父母又惊又喜同时喊出“洋幽惹”。曲比洋幽惹的哭声嘠然而止。从此彝寨安静了许多。

寨子里的彝族人对小洋幽惹的评价是“走一方黑一方的小家伙”。上村小时,同学老师都讨厌他。同学的铅笔、讲桌上的粉笔、老师的香烟经常被他拿回家。同学没铅笔写字,老师没粉笔写黑板字、没烟抽。邻居的土豆、萝卜经常被他乱扯乱扔。洋幽惹有一种特异功能,他走到那家那家狗都不会叫,好像杀猪匠走到那家买猪,猪都在惧怕得发抖。平常叫得最凶的狗也摇着尾巴乖乖的跟在他屁股后面。不论洋幽惹走到哪家,哪家都会或多或少掉点东西,连到邻居做客他至少也要拿一双筷子回家。只要寨子里哪家掉了贵重的东西都来找洋幽惹,洋幽惹的父母不仅没面子,而且养了这样的儿子感到惭愧。父母不是不教育,他父亲经常用青条子打他屁股,屁股经常被父亲打红打烂,可管不了两天洋幽惹又开始犯错。洋幽惹的存在让这个民风淳朴的寨子家家大门紧闭。

两杯酒、一个土豆让调皮的洋幽惹毁了容。一天,洋幽惹的父亲请了一位洋幽惹的堂叔帮忙翻瓦,屋顶上的瓦翻到三分二时,已经到了中午,父亲在火塘里烧了十几个土豆,热了冷饭给洋幽惹两弟兄先吃。土豆烧好了,父亲与堂叔,边吃土豆边喝酒,边聊天。看到父亲与堂叔喝酒喝得多香的,洋幽惹在旁边流着口水多想吃啊,又不敢说出口。等父亲与堂叔吃饱喝足上屋顶继续房翻瓦时,火塘边剩下4个土豆,3两白酒。洋幽惹两弟兄像大人一样,一人倒一杯酒,边喝酒边吃土豆,喝着喝着,洋幽惹晕乎乎的,脚不听使唤东倒西歪,路也走不起了,倒在烧得正旺的火塘里,他哥害怕了,跑了。哭声惊动了屋顶翻瓦的父亲,等父亲来救他时,半边面部的肉烧糊了,立即送到镇医院救治。上世纪80年代乡镇医术比较差,又没钱美容,洋幽惹从此面部落下疤痕,彻底毁容了。毁容后,洋幽惹更难看了,小伙伴们称他为烂洋幽惹(烂土豆)。

赌博是洋幽惹的一大爱好。7岁时,洋幽惹用一角钱与伙伴打升级,最终赢了2元钱,用1元8角自己亲自买了一双胶鞋穿上。当时,农村由于穷,洋幽惹穿上赌来的胶鞋时,许多贫困家庭的孩子还光着脚走路。第一次赌赢了,洋幽惹喜欢上赌博,经常邀约一些小伙伴打牌搞小赌博。洋幽惹手气不错,一般十赌九赢。父母觉得洋幽惹赌博手气好,从来不输钱,就没有管他,让他顺其自然。喜欢赌博的洋幽惹,失去了学习兴趣,小学二年级没读完就辍学在家。烟酒不分家,在与社会闲杂人员一起赌博中洋幽惹学会了抽烟、喝酒。喝醉了,还会惹事,经常调戏一些同龄的小美女。升级、十三张、甩帽、斗地主、扯马股、三花、六溜、台球、麻将,只要是赌,洋幽惹一学就会,好像天生就是赌博的料。赌资越来越大,洋幽惹赢的钱越来越多,上世纪90年代初洋幽惹就有了近十万元钱,洋幽惹发誓赌赢十万后金盆洗手。可老天总是与洋幽惹作对,赢了9万多后,洋幽惹始终不输不赢,稍微赢点也是用来吃喝玩乐了。

听说洋幽惹把赌博当职业,从不参与干农活的消息后,在姆陇彝族乡中学教书的舅舅专程跑到洋幽惹家教育他:从古至今,赌博是一种短命职业,是社会毒瘤,它让许多家庭妻离子散,它让社会不和谐,洋幽惹你如此赌博,那天会走向犯罪的深渊,假如那天你把别人赌到家庭破裂时,别人的亲人来找你,要你的命。浪子回头金不换,醒悟吧!好好参加劳动,幸福是靠勤劳的双手创造的。洋幽惹对舅舅的教育左耳听右耳出,只是应付的答应听舅舅的话,孝敬父母,少参与赌博,多参加劳动。舅舅刚刚离开云盘镇,洋幽惹又拗起一支烟,翘起二郎腿坐在赌桌上,继续打牌。还给赌友们说:我舅舅一个月才挣400元,还不如我打两天牌赢的钱多,他是见不得我比他有钱,假如他的话都听得,那么敌敌畏都可以乱喝。

