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小说/纪实文学/剧本

彝人世界——快乐彝人的幸福向往

作者:话说凉山 发布时间:2020-07-17 原出处:彝族人网

 一个贫穷的彝族人家,一个彝族小妇人牛牛坐在门槛上做刺绣,旁边蹲着她的丈夫木呷正在抽烟。

牛牛:木呷,你看埔子里的男人们都出去打工了。只有你整天在埔子里转悠,要不就在草堆里晒太阳,要不你就像一条哈巴狗一样东家进西家出的讨两口酒喝。哪家日子都越来越好,只有我们家越来越穷。你如果还是个男人的话,你也挺直腰杆走出去挣点钱回来哇。

木呷:老婆,你说的对,我每天睁开眼睛,闭着眼睛都在想。我也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家里婆娘漂亮娃儿乖,我也想让你们过上好日子。你放心,我也出去打一下工,一定挣很多钱回来的。

木呷懒洋洋的睡在草堆里,自言自语的说:我木呷也是一个响当当的男子汉,出去打工挣钱还不简单,我得好好的睡一觉,等我睡够了就可以去挣大钱去了……木呷带着幸福的笑容沐浴在阳光下。

家门口。木呷把栓好的蛇皮口袋往背上背。牛牛从包里拿出一把零钱说:这是家里仅有的三十元钱了,我全部给你。

木呷:你把钱都给我了,家里不用钱了啊?

牛牛: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家里总会有办法的。你安安心心的去打工,我会把家里照管好的。

木呷:那好哇,我走了。

木呷咿咿呀呀的唱着彝族歌曲走在山路上,来到了公路上。自言自语的说:天咋这么热哦,这么热走路真是太辛苦了,如果能搭着一辆车到城了去就太好了。

一个司机大声的跟着车里的音乐唱歌,车里拉着一车河沙。

满脸汗水的木呷兴奋地向货车摆手。并且大声喊道:师傅,车子搭,师傅,车子搭……货车绝尘而去。木呷跟着车跑得气喘吁吁,对着车子远去的地方呸了一口,恶狠狠地说:你咋不去死哦,不搭你呷大爷,要翻车……

司机满脸不屑地说:你是我幺儿,我搭你。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

公路边一股清澈的溪水从山上淙淙流淌,货车戛然而止,货车司机提着水桶下车来到溪水边。双手掬起溪水洗脸、洗手,并愉快的喝了几口。水真甜啊,比矿泉水好。司机点燃一根烟,提起水桶给车子加水。

骂骂咧咧的木呷转过山梁,惊喜的发现刚才的车子没走。说:哦,在前面等我哦。这个师傅心好得很,在等我,我得快点跑,要不然又让他跑了。于是背着口袋飞奔起来。

司机正专注地在加水,木呷跑到司机旁边,满面笑容地说:师傅,车子一个搭。司机抬头看了一眼木呷,没好气地吼道:爬。然后转身又去提水了。

木呷先把口袋扔上车,从车尾爬上了车,走到车厢前面,蹲在沙上,双手紧紧抓着车架子。

司机提水回来,看见木呷蹲在自己的车上。愤怒地指着车上的木呷吼道:瓜娃子,那个叫你爬上去的。

木呷很认真的说:你叫我爬的哇。

司机:我啥时候叫你爬的哦。

木呷:阿波,刚才我说,师傅车子一个搭,你说爬,我就爬上来的瓦。

司机:啥子啊,我叫你爬,你给老子滚。再不滚下来,我对你不客气。

木呷嬉皮笑脸说:师傅,我抓紧了的,滚不了的。没得事的,我就坐这里,这里安逸得很。

司机噗呲一下笑了,说:你龟儿子还好耍得很,抓紧哦。

木呷:晓得了,卡沙沙哦。出门遇贵人了,运气真好。

车子在大山中像一条鱼一样自由自在的飞驰,秀丽的各种景物飘然而去。司机大声地跟着音乐唱歌,木呷享受着汽车飞奔的乐趣……

水泥砖厂,汽车开到堆沙的地方停住。

木呷背起口袋,往车尾走去。

司机继续哼歌,启动了翻斗。

木呷趴在车屁股上,说:阿波,咋个了……

一车沙轰然把木呷埋在了里面

司机一脸惊恐,大吼道:完了……完了……遭了……遭了……

司机从驾驶室里跌跌撞撞的飞奔而出,来到沙堆旁。焦急的喊:大哥……大哥……

沙堆里隆起一个大包,扩大,升高,接着狂沙飞舞,沙尘飞扬,木呷从沙尘中走出。

司机连忙走向前去。

木呷边拍满身的尘土边对司机说:阿波,师傅,对不起了,我刚要从车屁股上下来就把你的车子压翻了,对不起了哦。

司机由惊到喜,松了一口气。高兴地说:没得事,没得事。翻了就翻了。

木呷:师傅,你看你好心搭我,我还把你车子压翻了,对不起了哦。

司机:小意思,哦,你到城里来有啥子事嘛?