18岁时,洋幽惹的桃花运来了,邻村的一个漂亮的姑娘听说洋幽惹的故事后,就看上了他。漂亮的姑娘自己跑来给洋幽惹说:“洋幽表哥,你娶我吧!我喜欢你”。长得比山上的索玛花还要漂亮的美女让洋幽惹动心了,自己长得如此丑还有漂亮的姑娘看上自己是福气。当天请三个老人带着10斤酒、8包烟去姑娘家说媒。洋幽惹交了1800元彩礼给女方家(当时在云盘镇是最高的彩礼,一般的彩礼才800元左右),办理了结婚证,不用办酒邻村的漂亮姑娘就与他成家了。老丈人来云盘镇赶集时,洋幽惹好烟好酒招待他,走时送几条烟、几瓶酒、几百元给老丈人,老丈人高兴而来,高兴而归,逢人就夸自己有位好姑爷。洋幽惹的妻子支持洋幽惹赌博,每天赌博回家后,不论输赢,妻子都准备好烟好酒“招待”他。有了家的温暖,有了妻子的支持,而且父母也不反对他赌博,赌博成了洋幽惹的职业。打完台球吃烧烤,吃完烧烤打麻将,麻将结束去卡拉ok,洋幽惹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洋幽哥、洋幽哥有几位嘴甜的烂人经常陪他吃喝玩乐。洋幽惹赌博的名气也传播四方,经常有赌鬼找上门赌博,多数赌鬼输光而归。

手气好啦!洋幽惹自吹自擂说:在这个彝族小镇里赌博没有对手。90年代正是著名的二滩电站开发中期,许多外国人、外省人、四川的、攀枝花本地的有20多万人在这里打工。二滩到三滩,三滩到得石镇,茶馆酒楼到处是,歌厅里还有许多外省美女打扮得花枝招展招揽生意。机械操作声、雅砻江水声、歌声、喝酒声、赌博声此起披伏相互交织。许多打牌输给洋幽惹的彝族小伙子都劝洋幽惹到二滩试试手气,那里牌桌打得大,手气好一天就能赢几万元,在这里一天赢几百元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在赌博的诱惑下洋幽惹请了两位彝族打手带着自己最近几年赢来的9万元到二滩试手气。小狗儿也有睡着的时候。在二滩打牌,前三天赢了几千元,第四天以后洋幽惹每天输2000多元。打了一个多月,身上只剩下2万元了,两位打手劝洋幽惹还是回老家发展,这里水深不是他们待的地方。洋幽惹没有听打手的,拿2万元想孤注一掷拼过你死我活。一夜就输光了2万元。第二天,只好欠租车费灰溜溜的回到云盘镇。

回到昔日的云盘镇。洋幽惹照样打牌,手气还可以,每天都赢几百元,月收入也在万元以上。一年下来又挣了9万多元。一天,家住云盘村的洋幽惹亲老表阿伙惹到他家来耍,阿伙惹不喝酒说身体不舒服。阿伙惹给洋幽惹发了一只中华烟,洋幽惹抽后,精神大振,头脑飘飘然的,简直像过神仙日子。抽了几天阿伙惹的中华烟,洋幽惹觉得他平时抽的烟没味道,抽起没劲。阿伙惹走了,没有了中华烟,洋幽惹自己出钱买中华烟抽。可自己买的中华烟始终抽不出精神大振,反而人炎憋憋的。洋幽惹只好带信给阿伙惹让他卖三条带劲的中华烟给他。阿伙惹亲自来了。中华烟也带来了。抽起阿伙惹的中华烟,洋幽惹打牌都精神大振,手气也好。三条烟,一周就抽完了。再次找阿伙惹时,阿伙惹告诉他实话说:烟里放了海洛因,你已经上瘾了。洋幽惹听了以后四脚朝天躺倒在地,臭骂阿伙惹:“自家老表害自家人,阿伙惹你还是人吗?简直是猪狗不如”。

洋幽惹想戒掉毒,可晚了,戒毒没那么容易。每天只能靠阿伙惹给他提供毒品生活。毒瘾越来越大,每天挣的钱不够花销。洋幽惹走“老路”在寨子里到处偷。猪、鸡、羊、牛都被他偷来卖,买毒品过日子。老婆看不下去,让他戒毒,可他当面答应,背后又在吸毒。父母让他戒毒,劝了多次,始终没有效果。亲戚朋友、村社干部、镇领导、派出所民警也来教育过他,可没有见效。

彝族寨子里的桃花开了,又谢了。几度桃花红,在党富民政策的指导下,彝族寨子发展经济林木油桃、樱桃、花椒、烤烟,包谷、土豆、荞子不再是主产品。寨子里彝族人渐渐富裕了,多数人重视教育,都好好的供养孩子读书,跳出农门,走出大山。每年的8月是彝族寨子里双丰收的季节,寨里彝人看重的不是物质丰收,而是精神丰收。看那家的孩子考起大学,考起985、211,还是一般的本科大学。每当寨子里举办升学宴时,此时又是洋幽惹父亲最痛苦的时刻。别人的孩子上大学了,而自己的儿子在吸毒,在偷盗。洋幽惹的父亲只能装出一副笑脸恭喜别人,而自己喝着闷酒,每次寨子里办升学宴最先醉的是他。醉了以后就在家里大哭一场发泄内心的痛苦。

洋幽惹家,本来在彝族寨子里还算富裕的家庭。有80多只羊子,6头黄牛。自从吸毒后,洋幽惹趁晚上父亲睡着了,随时偷自家的羊子去卖。有一次在偷一只最大的骟羊时被父亲发现,他与父亲打架,把父亲摔伤了住进医院,羊子最终还是被他卖了吸毒。自从与洋幽惹打架后,父亲觉得不管怎样辛苦,今后都会被洋幽惹败光,对幸福生活美好明天失去了信心。经常放半天羊子,喝半天酒。从前肥壮的牛羊渐渐瘦了下来。一个不认真养,一个经常偷羊子卖,两年下来,这个家庭被败光了。经常偷东西让邻居不得安宁。父亲听多了,觉得心烦,养了洋幽惹这个不成器的儿子非常丢人,没脸面活在这寨子里。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喝百草枯自尽了。妻子觉得与一个吸毒者一起生活没奔头,就留下平时洋幽惹给她的零花钱7万元作儿子的抚养费后交给婆婆管理,离婚后到沿海打工去了。

在德昌县城一个叫小城故事多的烤吧里。烤吧的女老板是洋幽惹的远房表妹阿英。洋幽惹怀揣偷牛钱8000元与几个攀枝花的朋友在这里消费。女老板阿英请来在附近做考吧生意的几位彝族美女陪洋幽惹喝酒聊天。阿英去农贸市场买了一只土鸡来招待洋幽惹。喝着喝着,洋幽惹高兴了,给五个彝族美女一人发了一包中华烟、每人发了800元的红包。有了红包,德昌美女们敬酒更勤快了,脸红得乐开了花。“表哥,来干起,不醉不归”。“阿表哥端酒喝,阿表妹端酒喝,管你喜欢不喜欢也要喝”。“你不敬我,我敬你;你不爱我,我爱你;让我们一起干酒醉,让我们一起干酒醉”。听到美女们唱我爱你,让我们一起干酒醉,洋幽惹听得非常暖心,心里美滋滋的。酒从中午喝到下午,洋幽惹醉了。醉时心是清醒的,拿出1000元给阿英表妹,阿英表妹不要。洋幽惹说:“收下,嫌少吗?今晚就住在你这里了”。“表哥,我给你挂个宾馆,虽然我离婚了,但你在我这里住怎么行呢?我是个思想非常保守的女人,我请你的朋友把你带到宾馆去住,或者打的士走高速回你们攀枝花去”。

洋幽惹在县城听说一个亲戚小朋友乘坐摩的被排气管烫伤后,立即让受伤小朋友的父母把小朋友送进医院治疗,自己组织一班烂兄烂弟对摩的司机进行敲诈。让司机出医疗费5000元,护理费2000元,营养费3000元,人工损失费2000元,共计12000元。司机是边远山区的低保户,身上只有1000元,把1000元拿出来后,洋幽惹立马让他打11000元的欠条,还款日期一周后。司机由于没钱怕被洋幽惹一伙人打死,只好跑到头碾家里。一周后,不见摩的司机身影,洋幽惹组织两个社会烂人到头碾街找肇事司机。肇事司机与年已70的老母亲东拼西揍借了6000元给洋幽惹,还剩5000元由社长担保打欠条,一个月后还。吃低保的摩的司机家里一贫如洗,借的6000元,欠的5000元,哪里找来还,一天夜里喝酒醉了,误把百草枯当作水喝,每天只好到头碾医院输液延长生命。一个月后,洋幽惹去找摩的司机,看到的是一幅凄惨的情景,洋幽惹只好找担保的社长。社长看到洋幽惹是一个不讲情理、不懂法律的社会烂人,只能自己垫钱把5000元交给洋幽人。摩的司机几天后安静地离开了人世。社会上都在议论:摩的司机是被洋幽惹活活逼死的,洋幽惹这个人不得好死。