木呷:我家是高山上的嘛,山上穷得很,挣不着钱,婆娘喊我出来打工,挣点钱回家打盐巴嘛,还可以买小猪娃喂。

司机:那你会做啥子呢?

木呷:会做啥子哦。我没得文化,又是第一次出门口。

司机:怕不怕累?

木呷:我天天挖地,背洋芋,力气多得很,不怕累。

司机:你叫啥子名字?

木呷:我爸爸、妈妈给我起的是木呷。大家都叫我日本。

司机:啥子啊?叫你小日本,为啥子呢?

木呷:我爸爸每次剪胡子的时候,总是把鼻子下面那个地方剪不干净,所以大家就叫他日本。他们不只叫我爸日本,叫我也是叫日本。如果你到我们那里去找我,你说找木呷是找不着的,你要说找日本,那不管是大人小孩就都知道了。

司机:哈哈哈,有意思。日本,你太逗了,我就喜欢好耍的人,要不,你看这样,你又没有文化,又什么技术都没有,这样,你看我这里正好缺一个舍得吃苦,不怕累的人,你愿意留下来吗?

木呷:那好得很哇,要我做啥子呢?

司机:我这里的事情很简单,你每天把这里的沙子用那边那个手推车运到打砖机那里。

木呷:阿波波,一来就让我开车哦,我还是走了算了。

司机:为啥子呢?

木呷:我开不来车哦。

司机:来我教你。

司机教木呷用手推车推沙。木呷一会儿把车推到沟里,一会儿把车推翻,一会儿车把木呷顶到空中……

火塘里篝火熊熊,一家人坐在火塘边。木呷爸爸拿出一封信说:今天我到乡上去,有我家一封信,牛牛,你拿去看是啥子信。

牛牛:是木呷写的。

木呷妈妈:牛牛,你读来我们听一下。

牛牛撕开信,凑近火光读起来:爸爸、妈妈、牛牛,我打工出来了,运气瓦得很,是坐沙子车来的,车子停好时,我从车屁股那里下车,车子都被我压翻了,车子师傅说我压得好,免得花力气把沙子下下来。他说我好耍得很,就把我留在他那里了。我在他这里吃得饱,睡得好,钱也挣得多。我每天就是帮老板开手掌车,一点都不累。你们不要心焦我,挣朵钱,我就回来。

妈妈满脸骄傲的笑容说:阿吧吧,木呷会开车子了,他开的啥子车啊?

牛牛满脸笑容:他说开的首长车,我还是不知道开的啥子车哦。

爸爸满脸笑容:首长车吗,就是当官的坐的车瓦。龟儿子还有出息了哦。

妈妈:牛牛,你要享福了哦,我家木呷给首长开车,阿吧吧,凶得很哦。

一家人欢欢笑笑,其乐融融……

骄阳下,木呷辛苦地 推着手掌车。

司机把沙子倒下后,下车对木呷喊道:日本,有你一封信。

木呷停住车子,跑过来接了信,笑呵呵的说:我都有信哦。

司机:看你瓜娃子高兴的那个样子哦。是不是老婆想你,给你写的哟?

木呷支支吾吾的说:不是的,不是的。

司机:拿来我看。边说边动手去抢。

木呷哈哈哈的笑着跑开,说:海呷,你啥子都想看,你想的美,哈哈哈哈

司机:这个死曲波,还神神秘秘的,那个看你的信哦,老子逗你玩的,哈哈哈

树荫下,木呷满面笑容的把手在屁股上擦了又擦,自言自语的说:牛牛,有啥子事吗等我回家说嘛,还写信哦

木呷读信:日本,你凶得很哦,开首长车了,家里你也不管了。半年多不回家了,钱也不拿一分回来。我在家里也没得办法了,我把家里的猪也卖了,鸡也卖了。你也不管我,我也不管你了,我只有把○○、○○一起卖了。