在县城一出租屋里,洋幽惹与几个从会理到米易打工的彝族人一起喝酒。有个年轻的打工仔拿出500元在眼前晃晃说:这钱是昨晚打牌赢来的。洋幽惹叫年轻的打工仔买两件啤酒来喝。打工仔不干。洋幽惹就与打工仔吵起来。“必须要去买两件啤酒来喝,喝个高兴,不要扫兴”。“我又不欠你的钱,我没义务买酒给你喝,有本事自己买酒喝,你一个吸毒者买得起吗?”你一言我一语,越吵越凶。最后洋幽惹生气了站起来揣了一脚在打工仔身上,与打工仔打起来。洋幽惹的眼睛框在打架中摔烂了。洋幽惹说:镜框是800元的,必须赔500元。最后在旁人的调解下打工仔赔了他400元。打工仔思来想去始终想不通,自己没有惹别人,别人来打他,反而让自己赔偿400元,总觉得洋幽惹在有意吃他400元。“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刻,蒙着面拿着一根木棍到洋幽惹平时居住的没门的破房子里找洋幽惹,看到洋幽惹睡得死死的,就给他一棍子跑了。洋幽惹被打醒,发现右脚动荡不得,第二天坚持到中医院看伤,右脚被打断,从此洋幽惹变成跛子。

由于吸毒,再加上以偷东西来吸毒,严重影响社会治安,偷盗已经构成犯罪。洋幽惹被禁毒民警送到攀西监狱关过三次,被父母送到县禁毒所戒过毒。可管不了一久,只要与从前的毒友在一起时,又经不住毒品的诱惑,与毒友一起云里雾里消磨人生,祸害社会。

没钱吸毒了,就租摩的到家逮几只鸡卖了吸毒。每次回去都给母亲吵架,逼着母亲拿钱给他吸毒。洋幽惹的母亲觉得这种日子没法过,把房子土地留给洋幽惹,带着孙子改嫁到德昌。没钱吸毒了,洋幽惹追到德昌,逼着母亲把儿子的抚养费7万元拿给他吸毒,母亲被逼得没法就取了2万元给他。母亲说:以后就不认你这个吸毒的儿子了,给你断绝血缘关系,今后不准来找我,剩下的5万元我必须供养孙子读书,让他做一个对社会上有用的人,不能像他父亲一样害人害己害社会。与母亲吵架时,儿子也在场。儿子用食指指着洋幽惹的鼻子说:吸毒的烂人,你有脸来要钱的吗?你生了我,又不养我,配做我父亲吗?你让我在同学面前脸面扫光,有你这样的父亲是我的悲哀,请你从此滚远点,不要再祸害我与奶奶。

没钱吸毒时。洋幽惹第一个想到的是母亲,想到的第一笔钱是妻子留下的儿子抚养费5万元。洋幽惹又赶到德昌母亲处,在路边发现一个废弃的百草枯瓶子,他拿到河沟边保护好标签用清水洗了几遍,觉得洗干净了。灌了满满的一瓶水,到母亲家给母亲要钱。母亲说:我俩都断绝关系了,你还来找我要钱,真是人不要脸鬼都害怕。“把儿子的抚养费5万元拿给我消费,我今天必须要5万元,不然我就喝百草枯了,让你后悔一辈子”。“你死与我没半点关系”。洋幽惹觉得瓶子已经洗干净了,吓吓母亲,就一口气喝完了装在百草枯瓶子里的水。当时觉得没事。还与母亲大吵起来,被邻居劝开了。第三天,洋幽惹觉得肚子不舒服,嘴始终是干的,啥也吃不下去。母亲只好带他到村医院输液,村医生也没查出啥毛病。到了第十天,洋幽惹的脸变黑了,人也要断气了。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在即将离开人世的这几天里洋幽惹在反思自己一生的所作所为,内心非常痛苦,以“悲惨”二字总结了自己的人生。因为赌博、吸毒他让漂亮的妻子离开了自己,因为吸毒他害死了父亲与摩的司机,因为吸毒他敲诈了不少的无辜者……,最对不起的是自己的儿子,自己不配做父亲。想着想着悔恨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用微弱的声音苦苦哀求母亲:阿莫,请您一定要把孙子养好,让我儿子不要学习我赌博吸毒,好好上学,将来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第十三天,洋幽惹断气了。结束了悲惨的一生。

洋幽惹吃毒药死亡的消息传到镇派出所、县禁毒大队时,熟悉他的警察都说:活该。一位有精神病的邻居自言自语的说:赌博吸毒的人,共产党不灭他,他自己也会灭了自己。

杨正毅:米易县民族中学校 教师 
yizuren.com,始建于200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