木呷一脸沮丧地对老板说:老板,我要回去了,你把钱算给我。

司机:啥回事,家里出事情了啊?有事就给我说一声。

木呷:我半年多没回去了,家里已经一塌糊涂了。我回去处理好就回来。

司机:这样,我一会儿就把钱算给你。明天我叫一个摩托车把你拉回去。

细雨朦胧,烟雾缭绕的寂静的山寨。牛牛在家门口拾烧火柴,木呷几步走过去,飞起一脚,牛牛便飞过去了,木呷再几步跨过去,骑在牛牛身上一阵乱拳。打得牛牛鬼哭狼嚎,边嚎边骂:阿妈哟,阿妈哟,日本,你这个挨千刀的,坠崖跌死的,你神经病找着了,阿妈哟,一回家,话不说,屁不放,就打我,呜呜呜……

爸爸、妈妈从家里冲了出来。妈妈急忙去拉木呷说:你这个挨千刀的日本,你疯了啊,你把她打死啊,你打死她,我也不活了。爸爸则从菜栏上抽出一根棒子,几步跑过来对着木呷劈头盖脸的一阵乱棒,边打边骂:爆你肚子的,我打死你这个神经病。打得木呷从牛牛身上滚了下来,双手在身上乱捂,嘴里叫道:阿妈哟,阿妈哟,阿达,你不要打我了,我今天打死这个傻婆娘,

妈妈抱着牛牛,牛牛披头散发,不停的挣扎,嘴里不断的说:我让他打死,我让他打死,我死了,我哥哥,弟弟找不起他就算了,呜呜呜……妈妈一个劲的安慰牛牛:他敢打死你,我就给他拼命。

木呷揪住头发蹲在地上,嘴里不断的嘟囔:我打死这个烂婆娘,呜呜呜……我还有啥子脸活在这个世界上哦,呜呜呜……

爸爸:日本,你疯了,你有啥子资格打牛牛,你个龟儿子,说是出去打工,长本事了哦,一会来没有说高高兴兴的,一回来就打婆娘,你硬是本事大得很了哦,你说,你说,你凭啥子打牛牛,你今天不给我说清楚,老子就打死你。太不像话了。

木呷从身上抓出那封信,恨恨地说:我为什么打她,你们拿去看哇,她在信上说得清清楚楚的,我不打死她,我还有啥子脸活在这个世界上哦。

牛牛哭嚷道:我写啥子了啊,你下了黑心的打我,你不说清楚,我黑洛家饶不了你,呜呜呜。

木呷说:好,我问你,你在信上说“你把鸡呀,猪呀都卖了,卖了就卖了,没得啥子,但是你咋能说把你的两个圈圈都卖了呢,你把你的量个圈圈都卖了,你让我还有啥子脸活在这个世界上呢,你就是把你家啥子人一起喊起来,我也要把你打死。

牛牛:我卖啥子圈圈,我什么时候说要卖我的圈圈。你把信拿来我看。

木呷把信扔给牛牛。

牛牛捡起信看了一遍,大嚷:你要死哦,你这个黑心烂肠的烂日本。我卖啥子圈圈哦,我是说,家里实在是没办法了,我把猪卖了,把鸡卖了,你再不管我们,我就只有把家里的坛坛罐罐都一起卖了,坛坛罐罐我写不起,我就照着坛坛罐罐的口口画的,我以为你看得出来,你把我牛牛想成啥子人了,你咋不去死哦,你个烂日本。

木呷一脸惊喜:啊,你卖的是坛坛罐罐啊。完了,完了……

爸爸:你个龟儿子,问都不问清楚就打人。那,你在给当官的开首长车,挣着钱没有啊,家里都快要揭不开锅了。

木呷:那个说我给当官的开车哦。

爸爸:你写的信上不是说你开的首长车吗?首长车不就是当官的坐的吗?

木呷笑着说:啥子手掌车哦,我是说我在老板那里开的是两只手掌好推沙子的手掌车。

爸爸恍然大悟的说:哦,原来你是开的推推车哦,那你挣的钱呢,家里都这样了,你也不把钱拿回来。

木呷从身上得意地拿出一大把钱来给爸爸,又抓了一把给妈妈,最后全部交给了牛牛。得意地说:钱多得很。我们家就要过上好生活了,哈哈哈……

木呷满脸惊恐的看着爸爸,爸爸满脸怒火的又拖着棒子向木呷走来,再一次狂乱的向木呷抽打起来,嘴里不停地怒吼道:我叫你开手掌车,我叫你烂打人,我叫你挣钱不会家。

牛牛用棒子不停的抽打木呷。

木呷在草堆里抱着头,不停的惨叫:阿妈哟,阿妈哟,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阿达你不要打了,阿达,不要打了……

牛牛:咋个,瓜娃子,做噩梦了啊,我叫你出去,打工,你确跑到这里来偷偷地睡了一下午,我不是你阿达,我是你老婆,我今天不打死你,快起来去喂猪。

编辑:阿着地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